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家族内互换200篇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一章

弘晖立即用力地点头:“儿子知道,额娘放心吧!”

宁樱喊了小潘子过来,嘱咐了几句,要注意护着小阿哥们的安全,这才拍了拍儿子的小胖手,就道:“去吧。”

弘晖欢呼了一声,拔腿一转身,拉着弘昇的手,就往旁边奔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去四福晋旁边招呼弘昐:“大哥哥!快点!”

弘昐被他不由分说地抓住了手腕。

他还来不及和四福晋说一声,已经踉踉跄跄地,脚下被弘晖拖着,往后面跑了。

四福晋正在和三福晋说得火热,见弘昐被弘晖拉走,想着是孩子们凑在一处玩耍,也不以为意。

她继续说她的。

三福晋董鄂氏的小儿子弘晟,是康熙三十七年出生的,如今正到了种痘的年纪。

也是因着听闻种痘凶险,她和三阿哥一起捂着孩子——迟迟不敢给弘晟种痘,这会子妯娌之间闲聊,不知怎么的,就提到了种痘的事情。

三福晋微微皱着眉,低声道:“……我总是想着,这痘疾,也未必是人人便定然会染。一辈子没出过痘的,也大有人在!何必非要去种这一场痘,听说前朝宫里……”

她是知道四阿哥府上几个孩子都被种了痘的,说到这里,顿了顿,便向四福晋询问起来孩子们种痘的效果和风险了。

四福晋没有亲生的孩子——大格格、弘昐他们那都是各自养在生母院子里的。

按说整个种痘的过程,护理的心得,自然是那几位母亲才最清楚。

四福晋这时候却不愿意露怯,有模有样地便将种痘的过程说了一遍。

好歹那段时间,她也往几个孩子屋子里去探看了几趟,再加上四阿哥唉声叹气、太

文学

医跪下禀告。

听话学话,总是有些料可说的。

说来说去,四福晋最后就提到了弘昐是在马场染上了痘疾的事情。

“咱们四爷带弘昐去骑马,结果马没骑着,人倒是被吓着了,还染上了痘疾!四爷每每提到这事儿,也是后悔的很。”四福晋用帕子掩着嘴,就低声道。

旁边的五福晋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来就道:“吓着了?”

四福晋自觉失言,立即打岔另引开了话题,却听八福晋在旁边嗤笑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掩不住的不屑,淡淡道:“连骑马都能被吓着,还算什么好男儿?亏他还是个阿哥,这是连深闺女子都不如了!”

这话一出,周围人才想了起来——八福晋郭络罗氏的外公是名将岳乐,从小和别的名门闺秀不一样,郭络罗氏几乎是被当个假小子养着的。

听说她才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已经骑术精湛,马背上的功夫更是了得。

难怪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底气归底气,当众说出这样的话,难免就让人有些下不来台了。

四福晋被呛得咳嗽了一声,尴尬得不行,心里也暗自怨怪自己这张嘴——真是的,说什么不好!偏偏露了弘昐的丑。

对她自个儿又有什么好处了?

五福晋匆匆忙忙过去,一边捉住八福晋的手肘,一边笑着用力搂着她肩膀便道:“我的好八妹,孩子们还小,如今不过是贪玩,心思未定,这些算得了什么数!知道八妹的骑术好,等到下次有机会,八妹定然要给咱们开开眼,也好让咱们饱饱眼福!”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二章

@@败家福晋PK守财奴阿哥,丝丝新书《穿越之败家福晋》已开坑~~!

富察盈玥被脑抽龙陛下赐婚给了十一皇子永瑆,没错!就是堪比葛朗台的守财奴阿哥!

坑品有保障,请安心养肥宰!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1555426@@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三章

叶田卓第二天去找郑先生,打铁要趁热。

王美立也在,叶田卓这次重新打量他,越看越觉得这人太好了。

他格外热情,先说自己爱好,这样才能有共同语言。

说他去过哪里,说起来头头是道,用他的观点和眼光来说。

郑先生和他谈的热火朝天,王美立偶尔说上一两句,听到他他也去过的地方,会多说几句。

叶田卓聊了一个多时辰,茶也喝了两壶当着王美立的面,不好问郑先生。

有个人来找王美立,他说有事先出去一下,很客气的挽留叶田卓。

叶田卓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去忙你的,我陪郑先生中午一起吃饭。”

王美立说道:“那就多谢你了,中午我回不来你们俩先吃。”

叶田卓像主家似的很热情,殷勤地把王美力送出门。

因为他对人一向如此热情,郑先生也没有多想,还觉得这个后生真是不错没有一点儿官家子弟的架子。

俩人回了屋坐下继续,难得遇到一个彼此都是爱说话的,又听得懂的,郑先生很愿意和叶田卓交谈。

他说道:“今天我请客,本来昨天我请客,可是付东家硬是没让我付账,我怪不好意思。”

叶田卓说道:“那有啥不好意思,你大老远的来了,是客。我表嫂这个人很爽快,大气,不亚于男子。”

郑先生点头道:“对,我头一回见她的时候,虽然她穿着男装,就觉得妇人中难得有这样的女子。”

俩人说了一会话,叶田卓把话题拐到王美立那,说他和王大哥很有缘分。

之前他父亲在凤阳府当知府。调往应天府之后,是王大哥的父亲过来接任。没想到认识了是朋友,反而不是在凤阳府。

郑先生也觉得的是,说道:“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奇妙,你说我和他这么大老远的在南方认识,之后又认识你们。而他又和认识你岳父家的人,又是付东家的亲戚。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叶田卓道:“对对,是我们人把世界连起来。不过我觉得挺奇怪的,我听我表嫂说王大哥目前还是独身一人。他们王家也是个大家族,王大哥十分优秀,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成亲?我表嫂说王大哥肯定是心里有个人,用情至深。宁可孤单也得用这份心来怀念这个人。”

郑先生扑哧一声笑了说道:“妇人总会在意这个。王兄弟并不是因为这个而不成亲。”

叶田卓问道:“咋啦?难道身体有毛病?”

郑先生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个话可不能胡说。”

叶田卓赔笑道:“是我说错,我这人嘴快,因为这个我爹总训我。”

郑先生觉得应该为好兄弟正名,解释道:“王兄弟身体一点毛病没有,他就是要求太高。”

叶田卓问道:“要求太高?他王家的门第……要比他王家的门第还高的,难道想娶岑家的?”

郑先生摇摇头道:“倒不是这个,你看他是在意门第的人家吗?他是想娶一个情投合意的女子。让我说你不给人家机会哪里知道会不会情投合意?”

叶田卓说道:“正经家女子谁给他机会呀?那不是登徒子吗?”

郑先生一摊手道:“可不是嘛,所以他就到现在还没成家。我这次来还劝他,不行我在辽东给他介绍一个。我家里亲戚多,我照着他想要的模样,帮他找几个,到时候让他见一见,看中哪个娶哪个。”

叶田卓好奇问道:“他心中的模样是啥样的?莫不成想找貌美如花的女子?”

郑先生说:“俗,太俗。要是找貌美如花的,不能说满大街都是,到哪都能有一两个出色的吧。王兄弟是想找心意相通的人。他说是不是他心中的人,看一眼,说两句话,就知道了。”

叶田卓说道:“真是个怪人,难怪我表嫂说像他这种高人,内心是孤独的。宁缺勿滥,宁可自己孤独享受孤独的美丽也不愿凑合。”

郑先生一拍,巴掌道:“哎呀,付东家这话说得好,说的就是王兄弟。”

叶田这呵呵笑,道:“我表嫂书没读多少,但是有的时候说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非常的认同。”

郑先生说道:“对对,我发现就是这样。只可她家的豆东家有点……”

那个意思是有点配不上。

叶田卓说道:“夫妻俩的事,外人看没用,人家合得来,过得好就行。就像王大哥,作为外人还有他们家的人肯定觉得很多女子都和他挺般配的,但她他自己不接受,有什么用?”

郑先生叹口气,又摇摇头道:“真拿他没办法,要不直接当和尚去算了。”

文学

田卓说道:“那可不行,当和尚多没意思,不能吃肉,将来要是遇遇到合心意的再还俗?累不累呀?”

叶田卓和他东扯西扯,然后拿出一篇文章递过去,“郑先生,你看看这篇文章,我父亲说写的好,让我背下来。郑先生也知道我在学问上头不行,没觉得哪里写的好。所以今天拿过来让郑先生看看。”

郑先生接过看了一遍,又重新看一遍,拍了一下桌子道:“好!写得好。这是今年哪个俊才写的?”

叶田卓说道:“今年没下场,只是按着今年的考题写了一份,我爹看了说写的好。”

郑先生摇摇头道:“可惜可惜,这样的文采,应该下场一试。”

叶田卓说道:“或许人家还想再磨练几年。”

郑先生又从头到尾看一遍说道:“能否留下来,回头我让我王兄弟也看一下。”

叶田卓说道:“好呀,不过这是我悄悄拿出来的,千万不要外传。”

“明白,等看完之后还给你。”中午俩人出去吃饭。

叶田卓对应天府吃的地方熟悉,没去多远,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小吃请郑先生吃了一顿。

说他有空的很,要是想去哪里吃饭随时找他。

叶田卓美滋滋地回家了,本来他想直接向郑先生打听,后面想了想,先不用,让他们看看大姐写的文章再说。

回到家,看到一个人,惊喜坏了。

“媳妇回来啦,哎哟,我的大闺女,快让爹抱抱。”

冲过去就从叶姨娘手里抱过孩子,不错眼的看。

像他。

哎呀,看着这个大闺女心都要化了。

头都不抬的问道:“咋没提前说?我天天都盼望着。”

陶桂菊说道:“是顾公子不让说,他说有他在肯定把我们母女平平安安送到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