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野菜香

三月,田野里随处可见绿油油、鲜嫩嫩的荠菜,这时候的荠菜最好吃,“春食荠菜赛仙丹。”如果野菜也论资排辈,荠菜绝对是野菜中的上品。它富含胡萝卜素和维生素C,对软骨病、麻疹、抗凝血等均有较好的功效。郑板桥对荠菜情有独钟,他曾说:“三春荠菜饶有味,九熟樱桃最有名。”我的祖母不懂得这些,她只知道荠菜是“百年羹”,能清火明目。于是,一到春天,她早早地就为我们准备好了篮子和铲子。下午放学后,我和姐姐会欢快地奔向田野去挖荠菜。荠菜是散叶,叶小根大,仿佛喜欢与土地紧紧地拥抱似的,常趴在地面生长,必须用铲子挖,它才肯与泥土分离。我们把荠菜挖回家,祖母在滚水里焯一下,撒上细盐,滴上几滴香油,放在嘴里一嚼,啊,真是清香满口!

野蒜是一种有着葱一样辣味的蒜科野生植物,狭长的叶片,中间空,根部圆鼓鼓的。“三月三,野蒜朝天钻。”三月的春风一吹,休眠一冬的野蒜,早已耐不住寂寞,兴奋地从上一年枯萎的黄叶下锥样地探出头来。刚开始,我们只能凭着枯萎的黄叶寻找它,等到新叶钻出来就容易找到了。挖野蒜是耐心活儿,得借助铲子慢慢地深挖,如果徒手去拔或着急挖得浅,根部常会留在泥土里。我们小时候,各家各户一个冬季的主食全是玉米面窝头,只有到了开春,才能吃上野蒜做馅的包子。包子馅里虽没有肉,但那种淡淡的香,常让人吃了还想吃,吃在嘴里,挖野蒜的快乐也留在了心里。

最容易挖的是面条菜,它们常藏在麦苗间,叶子细长细长的,呈柳叶形状,看上去长得厚墩墩的,但根部不深,我们稍一用力就能挖起来。祖母把面条菜洗干净控去水,拌上细腻的玉米面在土灶上用笼篦蒸,不大一会儿,清香醇厚的气息便氤氲开来,勾得我们直流口水。一出锅,等不上祖母放入蒜泥和细盐,顾不上烫手,捏起一撮儿就丢往嘴里。隔着岁月的长河,空嚼一下,嘴里似乎还有面条菜那绵绵的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