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快别夸了,赶紧去领汤药,晚了真就没有了!”

“对对对,赶紧去领药……曹掌柜,你家这坛子我买了,银子回头再给你!”

“曹掌柜,木桶给我,回来就给你银子,现在来不及给了!”

曹掌柜也赶着去领预防瘟疫的汤药,没工夫跟他们计较,冲他们道:“东西送给你们,可你们得帮我家抢个好位置,我随后就带人跟上!”

“成,赶紧的!”拿了曹家铺子东西的人应着,是提桶抱坛的赶去世炉药行的大药铺领取预防瘟疫的汤药。

这时候的人太过恐惧瘟疫,整个府城的人都往这边涌来,把世炉药行的大药铺围得水泄不通,根本就挤不进去。

沈将军带着兵马拦住大家伙,敲锣喊道:“许侯爷、世炉药行奉皇命放药救民,所有人等排队拿药,不可推搡拥挤,违者军法处置!”

大家瞧见这架势,不敢再推挤,老老实实排队拿药。

世炉药行准备了足够的汤药,因此涌来拿药的人虽然多,不过每家每户都拿到了汤药。

大家伙拿到汤药后,很是感激:“世炉药行真是华佗在世,救我们于瘟邪之手啊!”

卢二总管很高兴,道:“行医济世,不过是危难之时伸一把援手罢了,当不得大家的夸赞。”

“这哪里只是伸一把援手?明明是救命大恩!”大家伙是说了很多感激的话,还有不少人想把家中子孙送给世炉药行做学徒:“签死契也没事,只要能进世炉药行报答恩情,再学一点本事就行。”

呵呵,卢二总管心下冷笑,你们倒是会占便宜!

“皆是良家子弟,世炉药行哪好让他们卖身为奴。”卢二总管说着,又道:“时辰不早了,领到汤药的就回吧。”

这就是拒绝了,大家伙虽然不甘心,却不敢过多纠缠。

不过……

“二总管,这,这汤药真能预防瘟疫?瞧着跟熬出来的伤寒药差不多啊。”

卢二总管差点气死,可还得耐着脾气道:“如今发的是伤寒病,这副药方主要是针对伤寒所发的瘟疫,因此跟伤寒药有些相似,不过此药方确实是大周宫廷御医留下的祛除瘟疫的良方,大家尽可放心服用。”

大周朝都亡了几百年了,这群蠢货就算怀疑,也不可能查得出来,就连源字药行也查不出来。

不过大周宫廷四个字挺能唬人,大家伙听罢,是震惊又佩服的,谢过世炉药行后,抱着装汤药的罐子,赶回家去,跟家人一起喝药。

因着这一招,整个陇安府的人都在夸世炉药行,源字药行是被比下去了。

源字药行的人并不在意,无论如何,放药救民都是他们头功,他们在意的是:“靠山沟村当真发了瘟疫?”

齐逸道:“已经派人快马去靠山沟村查看情况,应该没有瘟疫,要是有瘟疫,临近的几个村子,还有镇上的富户们早就跑来府城躲瘟疫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般平静。”

可源字药行的人不放心,多留了一天,等陶师爷带人从靠山沟村回来,确定没有瘟疫后,才放下心来。

至于是谁放出来的谣言,根本查不出来……就在城外放句话,人就溜了,你上哪里找去?

不过齐逸怀疑是许尤跟世炉药行做的,太明显了,可他没证据……即使有证据,他现在也不能动许尤,只能忍着。

齐逸对源字药行的人道:“你们快启程吧,这场伤寒不会这么快过去,大家伙还需要你们的药材补上。”

“诶。”源字药行的人没有多留,得知没有发生瘟疫后,立马出城离开了。

世炉药行还没有走,是又放了三天药,把好名声彻底打出去后,才停止放药。

经过这一朝,许尤、许六、世炉药行都在陇安府得到了好名声,可他们用的是奉皇命的名号来放药救民的,因此名声虽好,却也便宜了景元帝,卢二总管心里多少有点不舒坦。

许六倒是挺高兴,他这两年是一直走霉运,这回终于把差事给办成了,回去后,爹一定会夸他!

齐逸不喜欢许六,觉得这人被教废了,不过他带着世炉药行来放药,算是有功于民,齐逸是设下宴席,招待了他们一番。

许六身为侯府公子,被奉为上

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宾,被齐逸一个知府敬酒,很是得意了一番。

可这人一得意吧,就容易倒霉……许六好吃好喝一顿后,又在府城里住了两天,就被沈将军催促着回去了。

沈将军:“六公子,大营那边肯定在忙着收粮食,咱们早些回去,也能帮帮忙。”

说起这一茬的粮食,沈将军就满面愁容,十月初就下了大雪,地里的黄豆都没长成,被大雪这么一打,雪化后,豆株都烂了,是无法再让黄豆长成熟了,只能提前收割,产量怕是要大减。

这一茬的粮食算是完了,要是京城不给他们送粮食来,怕是连牲口都得挨饿!

冬季,那么多战马都靠着黄豆来养,如今黄豆产量大减,沈将军光是想想就头痛不已。

许六刚松快了两天就被催着回去,很是不满,可他学乖了,不敢再任性,是道:“是我不懂事,让沈将军担心了,请沈将军去安排,咱们明天就走。”

“诶!”沈将军立马去安排回程的事儿,第二天辰时过半,车队就启程往回赶。

陇安府的人还是记恩的,知道他们要走,还跑去送行,又让许六高兴了一把。

一行人急赶慢赶的,十一月初才到刀口沟大营。

可迎接许六的不是许尤的夸赞跟宴席,而是许尤的愁容。

许尤看着各个卫所报上来的黄豆产量,差点撕了册子:“就这么点黄豆,别说人吃了,掺上干草都不够喂马的!”

许尤发过火后,是想起了木薯,脸上又有了笑容……鬼命薯吃了两年,也种了两年,长梁卫应该攒了不少,趁机把长梁卫种的木薯收上来,一来解决了粮食欠缺之事,二来还能得个他许家发现新粮食的美名,一举

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两得啊!

许尤扫视一眼大帐,见都是自己人后,是把这个打算给说了。

千山先生听得心下一提……老实说,这个打算还是鬼命薯面世的时候,他给许尤提的,说让长梁卫种鬼命薯,过两年,他们摘果子就成。

可两年时间,他的心境已经变了,不想让许尤占这种便宜。

许六听得大喜,提议道:“爹,把这差事交给儿子吧,儿子去了一趟陇安府,是长进不少,定能把这桩差事办得妥妥当当。”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