日本樱花vpsv2ex 没有男人的村子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一鹿工作室,二楼。

当我在林夕身旁坐下的时候,身在游戏里的她也感觉到了,道:“开完会了?”

“嗯!”

我点点头,轻轻抹了一把腿,笑道:“挂念着老婆大人,就先回来了,不然后面还有一场晚宴什么的,也挺麻烦的。”

“哼~~~”

她轻轻拍掉我的手:“那就上线吧……”

“好!”

……

拿起头盔,跟林夕头靠头,躺在另一张沙发里,戴上头盔进入游戏,就在读取人物数据之前,界面上显示着一个大大的金色“S+”管理权限,也意味着我在这款游戏的超凡存在了,现在,确实有太多的数据我有权限去碰了。

日本樱花vpsv2ex 没有男人的村子

也仅仅是有权限,却不能真的去触碰,刚才的董事会其实已经给我划下一道红线了,我这个S+主系统权限其实最大的作用在于设置更强的防火墙,提防星联科技对《幻月》这款游戏的渗透与掌控,至于其它就不要碰了,主剧情的自发推演、游戏里版本的更迭等等,都不是我能碰的。

换言之,我的对手仅仅是星联的引导者,我可以利用S+的权限去跟他们较量,但却不能拿S+的权限去对付林海、樊异、菲尔图娜等君王,这里面有根本性的区别,林海等人只是我游戏里的敌人,而引导者,却可能是生死大敌。

“唰!”

人物出现在凡书城中,瞬间直飞天幕。

当我坐在天幕上的时候,就能看到山河之间正在发生着一些润物无声的变化,俯瞰西岳,一条直线上,山水相依,山根水运之下,地脉之上正有一缕缕金色光辉流淌,西岳山巅上更是一片金光熠熠的盛景,而就在群山之外,远方大海深处,海底岩层中,也正有一缕缕金色丝线在流淌着,整个山海深处,仿佛都正在编织着一座无比巨大的甲胄。

主程序,深层源代码的防火墙,已经开始铺开了。

我只觉得心头一阵波澜壮阔,一人执掌一游戏,一人执掌一山河,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而这种变化是相当细微的,恐怕北境的那些王座都未必会觉察到,至于引导者嘛,应该是已经觉察到了。

……

“啧啧!”

身后远方的混沌云层之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可以啊,没有想到地球上的那些老古董居然真舍得把这款游戏的最高秘钥交给个人,欧阳陆离,你在地球上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一身啊!”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炼阴。

就在那混沌之中,炼阴的身躯一袭金光闪闪,不同于别的引导者,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灵魂力量似乎更加强大了。

“哟?”

我不由得笑道:“死了一回,这是金身重生啊,鸟枪换炮,我得恭喜你啊炼阴。”

“可以可以。”

炼阴咧嘴笑道:“果然,走了一遭生与死的边界,见了那么多人,我还是更加喜欢你欧阳陆离啊,别人再好,也没有你的阴阳怪气。”

“承让承让。”

我伸手一指脚下前方的天幕,道:“下来,喝喝茶?”

炼阴身形却在混沌中若隐若现,笑道:“喝个屁茶,你带茶叶了吗?再说了,你欧阳陆离什么心思我还不清楚?我这一去天幕,你能让我走?无非是想摘下我的脑袋,当成你的茶叶罐罢了,是也不是?”

“是。”

我点点头,笑道:“太聪明的人,容易早死。”

“我早就死了。”

炼阴一脸戏谑:“不如你也自捅一剑,加入引导者的行列,那林露大妹子还挺喜欢的,她可是我们星联的头号美女,多少人想跟她神交一二啊,可始终没人能如愿,你欧阳陆离一表人才的,成功率还是挺高的。”

“星联第一美女,你还是自己留着消受吧。”

我瞥了他一眼,道:“要不要下来打,不打的话,就滚,我没空跟你扯淡。”

“那就滚了。”

他的身躯飘然消失,不愧是星联十二执事排名首席的人物,说一不二。

……

我则深吸了一口气,坐镇天幕之上,看着空中动辄一缕流星陨落凡尘,守着这一方世界,直到三个多小时之后,星眼来了一句:“天行者,深层源代码的第一重防火墙已经设置完毕,剩下的防火墙会逐次加附,你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

“嗯,辛苦你了,星眼。”

我看了一眼,道:“掌管整个《幻月》,大约要占据你多少的精力?或者说,占据了你多少的系统内存?”

“不到10%而已。”

星眼的声音中透着淡淡的膨胀,道:“伴随着接下来方舟火种的融合度继续提升,这个比例会继续往下掉的,所以不必为我担心,在不久的未来,《幻月》这种层级的系统,再多托管十个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

我翻了个白眼,看来是跟着我混得太久了,星眼都已经沾染上我的一些缺点了,于是一扬眉道:“好了,那就继续兢兢业业的干活吧,我也该去了断我这里的一件事了。”

“是!”

……

星眼继续设置源代码防火墙去了,事实上在游戏里则体现为巩固整个幻月这座天下的山海气运,这一点已经能看出来了,虽然人族与异魔军团一直在战乱不止,但整个天下却依旧还是一个整体,整个气运摆在那里,能稳固住自然最好,不至于会被星联以某种手段窃夺,然后再做坏事。

直下天幕。

“唰!”

身形落在了龙域大厅之中,化为一道金光出现在云师姐前方,道:“师姐,我准备好了,至于怎么炼化深渊锏,还请你多指点。”

“嗯。”

云师姐颔首:“走吧,跟我去我的洞府,那是我闭关修炼的地方,也最适合你炼化深渊锏,希尔维亚,你负责镇守龙域的五雷藤大阵,兰澈,我不在时,统帅龙域上下所有军队,所有训练、补给等等,不得有误。”

“是,大人!”

云师姐伸手抓住我的手臂,两个人瞬间向前一步,这一步踏出了近十里,离开了龙域大厅,出现在了龙域后山深处的一座洞府前方,洞府大门缓缓开启,仙气氤氲,就在洞府外面,有一道道石剑伫立在草地之中,泛着超然剑意,似乎是一座通灵的剑阵,随时可以镇守洞府,不愧是云师姐的住处,格外不一样。

“走吧。”

日本樱花vpsv2ex 没有男人的村子

她走在前方,带着我进入府邸深处,就在跨越过一片绿意葱茏的竹林之后,前方豁然开朗,洞府中居然别有洞天,一整片山水天地横亘眼前,甚至空中也有一轮太阳,天际悬挂一抹残月,日月同天,倒映山水,灵气说不出的浓郁。

“上山吧,山巅之上的灵气最为浓郁。”

她在我背后轻轻一推,下一秒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一座青山之巅上,周围古木遍地,灵气流淌,而前方则能俯瞰山水,碧波荡漾,仅仅在这里一站就觉得心情变得格外好了。

“可以了。”

云师姐轻轻一跃,坐在悬崖边缘一棵古松的松枝之上,身轻如燕,上下飘摇,笑道:“你尽管炼化,师姐就在这里为你护法,你什么都不必管,心无旁骛的炼化深渊锏就是了。”

“嗯,好。”

……

我当即走上前,在悬崖边找了一块平坦的石头,盘膝坐地,随即抬手从包裹里取出深渊锏,将锏横在胸前,以永生境圣气托举,旋即触发这件法器的“炼化”进程,顿时神识仿佛瞬间下坠一般,落入到了一个炼化宝器的状态之中。

睁眼时,仿佛进入了一个个人的小天地,周围无物无我,只剩下一柄深渊锏横在眼前,深渊锏泛着莹莹光辉,在第一时间就能感应到了深渊锏的灵性,就仿佛是一件活物一般,让我所要做的就是接纳它,同时也让它接纳我,当二者融合为一的时候,就是传说中的本命物了。

“不错嘛~~~”

耳边,传来云师姐慵懒的声音,笑道:“刚刚入手就已经开始灵性相通了,师弟,这柄深渊锏确实与你渊源深厚,或许是命中注定的本命物,这等福缘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现在连师姐都有点羡慕你咯~~~好好修炼,你未来的成就未必就不如师姐。”

我悻悻然:“我能追上师姐的十分之一,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话拍得师姐也很舒服,但也确实显得有些没出息了。”她笑道。

我也哈哈一笑,旋即不再说话,闭上眼睛用心去感悟深渊锏中蕴藏的点滴规则与底蕴,这将会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短则几个小时,长则……就不太好说了。

……

这一闭眼,就是八个小时过去了,林夕、沈明轩、顾如意等MM都已经下线睡觉去了,而我这个肝帝依旧在线炼化本命物,睁开眼睛时,就看到深渊锏的表层出现了异动,那金属色泽的表层似乎正在缓缓剥落,下方出现了一缕缕飘摇着的金色道运,心神只是接触的一瞬间我就已经无比震撼!

得近大道,这感觉真是提神醒脑啊!

喜欢斩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