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那这两日就不要出去了。外面不太安全。”四爷轻拿轻放。

楚娴不高兴了,她书一扔,就要往榻上去,被四爷一个手疾眼快捞了回来。

“爷跟你说话呢,哪儿去?”四爷训斥道。

楚娴扁着嘴:“爷糊弄人也不带这样的。”

四爷板着脸逗她:“爷哪儿糊弄你了?”

楚娴本来还想控诉他,但看男人的脸色有些不好,心中一时也有些委屈:“爷没糊弄娴儿,是娴儿自己笨。”

她低着头,像只在角落里呜咽可怜的小奶狗。

四爷的声音不由自主就柔了下来。

“也没什么,最近刺客比较多,你在府里,爷比较安心。”

楚娴把“刺客”两字在心中细细捻了一遍,轻声问道,“爷有消息吗?”

四爷摇摇头:“幕后人做的隐秘。”

楚娴很少见他头疼模样,是以有些难以言喻的心疼。

她左思右想,计上心来。

“那我们不如这样……”楚娴把嘴巴凑到男人耳边,跟他说悄悄话。

四爷听完,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就按娴儿说的办。”

不知为何,楚娴蓦地开心起来。

她扑到四爷怀里,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大口。

………

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隔日,楚娴就带人在府上,将个个院口处都巧妙的绑上了绳索和音色不一的铃铛。

四爷本来就让府上禁严了,是以楚娴也不用担心其他的。

做完这点小技俩,就把一切事情交给苏培盛安排去了。

她自己则安安生生的带娃,顺便时不时写信骚扰四爷。

上午写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下午就更露骨了一点。

四爷在户部待的真的是太湖笔都被他折断好几根。

听着苏培盛传过来的反应,楚娴真是乐不可支。

苏培盛脑袋上汗都落两层,特想叮嘱她一句:“福晋,你可悠着点吧……”

可惜,楚娴除了忙着写信,还忙着在后厨捣鼓。

也不知道究竟在干嘛,反正鸡蛋、面粉一糊糊,下人们都不让靠近,鸡飞狗跳也不行。

春卷儿和豆花儿前两日被带去做定期检查,这两天被从猫狗房接回来了,此时正陪着弘晖和荣欣玩儿。

楚娴便心安理得的研究起蛋糕的做法。

除了交给三哥的那一件,还要再添个巧来,才感觉好些。

四爷年年都送她出人意料的“惊喜”,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给的有些单薄……

上年赠给四爷的玉带也旧了,今年得给他换个新的。

既然要换,图样什么的也不能跟往常的一样,得再换个有趣的来。

不过这个不能算礼物,只能说是添头。

楚娴为了四爷的生辰,可谓是绞尽脑汁。

不过四爷丝毫不体谅她的辛苦,每晚散了值后总要再折腾她一番。

楚娴被四爷软禁在府的事情,没两日,就被传了出去,四爷还被太后和皇帝分别叫过去问了一嘴。

四爷拿荣欣膝盖破皮,她却不回府的谎话,堂而皇之的将楚娴扣在了府里。

还为四九城里坚信“四爷不喜福晋”的传闻添了一把猛料。

四爷身边的苏总管——苏培盛脑袋上的大包,也为此事增加了不少可信度。

毕竟说到底,也只是一件芝麻小事,四爷却发了这么大的火。

可见,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连呼吸都是错的。

四爷本来想,给他们看看他对楚娴的态度,省得他们误会深了,觉得她不受宠,处处可怜她。

可是接连的刺杀之后,四爷又想,树大招风,还是有个缺陷在,那些人心里才好得平衡。

世上的人都这样,有一件事过分圆满了,却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便会心生嫉妒。

不宠她都能变成众矢之的,真要明面上疼爱有加,哪一日说不定就真变成了筛子。

蠢兔子风头盛,看起来能干又样样精通。送给他们一个“感情不睦”的把柄,也算对他们仁至义尽。

谁要拿这个把柄来自投罗网,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

此事一出,皇帝心中确实有些不满。

他觉得楚娴是聪明能干,但也不能对农事投入太过,从而疏忽了他的皇孙皇孙女啊。

就算他是一朝天子,在百忙之中,还时不时要呵护皇子、爱妃。

哪个妃子病了,哪个皇子疼了,他都会第一时间关心。

她一个皇子福晋,且是身为一个女人,怎么能对自己孩子受伤这件事都不上心呢?

皇帝虽然不满,但也没发言说要楚娴的研究停下。

他只是默认了四爷的做法,然后又派人到太后那里旁敲侧击了两句。

暗示太后,在这件事上,不要因为心疼而免了楚娴的禁足。

皇帝都这样说了,太后也只能老实呆在宁寿园,不再传见楚娴。

不过她最近有九格格陪着,倒也不觉无聊。

时不时还能从九格格学马的糗事中得到几分乐趣。

连图雅都比九格格姈韫动作伶俐。

…………

而至于化肥成功研制的事,四爷说等到合适的时候再递折子,不必急于

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他扒开我的胸罩吮我的奶

一时。

楚娴想了想,也是。

现在皇帝对化肥报的期望其实不算大,虽说让张廷玉选址了,但实际研究人还是得靠她三哥。

皇帝没有指派专员参与,只是派了人保护。

心里怕是也做好了研究失败的打算。

这时候汇报成果,根本就是,污泥里面倒石头——一潭死水。

倒不如先和皇帝报了想要大面积实验的进程,跟张廷玉把农作物种下去,未雨绸缪。

然后再在危急关头直接把收成扔给他看成效。

到时候,绝对超出他的预期!

还能达到“救黎民于水火”的效果。

顺便让朝堂的臣子们都看看,他们四爷的实力。

一举三得。

反正只要永定河的事没真正解决,京畿附近就要隔三岔五发大水。

…………

四爷好鸡贼啊。

楚娴等在床上,心里暗戳戳感叹道。

小七也十分附和她的观点。

而四爷,四爷只是不想让楚娴的辛苦被轻描淡写的记录。

他自己做事自有他自己分寸,不追求那些有的没有。

但在楚娴的事上,他就总想着,怎么才能让楚娴的利益最大化。

喜欢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