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诱妻之教授很腹黑 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大队长反驳的非常有道理。

队伍周围活动着大量骑兵,步兵两条腿跑再快都不是骑兵对手。

部队抱成一团行军,因为有轻重机枪保护,骑兵还不敢贸然发动攻击。

分兵以后部队装备的轻重机枪自然也就分开了,分散的火力肯定挡不住骑兵突击。到时候这些骑兵就可以追在步兵后面杀人,结局肯定会惨不忍睹。

既然如此,还不如照着大队长的提议:置之死地而后生。

让那些可能死在骑兵屠刀之下的士兵跟追兵拼上一把,就算最后拼输了,他们也是死在冲锋路上,而且还能拼掉不少对手。

万一拼赢了,增援部队面临的危机也就解除了,搞不好还能反败为胜,继续增援石门。

“轰隆隆……”的爆炸声很快在公路上响起,只用了两分钟,畅通无阻的公路就被炸出几个一米多深的大坑,装甲车肯定是过不去了。

“坦克继续追杀剩下的日伪军,骑兵保护坦克,防止日军向坦克发动自杀式攻击!”冲到大坑旁边的方德山当机立断改变追击计划。

坦克绕过大坑后,方德山继续命令:“装甲车自己找路绕过这些大坑,速度可以慢一点儿,但一定要确保所有装甲车安全。绕过大坑后全速追击坦克,继续参战!”

装甲营一分为二不到五分钟,五辆坦克前面突然出现二百多个鬼子。

有人抱着炸药包,有人握着手雷,全部趴在地上,静静等待装甲营的到来。

方德山眉头立刻皱成一个川字。

之前突袭增援井陉煤矿的小鬼子时,他们通过发动自杀式攻击摧毁装甲营两辆装甲车。

部队转进的时候,方德山专门总结了一下两辆战车被摧毁的原因。

一个是因为小鬼子够拼命,四面八方朝装甲车冲过来,车载机枪的火力有限,杀了这个,漏了那个,导致不少鬼子利用射击死角摸到装甲车旁边。

另一个原因就是天太黑,周围地形太复杂,鬼子趴在地上装死,很容易躲过机枪手和骑兵眼睛,摸到战车附近。

前面的鬼子明显是要故伎重演。

有过一次经验教训的方德山当然不会在同样的问题上栽两个跟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小鬼子,杀气腾腾命令。

“前面有小鬼子敢死队,大家注意保持队形,按我在转进路上交给大家的队形继续向前突击,车载重机枪全力射击,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我们。”

骑兵营长陶永胜也意识到危险,举起盒子炮盯着坦克周围命令:“鬼子想要摧毁坦克,所有人都把眼睛给我瞪大了,绝对不能让一个活着的鬼子靠近坦克。”

“地上的日伪军尸体也要用子弹打一遍,防止有小鬼子装死钻漏子!”

“咚咚咚……哒哒哒……”

十挺车载机枪盯着趴在地上的鬼子全力射击,密密麻麻的子弹就跟不要钱一样飞出去,不断有鬼子后背中弹,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为了给车载机枪多争取一些杀敌机会,五辆坦克的速度已经降到最低,缓缓朝鬼子敢死队掩杀过去。

日军带队中队长趴在队伍中间,运气非常好。

嗖嗖飞舞的子弹不断从他身边掠过,已经有好几个部下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打死。虽然自己运气好没被子弹雨盯上,但他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耳边的惨叫声越来越多,意味着敢死队的伤亡越来越大。

照这个伤亡速度继续等下去,敢死队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冲锋就会伤亡过半。

为了避免这种意外,中队长决定不等了。

抽出指挥刀往前一指叫道:“敌人就在前面,敢死队全部出动,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坦克,杀给给……”

经过刚才的消耗,敢死队还剩不到两百个鬼子。

中队长的突击命令一出口,这些鬼子就变成一头头闻到血腥味的饿狼,兵分五路,从不同方向逼近装甲营!

“机枪手立刻开火,坦克之间互相掩护,绝对不能让鬼子靠近我们……”装甲营营长方德山同时下达了进攻命令。

骑兵营长陶永胜不甘落后,立刻召来所有通讯员命令:“分两个通讯员去通知左又两翼包抄部队,让他们立刻堵住日伪军退路,做好随时追杀日伪军溃兵的准备”

“其他人立刻去通知保护坦克的其他骑兵,战斗结束前所有人都要加强戒备,不能放一个鬼子靠近坦克!”

两辆坦克并排冲在队伍最前面,剩下三辆坦克落插空行驶在前面两辆坦克身后,五辆坦克错落有致,互相掩护着向前突击。

敢死队发动攻击后,虽然兵分五路,同时扑向五辆坦克。

但因为所有坦克都聚在一起,还有前有后,鬼子敢死队再厉害也不可能越过前面两辆坦克去攻击后面坦克。

鬼子中队长立刻根据战场形式调整进攻目标。

五路敢死队慢慢汇聚成两路敢死队,从不同方向一起冲向最前面两辆坦克。

前面的鬼子被打死,后面的鬼子立马补上去,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往前冲。

前面两辆坦克装备了四车载机枪,为了不被摧毁,四挺车载重机枪的射速已经达到极限。

但小鬼子敢死队一次出动的兵力太多,有限的伤亡不仅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军心和士气,反而把他们最原始的兽性给激发出来。一个个比饿狼还要凶狠,踩着同僚尸体继续向前突击,不断向坦克靠拢。

危急关头,插空走在后面的三辆坦克及时加入战斗。

六挺车载重机枪和前面四挺车载重机枪互相配合,竟然在装甲营前面打出一阵密不透风的交叉火力。

竹马诱妻之教授很腹黑 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

鬼子敢死队的伤亡开始急剧增加,但他们还是仗着自己人多势众继续逼近装甲营。

聚集坦克还有最后二十米时,骑兵营长陶永胜果断举起盒子炮!

“骑兵营全部开火,干掉所有想要靠近坦克的小鬼子……”

话音刚落,手里的盒子炮就响起“啪啪啪……”的射击声,隔他还有四十米远的两个鬼子应声而倒。

跟在坦克后面的骑兵足有两个连,光冲锋枪都装备了二十多把,还有近十把盒子炮跟一百多条马步枪。

纷飞的子弹雨立刻在坦克周围交织出一道密不透风的火力网。

看到坦克前面已经躺了不少鬼子尸体,陶永胜立刻想到上一场突袭战斗中,鬼子装死躲过战车和骑兵拦截炸毁装甲车的事。心里一紧,赶紧补充了一道命令。

“冲锋枪跟盒子炮负责消灭想要靠近坦克的小鬼子,马步枪负责给地上的日伪军尸体补枪,特别是坦克必经之路上的鬼子尸体,每一具尸体都要补两枪,防止小鬼子装死躲过咱们的火力拦截……”

十挺车载重机枪有前有后一起射击,用交叉火力打击小鬼子敢死队,骑兵部队用冲锋枪跟盒子炮射杀小鬼子漏网之鱼,马步枪负责补枪……

敢死队还剩不到两百个鬼子犹如撞上一堵铜墙铁壁,任凭他们如何拼命都冲不到坦克周围……

仅仅五分钟,敢死队就被杀得一干二净。

方德山跟陶永胜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经过前两次突袭战的历练,骑兵营和装甲营配合的越来越天衣无缝。

这种情况下,方德山对接下来的突袭战完全没了顾虑,带着五辆坦克毫不犹豫朝其他日伪军追杀过去。

石门日军司令部,司令官跟参谋长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全都坚守在作战室等消息。

增援井陉县城的部队已经出发快三小时了,再急行军一个多小时就能杀到井陉县城,配合井陉驻军前后夹击八路军攻城部队。

此刻的两个人特别担心增援部队发生意外。

尽管之前的兵棋推演和分析都认为增援部队在行军路上不会发生任何意外,但增援部队越靠近井陉县城,司令官心里越紧张,隐隐觉得哪里会有大事发生!

“司令官阁下,我们增援井陉县城的部队出事了……”电报员很慌张冲进来报告,一下子吸引了司令部所有人的注意力。

“纳尼?”参谋长是最不想接受这个

竹马诱妻之教授很腹黑 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

事实的人。

分兵增援井陉县城和煤矿的想法是他提出来的,废了好大功夫才说服司令官支持这个提议,要是行动失败,自己肯定要负主要责任。

赶紧盯着报务员问:“说清楚点儿,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问题大不大!”

“电报上说:增援部队在距离井陉县城不到十公里遭遇敌人阻击部队……”

参谋长听完这句话就放松下来,不等报务员继续说下去就打断道:“我还以为他们出了什么大事,原来就是碰到了敌人阻击部队!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增援部队出发前我们就算到敌人会派部队阻援,所以才给他们加强一个战车中队,让他们有实力突破八路军任何阻击阵地!”

“马上给增援部队回电报:让他们立刻向八路军阻击部队发动攻击,突破后继续增援井陉县城……”

电报员好几次想要继续报告下去,但参谋长说得吐沫横飞,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差一点儿就憋出内伤来了。

司令官虽然没说话,注意力一直在报务员身上。

看到他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痛苦表情,马上意识到电报内容没有参谋长说得那么简单,毫不犹豫打断道。

“参谋长你闭嘴,让报务员继续说下去!”

报务员很感激看了一眼司令官报告:“司令官阁下英明!”

“电报上说这支阻击部队非常不一般!”

“不仅装备六辆坦克和大量装甲车,还有好几百骑兵配合作战,出手就摧毁战车中队三辆战车,趁机向增援部队发动突击!”

“增援部队没有装备反坦克武器,战车数量也比不过敌人,仓促应战,完全不是战车部队和骑兵部队的对手!”

“为了避免更大损失,他们决定放弃增援井陉,急行军撤回石门!”

参谋长听蒙了。

刚才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要求增援部队向八路军阻击部队发动攻击,速战速决突破他们阻击阵地,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

增援部队不仅没有实力进攻敌人阻击部队,反而被对手杀了个措手不及。

就连自己倚重的战车中队都遭到重创,连还手余力都没有。

要是自己刚才的妄言传到增援部队耳朵,他们奉命行事,增援部队不仅没机会突破敌人阻击阵地,还会把自己陷进去,落得一个全军覆灭的悲惨结局。

赶紧接过报务员递过来的电报,确认内容无误后,参谋长当场陷入六神无主的绝望状态,看向司令问。

“长官,我没想到敌人竟然拥有战车部队和骑兵部队,增援部队在这方面没有任何防备,遭到突袭后肯定会伤亡惨重,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司令官也很蒙,满脑子全是各种各样的疑问。

八路军怎么可能拥有装甲部队?他们那儿来那么多骑兵?难道活动在矿区的敌人还有其他部队……

但他的思路还是很清晰。

不管这些疑问能否得到解释,现在的当务之急都是把增援部队从敌人的虎口救出来。

没有理会参谋长,直接看向电报员命令:“马上给增援部队回电报,让他们立刻撤回石门!”

“敌人战车部队和骑兵部队肯定会追着他们打,部队必须想办法摆脱他们追杀,否则增援部队再多士兵都不够杀!”

“紧急关头可以让战车中队殿后,一定要把增援部队里面的皇军带回石门!”

“再给增援井陉煤矿的增援部队发一封电报。”

“增援命令取消,部队立刻撤回石门!”

“敌人可以派兵伏击增援井陉县城的部队,也可以派兵伏击我们增援煤矿的部队。”

“命令现在就发出去,越快越好,太晚的话他们想撤都撤不回来!”

“给井陉县城派了增援部队的据点和县城也要联系一下,让他们立刻撤回增援部队。井陉县城肯定是保不住了,没必要为一个本来就保不住的县城再去浪费兵力!”

“最后一封电报是给井陉县城的,让他们立刻摧毁城内所有物资和武器弹药,我们保不住的东西八路军也别想得到。”

今天二章合一!求订阅!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

喜欢抗日之敌后争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