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到了正午才算是开宴,如今时候还有些早,婵月跟着白姑娘去了,在这明月楼中到处蹭吃蹭喝。

而婉月不愿再在这楼中逛,许多时候看见一些事物,总是会勾起以前许多的回忆,故而便留在了隔间,喝两杯闲茶。

恰逢明月楼的老鸨前来,见了婉月便高兴的不得了。

老鸨哎呦了一声,上前拉住了婉月的手,说道:“姑娘,今个你怎的来了?”

婉月笑道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开铺子腻了,过来解解闷。”

老鸨由衷笑道:“好好好,我见了你啊,开心的很呐,白丫头可没当初的你懂事,没少惹我恼。”

婉月噗嗤笑道:“妹妹她性子刚烈,定是没少惹麻烦。”

“谁说不是呢。”老鸨也只是唠叨两句,却也太在意,叹了口气道:“这明月楼也有些年头了,说实在的,这些个姑娘里面,我如今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了,虽说隔得近,但平日里我照顾着这些个丫头,也没空去瞧瞧你,你可不要怪我。”

“怎么会怪呢。”婉月摇头笑道:“若非念姨你当初对我多有照顾,我又怎能赎身出楼,大恩不敢言谢,婉月还不清的。”

“说这些做什么。”老鸨故作升起道:“只要你往后过的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实在的,老鸨何尝不是将这些丫头当女儿看待,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第一个站出来的肯定是她。

明月楼能闻名江宁,也离不开这位念姨。

“念姨。”

“怎的姑娘?”

“婉月可否求你一件事?”

老鸨一把撇开她的手,说道:“什么求不求的,你这丫头,现在怎么这么生分了,再说我可就恼了。”

婉月和煦一笑,上前挽住了念姨的手,柔声道:“好好好,不说了。”

“念姨再让我上一次楼吧,许久没奏琴了,想再试试。”

“你这丫头。”老鸨笑了笑,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都依你,不过你可不准露面,毕竟都出了楼了,免得外人说闲话。”

“好。”

.

.

明月楼的阁楼之上。

小姑娘正吃着蜜饯,撑在那围栏前晃着小脚。

望着那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自在。

婉娘不管着她,她便无法无天了。

从白姐姐那溜出来过后,她便到处闲逛,来了这顶楼,一眼便能瞧见大半个五川。

却见一阵清风吹来。

婵月微微一顿,回头看去,有些不开心道:“竹子,你好烦啊。”

竹玉化出身形,他也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婵月说道:“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你得怎么报答我。”

“你说。”竹玉说道。

婵月想了想,说道:“蜜饯,越多越好,不可以让婉娘知道,你得悄悄给我。”

竹玉却也没想到这般简单,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婵月接着念叨道:“婉娘今个把琴带来了。”

见竹玉不说话,她便继续说道:“竹子,你听过婉娘奏琴吗?”

“听过。”竹玉道。

“好听吗?”

竹玉回忆了起来,点头答应道:“好听。”

婵月嚯了一声,回过头道:“怎么个好听法?”

竹玉思索了起来,却是半晌没有回话。

婵月撇嘴道:“笨竹子。”

夸人的话都不会,竹子也太笨了些。

真不知道婉娘是怎么想的。

竹玉挨了骂,他也不恼,像是已经习惯了小姑娘的哼哧,他开口问道:“今日是有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婵月解释道:“听婉娘说是春日宴,明月楼独有,许多达官显贵都会来,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东西还是蛮好吃的。”

“原来如此。”竹玉答应道。

婵月撇了他一眼,说道:“你又明白了。”

竹玉语塞,不知如何接话。

婵月叹了口气,瞧着五川坊的光景,问道:“竹子,你是怎么认识婉娘的?”

竹玉回忆了起来。

想起当初,自己还真是失礼。

转念一想,又觉得好笑。

婵月回头看去,见竹玉嘴角挂着笑,她顿时就不开心了。

“臭竹子!”

小姑娘哼哧两声,就跑下了楼去。

这醋坛子,算是翻了。

竹玉的笑意收敛,站在原地,也不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生气。

竹玉跟着下了楼去,从楼上的连廊朝下望去。

所见则是一片歌舞升平之景,无数达官显贵正坐雅间,望着此番光景,更有才子饮酒作诗博美人一笑。

在这明月楼中,这般场景也从不少见。

竹玉顺着楼梯下了楼去,没入了人群之中,却不见婵月,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却见一人迎了上来,开口道:“仁兄可是独自一人?”

竹玉瞧了一眼,是个生面孔,答道:“正是,不知是有何事?”

那人笑了笑,说道:“无事,只因在下也是一人来此,想找个人喝酒解闷。”

“何不寻楼中的姑娘?”竹玉问道。

那人摆手道:“胭脂俗粉罢了。”

竹玉寻思自己也没事,便答应了下来。

后被此人邀去到位置上坐下,与此人攀谈起来,在话语之中才了解到此人是临安人士,来五川是为探亲而来,正好遇到了这宴会,便来凑个热闹。

却见台上一曲终了,楼中也沉寂了下来。

众人朝那场中望去,正欲发问:为何这歌舞都停了?

“铮。”

却忽听一道弦声入声,是那般清脆。

寻着声音望去,却见那楼台之上正有一女子盘坐长琴之前,指尖在那长琴之上抹过。

可那女子的面容却被薄纱遮掩,瞧不清容貌。

只听琴声悦耳,似中流击水之声,珠落玉盘。

“台上奏琴的是何人?”

“如此身段……”

“粗俗,不听琴音,反观其人,眼中尽是污秽!”

这琴音当真是一绝,纵使是在天顺上京都不曾听这般悦耳的琴声。

竹玉抬起头来,瞧向那楼台之上。

身旁的仁兄摸了摸胡子,说道:“这琴声倒是不错,可惜我不懂琴,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管那些作何,来,兄台喝酒。”

“好。”竹玉提杯与之对饮。

杯酒下肚,他的视线却是回到了那台上。

虽有薄纱遮面,但他却认得那女子身前的长琴。

是他一刀一剑刻下来的菩萨蛮。

琴曲还是当年那首,只是这琴声中却多了几分伤感,似是在诉说着心中幽怨。

她好像…是在埋怨。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