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小雨的放荡日记高H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刘仲甫是大国手,能让他下棋下到吐血的自然更是绝顶高手。

但高手为何会纠缠一隅?

杨幺想不明白,但如此棋局实在让他大开眼界,亦明白以往学的棋道的肤浅。

完颜烈敲钟落子时,缓缓再问,“沈约,你可知道谁执白子?”

沈约沉吟道:“刘仲甫?”

这个不难推测。

正常懂棋的若是此刻执白,不是呕气就是呕血。

呕气是因为全然挨揍,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呕血是因为不肯放手。

刘仲甫是呕血的那方。

虽然说刘仲甫素来让天下棋手先,但和仙人下棋,多半不会让仙人先的。

完颜烈大笑起来,“你猜的丝毫不错,那你自然看出白子结局如何?”

沈约本来少研棋局,但在完颜烈下了数十子后,脑海中居然飞速闪过一个完整的棋局。

“白方惨败。”沈约喃喃道,可一颗心微有颤抖。

因为他目睹了全局。

他知道白方必败,可他惊诧的不是棋局的惨烈,而是棋局终了后的棋盘局面。

白棋死,黑子生!

胜负已定,白死黑生那是自然,可奇特的是,棋盘中白子显示的整体棋形竟然像是个“生”字,而黑子显示的形状,隐约是个“死”字。

黑白子显示的字,和它们自身的结局截然相反。

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如此局面本来是极为难能的事情,可攻防激烈黑白子终究组成了一盘极为精彩的棋局。

沈约内心凛然,盘算这种几率的多少。完颜烈敲钟不停,钟前的棋盘上黑白子密布,绞杀在一起,颇为惨烈,可如韩企先这般围棋高手早就看出白子败局已定。

蓦地目光僵凝,韩企先脸上露出惊惧之意。

这时棋局落子和沈约脑海中闪现的结局已很接近,欠缺的只是黑棋“死”上的两点,可韩企先似乎终于看出了棋行的端倪。

完颜烈蓦地停手,看向完颜晟道:“大金皇帝,棋谱共有一百四十四着,如今已近尾声。”

完颜晟因为并不懂得围棋,看棋局着实看的眼花缭乱,皱眉道:“可琴画书似乎和棋谱并无关联。”

完颜烈笑道,“终局三子,就会关联。”

完颜晟见完颜烈迟迟没有落子,不由道:“颜先生为何还不落子,只怕被旁人得窥全貌吗?”

完颜烈缓缓摇头,“如今一切早是离弦之箭,没有回头的可能。”

众人闻言不解其意,可却听出其中的寒气森森,不由凛然。

完颜烈缓缓道:“棋局完结,究竟又会有何变化,老夫也是道听途说,到时候还请诸位小心提防。”

完颜晟微有皱眉。

不用完颜烈说,他对完颜烈也是极为戒备,但听完颜烈这般提醒,他对完颜烈的敌意稍减。

完颜烈却已再落黑子,正落在“死”字右侧那撇上。

众人微哗。

因为在完颜烈落子时,本来凝滞的河流突然像有波涛暗涌般。

下一刻,那暗涌的河道中有地形悉数浮出!

汴京、辽之上京,兴庆府、崇圣寺……还包括东瀛的九州岛。

诸多地形一出,完颜晟不由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黄庭经。

他记得并没有展开黄庭经任何一页。

可没有黄庭经配合,河流中为何会出现诸多地形?

黄庭经通体大亮。

完颜晟握着经书的手有些发抖,对于这种奇景,他想要放手,可内心又是不舍。

完颜烈突然看向韩企先,凝声道:“韩丞相,你还欠我一个要求。”

众人皆怔,不想在这种时候,完颜烈会蓦地提及赌注的事情。

韩企先看着棋盘落子,脸上早就大汗淋漓,嗄声道:“你要我做什么?”

他有着说不出的惊怖之意,那比完颜晟出场的时候更加的畏惧。

可他怕的究竟是什么?

“老夫只要韩丞相如实回答一个问题。”完颜烈脸上被红光照耀,没有返老还童的模样,反倒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韩企先握紧双拳,“我……我若不答呢?”

完颜烈大笑了起来,“你们韩氏族内先人难道从未和你说过,一见生死局,万事不由己吗?”

他一言出,韩企先身躯震颤下,失声道:“你又知道?”

完颜烈扬声道:“百余年的光阴,足够老夫破解太多难题。你韩氏所谓的不传之秘,在我眼中,早就不是秘密。”

韩企先身躯抖动更是剧烈。

完颜烈手持玉斧,再敲南诏建极钟,白子应了一招。

可此刻的白子落子更像是投降之招,下在一处完全没有用处的地方。

沈约见到,知道那子是落在生之那撇的末端。

韩企先见到,却是更增畏惧。

完颜烈缓缓道:“老夫要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如今大金皇帝早就不人不鬼,如同怪物般,是以你才会对他这般畏惧?”

一言落,殿前众人均是大惊失色。

或因为早知晓此事,或觉得完颜烈所言怂人听闻,或认为完颜烈居然敢这般的胆量……

完颜宗翰眼中冒光,重燃振奋。

他知道此事,他若非知道此事,如何会决定逼宫夺位?他因为相信此事才孤注一掷,却被完颜晟一举扑灭造反之心。

他一直认为完颜烈是骗他的,可此刻听到完颜烈这般说,又看到金帝的表情,他知道完颜烈这次没有骗他。

金帝完颜晟没有任何表情。

他那一刻如同死了般。

同样“死去”的还有他身边的那些金甲护卫。

他们只是冷漠的看着完颜烈,那股萧杀之意让完颜烈都是微有皱眉。

“韩丞相……”

完颜烈仍旧坚持道:“老夫在问你!”

杨幺就感觉双手都有些发冷,他知道自己是紧张的表现。

完颜烈在问韩企先,但谁都看出,这是完颜烈在向金帝挑战的信号。

完颜烈为何突然向金帝挑战?

杨幺不清楚,可他深知一点,这场争斗下来,能活下来的人绝对不容易。

金帝是个怪物?

从韩企先的沉默,杨幺看出完颜烈绝非无稽之谈,可金帝如何会让这个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小雨的放荡日记高H

消息传出去?

对权术者而言,不让消息泄漏的最好方法就是——斩尽杀绝!

喜欢极限警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