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她的腰往下按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轰!

轰!

轰!

滂沱大雨的密林之间,有惊雷之声阵阵响彻。

那是甲胄摩擦的声音,似是云后响雷,震散漫天云流!

一棵棵参天大树,都在不住的摇晃,地面上的积水,溅起三尺多高。

密密麻麻的甲胄士卒,连绵成天地一线的气势,于此时此刻,全面爆发,引得地动山摇!

密林之中,暴雨落下的积水,在踩踏间所形成的水浪,一浪高过一浪。

簌簌抖落的雨水,似是让天幕都笼罩一阵透明与黑白!

遥遥望去,旌旗于风雨中招展,兵戈如林,铁血杀伐的气势,澎湃而恐怖!

这是一支精炼的大军!

声势浩大,无与伦比。

方浪拄剑而立,扬着下巴,风雨拍打在他的脸上,冰冷之际,却是让他体内的血在不住的沸腾。

他隐约间还看到了策马奔腾而来的重甲骑兵!

仿佛排山倒海的气势,要压爆他方浪的胆,震碎他方浪的魂!

“李连城的手笔?”

方浪眸光深邃,嘴角噙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

他知道前来脉宗,定然会受到阻拦,可是李连城居然埋伏一支大军,等待着他,倒是让方浪有些出乎意料。

这手笔,足够大!

甚至,哪怕李连城叛出了大唐,加入阿思荦山的大军之中,起兵造反。

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调动这么一支军队。

显然,这支军队是阿思荦山的手笔。

阿思荦山打算借助三皇子之手,来除掉他方浪!

不让他方浪拔出藏于脉宗的第四把剑,莲死剑。

一旦这把剑拔出,生死轮回四剑就彻底的凑齐,轩辕太华很有可能回归。

阿思荦山既然造反,那大唐多出一位超脱境界的强者,影响是极其可怕的!

圣皇、姜武王再加上轩辕太华,这三位,是大唐的顶梁柱。

三人位超脱联手,哪怕有大道宗老祖赵太丰等超脱强者助阵,最终的结局,怕是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尽管阿思荦山知道大唐那张至高无上的铁律出了问题。

这代表着圣皇出了问题。

所以,阿思荦山才敢在这个时候造反。

可是,造反归造反,他不敢赌。

他不敢赌大唐第一剑仙是否能够回归。

他要做的,就是将这种不确定因素彻底的扼杀。

所以,他让李连城率领着大军来埋伏他方浪,欲要动用大军,彻底在脉宗之外,除掉他方浪!

“李连城……”

“皇子做到这份上,真是够愚蠢的。”

方浪呢喃。

雨,继续在下。

打在地上,黄泥混合着雨水,浑浊不堪。

方浪眺望着自密林中奔腾而来,声势浩大的千军万马,浑身热血沸腾。

他一踢拄在地上的黑曜剑,剑尖高高扬起,在雨幕中划过一个弧度,甩出一颗颗浑浊雨珠。

方浪斜握着黑曜剑,步履不急不缓的往前迈动。

他自微末中崛起,手持一剑,斩尽无尽风雨。

千军万马,又有何惧?

“任你千军万马……”

“自一剑,破之!”

……

……

脉宗之中。

一座高耸的高塔之巅,塔尖之上,一道人影伫立着。

身着金色衣袍,面容严肃。

咻!

虚空一阵扭曲。

一位身穿华服的雍容美妇自虚空中走出,正是脉宗副宗主,言可卿。

她看向了伫立塔顶之巅的人影,眸光之中闪烁过一抹复杂之色。

“王爷。”

言可卿恭敬道。

“在宗门之内,不要叫我王爷,叫我宗主。”

穿着蟒袍的男子,背负着手,平淡道。

“好的,王爷。”副宗主言可卿似乎有些倔强的回应。

那高冷的人影,顿时垮掉,瞥了美妇言可卿一眼,说道:“你这个女人,贼烦。”

“前几日赶来脉宗的那小丫头安顿好了?”

此人正是脉宗宗主,李正阳。

乃是皇亲国戚,圣皇最小的弟弟。

“安顿好了,倪雯这小丫头,当初拒绝我们脉宗的邀请,加入了剑蜀宗,剑蜀宗能给她什么啊,一个修剑的宗门,懂什么血脉之力。”

言可卿一念及此,还是很气呼呼。

“如今,倪雯这丫头一来咱们脉宗,我就帮她把血脉彻底的开发出来,现在,这丫头的修为实现飙升,直达四品,你看,多好!”

言可卿说道。

脉宗宗主李正阳摇了摇头,背负着手:“这妮子毕竟是我李家子弟惹出的种,听说他们娘两年轻时候吃尽苦头。”

“好好开发她的血脉,也算是我李家的报答了。”

“至于那个惹祸的家伙,我也已经给了他惩罚。”

“没有当爹的觉悟,就别去招惹人家姑娘。

他将她的腰往下按小说完整版

李正阳淡淡道。

言可卿认真的盯着李正阳,眼眸中的神色愈发的复杂。

李正阳干咳了一声:“本宗主刚得到长安来的传讯……”

他赶忙转移话题,才是让言可卿那复杂而哀怨的目光,逐渐的散去。

“长安的传讯?”

“嗯,姜灵珑那妮子得了裴贵妃一缕气机帮助,即将觉醒血脉,裴贵妃特意传讯来,让我们帮姜灵珑觉醒血脉。”

李正阳说道,他的眸光依旧远眺,撕裂无尽雨幕,望着脉宗外围一圈的密林。

言可卿闻言,不由微微色变:“武王的血脉么?”

一时间,言可卿竟是沉默了下来。

“当年武王和轩辕太华自妖阙入妖魔天下……轩辕太华失踪,而武王重伤归来,于王府之中,自封十数年。”

“武王出身平民,但天赋妖孽,一路披荆斩棘,最终踏足巅峰,成为大唐名将,杀敌无数,在妖阙中饮血百万……可武王毕竟是平民出身,本身……并无血脉。”

“而那一次,武王自封王府十年,其女姜灵珑却是诞生了新的血脉力量……”

言可卿说到这,深吸了一口气。

“在妖魔天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正阳背负着手,默然无声的观着漫天风雨。

“世人都以为,姜灵珑的血脉,是裴家的血脉,但是……姜灵珑真正的血脉之力,其实来自姜无神……”

“你以为如今的姜无神是什么实力?”

言可卿闻言,丰腴的身躯不住的震颤。

“王爷……你是说……”

“叫我宗主!”李正阳恼怒的瞥了言可卿一眼,这个女人,真烦!

“姜灵珑能来我们脉宗,自然也是得到了姜无神的首肯,否则,裴贵妃可无法送姜灵珑来咱们脉宗。”

“而姜无神愿意让姜灵珑觉醒血脉,那便说明……”

“他要对天下,摊牌了。”

李正阳的话语中,带着些许古怪,带着些许抑制的兴奋。

言可卿眼眸微微一缩。

“没错,姜无神……踏足超脱了。”

“至于如何超脱的……”

李正阳望着阴沉沉的天穹,徐徐吐出一口气,声音都变得有几分柔和。

“这是我,太华,还有姜无神之间……不能说的秘密。”

言可卿:“……”

美妇瞥了眼李正阳,眼眸中的哀怨,愈发的不加掩饰。

“咳咳……”

李正阳轻咳一声。

言可卿别过脑袋,悬浮在塔尖,眺望着暴雨雨幕的脉宗之外,辽阔密林。

“王爷,轩辕太华的弟子来取剑了……”

“不过,三皇子李连城布置了大军在外,我们要出手接引么?”

言可卿说道。

李正阳背负着手,身上的蟒袍猎猎。

“李连城……这个不堪重用的东西,脑子有坑,竟然跟阿思荦山混在一起……”

“阿思荦山一旦推翻了大唐,真以为会推举他李连城上位?愚蠢至极。”

李正阳淡淡道。

“不过,我们不用出手。”

言可卿闻言,不由一怔:“我们不出手?”

“此子名方浪是吧?的确有点风采,跟本王年轻时候很像,难怪会被太华收为弟子……”

言可卿瞥了李正阳一眼,你要点脸会死啊?

“不过,我们不用出手,此子不是要拔莲死剑么?”

“莲死剑,在太华生死轮回四把剑中,最为难拔,因为这是轩辕太华布置的最后一道锁,蕴含的死亡剑意,哪怕此子是轩辕太华的弟子,想要拔走此剑,也分外艰难。”

李正阳沉声说道。

“这是最后的考验,这是最后一战,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战。”

“轩辕太华,姜无神,乃至圣皇……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大唐即将迎来最重要的时刻。”

李正阳吐出一口浊气,随后周围的风雨开始扭曲:“本宗主去接姜丫头,她的血脉,只有本宗主才能激活。”

“老言,看好那小家伙,如果实在是要死了……还是出手吧。”

话语落下。

李正阳的身形消失无踪。

副宗主言可卿悬浮在空中,气的丰腴身躯在不住的颤抖,胸前高耸在不住的抖动。

李正阳你个狗男人!

你才老言,你全家都老言!

……

……

脉宗。

密室之内。

倪雯盘膝而坐,她的眉心,一缕金色的光芒在闪烁着,有金色的纹路,自眉心如树根一般盘踞开来,蔓延护身。

最后,纹路一点一点的回拢,汇聚于眉心,化作一枚金色的菱形晶体。

嗡……

倪雯的灵念强大了许多,波动之间,空气似乎都凝滞似的。

“血脉彻底复苏,我四品了……”

“应该面前跟上方浪的步伐了吧!”

倪雯攥起小拳头。

她似乎感觉到了方浪距离她很近。

她扭头看向了密室之外,隐约间,似是能够看到暴雨之中,千军万马如一道黑线,气势汹汹而来!

而狂风暴雨之中。

一席白衣的少年,似是自天地尽头开始俯冲,狂奔。

面对滔天巨浪,一往无前。

“方浪……”

密室内。

少女呢喃了一句。

喜欢绑定天才就变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