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三个人吃完晚饭回到张晨的办公室,已经九点多钟,二货和刘立杆说:“逼养的,我难得回杭城一趟,你总要带我去开开荤。”

“去你的,我自己都好久没有开过荤了。”刘立杆回骂到,“不去,寡人已经学好了。”

二货去拉刘立杆,和他说:

“去吧,去吧,逼养的,我还要看你表演‘嘿嘿吆嘿’,又不去打炮,就是去歌厅唱唱歌,喝喝酒,搂搂抱抱小妹妹而已,又不出台,出台我也不要啊,总共一热水壶,就还剩一个壶底了,当然是留给老婆,逼养的,走走走。”

刘立杆大笑着,假意是被二货拉起,其实他自己也已经站起来,两个人一起出去了,这种事,他们不会叫张晨,知道叫了他也不会去,就不和他客气了。

热水瓶的梗,不知道是二货还是刘立杆的,反正逃不出他们两个,说是男人再骁勇,一辈子J液也就一热水瓶,不管是靠手还是靠什么,没有就没有了,怎么补也补不回来,所以要惜精,靠手就是浪费。

张晨坐在那里,想着热水瓶的梗,笑了笑,站起来走到窗前,朝外面看了一会,接着走出门去,乘电梯下楼。

土香园大酒店的公共区域,奶茶店、茶馆和足浴店,还是很热闹,那些吃完晚饭的人,从酒店里面转移到这里,该醒酒的醒酒,该继续酒席上没有聊完的话题的,就去茶馆和咖啡馆坐着,或者去足浴店躺着,继续他们的话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杭城的咖啡馆已经开始慢慢转向,开始是咖啡馆里兼卖茶,现在变成了是茶馆里兼卖咖啡,毕竟茶才是人人都喝的玩意,咖啡并不是。

酒店的大厅里,客人都走完了,灯光也关了三分之二,主要留着通道顶上的灯,看到张晨进来,主管告诉他,包厢里还有几桌的客人没有走。

张晨走到了后厨,看到整个后厨空空荡荡,地面湿漉漉的泛着光,已经用水冲洗干净了,后厨其他的灯光也都关了,只有一只镬头顶上的灯还亮着,但炉子已经熄了,留下来值班的厨师,上半身趴在不锈钢的打荷台上,正在玩自己的手机。

这是慧娟的规定,她说在他们土香园,厨师必须比客人还要晚走,客人吃得再晚,服务员不允许赶客人,甚至连暗示自己需要下班的话都不能有,后厨也是,必须有厨师值班,客人什么时候要加菜,都必须有。

“客人客人,你们家里有把客人往外面赶的吗?有客人还没有走,你自己出门,把客人留在家里的?”慧娟问大家。

张晨听到后厨的左侧,一扇敞开的门里还亮着光,从里面传来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声音很轻,有点疲惫和沙哑,但在空荡而寂静的后厨,传出去很远,还有嗡嗡的回声。

张晨朝那边走去,那是他们后厨的调味料仓库,张晨走进去看到,小莉腋下夹着一瓶纯净水,右手拿着一根筷子,左手拿着一只水杯,慧娟从架子上,拿出一种调味料,打开盖子,小莉就用筷子伸进去,沾了点,然后放嘴里尝尝。

接着把筷子放那杯水里荡荡,拿起腋下夹着的水,喝一口,漱漱嘴,把水吐进角落里的一只垃圾桶。

慧娟接着就告诉小莉,这是什么调料,有什么作用,中餐还是西餐用,一般会用在哪些菜或面点里,大概的用量会是多少,慧娟一边说,小莉就一边不停地点头。

看到张晨进来,两个人都停下了,张晨问小莉:

“还没有回去?”

“没搞完,搞完再回去。”小莉说。

“儿子呢?老公带?”张晨问。

“他哪里会带,我把我妈妈叫过来了,接下来,她都住在我家里,帮我带小孩,我不是要到处飞嘛。”小莉说。

“你不是说你妈妈很那个……她和你老公能处好?”张晨问。

“那怎么办?处不好也要处。”小莉说,“下午打电话和我老公说,他就叽叽歪歪的,和我说他惨了,以后在家里要闷死了,烦死了,我和他说,你要是实在受不了,烦不胜烦,你就躲去小区隔壁的洗头房。”

张晨和慧娟大笑,张晨说好,“还是你狠。”

“我都被你逼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同情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我,老板?”小莉叫道。

张晨赶紧说:“好好,我同情你。”

第二天,慧娟带着小莉去了三亚。

……

一大早,小芳和她妈妈送张向西去幼儿园,张晨还在他爸妈家吃早餐,刘立杆和二货到了,张晨妈妈赶紧招呼他们吃早餐,两个人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吃,张晨问刘立杆:

“你来干嘛?”

“陪你们一起啊。”刘立杆说。

张晨心里明白,刘立杆这是怕自己脸皮薄,看到永城的一干人,有些话自己不好意思说出口,但他能说,嬉笑怒骂地说着,争到的都是利益,张晨就不响了。

三个人吃完早餐,并没有马上走,刘立杆和二货,还到了后面,两个垦荒战士的工作间,和老张聊了会天,刘立杆和老张说,艮山河边的排屋已经装修好了,叔叔,你们什么时候过去和我们做邻居?

“锦绣家园”要拆迁,土地收储中心给了每家安置费,但一年半的过渡房,需要大家自己找,这里的土地,下个星期就要开拍,拍卖合同里写的很明白,小区的回迁房,开发商必须在十五个月内建成,这其实也是储主任帮谭淑珍他们设置的条件之一。

十五个月,这里要拆迁然后开始建,时间确实够紧的,光这一条,可以吓退很多开发商,但谭淑珍他们早就已经有了方案,可以做到。

老张哼了一声,用手拍拍自己的木工台,和刘立杆说:

“那里有什么好的,我可看不上,搬到了那里,我这个怎么办?”

“有有有,我都在地下停车库,帮你们搞出了一间工作间,知道你们离不开这个,明天我带你们过去看。”刘立杆说。

老张听刘立杆这么一说,开心了,他白了一眼张晨,和刘立杆说:

“还是杆子你想得周到,比那个人强多了,我和他说了多少次,他屁都没放一个。”

刘立杆哈哈大笑,他说:“那你就把那个人赶出去。”

张晨赶紧说,走走,别啰嗦了。

走回到房子里,看到张晨妈妈,刘立杆和她说:

“阿姨你们快点搬过去,这样我和谭淑珍,就可以天天蹭你饭吃了,你做的饭,比他们土香园还要好吃,对了,我已经买了一个最大的对开门冰箱,够你放的了。”

张晨妈妈听了这话,乐开了花,她看看张晨,想问他打算什么时候搬,刘立杆说:

“别看他了,他搬不搬不管他,你们收拾好了,就打我电话,我让人过来帮你们搬。”

“我物流基地也可以,来个车队,一趟就全部搬完了。”二货说。

张晨妈妈笑着和他们说好。

“走吧,走吧。”张晨催刘立杆和二货。

二货开着车,出了“锦绣家园”,慢悠悠地往前走,开到保俶路口,碰到红灯停下,边上自行车道的车流里,有一个女孩子,穿着一套亮闪闪的粉红色紧身自行车运动服,头上戴着一个头盔,她骑着一辆赛车,身材很妖娆,但脸上怕被风吹裂,戴着一个口罩,看不到脸。

二货把副驾座的玻璃按下来,头歪着朝外面喊:“美女,美女,把口罩摘下来给我看看。”

那女的看了他一眼,回过头去不理他,二货继续叫着:

“美女,你长这么漂亮,戴着口罩可惜了,你去哪里,要不要我送送你?”

坐在副驾座的刘立杆一阵狂笑,那女的扭头瞪了他们一眼,骂道:“神经病!”

边上有人拿出手机朝他们拍着,坐在后排的张晨,赶紧把头扭了过去。

红灯变绿灯,那女的一骑绝尘,抢先往前去了,张晨骂道:

“二货你这个流氓,都被人拍去了,小心人家放到网上去。”

二货慢悠悠地说:“怕什么,这是杆子的车,逼养的,人家拍到车牌,就是肉搜,搜出来的也是他,他等着谭淑珍收拾,你担心什么?”

张晨哈哈大笑,刘立杆骂了一声:“我操!”

二货接着说:“昨天晚上,我在KTV留给小妹的,也是杆子的电话。”

“我操操操!”刘立杆大声叫着,张晨人都笑倒下了。

二货说:“你操什么操,谁让你要摆派头,逼养的,多给了那么多的小费,人家小妹妹,还不要打电话给你订包厢,这种电话打给我,被老婆听到,我腿被打断,你没关系,你不是说你现在和谭淑珍的关系坚若磐石吗?”

刘立杆拿起自己的手机,对着二货拍了一张,他和二货说:

“没有关系,要是被人发到网上,我就在下面跟帖,把照片发上去,就说是这个色狼开的车,那个女的,说不定还会出来证实。”

二货脸色一变,叫道:“删了,删了,逼养的你快删了。”

刘立杆把手机收了起来,得意地说:“我还搞不死你。”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