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湿 真紧 夹得我好爽 公么吃奶满足了我苏媚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林知命冲向了许镇平。

几乎是林知命脚下移动的瞬间,庞大的暗能量就从四面八方朝着林知命的身体压迫而去。

林知命的速度不可避免的变慢了,因为被许镇平操控的暗能量太多太多了,这些暗能量就好像未干的水泥一样包裹住林知命的身体,试图将林知命定在原地。

但是,林知命会被定在原地么?

答案是否定的,充能百分之七十多的可怕之处在这时候完全体现。

他的身体硬生生的将那些试图固定住他的暗能量撞开,整个人不断的往前进。

虽然他的速度变慢了许多,但是依旧达到了超级强者该有的速度。

这就是林知命目前的可怕之处,就算是暗能量也不能阻止他前进!

眨眼间林知命就已经来到了许镇平的身前。

林知命挥出一拳轰向了许镇平。

瞬间,许镇平的面前凝聚出了一面厚重的由暗能量构成的盾牌。

嗡!

一声闷响,林知命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盾牌上,直接将盾牌砸碎。

而就在林知命的拳头寸进之后,又一面盾牌出现了。

嗡!

又是一声闷响,林知命又将盾牌轰碎。

之后,嗡嗡嗡的声音不断响起。

林知命的拳头每寸进打碎一面盾牌,前进一点点之后就又会被新的盾牌挡住。

源源不断的盾牌不断的消耗着林知命拳头上的力量。

最终,林知命的拳头在距离许镇平的身体大概还有半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

那一面面的盾牌就好像是缓冲带一样,将林知命拳头上的力量全部消除。

林知命眼中闪过兴奋之色,另外一拳猛地往前一送。

这一拳的速度比上一拳更快,力量似乎也更大。

暗能量的盾牌又一次快速的被轰碎,林知命的拳头距离许镇平越来越近。

眼看着拳头就要落在许镇平身上的时候,许镇平身体骤然往后腾空而起,躲过了林知命的拳头,并且与林知命拉开了距离。

林知命眯着眼睛看着悬浮在空中的许镇平。

许镇平的身体被暗能量托举着,整个人就那么悬浮着,看起来就好像会飞一样。

与此同时,一把把锋利的由暗能量构成的短刀在许镇平的身前凝聚。

“是不是很惊讶?”许镇平笑着对林知命说道。

“真特么惊讶。”林知命说道。

一个人能飞,这对于任何其他人来说绝对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不过林知命的惊讶却是假的,因为他在知道许镇平三重觉醒感知之后就知道许镇平有可能会飞,而且,飞这种事情他也会,所以没什么好惊讶的。

“让你惊讶的事情还有很多。”许镇平说着,将手往林知命那一指。

那一把把暗能量构成的短刀朝着林知命呼啸而去。

林知命双手交叉,挡在身前。

砰砰砰!

一把把暗能量短刀重重的撞击在了林知命的双手之上,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声响。

这些足以将坦克装甲打穿的短刀,将林知命手上的衣服刺出了一个个洞,将林知命的手臂打出一个个红色的点。

看到这一幕,许镇平多少有些惊讶于林知命身体的强度。

就在这时,林知命突然加速冲向了他。

许镇平一方面控制暗能量镇压林知命,一方面则是不断的利用阿能了制造出武器进攻林知命。

林知命的身体不断的被暗能量轰击,发出一阵阵低沉的闷响声。

就算如此,林知命还是轻易的冲到了许镇平身前,然后高高跃起朝着许镇平攻去。

不过,开启了飞行能力的许镇平显然不会给林知命轻易近身的机会,他的身形一转,直接飞向了房子的另外一头。

在于林知命拉开距离之后,许镇平依旧操控着暗能量对林知命发动进攻。

“难怪泰坦族当年要研发出骸刀跟骇盾,如果没有这两样东西,打能够控制暗能量的普罗托斯族,真特么能被放风筝放死。”林知命心里暗道。

眼下的局势对他而言非常不利,许镇平此时就像是一个法师一样,利用能飞的特点保持着与他的距离不让他接近,然后再利用暗能量对他进行攻击,而他作为一个纯肉的战士,在无法靠近对方的情况下只能被暗能量不断的消耗,最终被活活拖死。

这许镇平不仅实力强大,而且战斗的经验似乎还非常充足,知道打纯肉的战士就必须放风筝。

林知命倒是有针对这种战斗方式非常好用的武器骸刀,不过一旦拿出骸刀,那许镇平必然一眼就能认出他就是林知命。

这一次林知命跟生命之树的人来进攻光明会总部,一个为了消耗生命之树,一个则是为了探许镇平的底子,他并不打算干掉许镇平,因为两人之间并没有需要见生死的仇怨,而且他也不想搞僵他跟许镇平的关系,毕竟他还有用的到许镇平的地方,所以他必须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以山田君的身份来探许镇平的底。

可如果不能用骸刀跟骇盾,那面对着一直远程进攻的许镇平,他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战斗一直在进行着。

林知命不断的被消耗,而许镇平则是不断的在房间内游走,与林知命始终保持着至少十米的距离。

好在林知命的身体强度足够高,所以始终没有受伤。

不过,他的身体强度虽然强,但是脸上的人皮面具强度可不强。

随着战斗的进行,林知命发现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竟然有了脱落的迹象。

“该死的!”林知命恼怒的咒骂了一句,他可不想在这里暴露自己的身份,可现在人皮面具有了脱落的迹象,如果到时候脱落了,那自己的身份还是不可避免的会暴露。

所以,为了确保身份不被暴露,他必须得尽快的离开这里。

“只能离开了!”林知命一边想着,一边开始计划撤退。

就在这时,许镇平看到敖自己进攻始终无法突破林知命的防御的时候,忍不住赞叹道,“你应该是有史以来身体强度最高的地球人了。”

这简单的一声赞叹,看似稀疏平常,但是却让林知命脑海中猛然响起一道惊雷。

你应该是有史以来身体强度最高的地球人了?

这句话看着普通,但是你仔细的品一下。

有谁会在说到一个人厉害的时候,用上地球人三个字?

正常人如果来说这句话,那应该是:你应该是有史以来身体强度最高的人,或者你应该是有史以来身体强度最高的人类。

为什么你还要特地加个地球两个字??

林知命眼中闪过阵阵异彩。

此时的他,心里已经有了某些猜测。

而这样的猜测让他放弃了撤退的想法,甚至于已经做好了暴露自己的准备。

下一刻,林知命突然猛地暴起,全力冲向了许镇平。

许镇平依旧如同之前一样以暗能量对林知命进行压迫。

不过这一次,林知命爆发出了全部的实力,比之前更加轻易的突破了暗能量的禁锢,在更短的时间内来到

宝贝真湿 真紧 夹得我好爽 公么吃奶满足了我苏媚

了许镇平的面前。

许镇平被林知命的速度给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要马上与林知命拉开距离已经做不到了,所以他跟之前一样凝聚出了一面面的盾牌来阻止林知命的攻击,等林知命攻击盾牌的时候,他再利用那一点点的时间来移动自己的身体,将自己与林知命的距离重新拉开。

这是非常常规的操作,之前许镇平就已经用过了。

不过,就在林知命的拳头触碰到那一面面盾牌的时候。

忽然,一把白色的刀出现在了林知命的手上。

这刀刀身长一米左右,他一出现,就轻而易举的将盾牌切碎了。

暗能量构成的盾牌在这一把刀面前就好像是纸糊的一样。

看到刀,许镇平大吃一惊,因为他对这把刀并不陌生。

来不及多想,刀已经砍到了许镇平的身前。

眼看着就要砍在许镇平身上,许镇平大脑狂转,身体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往后飞了出去。

还好!

许镇平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没有被刀砍中。

不过,他这一口气还没完全松出来,那把劈空了的刀却忽然猛地变长了!

刀身几乎是在瞬间就从一米变成两米,从两米变成三米…

许镇平后退的速度很快,但是在退出林知命的攻击范围之后他就放缓了速度,因为他认定林知命已经伤不到他了,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林知命手中的刀竟然还能变长。

瞬间,变长的刀直直的插入了他的肩膀,从肩膀前端进入,再从后背处透出。

砰!

一声闷响。

穿透许镇平的刀直接刺在了墙上。

许镇平的身体就这样被挂在了骸刀上。

许镇平脸色凝重的看着林知命。

林知命站在原地,同样看着许镇平。

“你是林知命。”许镇平缓慢的开口说道。

林知命知道瞒不住了,索性将脸上的面具给扯了下来。

属于他的清晰的面容,就这样出现在了许镇平的面前。

“林知命,你…让我很失望。”许镇平冷冷的看着林知命说道。

喜欢霸婿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