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馅香精制!(图

安徽省安庆市皖河北岸,坐落着一个面积约80平方公里的皖南小镇 江镇。公开资料显示,这座近4万人口的小镇中,约有1.5万人外出经营“蒸功夫”包子等面点生意,分散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合肥等地。

不足1公里的小镇街面上,记者看到6家香料香精店。当地人说,这些香料香精店经常数日无人上门光顾,店铺主要依靠物流,将货物发放给全国。还有一个“旺季”是春节过后,外地做包子的人离乡时,都会随身捎上一些。

此前,记者暗访北京多家挂着“蒸功夫”牌子的包子店,多名来自江镇老板称,随着江镇的包子生意规模不断做大,也影响了东邻的洪镇、西邻的石牌镇。这两个镇的人不仅也外出做包子,更有开香料香精店,“一家挨一家”。

在工商注册的北京“蒸功夫”餐饮有限公司,负责人也是安徽江镇人。此次“香精包子”事件中,该负责人称自己的“蒸功夫”包子从不加香精。他还透露,用香精调制包子馅料,并不是北京独有,更多的是之前在其他地区做包子的老乡掌握方法后,带到北京并逐渐传播开,最终形成产业链。

“味蓉”香料香精店,位于江镇街面东端。店内三层的玻璃柜台内,摆着各种品牌的香精。这些香料香精呈油状、粉状、膏状多种,口味涵盖猪肉、牛肉、甜玉米等,最低售价约60元,最高售价约170元。“大多是做包子用的,都是正规厂家生产的香精。”该店人员说。

数日前,记者调查“香精包子”时,北京挂着“蒸功夫”牌子的多家包子店老板和多名网上香精销售商证实,一种“veltol”品牌的“肉味香精”被广泛使用,“做肉包子的几乎都用这种香精,性价比高。”记者曾看到,这种“veltol”牌香精瓶子上,除了“肉味香精”外,几乎都是英文标注,产地标注为“USA”。这种“veltol”牌香精瓶子上,还标有“CAS#4940-11-8”,相关专家介绍,这个标志表明成分是乙基麦芽酚。乙基麦芽酚是食品添加剂,是一种肉香型多功能香剂,如苦味、腥味和骚味的驱逐剂,还能改善口感而且能延长食品的储存期。北京卫监部门认定,包子馅料使用这种香精涉嫌非法添加。

9月16日,在江镇的“味蓉”香料香精店,记者询问是否有“veltol”品牌的“肉味香精”。该店人员证实,此前卖过“veltol”香精,“都是外国字那个”,后来安庆市来人查过,之后就禁止出售此类香精。

“做好包子馒头的秘密武器”,这是江镇镇政府对面,多家香精香料店橱窗贴着的广告。一家名为“汇福”香精香料店,玻璃柜台上放着5瓶肉味香精。记者询问是否有“veltol”香精,店主从柜台下取出一瓶,产品标签与北京多家挂着“蒸功夫”牌子的包子店,调制馅料所用的香精相同。

石牌镇北口的一家“百味坊”香料香精店,宣传招牌上“veltol”香精赫然在列。记者表示要购买,女老板在营业厅背后的小间仓库的一个纸壳箱中,掏出了四五瓶“veltol”香精,每瓶售价60元。记者称想多买,“你想要多少,我都能拿到。”女店主说。

北京多家挂着“蒸功夫”牌子的包子店人员坦言,对于调制馅料时用的香精,他们并不知道成分是什么,使用量为多少,品牌和用量都是老乡口口相传,这种“veltol”品牌的肉味香精,“60斤肉大约是半盖子的香精”。

记者调查得知,江镇、洪镇、石牌镇出售的香精香料中,不乏小作坊生产的。多名当地人士透露,正规的香精香料一般都是来自于福建、广东等地,“不划价”,“有一些能划价的”,是违规勾兑的,其中不乏本地作坊生产。

9月14日,安庆警方查获一处非法小作坊。据当地媒体报道,一家村庄民宅内,民警发现化学原料勾兑麻油香精等。18日,安庆市委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证实,当地生产食用香料香精的黑作坊“有是肯定有”,相关部门也一直在打击,效果并不明显。

顺着“蒸功夫”的源头,一个叫“江镇”的小镇逐渐清晰。江镇人凭借20多年的努力,开创出江镇包子品牌。一早餐铺老板在外地做了18年包子,他称早些年做包子并未赚到大钱。赚钱是最近五六年的事。这与香料香精店在江镇生根发芽的时间不谋而合。

每日,在阳光还没照亮面点师之乡时,江镇镇北街一家早餐铺的面点师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我们每天两点多钟就起床干活。”早餐铺的老板娘称,这样的生活习惯保持了18年之久。两个月前,这对年近六旬的老夫妇回到老家江镇,结束了在外漂泊的日子。“年纪大了”,早餐铺的男主人的言语中,颇有几分落叶归根的意思。

江镇上,如北街的早餐铺一样,在本地做包子、馒头一类面点的人并不多。“都在外地做”,早餐铺老板称。当地人称,全镇约4万人中,约有1.5万人在外地做包子,足迹几乎遍布全国,“哪都有江镇包子,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做包子。”

而江镇包子好吃的另外一个原因 添加香精香料,江镇人谈起来则讳莫如深,皆是点到为止,不愿深谈。“肯定有人用,但不是所有人都用。”说完这话,酒楼老板则掐了烟,独自走开干活。而早餐铺的老板也只称,“反正我们不用。”

有当地人称,不少在外面做包子的人并不会长期留在同一个地方,两三年之后,便会转移。这其中,便是有各地部门对食品添加剂监管的因素在其中。黄老伍蒸笼店的老伙计称,在外面卖的包子,他的家人是不会吃的。

黄老伍蒸笼店的老板娘称,一天下来,该店可以生产不同型号的蒸笼约40个。“卖给他女儿。”老板娘指着店里的一位老伙计,开着玩笑。老伙计也是黄家的亲戚,约60岁,有两个女儿。出嫁后,她们随着夫家“在外地做包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