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精包子”培训:2000元速成(2)(组图

柜子上还放着“亚硝酸钠”,刘指着它说,“现在这个也不让用,前阵子新闻报道说刚吃死过人。”不过,他表示,添加亚硝酸钠会让颜色更好看。

在调馅时,刘茂广介绍,在猪肉里放入大葱作料后,一定要用力搅拌,将馅料搅拌成浆,“这样味道才能充分进入”,随后他将器皿放入冰箱中保存,经过冷藏之后,“原来馅料浆就会凝固成形,到时候好包。”

在做香菇油菜鸡蛋馅料时,刘说,要将油菜放入热水中浸泡两三分钟,马上取出后放在凉水中冲洗,随后再将油菜切成碎片,放入一个纱布袋中拧干,这样油菜馅才能晶莹剔透。“如果油菜多,可以将油菜装入袋中,放入洗衣机中甩干。”刘茂广说。

整个下午,刘示范做了4种馅料,每种馅料中,刘都会将各种辅料倒入器皿中。为了判断口味,他会用手指蘸一下馅料,放入嘴中品尝一下。

当日快到下午5点,刘教了做馅料,并用机器和面,做成包子皮。刘叮嘱说:“今天就教你们这些,明天就靠你们自己练习了。”

据介绍,在这里,学“蒸功夫”2000元,“麻辣烫”2000元,“周黑鸭”3800元,各个项目“明码实价”。

“培训学校”仅有4间房,“厨房教室”仅占其中一间,麻辣烫、熟食、肉味等等各种香气充斥其间,屋内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香料作料。所有的“培训”都在这间房中进行。

9月1日,李先生称,他头天下午5点以后才开始上课,因为之前培训房间在教做包子,当晚他一直跟着刘茂广学习到9点。“周黑鸭竟然是用黑色素染的颜色(记者注:后查是‘焦糖色’色素)。”

他从冰箱里拿出他前一晚做好的周黑鸭,递给其他学员品尝。一位学员尝了尝,说味道不错,但还缺点辣。

午饭后,李先生向公司购买了200多元的添加剂,“B爆烤鸭香膏”以及焦糖色素,复合磷酸盐等。“我怕买不到。师傅也说有些东西不好买,要专门有人送。”

当天,除了李先生,还有内蒙古海拉尔的谭女士夫妇、河北沧州的一位女士在学习麻辣烫技术。基本上,当天就能“学成回家”。

记者调查发现,像李先生这样的学员,大多是在网上搜索资料之后,才发现的这些信息,后来到北京“取经”。

该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公司有几名工作人员,专门在网上发布各种信息,用来招来自全国想创业开店的人。

培训班经理刘茂广说,他们公司的学生现在已遍布全国各地,每天都会有几名,多的时候十几名来学习技术。“一年能培训两万多学生”。

据该公司定点宾馆的工作人员称,这家公司的学员安排在他们宾馆入住,每天都会有七八个房间,多的时候十几个房间。

被问及技术是从何处学来的,刘茂广介绍说,他做了很多年厨师,对餐饮行业很了解。他的周黑鸭技术是自己专门跑到湖北学习的,交了几千块钱,公司培训安排在一个封闭大院子里,给了一个配方表。但培训需要很多天,“当时就我一个人出来了,人家问我怎么不学了,我说我看到配方就能做出来”。

根据记者从该公司获得的“秘方”显示,在猪肉大葱馅中使用肉味精油,在牛肉馅中使用牛肉香精、牛肉香膏,周黑鸭中使用肉味鸭香膏,在鸡翅烧烤中加入鸡肉香精。但因为标签的不规范,记者暂时无法确定其成分。不过,记者查询发现,这些香精并不在食品添加剂所列名单之内。

在“周黑鸭”的秘方中,30-40斤水要加入乙基麦芽酚60克、焦糖100克到150克以及肉味鸭香膏。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乙基麦芽酚是一种香味增效剂,使用量在每千克0.10-0.12克。由此可见,这些秘方中乙基麦芽酚的使用量超标。而根据国家标准,焦糖色素作为一种着色剂,并不能用于卤制品。在李先生购买的“B爆烤鸭香膏”中,规定其为一种食品添加剂,但在国家标准中,该物质并不在食品添加剂所列名单之内。在购买的标签中,也无该产品的成分明细,违反食品安全法中有关标签的规定。

此外,该公司关于羊肉串、奥尔良鸡翅等的“秘方”中,3斤肉或鸡翅要加入15克呈味核苷酸二钠。该业内人士说,该物质是一种增味剂,按照相关规定,其作为调味品,使用量是每千克使用0.10-0.15克。据此计算,其使用过量。

据相关专家表示,食品添加剂的用量有严格的规定,如果过量使用食品添加剂,擅自扩大食品添加剂使用范围,或者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都是违法行为。如果人长期食用食品添加剂严重超标的食品,会对的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

工作人员在证书纸上写上“兹授××特许加盟商,享有蒸功夫包子品牌使用权,有效期至二零四一年八月三十一日”,落款是“北京金辉环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时间是2011年8月31日,使用权是30年。

昨日,北京蒸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公司与这家涉事公司并无关系,也从未授权该公司进行技术转让,也没有进行此类员工培训。

湖北周黑鸭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郝立晓也称,他们公司从未授权有关公司进行技术转让,“目前公司里只有老板一人知道秘方”,所有周黑鸭使用的配方都从公司配送到各地直营店。

郝立晓表示,从维护品牌的角度来说,进行技术转让或是开设加盟店,都没法对产品质量进行控制。他们公司只设有直营店,并无加盟店。目前在北京有17家店,大部分设在超市内。这些店的标志统一,员工统一着装,这是区别真假的标志。

郝立晓说,此前,他们在国内也曾发现有类似的转让周黑鸭技术的“技术公司”或“餐饮文化公司”。这些公司打着“技术转让”的旗号,纯粹是为了骗钱。

针对北京存在的假冒周黑鸭,郝立晓称,公司决定近期内派工作人员进行市场调研,并向工商部门举报,进行维权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