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大战白胖老妇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没关系呀,反正我现在知道你的联系方式了,我们手机上聊就行了嘛。”我对她说道。

她却一脸委屈的说:“我就想看着你嘛,我也只有今天有时间了,明天又得去学校关着了。”

“平时没假吗?”

“一个月才只有两天的假。”

“可是……总不能聊一晚上吧!”

“不用,我想像以前我们在家里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你旁边就好了。”

“哎,这……”我还是有些拒绝的。

她却向我撒起娇来:“好不好嘛,大山哥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就满足我一次吧!就一次、就一次……”

我是真的有点受不了她的撒娇,而且听她这么一说,好像见一面是挺难的。

犹豫了片刻后,我向她问道:“那我们去什么地方?”

她顿时高兴起来,笑着说道:“你说,我跟你走。”

“我哪儿知道呀!”

“实在不行,我们去宾馆开房吧!”

“这、这……这不合适。”

“哎呀,有什么不合适呀!”

我还是摇头说道:“真不合适,这样吧!你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行。”

吃完饭后她就叫来服务员准备结账,我抢先一步拿出手机给服务员扫码。

她急忙又对我说道:“大山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请你。”

“你那点钱,自己省着点用。”

“我没事的,一场直播就能赚回来了。”

“听话,我已经支付了。”

程璐便不再说什么了,我们又一起离开了餐厅,坐上出租车,我便带着她往我住的那仓库而去。

我确实不知道该带她去哪里,思来想去,只有我这里合适了。

我发现,这丫头不仅穿着和打扮变了,甚至连性格都好像变得开朗活泼一些了。

以前在村里,她是一个很内向也很腼腆的姑娘,村民对她的印象就是乖乖女。

可是现在,我分明见到一个活泼外向的丫头,并且还非常乐观。

这可能真的是环境的影响吧,在车上我也问了她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活跃了?

她想了想告诉我,可能是以前在村里都是熟人,她怕自己说错话做错事,所以就不好意思,久而久之就变得内向了。

可是她真正的性格其实就是很活泼的,现在来到这里,没有了熟悉的人和长辈,她自然回归自己的本性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活泼开朗一些总比成天郁郁寡欢好。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我居住的那个仓库。

当我拿出钥匙打开仓库卷帘门时,程璐便向我问道:“大山哥,这是哪里呀?”

“我们公司里的一个仓库,我其实就是这仓库的保管员,平时值班也会住在这里。”

说着,我打开了灯的开关,漆黑一片的仓库瞬间骤然亮了起来。

程璐朝仓库里面张望着,一边感慨道:“真大呀!你平时值班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当然是啊!”

“那你不怕吗?”

“怕什么,这有什么好怕的,别忘了你大山哥我以前还一个人在村口地里住呢。”

程璐努着嘴说道:“我就不行,我害怕。”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坐一下吧,有点乱我去收拾下。”

我话刚说完,仓库里的灯忽然就熄灭了,伴随着程璐发出的一声惊叫。

我赶紧对她说道:“没事的,别怕!这灯老毛病了,接触不良。”

程璐这才止住叫声,我又对她说道:“你帮我照着亮,我去弄一下就好了。”

她打开手机的电筒,对我说道:“你小心点啊!大山哥。”

“没事。”

我找来一根塑料凳子,放在灯泡下面,然后便踩上了塑料凳,踮起脚尖去扭动灯泡。

程璐就在我边上,一手拿着手机帮我照着亮,一手扶着凳子,一边又向我提醒道:“大山哥,你小心啊!”

“嗯。”

轻轻一扭,仓库瞬间就亮了起来,这真的是老毛病了,基本上每天都要这么来一次,搞得我都有些崩溃了。

然而,就在我准备从塑料凳上跳下来时,谁知那塑料凳上有水,我脚下一滑,整个身体瞬间失去了重心往下倒去……

“啊……”程璐又发出一声惊叫,“小心!”

她本能地伸出手来拉我,结果反倒被我一把给带倒了,反而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们俩人都睁大了眼睛,四目相对,惊魂未定……

冷过神来后,她整张脸唰地一下就红透了!

她勾着脸,睫毛像含羞草一样垂落下去。

我慌忙抽回双手,然后轻轻推动她站了起来。

我半转身面向别处,不知道该说什么,程璐也没有出身。

仓库里安静得落针可闻,不知道是哪个角落里发出一只蛐蛐的叫声,音高韵长时轻时重,犹如纺车转动……

“那个……不、不好意思啊!璐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终于转过身看着她,开口对她说道。

程璐仰起脸对我笑了笑,摇摇头说:“没关系。”

严格来说,这个夜晚是男女独处一室,我和程璐。

灯光下的她,长发披肩,平添了几许柔媚,这份少

大炕上大战白胖老妇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女的柔媚能轻巧地触动男人的脑神经,唤醒生理与心理的双层情绪。

我摸了摸鼻子,仰头看了一下已经好了的灯,抱怨道:“这该死的灯坏的可真不是时候,改天我就给它换了。”

“大山哥,你刚刚没摔着吧?”她又轻声向我问道。

“没有。”

“真的是太危险了,明天你叫人来把这灯给修一下吧!总是这样可不信。”

“嗯,明天再说吧。”

又继续闲聊了一会儿后,我去烧了热水,让她洗了脸和脚,便让她去我那床上躺着了。

因为只有一张床,我就只好在下面的椅子上坐着,陪她聊天。

好在这椅子是当时搬公司的时候,不要的办公椅,坐上去还挺暖和的。

躺在我那张小床上,她还对我说道:“大山哥,要不你也一起上来睡吧,你在下面坐着多冷啊!”

“没事,我不冷,你别管我。”

她就这么侧着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神情,看得我有些不太好意思那种神情。

忽然,她向我问道:“大山哥,刚才你有什么感觉吗?”

“什么什么感觉?”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大炕上大战白胖老妇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就是……”她非常小声的说道,“就是刚才咱们摔倒时,你的手……有什么感觉吗?”

“这……璐璐,你这想什么呢?”

“舒服吗?”她笑眯眯的看着我,双眼持续向我发射着那异样的光芒。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