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兄妹男主伪禁欲占有欲强小说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人间三道尽头九境绝顶,战斗往往是速战速决的。

在绝大数情况下,无论实力再怎么接近,胜负的原因再复杂难辨,哪怕细细拆开来能说一天一夜,可实际上生死也就是一个照面。

神佑骑士就是这么去世的,猎门总教习也是这么活命的。

所以苗公子破门而入,进去跟蓐收宫里面的人干上了,大伙儿虽然是继续往前走,说是不等,可实际上往前走的步子并不快,在下一站到达之前,应该是看到这一战结果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林朔看得出来,在前头和唐高杰一起带路的苗老先生,这会儿走路压着步子。

他在等自己儿子出来。

可是天不遂人愿,他没等到。

蓐收宫这一战,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耗时很久。

直到第二站已经到了,苗成云还没完事儿,生死未卜。

而这第二站的宫殿,就是岐伯宫,苗老先生挑的。

苗光启仰头看着这块宫殿匾额,神情怔了怔,随后笑了。

“也好。”

老先生点点头,不等儿子那场战斗的结果,直接破门而入。

有了这么一出,林朔心想这不是事儿,大伙儿走这么慢,临战状态还是会受影响的,于是建议道:“不如我们分散行动吧,快着点儿。”

猎门总魁首一声令下,传承猎人们自然都点头应允。

随着一声“散”,队伍里人就四散而开,各自找各自的宫殿去了。

山道上只剩下了唐高杰、陈天罡、苏念秋、云秀儿、武媚娘五人。

云秀儿这就不往前走了,因为这儿附近两座宫殿里头,一个是她老师,另一个是她丈夫。

苏念秋和武媚娘却待不住,前头宫殿里有她们丈夫和姐妹,得去看结果。

其他两个老一辈,也就懒得动弹了,就陪着云秀儿在这儿等。

猎门五老里面,也就陈天罡是个厚道人,看云秀儿这眉头紧蹙眼圈发红的模样,心里难免有些不落忍。

两人其实也算是同事,都是学院里的教员。

老国师劝道:“秀儿你不必过于担心,这对父子,你别看平时没个正形,可真要是碰上事儿了,他们不会失手。老苗我就不说了,哪怕是小苗,学院代

伪兄妹男主伪禁欲占有欲强小说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

理院长怎么难的差事,他都干得不错。”

“不对。”唐高杰在一旁摇头,“他们经常失手的。”

老国师一听唐老先生这话,就知道他一定有下文,就瞟了他一眼。

唐高杰继续说道:“作死他们就没成功过,所以秀儿你放心吧。”

“没你这么劝人的。”陈天罡苦笑道。

“嗐。

伪兄妹男主伪禁欲占有欲强小说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

”唐高杰摆了摆手,“我也没在劝人,马上就有结果的事情,我们现在捂着也没用。”

“这倒是。”陈天罡点点头,问道,“哎,怎么成云那儿这么久啊?”

“三道尽头会打成这样,那只有一种可能。”唐高杰说道,“对方没现身,不给成云施展修力借物的机会,而是只斗炼神手段。”

“还能这样吗?”

“当然能这样。”唐高杰说道,“反正我要是宫殿的守擂方,我肯定这么干。”

“你那是因为除了炼神其他都是废物。”陈天罡戳穿道。

云秀儿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成云危险了。”

“怎么?”陈天罡问道。

“宫殿并不大,成云只要能找到他,就能逼他现身。现在斗炼神了,说明成云找不到他。”云秀儿说道,“找不到,这就意味着对方炼神手段,在成云之上。”

“那也未必。”唐高杰说道,“善于藏匿者,未必善于攻守,甚至我可以说,喜欢藏匿的人,往往不善于正面攻守,所以只能先藏起来再偷袭,这点修力是如此,炼神也是如此。这样的人,刺杀可以,守护一方那是不行的。”

“我希望您是对的。”云秀儿叹了口气。

三人所在的地方,就在岐伯宫门口。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岐伯宫这就完事儿了。

苗光启全须全尾地走了出来,非但没受伤,甚至面不红气不喘。

只是老头儿这会儿脸上没什么得意的神色,反而一脸郁闷,一边往外走一边嘴里嘀咕:“哎呀,草率了。”

“怎么了?”唐高杰问道。

“岐伯一族是真不行,难怪之前没什么动静呢,里面这家伙很菜,最多也就跟章进有的打,连我的死门都逼不出来。”苗光启说道,“早知道我就不该选这个宫,留给成云多好。”

说到这儿,老先生看向了蓐收宫所在的方向,一脸恨铁不成钢:“小兔崽子,还没完事儿呢?”

“这实在不行啊,你就再做一个儿子吧。”唐高杰说道,“这个我看八成要废。”

“那是重新做一个的事儿吗?”苗光启瞪了唐高杰一眼,“他要是这场输了,咱几个全活不了。”

“你看,关心则乱了吧。”唐高杰说道,“苗成云输了,你和老陈是不会死的,因为你们已经挑战成功了,死的是没挑战成功的,还有我们这些观战的人。”

“也好吧。”云秀儿神色凄凉,在那儿点头道,“他要是人没了,随他去我也认命。”

唐高杰点点头,对苗光启说道:“你看,你还不如你学生想得开,她自己能这么劝自己。”

“她这是缺心眼。”苗光启翻了翻白眼。

说到这儿,苗老先生神情早已经放松下了,倒不是他也想通了,而是苗成云那边结束了。

否则唐高杰也不会跟他开这种玩笑,两位老先生在这里感知力还是比云秀儿强一些,提前感知到了结果。

只见苗大公子从山道上走上来,一瘸一拐的,走两步吐口血。

看到山道上的这个身影,云秀儿绷了一辈子,这会儿是真绷不住了,趟着眼泪跑到苗成云跟前,一头就扎进丈夫怀里去了。

“哎呀,哎呀!”苗成云抱着自己媳妇,一边轻轻摸着她的背,一边吐血道,“我这身骨头目前就没几根是全乎的,你这傻婆娘也不知道动作轻点儿。”

云秀儿就跟没听到似的,继续搂着他哭。

苗光启似是很不满意,冲自己儿子说道:“你跟人斗个炼神,还能伤成这样?”

“嗐。”苗成云说道,“里头那小子跟个鬼似的,我愣是找不到他,炼神还真厉害,我神念屏障都快被攻破了。于是我也就只能开死门了,然后就跟犁地似的,把里头全犁了一遍,这才把小子给翻出来。”

“办法是笨了点……”唐高杰点评道,“不过管用就好。”

说到这儿唐高杰只觉得眼前一花,云悦心出现在众人眼前。

“唐大哥。”云悦心问道,“我儿子人呢?”

唐高杰指了指苗成云:“这不在嘛。”

“我说的是亲生的那个。”云悦心瞟了苗成云一眼,继续问道。

“他跟你一起走的,你现在问我啊?”唐高杰摊了摊手。

苗光启说道:“三妹,你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说快也不算快。”云悦心说道,“我们俩斗的是小世界的神通,两边的时间规则是不一样,我跟她打了得有十多天吧,最后总算赢了,她被我打得神形俱灭。”

“不是,人家是云家祖师爷,你把她弄的神形俱灭了?”苗光启确认道。

“云家祖师爷已经去世快一万年了。”云悦心说道,“该消失的东西就得消失,否则就是对前人不敬。”

“那女魃神之领域里的那个林乐山,你回头也去处理一下?”苗光启建议道。

“那是两回事儿。”云悦心说道,“那个乐山是小世界土生土长的,本就是世界规则的一部分,不像她似的,直接从现实世界复制过去,这不是耍赖吗?“

“没错。”苗雪萍的声音传来,随后苗家女猎人随着一阵清风落在众人眼前。

苗家女猎人这一现身,先跟苗光启兴师问罪:“你这什么馊主意啊,应龙宫里的那个家伙也太菜了吧。”

“不是人家菜。”苗光启说道,“是你现在变强了,已经跟我一个级别了。如今在我们兄妹眼里,除了林家这对母子之外,还有谁是不菜的吗?”

“这倒是。”苗雪萍点点头,然后看着云悦心说道,“咱俩之间是不是还有帐没算?”

云秀儿也点点头:“我刚才要是不给你解开禁制,你现在已经死了。”

苗雪萍怔了怔,这就无话可说了,她开始举目观瞧,也在找自己儿子林朔。

“形势不太好。”唐高杰说道。

“怎么?”苗雪萍问道。

“天师宫就不说了,剩下的八座宫殿,里面的人肯定有强有弱。”唐高杰说道,“而我们的出战人员,也是有强有弱。

这场战斗,双方的形势是不一样的。守擂的可以输,我们一场都不能输。

所以,林朔、悦心、光启、雪萍、你们四个是强点,最好也应该对上对方的强点。

可实际上,只有林朔和悦心算是对上了,这还是因为小五之前透了点情报,确认了女魃后土很强。

而光启和雪萍对上的,是对方的不那么强的两个点,这就很糟糕了,算是战力浪费。

现在我们只能希望,剩下的这几个后生能顶住了。”

“这真是听君一席话,胜似一席话。”苗光启说道,“你这说了等于没说。”

“那你说点有用的?”唐高杰说道。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苗光启翻了翻白眼,“等呗。”

“那你别干等着。”唐高杰指了指山道,“这儿子你既然不想重新做一个,不如现在赶紧修一下,我看他快死了。”

苗成云这会儿已经倒在云秀儿怀里了,正在不断抽搐着。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