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作坊用“血脖肉”制包子馅料 墙角放敌敌畏

凌晨12点半,一辆白色的两厢运货车在包子店门口停住,车上共有三名男子,其中一人下车,手上拿着一大串钥匙,走向包子店开门。另外有人从车上搬出一个个塑料盒子。10多米外,空气中可闻到一股韭菜的味道。包子店里,其中一名男子将塑料盒子放进冰柜。大约3分钟后,几人关灯锁门,驱车离开。

记者一路跟踪,发现这辆车共送了11家店,这些店都挂着“蒸功夫”的牌子。车最后将货送到位于中央民族大学西门的蒸功夫包子店以后,沿着莲石路向西行驶,最后进入西五环边的一个大院里。

8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这个大院。院门口写着“北京恒运天鸿物流有限公司”。走进大院,里面有一个约两百平米的仓库,门口写着“北京蒸功夫包子配料中心”,但大门紧闭,厂房里发出隆隆的机器响声。

下午4点多,一辆面包车停在配料中心的门口。一名穿着橙红色衣服的工人打开车后盖,取出数十个装满肉馅的红色塑料袋子,搬进配料中心。

记者跟着进入配料中心,10名工人正在工作。10多个装有肉馅的红色袋子堆放在地上,工人称这些肉已被铰碎,他们只要在里面加调料就可以。

半个多小时后,一中年男子骑着三轮车前来送货。该中年男子说,他给配料中心送鸡蛋,有时顺带送一些肉,“这些肉都是他们自己吃,包子肉馅专门有人送。”

此前,记者曾找到多家挂有“蒸功夫”招牌的包子店,向老板索要送肉的电线日,位于立水桥地铁站附近的一家挂有“蒸功夫”招牌的包子铺。记者自称有亲戚与老板是同乡,都是安徽江镇人,“我亲戚让我来找你要个送肉电话。”

对方随意问了一些问题,便让家人把送肉的电话发送到记者的手机上。几分钟后,老板娘让记者记一下号码,并说“如果不是老乡,号码不能乱给”。

同一天,在天通苑西三区的一家挂有“蒸功夫”招牌的包子铺,被问及“是不是门头沟那家送的货”时,老板很疑惑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随后表示“我是他送的,但是他的价格有些贵,正准备换一家。”

8月28日,在“北京蒸功夫包子配料中心”不远处的一农贸市场,一家肉铺的老板向记者推荐自己的亲戚来送肉。“他们就给蒸功夫配料中心送,绝对放心!”

接电线多家包子铺提供肉,包括蒸功夫馅料配送中心。“一天要送几千斤的肉,给蒸功夫馅料中心一天送七八百斤,过一段时间等他们做大了,可能一天送一吨。”对方说。

“你们的店在哪里?”听到记者询问,男子开始变得谨慎,“我们在山里,远着呢!你在哪,我们给你送过来不就行了吗?反正你看的是肉。”

冷女士称,因为中秋路堵,凌晨两点多送肉,“现在都快回来了”。随后,冷女士说:“明天送货时再联系你。”

这是一处红色砖墙的平房院子,院子坐落在山脚下,地处偏僻。院子里住着10余户人家,南面一排房间,就是加工馅料点。

听到记者说“来看房子”,面包车在南屋前停下。但司机非常谨慎,一直没有进屋。这时,一女子从南屋里走出来。

不过,事后,记者从房东孟先生处了解到,该女子一家共租用了8个房间。据邻居们称,平时南屋的人都很忙,很少说话,不知对方做什么。

半个多小时后,两辆面包车驶入大院。冷女士和3名司机不断在观望。记者发现,这三辆面包中有两辆的车牌是一样的。

孟先生称,这家就是做包子肉馅的黑窝点。“一般晚上铰肉,白天送货。但我只管收钱,管不了那么多。”

昨日中午,门头沟区食品办联合公安、工商等部门对该黑窝点进行查抄,收缴储藏与冰库内的分割肉以及肉馅。

在冰库中,存放的分割肉有一股刺鼻的异味,包装袋上写着“鲜冻分割肉”。“这个看上去没法判断是什么肉。”一名执法人员捏了捏手中的肉,又闻了闻。

当事人冷女士称,这些肉馅是用7块多钱的肥膘与15块钱的纯瘦肉混合在一起制成的。但被问及为何只以每斤8元的价格出售时,冷并未答复。

在分割肉的包装袋上,分别写着河南西峡县以及北京的某肉联厂。冰库内还扔着北京某肉联厂的槽头袋子。警方表示,据冷女士供述,他们使用的这些肉从大兴购买。

据了解,槽头肉是指猪头与躯干连接部位的颈脖肉,也是常说的血脖肉。猪的这个部位气管、血管比较多,而且还有淋巴结(腺),食之对无益而有害。

现场一位执法人员表示,按照国家规定,槽头要去除淋巴之后才能食用。但现场这些肥肉已被铰碎,淋巴是否被去除已无法识别。

记者将这些肉放在空地中融化,不到10分钟,肉的颜色变黑,并流出红色的液体,并发出刺鼻的恶臭味。

据参与执法的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称,查处过程中,当事人无法提供检疫证。这些分割肉和肉馅,被认定为来源不明的肉类。

一位曾在挂有“蒸功夫”招牌的包子铺打工的王先生称,很多包子店使用劣质肉,包括血脖肉。使用香精,就是想借此去除馅料中的味道。

王先生说,肉馅送到加工点后不过1小时,肉就会散发恶臭味。打开后,里面什么肉都有,有血脖肉,还掺鸡肉。

该市场一女商贩称,用作包子馅料的包括碎肉和卖剩的肥肉、血脖肉。血脖肉不去淋巴每斤6块,其他碎肉和血脖肉混杂7块5左右。“这些垃圾肉,平时都没人买,主要用做包子。”

“做包子用血脖肉算好的,只要把淋巴结全剔掉就行。”北京蒸功夫餐饮公司的一名刘姓负责人表示,他用的是10.5元一斤的肉,“我们用的肉好,七八块的肉我们不用。有便宜的才四五块,这些都不是好肉。”

昨日,冷女士向警方交代称,他们给北京市各区县的包子铺提供肉馅,其中包子铺主要集中在朝阳区。此外,蒸功夫配料中心的肉也是由他们提供。

对此,蒸功夫餐饮有限公司董事长曹玲表示,“蒸功夫”包子直营店所有进货肉品均有检测检疫报告,每日的成品包子也都经过相关部门检测合格。

“公司采购、运输均有专人负责,从不可能用没有检疫标志的‘黑作坊肉’”,曹玲称,“蒸功夫”直营店的肉馅均在华普超市、鹏程肉联厂采购,每斤近12元。“近期是资源亚泰公司送货,都是放心肉。” 本报记者 李超石明磊 张太凌 实习生 陈莹磊 张亚旭(新京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