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檀参政免费看了一场好戏,心里笑得打跌,面上却装了一副十分不忍和同情的模样,上前扶着冯梁的胳膊,将人护在自己身后,耐心细致地帮他整理衣衫发髻,温言细语:

“伯爷啊,你莫在意,宋大人的脾气是暴躁了些,但都是为了孩子好。儿女都是债,咱们做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父母的,这辈子少不了要为他们受些委屈……但能怎么办呢?只要他们好,咱什么都能忍,是吧?哪怕被误会,受恶气,都能忍,这是做父母的心啊……”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檀参政这话平时听着不咋滴,但在此时,所有人都针对冯梁的情况下,乍然听得这么一句和气话,真是眼泪都掉出来了。

当即紧紧握着檀参政的手,哽咽着道:“檀大人,你可说到我心里头去了,这真是误会,我真是委屈啊!我一个大男人,青年丧妻,心里也痛啊!

上有老、下有小,我又要办差,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一摊子事,我顾不过来!我以为何氏是个好的,谁知道她竟会这样呢?我真不知道!真的!”

檀参政反手握住冯梁的手,满脸真挚的同情和怜惜:“我我知道,我相信你,男主外女主内,咱们男人嘛,都是只管外头的事儿,对吧?”

“对对对!就是这样!”冯梁觉着自己简直是找到了知音,恨不得把满肚子的苦水一股脑地倒给檀参政听,全然忘了,自家今日这么丢丑,全是眼前这个笑面虎搞出来的事。

试想,前妻后妻的娘家舅兄搞在一起,要谈前妻留下的嫁妆问题,后妻的惩罚问题,如此利益攸关之事,不吵成一锅粥才怪。

但这时候冯梁完全想不到这些,他只盼望着赶紧将自己从眼前这摊烂泥中拔出来,力证自己是个好人,所有不好的全是何氏的错。

于是,众人眼睁睁看着画风突然改变——檀参政和冯梁手拉着手,深情地凝望着彼此,动情地诉说着各自的不容易,仿佛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何氏的兄长瞠目结舌,咽了一口又一口的口水,为什么会这样?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昨天谈及此事时,冯梁不是还咬牙切齿地痛骂檀参政是个不要脸的老匹夫吗?

为啥眨眼之间就成了知己好友?

宋舅父则是捋着胡须,看着真诚可爱的檀参政,陷入到沉思之中。

檀至锦默默起身,招呼着厨房做上等酒席送来,又亲自给众人添茶,对谁都是一副踏实真诚的笑容,谦虚和气的态度。

只听檀参政不太好意思地道:“其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实嫁妆这事儿,我真没想着要怎么样……就是崇厚这边为了表示诚意,提到了这档子事,宋舅父也认为应该先料理清爽,省得以后兄弟析产什么的再闹起来,难看……是吧,宋兄?”

宋舅父乜斜着檀参政,心说这哪里来的货,打蛇随杆上,爬得不要太麻溜,自己之前就是提了那么一嘴,这货就把锅全甩到自己身上了。

不过也罢,都是为了孩子好,还为了要出这口恶气,认就认了,谁敢把自己怎么滴!

“唔。是这样。”宋舅父慢条斯理、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兄弟析产,闹腾起来,丢的是你忠毅伯府的脸面,坏的是你冯氏兄弟的情谊,说到底,我是为了你家长远考虑。”

“确实如此。”杨舅父也跟着发了话:“依法行事才能正纲纪,公平行事,规矩不乱,家里自是乱不起来。兄弟情义在,将来崇厚有了出息,也更乐意帮助弟弟妹妹们,手足互相扶持,才是一段佳话。”

冯梁觉着确实是这么回事,便心甘情愿地紧握檀参政的手,认真地道:“亲家,您放心,我回去就把事情落实,把这事儿一劳永逸地处理妥当,绝不留隐患!”

“明白人啊!”檀参政再反手紧握冯梁的手,赞叹不已:“我早听说忠毅伯家风优良,为人豪爽明白,果不其然!”

冯梁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答答地道:“檀兄谬赞,道听途说,当不得真。”

“当真!当真!”檀参政叫冯宝山过来:“还不赶紧给你爹磕头?这么好的爹,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冯宝山果然行礼拜谢,被冯梁拦住了,父子相顾,都有些无言。

一桩事儿顺利解决,余下就该谈关于何氏的处置问题了。

檀参政真挚地看着冯梁:“听闻伯爷很是宽厚。为了冯家的名声,孩子们的前途,愿意忍气吞声,背下骂名,给继室一条活路。这样的人很少见了。”

冯梁脸一红,顺利成章接上去:“不然怎么办呢?儿女都是债,为了孩子,只能忍。”

“但是忍要有限度啊……”檀参政小声道:“当家人心眼不正、品行不端,便是祸乱的根源!忠毅伯府百年传承,不能坏在您这儿!是吧?当断不断,反受其害……”

“说得是。”冯梁下定了决心,抬眼看向何氏的长兄,温言细语:“大舅兄……”

何氏的长兄顿生不妙之感:“你要怎么着?”

“何氏失德,犯了六出之条,具体情况我就不说了,给彼此保留一分颜面,孩子们在,我忠毅伯府和何家的情分就还在。为了我们两家彼此好,她这辈子都别出院子了,今后我们的家务事,你们也别掺和,就这样。”

冯梁说完这话便低了头,不敢去看何氏的长兄。

何氏的兄长自是知晓他的软弱无能,“腾”地一下跳起来,大声叫骂:“凭什么不能管?死去多年的人,娘家兄弟尚且能说得上话,我这个大活人的兄弟还不能说话?难道我家外甥们就要任由你们搓圆捏扁不成?”

这话可算是真正惹恼了冯宝山和宋舅父,冯宝山黑着脸,二话不说就要揍人,却被裴融一把攥住手腕,轻轻摇头。

何氏的兄长始终占了个长辈的名头,再怎么无礼,只要他动手打了人,立刻就能变成他的不是。

冯宝山还在忍气呢,就听一声闷响,何氏的兄长扑倒在了地上。

喜欢澹春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