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放荡女闺蜜乱系列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化身为人族枯瘦老者形态的溟沌鲲,从这一方死寂星辰,突然冲向幽暗星空。

他远眺着千鸟界。

在千鸟界内部,虞渊对他而言,简直如火炬一般显眼。

即便只是本体真身,可随着虞渊阳神的突变,不论他人在何处,他的气血小天地,都能从阳神汲取最纯粹的血肉精能。

从他体内自然流露的血肉气息,被溟沌鲲给看着眼里,如化作一缕缕神秘血脉法则的直观体现。

同样从源血那里,斩获了少部分生命奇奥的溟沌鲲,在这方面太敏感了。

隔着一片灿然星海,他眼瞳深处的虞渊,仿佛都在熠熠发光。

“他,他……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溟沌鲲呆住了,明明就只是虞渊的一具本体真身,而非携带完整生命序列的阳神,可给他的感觉生命形态都有了质变。

本体已经如此,阳神该有多大的变化?

“这股气味,犹如当初刚刚从源血大陆离开,被赋予生命奥秘的老泰坦棘龙。”

深渊巨蜥也飞逝到溟沌鲲身旁,如他这般级别的悠古存在,也能嗅到远在千鸟界,从虞渊体内流逸出的能量。

“我们错过了很多啊。”

老蜥蜴有些懊悔,不该死盯着林道可和摄魂的战斗,而是该留在灰域,如纪凝霜那般陪同着虞渊,一同杀向深黯星域。

或许,他也能在深黯星域,如虞渊般有所收获。

“又不是阳神过来,也值得你俩大惊小怪?”

钟赤尘由于在源血大陆时,就见证了虞渊那具阳神和妖凤的恶战,所以对他这具相对弱了一截,也没太多血脉神奇的本体,没有太多的惊奇。

“阳神,阳神……该是突破了吧?”溟沌鲲喝道。

“他的阳神之躯,将常驻源血大陆的那条血色长河给吞没了。而且,似乎也炼化的差不多了。”钟赤尘回应。

溟沌鲲和老蜥蜴顿时沉默了。

“在深黯星域,他的那具阳神和妖凤一战过后,他阳神重伤落入源血大陆,此刻该是处于恢复状态。”

“不过呢,妖凤也受了伤,也血洒星空了。”

“因为受了伤,因为是在深黯星域,有那股极寒在,所以妖凤才打算转移战场。”

钟赤尘道出更多的内幕。

老蜥蜴和溟沌鲲愈发沉默。

好半响,深渊巨蜥才语气苦涩地说道:“以后的浩瀚星河,或许就是他虞渊的天下了。等他本体晋升至高,这世间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我俩,该是做出了明智的抉择。”溟沌鲲叹道。

旋即,两人一起看向钟赤尘。

钟赤尘愣了一下,“我们的小祖宗,还有希望吗?”

他口中的小祖宗,指的自然是那头幼小的泰坦棘龙,随着虞渊阳神的彻底蜕变,目前虞渊堪比当初刚斩获生命真谛的老棘龙。

他知道虞渊就是太阴,本体还没有晋升至高,还没有彻底觉醒。

虞渊的上升空间,往后的潜力,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在这种局势下,那头被他和龙颉视为希望,以为必将振兴龙族的小棘龙,当真有可能超越虞渊,再次成为鼎盛时期的泰坦棘龙?

钟赤尘忽然怀疑了起来。

……

千鸟界。

通过浩漭,还有灾惑魔渊的“星河渡口”,中转而来的虞渊,倏一在千鸟界现身,就瞧见激动不已的太虚,还有君宸和冯钟、蒋妙洁等人。

“虞渊!”

“你怎么也来了!”

“太始大人!”

众人纷纷打招呼。

更远处的商会高层,还有一些异族的九级长老,也立即围拢过来,不过都是向太始致意。

太始示意大家放轻松,随后抬头看了一下,界壁外那些如郁牧般的大剑仙。

“诸位,还帮林道可守着千鸟界呢?”

太始洒然笑着,轻轻一跺脚,一片灰黄色的细密纹络,瞬间遍布在大地各方。

嗤嗤!

一缕缕的剑意剑光,硬是被逼了出来,从一些山涧,从一座座宫殿,还有异族搭建的楼宇飞出。

剑光瞬间回到那些大剑仙的体内。

“从即可起,你们所有剑宗的修

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放荡女闺蜜乱系列

行者,除了纪仙子以外,都不准踏足千鸟界。”

说话间,太始竟已到了界壁外。

他的目光,从梵鹤卿、苏晴茉、郁牧这些大剑仙的脸上,一一地扫过。

唰!

擎天之剑忽然落入他手中。

握着这柄神剑,太始缅怀地说道:“老聂为你们剑宗做的事情最多,他为浩漭出了多少剑,你们还有人记得吗?他的死亡,你们应该多少清楚一点内幕,是韩邈远想要他死,所以他就死了。”

“当年,我被镇压在陨月禁地时,他是镇守者。”

“可陪伴我时间最久,和我交流最多的,也就是他了。因为他,我才没那么寂寞,也因为他,我才能知道浩漭一年年的变化。”

“只是我们和韩邈远的理念不同,因他和我交流较多,还有他和韩邈远对事情有不同的看法……”

“呵,韩邈远觉得他不听话,觉得他难以管教,觉得他有可能偏向我们。”

“他便死了。”

太始望着这个时代的剑宗大剑仙,“是谁规定的,韩邈远就一定是对的?”

几位大剑仙默不作声。

嗡嗡!

擎天之剑的剑魂,发出愤然的剑鸣,如在为曾经的主人叫屈。

嗡!嗡嗡嗡!

梵鹤卿、郁牧,还有苏晴茉、薛九等人的剑,剑魂仿佛也被触动了,也随之发出了嗡鸣声。

“看到了吗?你们的剑魂,有时候比你们更通情理。”太始眼中都是讥讽,“你们也都知道,当虞渊在浩漭御剑要破九天神宫阵时,有那么多剑在纷纷响应。为何?它们也在为聂擎天的死叫怨啊。”

“它们,很多是被老聂带回的剑窟,它们主人的尸骨,有不少是被老聂掩埋的。它们主人的仇恨,也可能是老聂报的。林道可不问世事,一生只知修剑,不能明辨是非,你们难道也一样?”

太始在千鸟界外,呵斥着那些大剑仙,说的那些人脸色难堪。

却没有人出言反驳。

……

“他可真是能说。”

冯钟在里头和虞渊挨着,扯着嘴角说道:“只可惜,剑宗的人大多都是死脑袋。太始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及林道可的一句话。林道可,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这家伙只要不败,太始说太多都没用。”

君宸立即点头赞同。

“虞渊!”

暗灵族的布里赛特,从临近的浮生界而来,他在界外犹豫了一下,便轰然坠落。

这时,他已顾不上林道可的禁制了。

“时空之龙传讯暗翼星域的翼族,说你们浩漭的妖凤,似乎要杀过去!我,已经用血脉秘术,尝试沟通我们的始祖,还有女皇陛下了。可是,这两位都没给我回讯,我很担心他们。”布里赛特很是焦虑。

虞渊眉头一皱。

呼!

他的躯身落入千鸟界的“星河渡口”,神念一动,在此方寻找对应绿荧界的坐标,试图短时间来往一回。

“咦!”

这一方先前被林道可,还有那些大剑仙守着的渡口,竟无法和绿荧界连通。

他将从深黯星域带过来的斩龙台取出,这件通天彻地的神器一落入手中,关于空间方面的奥秘,如一下子就变得活跃了。

条条七彩霞光流溢着,洒落在渡口,他想看看是否真是渡口出了问题。

他怀疑是林道可的剑力封禁了,让这座能连通各方的渡口,变得只能进不能出。

然而,仔细查探了一番,他发现这座“星河渡口”运转自如,还是可以和灾惑魔渊相互来往。

他如果要去灾惑魔渊,就和来时一样,能瞬间过去。

歧幽星域那里的渡口,和此地也能相互来往,别的一些空间坐标,也都能动用。

就绿荧界出现了问题。

“过不去?”

布里赛特也着急了,他匆忙落入千鸟界,也是存着以此座渡口,以最快速度赶往绿荧界,去面见暗灵族的始祖——新生的若寻神树,看看能不能帮上不死鸟女皇,再不行也转移翼族的强者。

以免,被妖凤的疯狂给波及,导致暗翼星域的彻底死亡。

“暗翼星域那边的空间规则,的确有了微妙的变化。但我不想深究,便没有仔细勘察。呵,我可不想那么快,再次去面对妖凤。”

钟赤尘飘然而至,还带上了深渊巨蜥和溟沌鲲。

溟沌鲲和深渊

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放荡女闺蜜乱系列

巨蜥这两头巨兽,再次面对虞渊的时候,忽然显得拘谨了一些。

尤其是和虞渊并不熟悉的深渊巨蜥,他原先还对泥洹神土存在着奢望,可这次虞渊刚刚在千鸟界现身,他就意识到,即使没有在灰域,虞渊的那具神奇阳神,恐怕也不是他能处理的了。

而灰域,还有深黯星域,他但凡敢现身过去,和虞渊有了冲突,他逃都逃不掉。

因此,他对泥洹神土的想法,渐渐地也就淡了许多。

“以你的判断,以那座凤凰神殿的速度,在星河内飞逝,抵达暗翼星域还要多久?”虞渊沉声道。

钟赤尘沉吟片刻,谨慎回答:“数日时间还是要的。”

“不死鸟女皇如今也很可怕,没那么容易落败。”老蜥蜴想了一下,又说道:“你们大可不必那么担心,因为我隐约感觉出,暗翼星域有深渊的力量潜藏着。”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