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有六七百人。” 这些年通过自己的介绍,离开家乡外出从事面点行业的乡亲人数–40岁出头的刘栋良粗略计算了一下,语气很是骄傲。

刘栋良来自湖北监利县毛市镇,他高中毕业后便外出打工,一开始在包子店做学徒,后来自己经营“土包子店”(传统夫妻店),多年来辗转天津、上海、兰州等多个城市。2014年,刘栋良注册武汉汇丰尚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开始经营“楚媳妇大包”连锁店。截至目前,楚媳妇品牌已经在湖北武汉、仙桃、潜江、洪湖等地,以及湖南岳阳开出90多家门店,单是品牌管理公司的年营收就将近3000万元。

支点财经从监利县面点师协会拿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监利县从事面点制作的经营者和技师达10万人,其中从毛市镇走出的就有3.5万人。目前,带有“监利味”的包子馒头店近3万家,遍布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其中连锁品牌店达到5000家,面点产业年产值达80亿元。毛市镇也因此连续两次被中国粮油学会授予“中国面点师之乡”的称号,同时,监利县也被授予全国第一个县级“面点师之乡”。

“毛市这个地方人口比较多,田亩相对少,而且地势低洼,非常不利于农业生产,在监利县的各个乡镇中一直属于比较贫困的。上世纪80年代左右,开始有居民外出务工,其中有六七个面点师傅在武汉、长沙、荆州等地做包子卖,慢慢地,他们发现这个行业做好了是有钱赚的。在积累了一定资本和经验以后,他们也开始带徒弟,把家庭作坊做大,带领亲朋好友入行。”监利县面点产业管理中心副主任冉幼武对支点财经说道,监利县并不盛产小麦,也不以面食为主食,却成为“面点之乡”,是有历史原因的。

这些年来,毛市镇孟河村杨红霞、段正辉等创立的广州酷比,其核心品牌“酷比爽味包”现有门店500多家,分布在广州、佛山、清远、肇庆、东莞等地;刘永君等创立的四川留恋,主打面点速冻食品研究、生产和销售,率先研发出“水果油条”“紫薯麻团”“葱香油条”等市场热销单品;唐堡村唐国成等创立的上海早阳,目前拥有门店近2000家,并且正在以每个月10-20家的速度持续扩张……除此之外,四川开心包点、广州爱尚理、南京青露、南昌包大人、鄂州毛姚汤包、厦门食点、深圳久久红等也逐渐成为深受当地人喜爱的面点连锁店,由监利人一手创立的面点品牌超过30个。

冉幼武介绍,中国粮油学会所颁布的“中国面点师之乡”荣誉,评选标准颇高,对当地的面点从业人数、面点师技术等级、品牌连锁店的影响力、经济效益、面点文化底蕴等方面都有具体的考核指标,毛市镇连续两次获此殊荣,非常不容易。目前,该镇85%以上的劳动力人口均在从事面点行业。

支点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来自监利毛市的包子大王们,多数在2010年前后开始注册品牌和商标,开展连锁经营,从业人数和门店数量也随之迅猛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监利县面点从业者7.5万人,在全国开包子店2.4万家,其中连锁品牌店2500家。一年后,监利县面点从业人数增至10万以上,包子店数量3万家,连锁品牌门店更是翻了一番,达到5000家。

刘栋良跟支点财经算了一笔账。以传统夫妻店为例,一个非连锁品牌的包子店一年的净利润大约10-20万元。“连锁品牌进行统一采购供货,成本比夫妻店至少便宜20%,并且因为采取了更严格的标准化管理,总体而言,店铺的卫生条件和包子口感都更好。”

刘栋良介绍,以汇丰尚品旗下的“楚媳妇大包”来说,目前在湖北地区开出的连锁门店,做得最好的单个门店一年可以净赚60多万元,平均单店净利润也在20万元以上。

2017年春节刚过,监利县面点师协会会长、广州酷比餐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段正辉便与监利县政府达成协议,将“毛市佬”商标转让给协会旗下的湖北毛市佬品牌管理公司,使其成为公共品牌。监利包子大王们的品牌整合之路由此拉开帷幕。经协商,100多名监利包子大王都愿意入股新公司,并将各自品牌逐步更名为“毛市佬”。

从毛市镇走出的段正辉,之前在广东做贸易生意,2008年改行做包子,并于2009年注册“毛市佬”商标,先后投入数百万元大力宣传推广“毛市佬”品牌。“是德园包点的教训深深震撼了我。”段正辉说。

“杨裕兴的面,徐长兴的鸭,德园的包子真好呷”,这是老长沙人耳熟能详的顺口溜,长沙的德园包点就像武汉的蔡林记热干面一样著名。但2009年段正辉去德园考察学习时,德园正深陷商标苦恼–因为“德园”商标早在1990年代就被重庆一家公司注册,且经营品类为餐饮、包点,所以长沙德园无法使用“德园”注册,改名为“百年德园”。

2014年以来,全国各地掀起了“包子热”,行业经历洗牌,各路资本纷纷杀入。比如,杭州甘其食餐饮公司获得阿里巴巴近亿元注资;知名品牌包子连锁店上海巴比,也获得1.5亿元A轮融资。

面对激烈的竞争,分散在各地的监利包子大王们也开始遭遇人才、管理等瓶颈,纷纷意识到如果再不走集团化管理、统一品牌经营之路,小打小闹将无法生存。于是段正辉主动提出,将“毛市佬”商标“交出来”,由监利面点师协会统一经营和管理。

监利县政府也决定,加大对毛市佬面点品牌的支持力度,对全国第一批将店招更换为“毛市佬”的门店,每个店奖补3000元;在监利和其他地方建设20家毛市佬标杆店,每个店奖补1万元。

“只要说需要立刻挂上‘毛市佬’招牌,我保证我的200多家店一个星期就能完成更换。企业具备一定规模之后,想要继续做大做强一定是要靠集体的力量,如果只有我一家企业做,可能做了很多年还只是在成都和西南片区。”成都开心包点创始人张志堂告诉支点财经,已有的品牌连锁店,也都愿意冠名“毛市佬”,抱团发展。

“如果监利人开的两万家包子店全部更名为‘毛市佬’,就能形成一张巨大的网,成为像沙县小吃、兰州拉面一样的地方名片。”冉幼武说。

其实早在2000年前后,地方政府发现面点行业在转移当地富余劳动力、提高居民收入方面大有文章可做,就开始在各个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据支点财经了解,监利县政府每年安排1000万元支持“毛市佬”面点品牌建设。其中除了门店奖补以外,县财政列支500万元面点发展基金,主要用于宣传推广监利面点产业、开展业务培训、奖励新产品新技术研发、加强面点企业孵化器建设等。

除了资金支持,该县还在锦沙湖湿地公园中规划了一座占地200亩的面点产业示范园,其中包括包子博物馆、面点师培训中心、面点新产品研发中心、面点企业展示中心、面点企业孵化器等设施。同时,大力支持“毛市佬”面点申报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争创中国老字号、中华老字号等称号。

“冷冻生坯包子技术、包子鸡精调馅技术、快速制作米发糕技术、‘无铝害’油条技术等等,近年来面点行业的种种新技术,都通过政府组织的技术培训在监利籍面点师中得到良好推广。”冉幼武介绍,从2005年起,毛市镇就携手中国粮油学会发酵面食分会举办免费技能培训。每年春节,利用面点师返乡时间开展培训活动和技能比赛,搭建学习平台,促进面点师的技艺提升。

今年2月,一年一度的监利“面点师技能比武大赛”已经举办到第十四届,不仅吸引了来自广州、成都、上海、武汉等地的企业和选手参赛,还有来自荷兰和中国地区的代表团前来比拼技艺。

这样的活动对品牌的带动作用也相当明显。比如,今年的面点师比武大赛结束后不到20天的时间内,成都的开心包点就新开出40家加盟店,总投资额达到1000多万元。

另一方面,因面点致富的“毛市佬”们对家乡的反哺效应也非常显著,毛市镇的许多乡村公路和桥梁都由包子大王们集资建设。据不完全统计,毛市镇的外出务工人员回乡盖楼房总数不少于13000栋,在县城购房不少于2000套。

支点财经记者实地走访毛市镇看到,毛市佬品牌管理公司旗下的毛市佬面点产业孵化器已基本建设完毕,该孵化器主要为监利本土现有品牌和拟在建品牌提供资金、技术、策划运营等一站式服务,并实行网络化管理,建立华东、华西、华南、华中和华北“毛市佬”分公司,擦亮“中国面点师之乡”金字招牌。

“我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将毛市佬面点产业孵化器跟精准扶贫办公室对接起来,让扶贫工作更加有效,我觉得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冉幼武说,目前毛市镇大概还有两万多名富余劳动力可以向外输送,而各个包点店铺又经常出现用工荒。如果通过孵化器对这些劳动力进行免费的培训,然后统一安排到门店去工作,就能解决前端用工荒和后端劳动力富余的问题。

“对这些生活贫困的待业人员来说,上岗一年后就能成为熟练工,月收入达到5000元以上,做到管理层甚至能月入过万,这样便能很快实现脱贫。”冉幼武说。

毛市镇相关负责人表示,发起更名只是第一步,下一步要整合资源,丰富产品品类,降低企业和门店成本。去年,监利县政府曾组织包子大王们前往福建沙县考察,学习“沙县小吃”的管理模式。

沙县小吃曾经也只是众多分布在大街小巷的夫妻店,随着连锁店的增多,一些企业主意识到如果任其自由发展,不但产品品类和品质参差不齐,食品安全也无法保障,很难做强做大。于是,在福建省商务厅和沙县政府的支持下,才开始资源整合。即便到现在,也很难说整合完毕,“冒牌”沙县小吃还大量存在。

无论如何,牵涉人员超10万、门店超3万的“毛市佬”品牌整合,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本次受访的五位“包子大王”都非常乐观:统一的品牌管理一定会让“毛市佬”包点的品质更有保障,坚持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在标杆企业和人才的带领下,“毛市佬”产业化之路前景光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