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果然,没有我在老师身边,老师都活不下去。

差点被人整死,把自己弄进医院。

好惨啊,老师。

可惜,我要参加创造营的综艺节目,不停的比赛,没有时间到蓉城看老师。我要唱歌,又要学各种舞蹈,还要表演乐器,我好难。

我岳灵希虽然凭实力进入A班,但也面临很大的竞争与挑战,有可能被battle下去,那个奶萧,还有那个周美仪。

作为方镜的徒儿,我不能输,我的成就要超过三师姐、四师姐,哼,至少出道时的成绩不能比她们差。

我要成为老师最出色的徒儿。

老师一到蓉城就开始沾花惹草,听小宥说有一个姑娘在病房照顾老师,是学校给他安排的秘书,天天孤男寡女,朝夕相对,不会擦出什么火花吧?

哼,臭师傅可千万别学坏,什么有事秘书干,没事那啥啥,绝不可以。

岳灵汐和同队的几个女生吃着早餐,心绪不宁。

这时,一位穿着一件粉色的西装连衣裙,黑色过膝袜,身材极为火爆,戴着一对桃形耳坠,容貌俏丽的女孩站在了岳灵汐的面前,她的身后还着几个同样面容出色的女孩。

“小红帽,这一次公演,我可以赢你哦。”

噗!

听到小红帽这个词,周围的女生都会心一笑,目光全都集中了岳灵汐身前。

是有点小哦,她不禁想起了之前某个被岳灵汐打败的女生负气说的一句话。

你是小红帽,你奶奶被大灰狼给吃了。

岳灵汐心不在焉地看了她一样,“知道啦,奶萧,比不上你的孝顺,把奶奶照顾得这么好。”

噗!

又是一阵哄笑。

然而更多的抱以羡慕的眼神,面前的这个女孩,可是有“一人奶全团”的实力,身材极为火爆,拥有傲人胸怀,第一次公演时,人气极高。

程雨萧俏脸菲红,急道:“小红帽,我说的是舞蹈,我们哗啦哗啦战队在舞蹈上碾压你们滴滴答答战队。”

岳灵汐瞅了她一眼,但没有顺着程雨萧的思路,而是眨着大眼睛,怔怔地问道:“奶萧,你平时木瓜吃得特别多?”

呃!

程雨萧急得跺了一下脚,看着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岳灵汐,心中升起一阵无力感,这家伙要不是脑回路新奇,要么是对于这个比赛不怎么上心。

好气。

本想着过来打击她,反而被她带了节奏。

程雨萧朝身后的女生挥了挥手“走吧,走吧,我们赶紧去排列,小红帽的队伍昨晚可是加练了。”

“好的,奶队。”

“别叫我奶队,我的优势多着去了,叫雨队。”

“嘻嘻,知道啦,雨队。”

哗啦哗啦战队的人离开了。

几个在另一座吃早餐的滴滴答答战队的队员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女生忙道:“汐队,我们要不要去排列。”

岳灵汐喝着酸奶,心里想着蓉城的事,老师昨天出院了,却没有回家,定是和那个秘书出去了,不会处在一起吧。

酸奶已经喝完了,岳灵汐全然不觉,扔咬着吸管继续吸着,盒子里发出嗞嗞的声响。

“行吧,你们不觉得累就成。”

嘀嘀答答战队的队员看到队长神情低落,觉得她是被程雨萧的身材给影响到了,纷纷鼓励起来。

“汐队,别灰心,那是天生的,喝牛奶吃木瓜都没用。”

“嗯嗯,虽然按摩没什么用,我晚上可以为汐队服务。”

“汐队,别难过,虽说男人们喜欢大的,但对身体的负担挺重的,怪沉的。”

岳灵汐又是一愣,内心受到一万点爆击,我宁愿负担重一点:“我怎么感觉,你们说的并不是什么好话。”

而远在蓉城某边远乡镇位置十分偏僻的宝林村,方镜和校秘书孟知夏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蚊子多得吓人。

昨晚,方镜和孟知夏借住在庞长鲁暂居所旁的农户家,家里的儿子儿媳出去打工了,孙子也带走,只剩下一对老两口守着老宅。

是一间砖瓦房,左右对称,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是四间房,其中一间是杂物室室,老头是个木匠,平素里面做一些板凳桌椅,拿到镇上去买,补贴家用。

是新建的,房子很新,红墙,灰瓦。

那怕是这简陋的砖瓦房,已经算得上宝林村的豪宅,还有人住着土墙和木头砌的房子。

方镜和孟知夏各挑了一间。

洗澡水是用锅烧的,孟知夏只好将就着用自带的毛巾简单擦洗了一下,衣服也没换,这几间房根本没门,就是拉着一个布帘,毫无秘密感,让她在里面脱衣洗澡,她

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想到不敢想。

万一,校长大人闯进来咱办。

洗澡的事情解决,可是睡的问题又来了。

床是简章的木床,几根横梁,上面放着长方形木板,上面铺了一些草和棉絮,但依然很硬,硌得背痛,蚊子还叫个不停,不时在那白晰的皮肤上咬上一口,白富美孟知夏哪遭过这样的罪,根本就睡不着。

到了晚上十一点,孟知夏把方镜从床上拽了起来,拉着他来到屋外看星星,好在乘凉的庞长鲁送来两片蚊香,两人这才回屋睡觉。

早上,孟知夏一脸幽怨地盯着方镜,她的脸上,胳膊上都被蚊子给咬了,虽不严重,但对于爱美的女生来说,依然不可接受。

反观方镜,脸上手臂上没有任何蚊虫叮咬的痕迹。

孟知夏很是困惑。

难道,这虫子还欺软怕硬,专挑她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下嘴么。

不公平。

凭什么。

在庞长鲁过早吃面条时,孟知夏忍不住了,放下碗筷,揿起方镜的衣服看了看:“校长,你昨晚没被蚊子咬么?”

“蚊子是很多,很吵,可是,它们都没咬我,可能是怕我吧。”

“啊!”孟知夏眨着大眼睛,“难道,你身上,有蚊子畏惧的气息,或者说它们并不喜欢你的血。”

方镜耸从耸肩:“也可能是蚊子觉得我太帅,被我的盛世美颜给折服。”

“那今晚,我和校长一起睡。”

噗!

方镜喝着面汤,差点喷了出来,面红耳斥,一口喝了进去,沧得眼泪直流。

孟知夏说完,就觉得不妥,俏脸上红了一大片,像是街

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道上交通显示灯。

孟知夏踢了方镜一脚:“校长,你在脑补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让你赶走蚊子。”

“小夏啊,是你在脑补我脑补的不可描述的内容,十八禁不禁,记住,校长可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讨厌!”孟知夏嗔道,“校长,脸皮可真厚。”

喜欢开局成为学术泰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