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麻衣神算子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姑臧县,西面三十余里的位置。

这是羌人聚集的地点。

昔年的羌寨,有来来往往的羌人和其余百姓,热闹喧嚣。

如今,荒凉了下来。

在附近一处山林中,有一群人藏身在此。

为首的人,赫然是姚兴和蒲洪。两人身上的衣衫,脏兮兮的,蓬头垢面,脸上还有着浓浓的疲惫神情。他们从凉州边境潜回来,就是为了报仇。

姚兴啃了一块面饼,道:“蒲洪,林丰咱们肯定要杀。杀了他后,你有什么打算?”

蒲洪道:“我想留在姑臧县。”

“你疯了吗?”

姚兴很是震惊。

林丰死了,朝廷震怒,必然大规模发兵围剿,整个姑臧县都是是非之地,留在姑臧县死得快。

姚兴不想死。

蒲洪说道:“我知道杀了林丰后,姑臧县很危险。可是,林丰都死了,皇帝再怎么搜捕,也就是做做样子。我藏在暗处,再重新把散落的氐人聚拢,过几年后,谁还记得林丰呢?然而过几年后,我也就又有了力量。这一事情,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和氐王说清楚,他也是支持的。”

姚兴道:“罢了,你要留下是你的事。等杀了林丰,我还是回凉州边境,在羌王麾下效力。虽说在那边,我只能做一个小头目,好歹比姑臧县安全。”

之前姚兴和蒲洪被击败后,两人带着少数逃兵一路往西,到了凉州边境,各自到了凉州边境的羌人和氐人部落。

那是真正的大部落。

部落之首,是真正的王。

整个羌部、氐部的人,不是一两万,而是十数万之众。

姚兴和蒲洪靠着各自的手段,融入羌人和氐人中,各自取得了羌王和氐王的信任。最终,姚兴和蒲洪各自带了一个宗师境高手回来。除此外,两人联合出钱,请了一个西域的刀客宗师来。

林丰的实力,姚兴和蒲洪都清楚,两个宗师围杀林丰,未必拿得下。

三个宗师,那就不一样。

机会就很大。

蒲洪摆了摆手,道:“姚兴,咱们以后出路的事,以后再说。虽说目前你我有分歧,但并不影响现在杀林丰的行动。我们现在,没必要讨论以后的情况,商量杀林丰才是正解。”

“咱们回到姑臧县,已经好几天,也安排了人去打探消息。问题是,林丰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县衙,很少外出。即便是外出,也是在县城附近。”

“如果去县城杀林丰,即便有三个宗师,然而一旦大军包围过来,到时候有人为林丰牵制一个宗师,要杀林丰就很难。所以,必须要林丰落单,远离了县城,我们才有机会。”

蒲洪道:“你说,是否引诱林丰来呢?”

姚兴道:“我的建议是等,总能等到机会。咱们的人一直盯着,只要林丰远离了县城,甚至是人少,自然有机会。譬如之前,林丰曾去了莲华山。如果林丰现在再去,我们就可以半路伏击。所以,机会是有的。我不赞成莽撞行动,谨慎一些为好。”

蒲洪略微皱眉。

还得等?

如果林丰一直在姑臧县呢?

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的父母,他的妻儿,尽皆被林丰诛杀,他所在的氐人部落也是崩溃,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如何能一直等?

蒲洪回到姑臧县,就不愿意等了。他日日夜夜,都盼着杀了林丰。蒲洪看向姚兴,沉声道:“姚兄,仇人在前,你能忘记了妻儿被杀的仇恨吗?”

“不能!”

姚兴皱眉回答。

蒲洪又道:“你一心打造的部落,被彻底剿灭。几十年心血,毁于一旦,你能忘记吗?”

“不能!”

姚兴握紧了拳头。

他的仇恨,必报。

不报仇,誓不为人。

蒲洪瞪大眼睛,咬牙切齿道:“姚兴,机会不是上苍给予的,是咱们自己挣来的。所以我的建议,还是制造机会。譬如,在羌人部落这里弄出一些动静。林丰自然而然的,就会来调查。”

姚兴行事更为谨慎,摇头道:“过于刻意,容易打草惊蛇。我还是认为,应该慎之又慎。咱们的人不算太多,也有足够的干粮和粮食,不必担心什么。”

“你……”

蒲洪顿时有些急了。

都熬了几天。

他不愿意继续等,这样干等着,太煎熬了,这也不是他的风格。

窸窸窣窣!!

一阵脚步声传来。

一名羌人急匆匆的走来,到了姚兴的身旁,禀报道:“刚接到一则消息,林丰要调查地方上土地清查的情况。涉及到的行程,是估摸着后天,林丰会到羌部的区域,调查土地情况。”

“好,好!”

姚兴一下站起身,神色欣喜。

他看向蒲洪,道:“你看看,机会这就离开了,急不得。用秦人的话说,这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道来了,自然顺风顺水。林丰以为羌部没问题,还认为我们的土地划归姑臧县,这是他自大了。他这一次来,就是送上门来找死。”

“这是机会。”

“蒲洪,我们必胜。”

姚兴原本打算稳扎稳打的,林丰主动来,就必须雷霆手段出击。

蒲洪道:“就该如此。”

姚兴和蒲洪埋着头,迅速商议进一步的策略,一切抵定,两人快速的安排下去。

这时候,主要是安排哨探,在林丰可能途经的各处地点盯着,以便于提前传回消息,然后两人才能提前布置埋伏。

转眼到了林丰视察的时间,姚兴和蒲洪所在的山林中,两人等待着时,已有哨探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麻衣神算子

回到山林,走到姚兴的身旁,道:“林丰离开了县衙,往羌部来了。他走的路,是上元村方向,然后途经白狼山,最后抵达羌部的主要农耕区域。”

“来了,就是白狼山。”

姚兴彻底欢喜起来,看着一旁的蒲洪,道:“咱们在几处地点,都安排了哨探盯梢。这一次,确定了林丰的位置,我们直接过去。这一次,就让林丰命丧白狼山。”

蒲洪道:“对,让林丰死在白狼山。”

两人迅速调集麾下的人,直接往白狼山去。从姚兴、蒲洪的位置去白狼山,距离到也不远,一行人抵达后,便全部隐藏起来。所有四百余人,尽数藏在山中。

这是蒲洪、姚兴的所有兵力。

毕竟人多了,难以安置,且每日消耗的粮食太多,两人也支撑不住。四百余精锐中的精锐,足以一战功成。

时间一点点流逝,等待中的姚兴、蒲洪,明显是有些急躁。

等待过程,本就煎熬。

一刻钟!

半个时辰!

过了一个多时辰,人都还没有来,蒲洪明显的有些急躁,他沉声道:“去,安排一个人,远远打探消息,看看林丰在干什么,怎么还没有来?”

“等一等!”

姚兴伸手制止。

他郑重道:“蒲洪,现在安排哨探,万一被发现,那就是打草惊蛇,现在不能急。都到了这时候,再等一等。你心头急,我也一样,等着吧。”

蒲洪道:“万一林丰换了方向呢?”

姚兴说道:“如果林丰改变位置,改变了方向,意味着我们可能暴露,我们也得改变计划,不能冒风险。”

蒲洪道:“杀林丰,不可能没有风险。”

姚兴心头暗骂蒲洪蠢货。

原来,蒲洪也是一个颇有头脑的人,怎么脑袋如今就不灵通了。

姚兴没有表露心中所想,他和蒲洪还得合作,还要一起杀林丰,安抚道:“蒲洪,再等一等。再等半个时辰,如果半个时辰内,还没有任何消息,你再安排人打探不迟。”

“好,再等半个时辰。”

蒲洪瞅了姚兴一眼,点了点头。

他心下也不满。

他认为姚兴行事,太温吞了,太畏首畏尾。

这哪里是干大事儿的。

蒲洪静静的等着,这一次没过多长的时间,哨探到了姚兴的身旁,禀报道:“林丰率领的队伍,正在往白狼山来的路上。在林丰身边,还是一队士兵护卫。粗略估计,约莫有三十余人。”

蒲洪道:“林丰杀了这么多的羌人、氐人,如今到了羌人的地盘,自然怕死。他是做了亏心事,怕遭到人家的报复。”

姚兴扫了蒲洪一眼,没有多说什么,问道:“林丰距离白狼山,还有多远?”

“五里路左右。”

哨探再度回答。

姚兴说道:“立刻吩咐下去,准备好,一旦我下令进攻,全部杀出。”

“喏!”

哨探转身下去。

姚兴拔刀出鞘,拿着衣服的一角,擦拭亮晃晃的刀刃,道:“今天杀敌,报仇!父亲、母亲,长儿,勇儿,我今天,便要为你们报仇了。”

“对,杀敌报仇。”

蒲洪也提着刀。

他看向身后的三个宗师,道:“三位,要杀林丰,拜托你们了。”

“小事一桩。”

其中一个五十开外的老者说话。

老者名叫燕双刀,他身材不高,却是很壮硕。他的武器是双刀,人称燕双刀。他是混迹于西域的刀客,一身武艺强横,为人行事更狠辣。在凉州边境,很有些影响力。

其余的两人,一个是羌族的宗师,一个是氐族的宗师,都是凉州边境的羌人、氐人部落高手。

羌人的宗师名为安梵,六十出头,一身横练功夫很厉害。

氐人的宗师名为苻生,不到六十岁,擅长剑术。

安梵和苻生两人,奉命来支持姚兴、蒲洪的。

两人微微颔首。

对他们来说,杀一个区区林丰。即便林丰是宗师,那也是小事一桩。

三个宗师,杀一个年轻宗师。

这是大材小用。

没过多长的时间,哨探再度来禀报,林丰距离白狼山下的官道,已经不足一里路。这个距离下,姚兴、蒲洪没有耽搁,果断潜伏到官道边,转眼就看到官道上一队人马来了。

最前方的,赫然是林丰。

林丰骑着马,带着五十余亲卫,不急不慢的赶路来了。

距离,一点点拉近。

姚兴、蒲洪看着,一颗心都是激动了起来。

来了!

终于来了。

双方的距离,不断的拉近,从两百步左右,再到一百步。当距离拉近到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麻衣神算子

二十步左右时,姚兴不再犹豫,下令道:“杀林丰,杀啊。”

喊杀声响起,姚兴、蒲洪跟着杀出。

四百余士兵齐齐杀出。

燕双刀、安梵和苻生三人拿着各自的武器,更是健步如飞,冲在了最前方,直扑林丰去。三个人的目标,仅仅是林丰,只要是杀了林丰,一切的问题迎刃而解。

林丰听到呐喊声,神色如常。他看到大踏步朝他奔来的三个老者,暗道果然是三个宗师。

这一次,他要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有埋伏,撤!”

林丰调转马头,迅速撤退。

他如今的坐骑,是刚刚收服的黑龙。这一匹神驹速度快,眨眼工夫便调转方向,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林丰麾下的三十余精兵,都早有安排和通知的,且这些人都是蒙鳌麾下的精锐,佯装出惊慌失措的模样,迅速的撤退。

林丰一撤退,姚兴和蒲洪更是激动,高声道:“追,不能让林丰逃了。”

双方一追一逃,距离在慢慢拉近。

燕双刀、安梵和苻生三人更是大踏步的往前奔跑,借助真元的力量,三人速度极快,转眼便追上了普通的士兵。三人没有杀普通兵,继续往前,和林丰缩短距离。

林丰的黑龙速度快,真要全速奔跑,能轻松甩开三个宗师。林丰往前跑了三百步左右,这距离差不多了。这时候他回头一瞥,发现燕双刀的速度最快,距离他还有三十步的距离。

林丰放缓速度,任由燕双刀拉近距离。

双方距离,转眼不足五步。

燕双刀眼中精光一闪,真元催动,脚猛地在地上一踏,魁梧的身躯一跃而起,人力空中,长刀迅猛斩落。

他要一刀斩杀林丰。

宗师,他不是没杀过。

一个年纪轻轻的宗师,一个嫩雏罢了,一刀足矣!

喜欢史上最狂姑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