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开会别让草莓掉下来 小雪真紧夹得我真舒服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孙相夫人本来打算慢慢给孙巧颜选个适龄青年才俊,但是近日来,孙相催的紧,让她快快选,可以先略过前面的庶出三小姐,将四小姐的先选了,定下来。

孙相是真急了,他怕夜长梦多,孙巧颜出岔子,他一堆女儿就砸手里了。

孙相夫人也很无奈,对亲生女儿也没法子,她小时候,父母遇到了仇家,无奈将她寄养在舅母家,阴差阳错,认识了孙相,当时父母长期无音讯,舅母渐渐不容,甚至动了心思让她嫁一个七品官去做填方,进门就一堆子女,她无奈扒拉了一圈,用自己最大的手段,扒拉到了孙相。

孙相对她还不错,本来这孙相府后院也不会有太多女人,照孙相自己的想法,也就是一妻,两个小妾就够了,这孙相夫人也能接受,谁家不是三妻四妾的?她也没想孙相守着她一人。但谁知道孙相夫人进门后,包括她自己和两个小妾,生了四个孩子,都是女儿。老夫人不干了,大巴掌一拍,无子不立家,这不成,纳妾纳妾,孙相夫人生的长女和四女,再看看两个小妾生的二女和三女,四个女儿四朵金花,没一根白葱,确实不行。于是,纳妾就纳妾吧,反正府里再多几口人吃饭的事儿。

于是,她给孙相纳了一房又纳了一房,一共纳了七房小妾,生了一个女儿,又一个女儿,这回连老夫人都不说话了。孙相自己也心累的不想再纳妾了,以至于,到了后来,孙相夫人稍微一提,孙相自己就直摇头拒绝。

最后还是孙相夫人自己肚子争气,十年前,生了个儿子,又过了几年,七姨娘争气,生了个庶子。这才使得孙相既一堆女儿后,终于有了两个儿子,差点儿把他感动哭了。

所以,如今孙相府是一堆女儿,前面两个女儿嫁人了,但后面还有十几个呢。尤其是,孙巧颜三岁的时候,孙相夫人的父母解决了仇家,找来了京城,那时候孙相官还不大,每天绞尽脑汁往上爬,除了生儿子的烦恼外,朝中还有一堆的事儿,他顾不过来,孙相夫人这个嫡母面对一大家子女人女儿,也顾不过来,所以,在孙相夫人的父母提出他们没能亲手教养女儿,想抱了三岁的外孙女去身边享受一下天伦之乐的时候,孙相和孙相夫人都没怎么挣扎,便同意了。

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孙巧颜这一去,就不乐意回来了。

他们以为,也就是让孙巧颜去外祖父母家住一二年,意思意思得了,毕竟是嫡女,但没想到,孙巧颜自己不回来了,后来一年又一年,哪怕回来京城住几日,孙相夫人拘着她学几日规矩,一不小心一个看不住,就又跑了,就这样,如今孙巧颜已过了及笄,该议亲了,可是她的性子也扭转不过来了。

不止如此,她还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声,一手独门绝技飞雨梨花针,被她使得啊,人见人怕,江湖排行榜上,虽然不是第一第二,但也争了个第三。这就让孙相头秃了。

若是庶女,孙相大约就直接把她在相府的身份一消,也就完事儿了,但她偏偏是嫡女。孙相夫人就两个女儿,一个已经出嫁,一个自小没在身边养着,随便从相府消了籍可不行,别说孙相自己觉得不行,就是孙相夫人死活都不会同意的。

这样一来,为了不让她这颗不定时地雷不知道哪天突然就炸了,孙相自然要赶紧给她选亲,以前还没那么迫在眉睫,如今她竟然在京城救皇帝太子动了手,可不就迫在眉睫了吗?把她赶紧嫁出去,其余的也最好下饺子似的,能嫁的都嫁了,孙相才觉得放心。

所以,这两日,孙相夫人真是一日比一日眉头不展,叹气连连。

孙巧颜自己倒是没什么烦恼,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好好补觉,对于她爹娘给她选夫婿这事儿,她虽然不太喜欢,但还真没怎么怕,反正就京

我去开会别让草莓掉下来 小雪真紧夹得我真舒服

城里这些公子哥们,应该没一个能打的过她,大不了她乖巧的装一装,进了夫家门后,一旦不如意,一根金针下去,保准无论是丈夫还是公公婆婆,都得乖乖听她的。

孙相夫人难的不行,她不是怕对不起孙巧颜,而是怕对不起娶了她的倒霉鬼。所以,孙湘夫人捧着几本打探来的京城适龄未婚青年名册,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家世多好,多有才华,而是自幼有没有强身健体,能不能禁打。

尤其是,孙巧颜这个人,从小到大,不喜欢五大三粗的汉子,长的过得去就行,只要不五大三粗,她就能接受。但武将多数都五大三粗,虽然禁打,却也不能选。

这样一来,孙相夫人扒拉了一圈,也就扒拉出来那么几个,准备赶紧让人再仔细打听打听,待选出来哪个合适,她得跟男方家安排一下,提前瞧上一瞧,相府的女儿不兴盲婚哑嫁,以免嫁过去后,一个个的都回来哭鼻子,她可受不了。

琉璃来的时候,孙相夫人正在名册上圈人,她圈出来的,准备都瞧瞧。

听人禀告说凌掌舵使身边的琉璃姑娘求见,孙相夫人愣了一下,连忙派了身边的嬷嬷出去将人请进来。

琉璃拜见了孙相夫人,笑着递上一份厚礼,又捧着一份厚礼说:“我家小姐特意备了两份厚礼,一份是送给相府的,一份是送给四小姐的。多谢四小姐在上元节那日晚倾力相助。”

孙相夫人自是知道上元节那晚孙巧颜救了皇上和太子,孙相这几日生怕皇上和太子找他,幸好没人找,他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凌掌舵使便派人上门了。

孙相夫人和气地笑,“凌掌舵使太客气了。”

她拉着琉璃坐下说话,“听闻掌舵使回京了,我正想着改天去看望掌舵使,不知掌舵使的伤养的如何了?”

这话是客气话罢了,孙相府与凌家和凌画素来没什么往来。

琉璃声音清脆,“多谢夫人关心,我家小姐伤势养的差不多了,再过十天半个月,应该可以出门走动了。”

孙相夫人一听还要十天半个月,这伤可真够要命的。

二人你来我往围着凌画说了几句闲话,琉璃便转入正题,“小姐吩咐我转告夫人一席话。”

她见孙相夫人静听,便将凌画的话委婉的转达了。

孙相夫人听完微微睁大了眼睛,“掌舵使要为我家小四保媒?”

“可以这么说。”琉璃点头。

“不知是哪位公子?”孙相夫人问。

琉璃想了一下,摇头,“我家小姐没说,想先见见四小姐,若是四小姐同意,我家掌舵使便使一把劲儿,若是四小姐本人不同意,这事儿就打住。”

孙相夫人一听,便道:“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琉璃笑,“若是四小姐同意,定是一门好姻缘,相爷和夫人当是不会有意见的,我家小姐保媒,定不会害四小姐,夫人放心。若是四小姐不同意,也就不必让夫人和相爷烦恼了,您该给四小姐选亲便继续选亲。”

琉璃这样一说,孙相夫人不好再追着问了,点头,吩咐身边伺候的嬷嬷带琉璃去见孙巧颜。

琉璃去了孙巧颜的院子,孙巧颜听闻后,从床上爬起来,没在屋里等着,而是迎出了门口。

琉璃见到孙巧颜,拍拍手里的盒子,“四小姐,我来给你送礼了。”

孙巧颜对她挑眉,看着她手里捧的盒子问:“什么贵重的礼,要劳琉璃姑娘亲自走一趟?”

“不算多贵重,但四小姐应该很喜欢。”琉璃将盒子递给孙巧颜。

孙巧颜也不客气,直接当着琉璃的面打开,眼睛一亮,“还是你家小姐懂我。”

琉璃立即说:“这礼虽是小姐的,但却是我去库房选的。”

孙巧颜高兴,“多谢。”

她将盒子让人抱回屋,对琉璃问:“你身上带着剑吧?打一架?”

琉璃:“……”

她咳嗽一声,“我今儿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