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强奷女同学小说系列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王弃被嫌弃了……这可真是久违的感觉。

可是他没有太过纠结,而是开始兀自琢磨了起来……

要降本增效啊!

他看着公输依智设置的交通网络,心中明白这其实已经十分完善,几乎已经可以说是覆盖了大彭全境。

可是如何来实现这种覆盖呢?

王弃带着前世思维,首先想到的就是‘轨道交通’。

可问题是,在这修行的世界,轨道桥梁真的是必需品吗?

不见得是。

反正就王弃所见的那些交通工具的样品设计上,就几乎看不到车轮结构……在这些年轻的机关师们心中,车轮结构就是一种该被淘汰的‘凡间设计’。

交通工具那可都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机关师的思维模式就决定了他们看不上在地面上以车轮‘慢慢走’的这种交通模式。

那么问题来了,不这样的话又如何实现‘降本’呢?

王弃明白,若是他选择模仿上一世的文明发展过程,直接从地面交通搞起……那的确会省去很多的成本,也会让整个大彭的交通快速地繁荣起来。

可是这也意味着他会消耗过多的资源在不断的转型上面……他很确定这些神机竹海的弟子们必然看不上这种地上跑的交通工具,然后不断地进行改良优化……

王弃想了一下,他决定换个思路来。

上一世的科幻想象中,轨道交通的未来形态是什么?

好像是智能轨道或者更进一步干脆无轨高速列车吧?

那是否能够一步到位?

王弃想了一下,然后目光又看向了公输依智布置的那交通网络……

他看到了那一个个关键节点的城市,都是以红点标注出来。

每一个红点都是作为小枢纽的存在,其间隔距离不会超过百里。

然后王弃又开始思考这些交通工具最大的成本在哪里?

毫无疑问,其最大成本来源必然是那负责积蓄并输出元气的傀儡核心!

或者说得更明白一些,要想负担得起王弃设想中的大型交通工具的驱动,那必然需要一个足够强大或者说是庞大的傀儡核心来处理浩瀚的天地元气。

神机竹海弟子们遇到的问题是,他们的设想太过完美了,总是想要造出一辆能够从长安跑到大彭各地的‘永动列车’来。

王弃在明白了症结所在之后,他忽然出声道:“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

那神鸢原本在旁边看到王弃陷入沉思还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虽说表面不屑,可实际上她心里还是蛮尊敬这个给五神山带来翻天覆地式变化的师弟的……只是,不专业的人少插手,这是她一直以来做人的原则。

可现在她乍然听到了王弃的话就有些惊奇了……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王弃继续说道:“既然资源上不足以制造这么多‘理想型’的交通工具,那么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思考,只需要让这些交通工具能够行驶百里距离就足够了。”

“按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强奷女同学小说系列小说

照公输老师的设计,百里范围内必然有一座作为枢纽的城市……那么我们就在这枢纽处‘转车’不就行了?”

“甚至还可以将这些交通工具模块化,将载物的部分和傀儡核心所在的驱动部分可拆卸转移……如此就可以做到快速‘转车’了。”

王弃说了他的想法……以优秀的运营方式来提升廉价造物的使用效果。

神鸢的神色复杂了起来,她当然能够分辨得出这种方式的好处。

若是真的如此推行,那么以如今的技术积累,几乎是立刻就能够完成这交通网路的设计工作,然后进入快速实施阶段。

而王弃想要的交通网路也会在短时间内就被建造起来……而技术革新后更新换代的成本也很低,因为本就是模块化设计,只需要换掉作为驱动部分的‘车头’就能够轻易完成技术更新……可谓是好处多多。

神鸢却神情复杂的摇了摇头,随后咬咬牙说道:“你说的办法我们并非没有考虑过……只是,这样的东西在我们看来是没有灵魂的!”

王弃当时就愣住了……这位师姐,你怕是不知道他刚和公输依智讨论过调教智能傀儡空白灵魂的事情吧?

好吧,他其实明白神鸢师姐的意思……这其实可以说是技术人员的精神洁癖吧。

能够做到最好,就绝对不想将就凑合……

其实到这里,王弃就已经可以强压着神鸢去执行他的方案了,就算她心中有不满也没地方说理去。

王弃没有做这种强人所难的决定,而是挠了挠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全盘放弃原本的方案了。”

“什么?!”神鸢大吃一惊。

她怎么也想不到王弃因为自己的一次否定就会选择放弃她们这么多人这些时日以来的所有努力。

王弃道:“就像神鸢师姐你说的那样,这样的设计已经不适合当前这个时代了……既然不符合时代,那自然只能被放弃掉。”

神鸢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糟糕,她说:“你怎么可以随便放弃,你知道这事关我师尊的成道大事吗?”

王弃挠了挠头,就觉得自己好委屈……先前明明有了更好的解决方案,这神鸢师姐却偏偏因为自己的‘精神洁癖’而不愿采用。

他只好说道:“我是说换一种另外的方案,又没说放弃掉建立交通网路这件事?”

神鸢这才神色稍定……可是自己一直为之努力的方案被完全否定掉,这无路如何还是很令她感到挫败。

她忽然生出了强大的斗志,以一种斗争的状态看向王弃道:“那倒是请师弟说说,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案?”

王弃没有在意,而是在思考着自己的那个想法……

讲真的,他其实已经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想法了……可是这个想法唯一的缺陷就在于无法确保五神山的关键技术不会泄露。

王弃想了又想……随后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他忽然在这实验室随手捡了一些铁片,然后按照自己的意志将这些铁片给进行扭曲、重新调整形状。

只见这些铁片慢慢地变成了花瓣一样的形状,随后开开合合又是不停地调整,最后以一种破破烂烂倒出都是缝隙的样子合拢成了一个花骨朵……

这些铁片都已经被他要玩坏了……可是王弃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因为他发现那石中花给他带来的启发可不只是‘魂笼结界’,还有就是以这花瓣的形式来进行加密的思路!

以不同的花瓣边缘形状,不同的花瓣数量,还有不同的交叠方式甚至于是开合度的些微不同,都能够组合出许许多多的可能……更妙的是,若是不能进入这合拢的花朵内部,就没人能知道这些花瓣的边缘和本身的纹路交叠出了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而现在王弃手中这朵‘铁花’看起来很粗糙,可实际上它内部的纹路却是分明演绎出了‘虚空汲灵大阵’!

而这朵‘虚空之花’的成型,也意味着王弃彻底掌握了这种‘解题思路’……说来也奇怪,原本他还以为构建虚空之花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可是真当他开始尝试的时候便有如神助,好像冥冥之中有人相助一样。

王弃觉得,这可能就是气运的加持吧?

肯定是了,‘虚空之花’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不知有多少好处,意味着‘虚空汲灵大阵’可以彻底从五神山的藏经顶密地中走出来了。

那么这样一来,‘虚空之花’遍地生根,对于这世界来说便是大有益处之事……就好像当初五神山开始研究虚空,就在冥冥之中受到助力而开发出了‘破空大阵’和‘虚空汲灵大阵’一样。

王弃现在也仿佛能够体会到这种‘天授’的感觉了。

“啧~”

他抬头看了看天,心情就觉得颇为愉悦……这意味着,他一直以来的猜测都是正确的,而他现在的所作所为绝对可以说是‘顺应天意’。

王弃笑了起来,随后他将这‘虚空之花’递给了神鸢道:“就是这个了。”

神鸢神色莫名地接过来……这东西在她眼中就是一个铁皮包成的球,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还真有,她隐约感受到了一点这‘铁皮球’内微弱的元气反应……可这么一丁点天地元气的反应有什么用?

王弃笑着问:“不知你可听过‘虚空汲灵大阵’?”

神鸢神色一动,微微颔首道:“师尊曾说过这门大阵,会成为我五神山变革的关键。”

王弃点头道:“所以,你现在就看到它了。”

神鸢一时无声。

她看着王弃手中的‘虚空之花’,明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简陋’的铁球里面竟然装了五神山的顶级机密。

她有些激动,可又有些不明所以……这么重要的东西以这么简陋的形式表现在她面前,王弃是想要干什么?

王弃没有告诉她答案,任由那‘虚空之花’的最初样品在神鸢手中把玩,自己则是看着那公输依智构建的交通网路愣愣出神。

神鸢只能自己琢磨,只是她实在不能理解王弃这么做的用意……可她不服输,愣是这么一直思考了两个时辰。

王弃看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便起身离开道:“我的答案就在这‘虚空之花’内,若是你自己想不明白就去问问公输老师吧,毕竟这关乎到他的成道之路。”

神鸢原本困顿的神情猛地就是一愣,随后竟然是双眼发红而后委屈地流泪了。

王弃转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心软的意思,而后说道:“想明白了就自己去找公输老师吧,朕也要回宫休息了。”

话音落下,他便消失在了原地。

最后一句话他直接以皇帝的身份在说,其实就是想要最后点醒一下这位神鸢师姐,让她凡事不要太过分了。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强奷女同学小说系列小说

神鸢的优点在于她对一切事情都追求最好的结果,精益求精绝对不会容忍‘将就’。

可是刚才王弃有意无意地点了她一句,提醒了她这可是关系到公输依智成道之路的……她就算有自己的想法,也不要太过分了,最终阻了公输依智的路。

王弃一下离去,没有给神鸢任何解释的机会,最终这姑娘就委屈地一边流泪一边说道:“混蛋!这事情对师尊多重要还用得着你来说吗?所以我才必须要精益求精,不敢坏了师尊的大事啊!”

旁边的弟子们看着自家大师姐忽然间又哭又闹,还在骂着‘混蛋’,就开始怀疑那位当皇帝的师弟难道对师姐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一群弟子拿不定主意,只能派了个习惯了背锅的赶紧去统治公输依智……就说,大师姐又发脾气了。

……

公输依智中断了自己的研究,无奈地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就不知道自己这宝贝徒弟怎么又炸毛了?

随后想到今天应该是王弃来过吧?他忍不住问旁边:“今天王弃来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众弟子面面相觑,随后只能把一个倒霉蛋推出来道:“回禀首座,王师弟过来之后就是看了一下大师姐和我们的各种设计,然后就和大师姐单独讨论了一阵……等王师弟离开后,大师姐就变成这样了。”

公输依智愣愣地思考了一阵子那位掌教四徒冉姣,觉得有那位在王弃应该是没心思去招惹别的女人的,所以他稍稍安心道:“放心吧,我估计就是你们师姐被打击到了,我去看看她。”

他来到了神鸢的身边,这位暴躁的神机竹海大师姐正在使劲地砸着自己制作的交通工具模型,周围已经看不到一块完整的零件。

“鸢儿,你这是何苦?”

公输依智问。

神鸢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委屈极了地问:“师尊,难道弟子就真的如此不堪吗?”

公输依智茫然:“此话怎讲?”

神鸢道:“弟子明知道此事关乎师尊成道大计,也明知道原本的那些设计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可弟子依然傲慢地认为自己的设计没有问题,只是生错了时代罢了。”

“如今弟子的傲慢,如今已经惹怒了那位当皇帝的师弟,他恐怕会直接放弃这个项目了!”

“若是师尊的求道之路因此断绝,弟子百死难赎!”

好家伙,王弃要是知道自己最后一句话能够把神鸢给吓成这样,一定会乐坏了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好好说给我听。”

公输依智没好气地说道……他就知道自己这爱钻牛角尖的徒弟肯定被王弃给‘玩坏’了……想也知道王弃怎么都不可能放弃建立一个完整的交通网路的。

所以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把神鸢折磨成了这样……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