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我想C到你站不起来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需要多久,才能摧毁那小系统?’坐在车里,段风忽然问。

主系统:‘野生系统,不算啥,很好对付,主要是创造它的大能。摸不清深浅,暂时别打草惊蛇!我准备,悄无声息,夺取核心数据,掌握枢纽,使它为我们所用。却还存在着,要半年左右时间。’

‘那好,先把这道小系统,控制住。等以后,本体脱困,再对付这个,盗版系统之人。’段风点点头。

还问:‘若其他任务者,碰见野生系统,出手抓,不还是打草惊蛇?’

‘没事,我已经在任务者公告中写明,凡遇到野生系统,必须上报,不得私自出手。到时候,我会研制一道大管家子系统,专门管理任务者,还有小系统。奖励、惩罚什么的,由这道子系统完成就好啦。

报上来以后,子系统,便会出手,对付那些野生小系统,一道子系统足够。

到时候,就像我一样,掌握枢纽,不会被大能察觉。此人,虽说仿制小系统,但,还是很低级,绝对没可能,轻易晋升子系统。

放心吧,~~~。’主系统说道。

‘这就好。’段风松了一口气。

‘~~~’主系统。

没吭声了,自闭。

它忙于工作。

开始对付。

小系统。

回家。

段风道:“我联系了律师,将我名下,百分之十一的股权,转给你,这样,面对董事会的老家伙,你也不用低一头。”

“谢谢!”吴月月说。

“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个。”段风笑道。

吴月月又问:“你那个前妻,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再婚了?莫非有什么变化?”

“随便她,咱们过自己的小日子。”段风淡淡道。

“嗯!”吴月月应声。

她坐下来,给段风,读了一段诗歌。下午的时候,律师登门,转让股权。

公证协议。

另外,段风发话:“明天,召开董事会。”

“你要,~~~。”吴月月皱眉。

段风:“既然重生,在我身体还没出问题之前,必须把一切,铺排妥当。别担心,有我呢。”

“是!”吴月月乖巧应声。

翌日。

董事会。

段风出席,道:“跟各位,说一件事情。我已经跟吴月月,领取结婚证。并,转让百分之十一的股权在她名下。作为股东,我的妻子。

她的工作表现,还有能力,你们也是看在眼里的。

所以,我宣布!

她将晋升为副总裁。

希望各位,精诚合作,帮着吴副总一起,把公司,做的更好———。”

“明白了。”

“董事长放心。”

“恭喜两位。”

“好事呀。”

董事们,连忙堆笑。

说了一大堆,客套话。

场面话说完啦。段风让吴月月,上来讲话,她也说了几句,也是场面话。让所有董事放心,自己一定会小心谨慎,当好公司的掌舵人,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大家讨论云云。还说,公司发展,离不开大家,共同努力。各位董事,自是附和。颇有微词,对吴月月升职,有所不满的,也不能当着段风,说出来呀。

讲完话,段风和吴月月。

回家。

嗡——!

他用电脑,凭自己的黑客技术,加固公司的防火墙,还在数据库,‘小细节’处,做了调整。穆黎是任务者,还有小系统,肯定不好对付。说不定,有啥手段。攻击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很可能发生。

既要让自己,一无所有。

考验真爱。

针对公司出手,是最直接的。

然而,~~~。

段风有主系统。

黑客等级高。

所以不怕。

果然,这件事刚做好。

就传来其对话。

‘怎么回事?’穆黎。

小系统:‘有点麻烦。’

‘咋了?’穆黎皱眉问。

小系统:‘你让我渗透这家公司,掌握其机密,但是,它的防火墙,设置非常严密。几乎超出小世界科技水平。’

‘也就是做不到?’穆黎。

小系统:‘需要半年多时间。’

‘那就加快速度。找到他公司的漏洞,更轻松。不然的话,我就只能,利用绝对实力对付他了。本来想,双管齐下的。’穆黎。

‘放心,你先用正常办法,对付他。半年后,我就可以,突破防火墙限制,窃取机密。这么大一家公司,防范这么严,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事。’小系统。

‘好吧,我先出手,等你半年后,给他致命一击。’穆黎无情的冷笑道。

‘是!’小系统。

这对儿搭档,出手啦。

段风:“看来,这种野生小系统,能力还是不行。没用主系统,只是我的黑客水平,设置防火墙,它居然要用半年多,才能破解~~~”

主系统没说话。

“爸!你疯了?真的疯了!这个贱。女人,有什么好的?让你五迷三道,言听计从。”

“我说过,这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不商量一下,就结婚。还转让股权,你有没有把我…,当你的亲生女儿。老爸,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清醒一点吧。这个女人是骗你的。”

“让她滚~~~。”

刘佳佳跑来,大吵大闹。

“没教养!没规矩!

我是你爸,是长辈,凭什么听你的?你可见过,哪个家庭,老爸听女儿命令。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段风道。

“我不是小孩子。”刘佳佳怒道。

段风:“这句话,等你把自己的事做好,才有资格说。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学校里的表现?逃课,挂科,跑出去赛车、蹦迪?从今天开始,你的零花钱,每个月一千五百块,等你改掉这些坏毛病。。补考通过,学习成绩上去。才可以提要求。”

“爸,你怎么这样。”刘佳佳委屈的哭。

“你就是被保护的太好,没吃过苦,没见过人心险恶。”段风无情道。

刘佳佳留下一个,你很让我失望的眼神。

捂着脸,扭身而跑。

“这样对她,是不是太苛刻了?她也是,被利用的。”吴月月说道。

“没关系,我有分寸。”段风笑道。

“嗯!”吴月月点头。

接下来,就是跟第二世,差不多。

生活之中,照搬过来。

吴月月陪着,到医院检查,在家修养,练《五禽戏》、《青帝诀》。还读诗歌,名著。两人像是热恋的情侣,浪漫约会,一切美好的东西。

段风都给了她。

平平淡淡。

是幸福。

刘佳佳呢,没了零花钱,但是,这回她没有妥协,而是找前妻要:“妈?我没钱了,你给我转点。”

“你爸不给你零花钱?”穆黎。

刘佳佳:“那黑了心的野。蹄。子,不知吹了什么枕边风,老爸连我都不管啦。呜呜呜!”

她好委屈。

“他不管,我管。给你转两万。”穆黎不以为然。

刘佳佳:“还是亲妈好,妈,你说我爸怎么这样?”

“人家可能是真爱。哈哈,有了后妈就有后爹,不正常吗?”穆黎嗤笑。

真爱?

她倒要试试。

感情多深。

‘~~~’刘佳佳。

伤心!

委屈!

难过!

无助!

哭唧唧,苦巴巴,倒苦水。

‘~~~’穆黎。

死丫头,聒噪。

烦不烦呀。

赶紧找个借口,挂电话,转了两万块钱。她倒不心疼,用点钱拉拢刘佳佳。

蛮划算。

‘~~,怎么感觉?

老妈也烦我。’刘佳佳。

想哭,想喊。想流泪。

但,她这边,段风没咋理。

突然有一天,吴月月汇报:“新城集团、、还有与其合作的,几个大公司,不知为什么,突然发疯,朝我们出手。从商业合作的角度,各方面打压咱们。”

“情况如何?”段风问。

“不乐观。”吴月月担心。

段风淡定道:“新城集团少总裁,是她再婚的丈夫,这是冲着公司来的。”

“她有这个力道。”吴月月无语。

大公司,一个集团的决策,能被一个女人左右。

“或许,她有我们看不到的魅力。”段风摇头。

“那,其他几家公司呢?”吴月月忙问。

段风道:“我已经派人调查,那几家公司的老总,多少,也和她有些关系。新城集团少总裁,一清二楚。那些男人,彼此之间,也明白。甘当绿叶,怪谁了?”

‘~~~,那怎么办?’吴月月问。

“这些男人,还有公司,是她的利器,那就打掉他们。”段风自信道。

吴月月皱眉:“具体怎么做?”

“你按我的安排,~~~。”段风手把手教。

对这个女孩儿,他愿意多给点,耐心。

而后,在公司面临危机,董事会质疑的情况下,刚上任的吴副总,就表现出,雷厉风行,干练果断的作风,工作中,提拔年轻人,招纳人才,稳扎稳打,放弃一些可有可无,却又占用资金的大小项目。力排众议,把这些资金,拿出来,开发一款新产品,是高端的,芯片软件。他们公司,就是做软件的,新城集团,那几家‘公司’。

也差不多。

很类似。

原本,~~。

就是竞争对手。

这样的竞争,技术革新,还有软件,是非常重要的。而这款芯片,是段风自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我想C到你站不起来

己,编写的程序和资料,只要吴月月,将之落实就好啦。

表面看起来。

段风这边,落在下风。

甚至,已经开始放弃别的项目,抽调资金。

像是撑不下去一样。

这让新城集团,还有那几家同行业,大公司,沾沾自喜。其实,他们打压,竞争的做法,就是人多胆儿大,蚂蚁吞象。我跟你打价格战。

宁可少赚钱。

压缩利润。

也让你的存货,卖不出去。

那消费者很聪明呀。

一样的产品,人家各种优惠,打折,促销,当然多买啦。导致段风这边,产品销量下降。库存积压,生产的工厂那边,开始抱怨连连。

还有记者采访,询问是不是资金出现问题云云。

这就让股价下跌。

那几家公司,还有新城,这种做法,其实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毕竟,做促销,打折扣。

还有宣传什么的。

是要花钱的。

而且,~~~。

还没利润。

这等于是恶意竞争,一般情况下,不是你死我活,深仇大恨,没人会这么拼。

可谁让,~~~。

穆黎魅力光环。

开的大呢?

赌上身价,也要耗死段风的公司。

真正见到效果后,他们也比较兴奋,如果能击垮段风的公司,这块大蛋糕,就会各家,瓜分吞下。所有的损失,也能弥补回来。连续几个月,穆黎就周旋于几个男人之间,凭着魅力,让他们言听计从。

公司和董事会,有反对的声音。

认为这样干,有些不地道呀。

彼此之间,竞争太过了,会出乱子。

然而,~~~。

根本不听。

还当着所有高层,将那几个,老成持重的股东,狠狠骂了一顿:“机会就在眼前,你让我放弃?况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开弓没有回头箭!

你老了,胆儿小了。但,公司要开拓进取,你若看不得公司好,就回家去,等着年年分红。

别来碍事~~~。”

这话说的,好不客气。

就差指着鼻子骂啦。

倚老卖老!

“你!”那几个高层。

气的差点犯病,转身走。

这年头,谁还没脾气?

还有一些人才,研发芯片的团队,被老板压榨太厉害,基本不给休息。

虽说,加班费。

给的丰厚。

可,小命也重要哇。而且,他们也是有尊严的,被穆黎这个女人,颐指气使,动辄呵斥,心中能高兴?

有人,委婉的提出意见。

可惜,没用。

这些情况,还在发酵。

段风公司这边。

股价缩水。

少数董事,开始慌了。

新闻满天飞。

‘~~~’股民。

有人以低价,抛售股票。

段风则出资收购。

短短三个月。

他手中的股权,再度恢复到了五十一。

加上吴月月,他们夫妻俩,股权百分之六十二。

只有一些大股东,沉得住气,举棋不定。没下定决心,实际上也是舍不得。但他们,对公司现状,没有办法,就给吴月月,施加压力。

想让段风出山,主持大局。

“无需担心,吴副总有分寸的。”段风淡淡道。

‘~~~’董事们。

就她?有个鬼分寸。

董事长,你还真自信。

啧啧!

又有些人,抛售股份。

段风手中的股票。

就从百分之五十一,增加到百分之五十二,五十三,五十五、、~~~。

当穆黎,暗暗得意。

等着段风去求她。

好让段风,在公司、吴月月之间,选择一个,考验真爱的节骨眼儿。

吴月月!

召开新闻发布会,当着所有媒体,以及同行,表示,自家公司,研发出来了,一款新的芯片产品。不仅压缩成本,效果,功能,还比别家公司好。

完全是领先的。

做这行,~~~。

拼的是人才。

靠的是技术。

新产品。

当众演示,从数据来看,果然比新城、、等公司,及自家以前的‘产品’好。

而且,定价便宜。

物美价廉!

‘~~~’穆黎。

新城:‘~~~’

‘~~~’董事。

不会吧,这是。

绝地反击?

吴月月说到做到,雷厉风行,迅速投入生产,而后,大批量的抢占市场份额。

消费者,顿时对新城、、等几家公司。

有所不满。

嚷嚷着要退货。

不给退,就自发在网。络,各种诋毁,说新城、、等公司的产品,是骗人的。

一点都不好用。

让大家别买云云。

抵制。

狠狠的抵制。

产品销量很好,段风公司这边,不仅起死回生,还成功瘦身,砍掉不必要的麻烦。就连董事会中,一些人,话语权也低啦,说酸话。

没卵用!

吴月月大力提拔人才,让研发芯片的年轻人,踏足高层。

而那些,被挖走。

或消极怠工的。

墙头草,~~~。

统统剔除。

大换血。

公司焕然一新,带着新的芯片技术,换了一批,年轻人,扬帆起航。

‘我们,真的老了?’没卖股权的董事,摇头叹道。

现在,他们也知道啦。

是段风在收购股份。

这对儿夫妻,早就~~。

算计好了。

后悔,为时已晚。

有些心灰意冷。

干脆回家。

不斗了。

反正,~~。

手中的股份,又值钱啦,足够他们过得很好。

董事会,彻底没了反对声音。

吴月月说一不二。

在段风指点下。

开始反击。

针对新城、、等几家公司,来而不往非礼也。该我出手了,对吧?哈哈。

‘~~~’新城。

穆黎:‘~~~’

受打压,被动。

之前,三个多月,做促销,宣传,打折扣,他们就损失惨重,本指望着,段风这边垮台,好吃肉,瓜分而起。没想到,吴月月好狠,这突然反击。

没来得及回血的他们,顿时上气不接下气,资金链,已经开始断裂。

只能想办法,拆借资金。

然而,~~~。

银行也不给你贷款啦。

正如前段时间,段风公司,贷不到款一样。如日中天的公司,银行是希望你来贷款的,贷的越多越好。而明显走下坡路,股价暴跌的公司,哪家银行,敢给你贷款?

怕收不回来呀。

这也很正常。

商场,便是如此。

无戈矛相向。

却也残酷。

找合作伙伴借钱,人家躲远远的。

无奈,只能开始卖一些子公司,工厂。还是价格很低,用这笔资金,堵窟窿。完了后,再逼迫…技术部,研发芯片,希望研究出,比段风这边还高级的芯片。

说白啦,这行,就是靠技术。

‘系统,你说怎么办?’穆黎。

小系统:‘宿主,可以用积分,购买芯片技术。但是,比较贵。会花掉你大半积分。’

‘我可以放弃这个任务吗?’穆黎问。

如果,付出代价大,完全没必要继续。

不合算啦。

‘~~~,不可以。契约成立,完不成任务,宿主将受到严厉的惩罚。’小系统道。

‘~~~,那买吧。’穆黎。

很肉疼,大笔积分没啦。

这可是她辛辛苦苦攒的。

呜呜!

穆黎给出一款,比段风这边,还先进的芯片技术。新城和那几家公司,顿时大喜。

同时,对穆黎。

更殷勤啦。

几家公司合力,斥巨资,开发这款芯片,几乎是抽调了,所有资金。

孤注一掷。

也要学段风这边,绝地反击。

两个月后。

芯片研发成功。

却在他们摩拳擦掌,召开新闻发布会当日,吴月月同时召开发布会,宣布,公司产品升级。升级版的,比之前那一版本,更好,更厉害,效果也佳。就是,价格稍微贵点。当然,之前的低配版,也在生产。有一款,低档产品,有一款,高档产品,适合更多消费人群。

当场展示,效果极佳。

而这一款,技术水平,超出穆黎的芯片亿点点多。

‘~~~’新城。

穆黎:‘~~~’

吴月月的升级版,一经推出。

他们的芯片,失去竞争力。

更多市场份额,被占据。

加上,他们已经,投入了全部资金,结果研发出来的,居然是‘废物’。顿时又损失一波。

血槽都快空了。

欲哭无泪呀。

更多股东卖股票。

只有出手更多工厂,好的项目,甚至不动产,商铺、楼盘,地皮什么的。

来解燃眉之急。

可这些,~~~。

根本不解决实际问题。

生产不出好的产品,投入再多资金,也是白给。几家公司,在填‘无底洞’。

期待穆黎,拿出更好的芯片。

‘~~~,系统,有没有?’穆黎问。

小系统:‘宿主,你的积分不够。’

‘~~~’穆黎。

表示,没办法。

又是几个月。

新城、、等几家公司,强制破产,公司倒闭。不少人才,被吴月月挖来。

壮大集团。

还有一些,其他公司,落井下石。

吴月月、段风。

大赚一笔。

盆满钵满。

‘攻克防火墙了吗?’

穆黎有些焦急,问道。

这次任务,一点也不顺利。

却在这时,系统对她的态度,冷淡起来:‘宿主,任务是你的,不能靠系统。过分依赖系统,总是不对的。

上级系统发出指令,让我们不得给宿主,提供帮助,培养宿主,自己动手的能力。

而不是,有什么难题。

直接找系统。’

‘系统,你中毒啦?咱们是搭档,你不帮我,谁帮我?’穆黎咬牙。

小系统:‘请问宿主,又帮系统做过什么?’

‘~~~,我咋办?’穆黎。

‘自己解决,任务完不成,宿主将受到惩罚。’小系统无情道。

‘系统,你不能这样。’穆黎试图哀求。

小系统:‘我只是冰冷的程序,接受上级系统指令。让怎么干,就怎么干?你跟我,软磨硬泡,是没用的。还不如自己想想办法,怎么完成任务。’

‘你狠!’穆黎。

破系统,不靠谱。

积分,已经不够买高级道具了。

穆黎手中,钱也不多啦。

而且,~~~。

之前招惹她的几个男人,被她害的公司倒闭,现在落魄了,一个一个,纠缠而来。狗皮膏药似的,怎么也甩不掉。穆黎压根不想管他们几个,直接踹掉。反正,是小角色,炮灰而已。利用,也就利用啦。

嗡——!

段风却暗地里,给那几个人,身上贴了一道符咒,让这几人,头脑清明。

魅力光环的影响,骤然消失。

回过神来。

好嘛!

吃了啥迷魂药?

居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

几人也不是什么好的。

让一个女人,害的倾家荡产。

如何能忍?

当即,便继续纠缠。

撒泼耍赖。

咋赶?

也不走。

甚至,还有一个偏激的,找来媒体,把穆黎与他们几个之间的情况,大肆宣扬。围观群众,吃了大瓜。同样圈子里的,也知道了穆黎,跟好几个男人,都有关系。就因为,嫉妒人家吴月月,便用狐。媚。子。手段,辗转在他们之间,利用他们,对付段风这边。

想让段风一无所有,回过头,求她。

然而,~~~。

吴月月,技高一筹。

可不是她那样,凭着没羞没臊,下作手段上位的。人家,是真才实学。

那么大公司。

管理的井井有条。

做大做强!

再创辉煌!

一时间,圈子里闲话也多。

吴月月被各种夸。

穆黎,呵呵~~。

臭名昭著!

这时,段风编撰的诗集,还有书,直接出版,借着之前的热度,销量很高嘛。

一边,良性循环。

一边,恶性循环。

而段风吴月月的爱情故事,受到了,各方面关注,感动了,好多人。

穆黎,还没来得及。

采取措施。

变幻策略。

段风一出招,蛇打七寸,就狠狠的按住了她。那几个男人,都不好惹,被害的这么惨。哪能罢休。而且,新城集团少总裁,还是穆黎老公。

没离婚。

更是名正言顺,带着‘难兄难弟’,住进吴月月,给自己买的别墅。

这别墅,虽说在穆黎名下。

但,是他们出钱买的。

而且,是婚后买的。

穆黎想离婚,还要卖别墅,分钱给人家。再说,离婚了,这些男人,就不缠着她了嘛?

太天真!

各种麻烦事缠身,苦不堪言。

穆黎度日如年。

家中。

“老爸!你生病了?是真的吗?我不信,呜呜!!怎么会这样———”刘佳佳听说段风的病,哭唧唧。

她原本,是回来,求安慰的。

穆黎那件事儿,沸沸扬扬。

圈子里,都知道啦。

作为其亲女儿,她没少被牵连。丢人呀,好多小姐妹,不和她玩耍啦。

追他的人,也全部消失。

议论纷纷的。

有这样的亲妈,女儿能好到哪儿去。

‘~~~’刘佳佳。

欲哭无泪,咋办。

想起来,找老爸诉苦。

但,~~。

“是真的!

我已经查出了癌病初期,下个星期,便要动手术,你老老实实的,外边儿那些人,想说什么,不重要。这点打击,就打倒我的女儿,那也太没用了。

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就好了。”段风瞎忽悠。

好大一碗鸡汤灌下去。

“老爸!别提这个,你疼不疼?”刘佳佳哭道。

其实,说到底,是原主带大的,父女感情是有的。

就是小孩子,不成熟。

容易给人利用。

“疼?有点。”

段风如实说道。

刘佳佳:“老爸,你不会有事对不对。我,呜呜,我保证,再也不惹你生气。我好好学习,然后,我补考,拿了毕业证,就去公司上班。”

“放心吧,发现的早,是初期!手术成功率,还是很大的,只要手术成功,接下来不扩散,问题不大。”吴月月安慰道。

“真的吗?”刘佳佳强颜欢笑。

“嗯!”她点头。

段风就让她,留在家里。

可以陪自己说话。

还能复习功课。

请了家教来。

她也亲眼所见,吴月月,和段风的相处模式,真的是灵魂伴侣,吴月月很忙,还要抽出时间,给段风读诗歌、念名著,安排家务什么的。

她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

绝对不是亲妈说的那样龌龊。

只有龌龊的人,才把别人,看的龌龊。

刘佳佳明白了许多。

静下心来。

补考。

毕业。

实习。

跟吴月月,关系亲近。

像是好闺蜜。

至于,~~。

段风这边。

照常治病。

依旧是郝医生,进行手术。

切除癌变病灶。

成功后。

多有反复。

几次扩散。

好在《青帝诀》起效,有惊无险,段风又是那个,乐观向上,与病魔抗争,生命力顽强的典型。郝医生呢,同样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

更多的病人,家属。

听说他的事迹,重拾信心。

努力治疗。

效果,还蛮好。

‘~~~’董事。

穆黎:‘~~~’

几乎无言以对。

第二世发生的一切,依然在,按照轨迹进行,没有偏差,甚至,更顺利。

公司,越做越大。

影响力超强。

‘这样了,你还不出手帮我?’穆黎。

小系统:‘这是上级系统的指令,让宿主,凭自己的能力,完成任务。没的商量,任务完不成,就受惩罚。超过三次完不成,抹杀!’

‘你好冷酷!’穆黎。

小系统无情道:‘我本身,就是冰冷的程序而已。’

‘~~~’穆黎。

这会儿子,她真的焦头烂额。

没办法。

那几个男人,变着花样,从她手中掏钱。忍无可忍的穆黎,最终还是决定离婚。卖了别墅,分出去一半财产。可,那几个男人,依旧不肯放手。

轮换着,追她。

大张旗鼓。

让她很丢脸。

只要出门,就指指点点,面对着闲言碎语,网。络。中,诋毁、谩骂也多。

想找刘佳佳帮忙吧。

刘佳佳忙着学习,忙着照顾段风。而且,真心不愿意,管穆黎那些破事。

她的亲妈,怎么这样呀。

宝宝不开心!

呜呜!

‘宿主,她那道野生系统,已经完全被我掌握,彻底控制。等我开创出大管家子系统,就会把对它的管理,移交给,大管家子系统。

咱们,继续做自己的任务便是。

还有,我们手底下的任务者,以及小系统,奖励、惩罚,也要交给大管家子系统。它直属于你我。不过,对其他的子系统,它是没有权限,发布指令的。

这个权限,在咱们手中~~~。’主系统说道。

‘那就好!’段风点头。

主系统的安排,很是周密。

妥妥当当。

放心啦!

。。

喜欢我在洪荒玩科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