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亡者本该安息,可如今却在死后依然被母蛇利用,替杀死自己的家伙效力,这是何等的悲哀,我看着眼前那一具具被母蛇吐出的尸体,看着它们冰冷麻木的脸口中发出了一声轻轻叹息,惋惜地说道:“这些人本该成为江湖上的神话,他们本应该在

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漫长的岁月中书写更多更辉煌的传奇,可最终他们只能止步于此,你杀死了他们甚至吃掉了他们,此乃森林法则弱肉强食无可厚非,但你不该在其死后依然利用他们的身体,至少应该给这些人一个体面的终结,我承认我会搜刮被我杀死的强敌身上的财宝,可我至少不会糟蹋他们的尸体。”

母蛇在帝俊法相的利爪下挣扎,口中咆哮怒吼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给我去死。”

所有被母蛇召唤出来的尸体全部抬起手来,他们的举动出奇的一致,掌心之中灵气闪烁那是残存在他们尸体之中仅剩下最后的灵气,是他们生前强大修为最后的见证,也是因为这一点点灵气才保证了他们的尸身还存在于这世上。

“快给我动手,干掉这个凡人。”母蛇再次下令,所有尸身掌心中的灵光也变的越来越亮,远远看去就仿佛黑色夜幕之上点缀的星辰。

忽然间耳边传来诡异的呜咽,我凝神听着竟听见呜咽声是从这里每具尸体口中发出的,这些尸体在低声哭泣,我满脸诧异因为这些修士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尸体又怎么会哭泣呢,直到我定睛仔细一看才发现了原因,原来这些类似呜咽的声音是因为风吹过尸体上的窟窿后发出的风声,这些尸体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后早已千疮百孔,风从这些窟窿中吹过之后就发出了类似哭泣呜咽的声音。

“诸位,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玄妙存在,你们虽然已死去千百年,但曾经的不甘与现在的屈辱让你们向我发出了这怪异的声音,你们应该也不愿意被这条母蛇驱使吧,那晚辈今日就斗胆得罪了,就由我来送诸位前辈上路。”

说完这句话我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一声叹息后所有尸体手中的灵光骤然绽放,与此同时我背后帝俊的法相狂吼一声,妖气化作巨大的符阵笼罩住母蛇和此地所有受其控制的尸体,我口中念出超度亡者的经咒,声音随着灵气在宫殿之中回荡。

没有睁眼但耳边呜咽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睛感应到的光芒也越来越黯淡,最终彻底变成了一片漆黑,这时候我才睁开眼睛,所有灵光以及灵光背后的尸体全部都消失了,宫殿内只残留着地上的妖火以及覆盖在我们头顶上的符阵。

符阵此刻笼罩住了庞大的母蛇,母蛇紧张地扭动身躯多次试图攻击符阵,但每一次攻击不仅不能将符阵打破还会在符阵的灵光反击之下受到重创,多次受到重创之后的母蛇已经伤痕累累变的奄奄一息。

“该你上路了。”我伸出一只手,手掌向上与此同时帝俊的法相也伸出一只利爪,爪心向上,当我翻转手掌并且将手掌按下的时候,法相的利爪也会跟着落下,那一刻就是母蛇的死期。

无论是人还是其它任何种族的生物都向往长生不老,每一个物种中绝大部分个体都渴望不死,母蛇已经活了万年岁月,而且还是被困在这孤寂的黑暗宫殿里,可即便如此它依然想活下去哪怕是活在这如同囚笼般的地方,所以眼看自己即将命丧于我之手,母蛇突然大声求饶惊呼:“凡人,别杀我,我能帮你进入第三重神境,也只有我能帮你了,如果你杀了我的话那你只有再等上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才有机会见到星雄罗盘再次激活。”

我的手迟疑了没有马上落下,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方法?”

“第三重神境的大门名为星雄罗盘,那是纣幽那个老家伙亲手打造的一件强大灵物,此灵物之中有纣幽的精血,其中一共有三重谜团,每打开一重就会激活下一重,且每一重都比上一重更难,而且一旦破解失败就失去了这一次破解的机会,星雄罗盘就会锁定并且自我封闭,需要等待漫长的岁月才会重新自我激活,所以你刚刚强行破解星雄罗盘失败后,要是没有我的帮忙那你只能再等下一次星雄罗盘自我激活了,不过要是我出手帮忙的话你就还能有一次机会破解星雄罗盘。”

我听母蛇说的郑重其事似乎不像是骗人,心中也产生了好奇暗道:难道这家伙真有办法让我再次破解星雄罗盘吗?

“你真有办法吗?”我问道,“你先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星雄罗盘的开启和封闭其实

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全看其内部那滴纣幽的精血的状态,那滴精血会吸收四周的灵气缓慢累积,当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被激活同时星雄罗盘也会被激活,一旦破解失败后精血内的灵气耗尽就会失去效力,自然星雄罗盘也会封闭,而我这里也有一滴纣幽给的精血,这滴精血是当年纣幽将我带到凡间时候赠送给我的礼物,同时也是我们之间主仆契约的见证,如果我将这滴精血送入星雄罗盘内,那星雄罗盘应该还会再次开启自然你也就多了一次破解星雄罗盘的机会。”

我明白了母蛇的意思,但却没有完全相信它,这条母蛇不是好东西说不定正憋着什么阴谋呢,我想了想后说道:“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你,毕竟你也没办法证明你说的话就是真的。”

母蛇见我还是不肯放过它立马急了,张开嘴吐出一条黏糊糊的信子,信子的中间包裹着一点红芒,那红芒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可我还是看的很清楚那是一块如同红宝石般的石头,而石头里包裹着的东西散发出血与古神的气息,我皱起眉头问道:“那就是纣幽的精血吗?你既然将精血给我看了,就不怕我出手宰了你然后直接从你的尸体里把纣幽的精血拿出来吗?”

“我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是有所依仗,我的性命与纣幽的精血相连,一旦我死了那纣幽的精血也会立即失去效力,到时候你拿到的不过是一块破石头罢了。”

喜欢贷灵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