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不戴套直接进入过程 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路易把季前赛训练营继续放在蓝宫举办,表面上是为了让他的球员可以回家睡觉,其实是为了方便自己照顾孩子。

照顾婴儿的流程,他在路无瑕那已经掌握了。

对付女儿,只不过是再来一遍过去的流程。

时间很快,1984年出生的路无瑕现在也快3岁了。路易对这几个孩子的未来都没有太大的期许,好好地活着,没出息也不要紧,反正他肯定会挣够让这些小鬼们一辈子都不需要再努力奋斗的银行存款。

可是,路无瑕每天都在挑战路易的耐心。

他已经彻底黑化了。

虽然会说几句没头没尾的话,但说话带来的可爱感,远远比不上他制造破坏时的淘气。

有一次,路无瑕拧断了一个机器人的头。

路易就当着他的面给机器人做了缝合术,并认真地教导其实根本不鸟他的小屁孩:“你不要整天像个暴力狂一样搞破坏了好吗?如果以后你变成了连环杀人犯我一定会下地狱的...”

“你傻了吗?”(中文)洛林看见路易一本正经地教育孩子,忍不住说道。

为了听懂路易整天在和妈妈说什么,洛林决定学习中文。

目前和路无瑕一样,只会说一些听起来很奇怪的话。

“有进步。”路易夸奖道。

洛林却困惑地说:“中文真的好奇怪。‘你傻了吗’和‘傻了吗你’居然是同一个意思。”

伟大的倒装句...

路易提醒道:“只要你别说‘傻了你吗’就好...”

媒体日之前,尼克斯在蓝宫举行了家庭烧烤会。

所有的球员、教练,都要带自己的家人参加烧烤会。

这是硬性规定,让彼此的家人相互认识,加紧球员间的联系。

在湖人队,帕特·莱利就用这样的方式把球队变成了大家庭。

洛林到来时,一如往常,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汤姆贾诺维奇说:“你应该让你的女朋友常来MSG,她绝对会成为我们主场最靓丽的风景线。”

路易本人是不喜欢他的女朋友被关注过多的。

但有些人注定会得到100%的回头率。

而且,洛林有颗享受被众人关注的虚荣心,因此,路易对这个观点不置可否。

最近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片场拍戏,虽然她只是次要角色,但潘妮·马歇尔好像有意给她机会,每一个镜头都拍了很多遍。

“教练,你来说几句吧。”

几十号人在现场,让路易说祝酒词。

路易给自己倒满一杯酒,平时他可是只喝可乐。

“今天这场烧烤会,主要是用来欢迎我们今年新来的几个家伙,迈克尔、比利、雷吉和布拉德。”路易真切地说,“我希望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在纽约过得开心。”

“另外,你们都知道,我们今年的目标只有一个。休赛期,我们失去了几个队友,但我们得到了更好的球员。”路易看向迈克尔·库珀,“库普(昵称),我希望你像1980年的布奇·戈林(ButchGoring)⑴一样,运用你的经验,带领我们前进。”

“所以这一杯,让我们敬新来的家伙们。”

烧烤会上只有一个人是不被欢迎的,那就是埃尔金·贝勒。

所有球员都讨厌他,除了尤因与威尔逊,每个人都被压过价。

贝勒也识趣,没有带他的家人来。

路易注意到他被冷落了,如果球员都讨厌他的话,说明他

少妇不戴套直接进入过程 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的工作完成得不错。

这份憎恶本该属于路易的。

路易频繁和他说话,让他没有被孤立的感觉,但效果也就那样。

贝勒本身是个乐天派,他自然地说起了自己高中时期的一件糗事。

“当时我谈了个女朋友,你知道,年少轻狂,很容易冲动的,当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时,她告诉我她怀孕了。”贝勒笑嘻嘻地说,“我只好和她结婚,这让我愈发感觉现在的年轻人没规矩,都生几个小孩了,还没个法定关系。”

路易知道贝勒只是在吐槽婴儿潮一代的习性,但他还是躺着中枪了。

“后来呢?”路易问。

贝勒回忆的那些往事感觉更好笑了。

“后来,我的妹妹哥伦比亚根据日期得出结论,孩子可能不是我的,我们去做了血缘鉴定,结果果然...”

路易没想到贝勒还有这么一段被仙人跳骗婚的过往。

之后他为了离婚打了几年的官司,但好歹是把婚给离了。

贝勒全程没有一点不痛快,就像在说别人的糗事一样。

看起来不正常,其实也很正常,这可是在差点遭遇空难后组织全队下飞机打雪仗的奇葩。

现在想想,躲过那次空难或许花光了贝勒一生的运气?

如此看

少妇不戴套直接进入过程 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来,他比麦迪还是幸运多了。至少他在决赛上和凯尔特人打了四轮可歌可泣的系列赛,麦迪只向神明借了35秒却终生带队不过首轮,这能跟谁讲道理。球迷吹你都没底气,带队首轮都没过的C**有什么好说的呢。

“你在洛杉矶没拿到的冠军,我会在纽约帮你拿到的。”路易说,“你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戒指。”

贝勒平静地笑道:“我不需要什么戒指,路。”

他就是这样,即便是八亚王,也从未抱怨过,何时何地都是一种“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的洒脱。

或许就是这种尽力便不在乎结果的性格,能让他在职业篮球的圈子里待那么长时间。

路易和贝勒说着话,多诺万带着他的“作业”过来了。

“教练,你交代我的事,我已经完成了。”多诺万给了路易一本笔记本。

路易随意翻看了下,发现他要看完他留下的笔记估计得好几天的时间,他绝对为此下了苦功。

“不到半个月就完成了吗?”路易惊讶地说。

多诺万谦虚地说:“我请教了很多人,不是我独立完成的。”

“聪明人都不会选择一个人扛下所有,你做得很好。”路易满意地笑道,“你果然是个好苗子。”

“谢谢教练。”

贝勒知道路易给多诺万布置了“作业”,也知道“作业”的内容是什么。

“几百条战术,你半个月就搞定了,光打球可真屈才了。”贝勒意有所指地说。

多诺万问:“除了打球,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有啊,当教练。”贝勒特意说道,“你没发现LittleLu很欣赏你吗?”

“埃尔金,你又要当告密者吗?”路易就烦这老小子动不动就把大结局告诉追剧人的做法。

上一次便宜了湖人,这次可别把多诺万给吓着了。

多诺万奇怪地问:“什么告密?”

“没什么,你做得不错,我会仔细看你呈交上来的这份笔记。把那些战术记在脑海里吧,你的天资很平庸,如果要在球场上立足,必须依靠智慧,我希望你在比赛里多动脑,认真观察比赛,有任何发现,可以随时告诉我。”路易特意引导道。

看到主教练安排这么多的事给自己做,多诺万高兴都来不及呢,这说明路易看重他呀!

“我一定会完成您交代的所有事情。”多诺万承诺道。

“我相信你能,别这么严肃,喝点酒,吃点烤肉,今天没教练也没球员。”

有一点,路易很奇怪。

不知道是他平时架子太大了,还是对球员太凶,怎么这些人除了尤因之外,没人敢直呼他的名字?

都是毕恭毕敬地称呼他为教练。

这不利于路易和球员发展出友谊来,在凯尔特人,虽然他也是教练,但那些人平时可都会叫他一声“路”。

“是,教练。”

“在球场之外,你可以称呼我为路。”路易说。

多诺万正想叫,但看着路易的脸,他的名声,以及那些传闻...多诺万难以开口。

“算了,你还是叫我教练吧。”路易都替他难受。

“是,教练。”

一会儿,多诺万找个借口去了另一桌。

贝勒笑声不止:“你才在这一行里干了几年啊,就拥有了某些从业几十年的老教练都没有的威严,恭喜你啊,路。”

有威严自然是好事,但太有威严的话,不容易亲近球员。

路易高兴不起来,毕竟他太年轻了,哪有30岁不到的教练端着60岁的架子。

年轻是他的优势,怎么现在人人都怕他?

他吃过人吗?

⑴NHL球星,1980年交易到纽约岛人,帮助球队连续四年捧起斯坦利杯。被认为是岛人王朝的最后一块拼图。

喜欢余下的,只有噪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