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比一下深 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原初之塔,深夜。

因为终日被血脓之雾笼罩,博瑞迪姆实际上是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的,所谓“天色”仅仅是负责运转城市的使徒们每过差不多十小时调整一次雾气浓度,便于管理。

散发着强烈魔法气息的浓雾将整个城市化作了黑灰色的海洋,错落有致的建筑仿佛一片片孤岛,忽闪忽灭的灯火映照着海面下的世界。

穿梭在雾海中的马车缓缓在台阶前停靠,一身精致长袍的奥古斯特迈步走下马车,领着已经来过好几次的安森顺阶而上,向大门走去。

比平时更加浓烈的雾气令安森微微蹙眉,那种夹杂着更高层次,能够直接窥探自己内心的力量笼罩着自己,要拼命克制内心本能的恐惧,才不至于失去身体的控制权。

“不要隐匿。”

走在前面的奥古斯特头也不回的轻声道,只是稍微放慢了脚步:“展开你的施法范围,扭曲周围的自然法则,血脓之雾就无法影响到你了。”

“扭曲自然法则?”

安森忍不住挑了下眉毛,这种咒法师的基本功他当然明白,但前提是释放魔法的时候——难道自己要用【升腾之火】把周围的浓雾全烧了,还是用【烟娱家】把自己包裹起来?

“这并不需要使用魔法。”似乎是觉察到了安森的疑问,奥古斯特继续小声道:“将施法范围展开,然后按照你心中的意愿扭曲这片领域就可以了。”

“让一切如心中所愿,令世界变成你心中的模样——这就是咒魔法诞生的理由。”

变成自己心中的模样…安森在心底重复着这句话,轻轻“啪!”打了个响指张开施法范围,同时想象着一道淡淡的隔膜挡住周围的血脓之雾,但可以让空气中的其它气体流通。

片刻之后,原本无比难受的感觉渐渐消失,身体恢复了正常。

奥古斯特终于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略有些诧异的安森,微微颔首:“很不错。”

“能够完成这一步,证明你的咒魔法途径已经达到了一个峰值,距离图托儿已经非常近了;只是进步的太快,对自己进化的结果还不太清楚而已。”

“不用担心,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倒不如说所有咒魔法一系的进化者都有无法确认自己目前阶段的问题,导致实力忽高忽低,只有在成为图托儿之后才能稳定下来。”

而那就是自己来到博瑞迪姆的理由…安森心中一动,脑海中回荡着某些快要被自己遗忘的记忆。

没错,自己的确曾经非常坦诚的告诉过塔莉娅,希望称为一名亵渎法师——虽然已经是快一年前的事情了。

对于新世界的危险程度,安森并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因为整整一年都没有遭遇危险,加上还有塔莉娅与卢恩家族在背后“保底”,导致自己松懈了不少,以至于守墓人找上门来时,甚至连像样的计划都没有,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当然,就算提前有准备大概也没多少意义,自己有多少实力他还是清楚的——讨伐诺露拉的战斗如果没有塔莉娅与芙莱娅暗中保护,结果多半是死定了。

所以塔莉娅费尽周折,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亵渎法师?

如果是刚刚醒来就得到这个信息,安森大概真的会这么认为,但显然情况远比这要复杂得多;不谈其它,仅仅“血脉之力”的情报就已经足以震撼。

假如一切都像奥古斯特推演的那样,天赋者的成长潜力恐怕要远远超越施法者,几乎有着无限的可能。

事实上在某位海骑士天赋者身上就已经“初见端倪”…无比全面的身体强化,明显源自血魔法途径,而操纵水汽的能力大概率来自咒魔法途径,毫不矛盾的在一个人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结合。

这不是“多途径魔法融合”,还有什么算“融合”——论适应性,比守墓人那种天生自带缺陷的多途径强了不知道几个层次。

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猜测,但并不妨碍安森故作紧张,跟在奥古斯特身侧向原初之塔大门走去。

随着不断靠近,周围的雾气愈来愈淡,待到来到恢宏的大门正下方,两人已经走出雾海,只剩下不见天日的黑暗。

一身长袍的守墓人双手交叉着站在大门下,在看到二人的身影后便微微颔首,转身向大厅内走去。

进入大厅,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只能隐约听见守墓人的脚步声;或许是因为张开了施法范围的缘故,安森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甚至能通过自己,奥古斯特和守墓人产生的回声,靠咒法师超绝的距离感判断出周围的大致样貌。

他不敢展开“异能”…虽然并没有任何理由,但就是有种莫名的恐慌,提醒自己的理智千万别这么做,否则会有非常恐怖的事情发生。

脚步声在前方停下,安森和奥古斯特也同时在对方十步之外的距离停了下来,冰冷的话语声随即在空气中响起:

“很高兴二位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但愿三真神的赐福庇佑着你们顺利通过试炼,直至成为通晓神谕之人。”

也就是使徒…安森在心底默念道。

“如二位所知,博瑞迪姆的等级总共有五个,同样也就意味着有五层试炼,每通过一层试炼,就能获得相应的特权;而在参加试炼前则还有一个选拔环节,确保参加者是真正最虔诚的信徒。”

守墓人微微一顿,声音比刚开始时变得空灵了些:“当然,二位是得到了真神特权的存在,不再需要繁琐的甄选过程,就可以直接参加试炼。”

“按照规则,二位将分别以各自所掌握的途径开始首试炼,只需在心中默念‘开始’,我将为你们打开前往相应空间的入口;每当通过试炼既可进入下一轮,直至通过全部试炼为止;中途可以暂停,但将被视为放弃。”

“奥古斯特,作为图托儿,您将享有任意选择进入三层以下任何一场试炼的特权。”守墓人略显温和道:

“并且只要通过第三层试炼,原初之塔将授予您自由离开,并在未来任意时间加入试炼的机会。”

“没有那个必要。”奥古斯特微笑着拒绝道:

“既然是试炼,自然应该按规则进行——我愿意从最第一层开始,中途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会离开。”

“我欣赏您不畏困难的勇气,也尊重您恪守规则的行为方式。”守墓人赞叹道:

“愿未来的神谕者之中,能有您的一席之地。”

话音落下,守墓人的气息在大厅内渐渐散去,没了踪影。

漆黑的大厅内,只剩下两个人轻微的呼吸和心跳声。

“嗯,看起来我们暂时要在这里分开了。”奥古斯特耸耸肩,侧目笑道:

“原本还以为我们能一起参加试炼,想办法帮你制造晋升图托儿的机会呢,看起来是没这个机会了。”

“倒也不一定,试炼有五层,我们早晚还是会见面的。”安森故作随意道:

“当然,或许我运气真的足够好,等下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晋升成功了。”

“嗯,我觉得非常有可能。”

奥古斯特点点头,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认真道:“你已经具备了晋升的全部先决条件,只是成长得过于迅速导致无法理解自己所掌握的力量;这意味着一旦内心通透,了解自己最根本的地方,使徒或许还过于遥远但图托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是非常艰难的一步,用分水岭或者天堑来形容毫不为过;但当真正跨越之后你就会明白,它仍然只是个开始…却是全新的开始。”

“作为普通的人类和独特的存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你会拥有更多的情感,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喜怒哀乐,对世界也将有完全不同的见解和观点;你所想,所做的一切,都将大有不同。”

“但究竟是否跨过去,选择权仍然在你。”奥古斯特轻声道,目光关切的注视着安森:

“我希望你不要被未知所带来的吸引力迷惑,认真思考这么做的代价与后果,做出负责人的决定,而非被情感冲昏头脑。”

奥古斯特的表情很严肃,甚至还带着几分紧张,仿佛是在替安森担心他一时冲动做出错误的决定似的。

强烈到几乎快直接写在脸上的情绪让安森有些莫名,虽然自己和在这个时空和奥古斯特貌似是好友,但也不至于说到这种地步吧?

诧异的安森迟疑了阵,然后微微颔首:

“我明白了。”

“但愿如此。”奥古斯特略带感慨的叹了口气,不过紧接着便恢复了原本温和的表情:

“还有其它的问题吗,我们接下来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嗯,还真有一个。”

“是什么?”

“莉莎。”

安森突然道,目光死死地锁定着奥古斯特的表情:“卢恩告诉我,莉莎几年前就病死了…是怎么回事?”

这是个非常危险的问题,一个弄不好甚至有可能让奥古斯特成为自己的敌人;但这同样是个无比关键的问题,直接联系到自己究竟是在某个平行时空,还是数千年以前,和未来仍然是有联系的。

为了确认这一点,安森决定稍微冒冒风险。

面对安森轻描淡写似的询问,沉默了一小会儿的奥古斯特,十分坦然的笑了笑:

“如果我告诉你,莉莎还活着…你愿意相信吗?”

安森没有给出回应,继续等待着答案。

“其实…以你那敏锐的洞察力,如果不是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应该是可以觉察到的。”奥古斯特叹息着:

“比如说,为什么只用了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我就找到了血脉之承炼金室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没能发现的突破方向?”

“因为我比卢恩更聪明吗?或许吧,或许他是这么认为的,但我不认为我们两人的差距会大到那种地步,他对血魔法的理解确实很僵化死板,但也不至于那么久都毫无建树。”

“答案很简单,为了某些原因,我愿意越过一些边界,放弃部分底线,而他不会。”奥古斯特轻声道,祖母绿色的眸子凝视着安森:

“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呢?”

沉默的安森,用力抽动了下喉咙。

“莉莎她还活着,但不是以卢恩他们所认为的方式;她还会迎来新生,但应该不会是现在。”

“不过假设三真神庇佑,让我的假设有部分可操作的空间,莉莎…会以全新的姿态回到这个世界上,安全的,自由的,享受她所拥有的生命。”

“我、我希望我是正确的,

一下比一下深 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为了她能够自由自在的活着,让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你觉得呢,安森,

一下比一下深 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你觉得…我会成功吗?”

仿佛是在闲聊一样,奥古斯特温和的开口询问道。

“也许会的。”

深吸口气,安森也同样轻描淡写的回应着对方:“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但她仍然可以有机会享受她的人生,自由的,安全的。”

“无论如何人,都无法轻易伤害到她。”

“谢谢。”

奥古斯特点点头,不再说什么,默默地朝黑暗中走去。

停留在原地的安森注视着他的背影,在心底默默念了一声“开始”,随即闭上了双眼。

待到再次睁开眼睛时,面前出现了一扇正泛着浓雾的大门;流动的紫色雾气正从满是到倒刺和狰狞塑像的铁皮门缝间溢出,将周围的环境也变成与它类似的材质和形状。

迈步上前的安森用右手摁住门把手,藏在身后的左手则握住了腰间的“匕首”左轮;再三确认自己做好了各种应对突发状况的预案后,推门而入。

门内是一个略显空旷,石砌而成的半圆形楼梯大厅,走进来的安森正对着大厅前方的演讲台,隐隐约约能看到一扇和自己身后完全相同的大门。

就在他准备先观察下周围环境的时候,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

“嗯,怎么这么快就又有新人,考核速度变快了?”

“还是说…又有哪个不符合使徒们心意的倒霉蛋,被守墓人抓过来送死?哈哈哈哈哈……”

喜欢我必将加冕为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