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㖭你的兔兔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一座白色的城,就接连在蛮荒圣墟和梵天圣域之间,恍若一道白色的大门,阻碍着两界的勾连。

此时那仅二十米高的巨大城墙上,则伫立着无数的修真者,包含着各宗各派的人,虽上不同属,但是这底下的门人弟子,这一刻里确实能够做到万众一心的一致对外。

委实是那成群成群的各色妖族,乌泱泱的一大片,滚滚弥漫的妖气好像是火烧火燎而出来的黑色浓烟,将这里的天空都整的阴沉沉的,让人心里发闷。

“看来聂道友的这一次计划,是彻底的失败了啊。”

一名面颊偏瘦,身形颇高的中年人嘴角带着些许讥讽的嘲弄着。

而在他的身侧,则站着四五位气息极为不俗的修真者,从外形上来看,年龄似乎都差不太多,却有一位满头白发但面色红润的老者则道:“也不尽然,至少还是让妖族各部损伤颇大,不然也不会到今天还没到齐。”

瘦脸颊的中年人斜眼一瞅道:“孙道兄还是心系自己的宝贝孙女啊!”

白发老头却是嘿笑了一声:“当初聂云仙建议主动出击的时候,东方道友不是也没反对吗,这时候再说此事的得与失,是不是有点找后账的意思啊。”

他这话说的多多少少有点不客气,可瘦脸颊的道人仅仅只是冷笑了一声。

“当初的不反对,并不是说在下的心里就是同意的,况且那时候的你们,包括血老头在内都是赞成的,我们育灵宗,人言轻微的,哪有什么话语权,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吧。”

如此阴阳怪气的话,似乎和这城中的氛围有些不太搭调。

周遭的另外几人,则都是不说话,但是面色各异,即便心里有话也都是在暗地里秘语传音的交流着。

“东方灰,这话你和我说不着。”孙姓老者的脸上已经挂了一层霜,显然已经是心里有气,不是他不够城府的沉不住气,而是委实没那个必要。

虽然在梵天圣域里,育灵宗虽然也算的上是一方势力,可和他们万剑宗一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只听他继续道:“今天既然讲到这了,老夫也劝道友一句,你们育灵宗如果做不到凡事都看别人的脸色行事,那就自己单干,别有事没事的在这抱怨,有能耐去找极寒仙宫的血老去。”

这话一出,东方灰的脸色立马阴郁至极,而孙姓老者根本就不看他,扭头就走,两边的另外的几位则心里暗笑的同时,居然也跟着一同的走了,只剩下东方灰自己在那心中含恨的沉着一张老脸。

他们这边勾心

男生㖭你的兔兔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斗角,但城墙上的各宗弟子却相处的不错,一边惊讶于城下越聚越多的诸多妖邪,一边则心中惊惧但又有些兴奋的交头接耳。

“蛮荒圣墟的妖怪怕不是都来了吧,这一眼都看不到头了。”

有人感叹道。

另外一人则道:“千年一次,你真当圣灵血祭是在开玩笑?”

“狗屁的圣灵,就是一群修炼有成的妖,再说谁祭谁还不一定呢!”

有人开始反驳着,并得到了不少的附和。

而在城内,就是御灵城的深宫之里,其中的一间独门独院的偏殿里,一名身穿白衣的年轻女子,此时正轻手轻脚的想要往里走。

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老头一把拽住道:“我说妮子啊,你给爷爷要点脸行不,你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成天的往人家屋里钻,你知道不知道,就因为你这事儿,你爷爷我的老脸天天被人啪啪的直抽呐。”

开始的时候,尚未反应过来的年轻女修真就被这跟鬼一样的老头吓了一大跳,好悬没拔剑先砍了对方。

只是待其抽清楚了来人是谁的时候,竟是小嘴一噘道:“爷爷你这脸不是还没肿吗?啥时候肿成了猪头咱再聊。”

说着话,也不管孙姓老头如何的拉扯,手一摆的冲着偏殿的院子里就跑了进去,气的老头只能干瞪眼的一个劲的跺着脚。

男生㖭你的兔兔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她奶奶的,那聂云仙还没老子年轻的时候帅呢,真不知道你那俩眼窝子是怎么长的,全跟你奶奶一个德行。”

他这边骂,却也有些无奈……

瞅了瞅天空上方那越发凝聚的妖气冲天,黯然神伤的一摇头道:“天要下雨,孙女要嫁人,这闺女是长大了,女大不中留啊……”

说着话只能背着手的往深宫内院走去……

同一时间的御灵城下,相对于城上的静悄悄,这边可就热闹了。

兽鸣四起不说,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那是应有尽有。

飞禽大鹅,走兽肥鸭,兽头人脸的,人形狗头的,或是仰卧趴着的,或是金鸡独立在那发着呆,一眼望过去,真可谓是眼花缭乱,活脱脱的一个大型动物园。

而在这其中,一位满头银丝白发的俊俏小佳人,此时正好奇的四处张望。

只是瞅了这许久,也放出神念搜索了好一阵子,却依旧没找到她所想念的那个人。

内心极度失望的她,不禁拽了拽一旁的女修道:“姐姐,他不会是死了吧?”

被唤做姐姐的这位,面貌绝美,不仅仅是那张一直引人注目的脸蛋,还有那颇为丰腴的身材,无不让人侧目的直流口水。

“放心吧,咱们死了他都不会死,那个蛤蟆命,硬着呢。”

苗苗撇了撇嘴,脑海里不禁就呈现出那个可恶的家伙的丑恶嘴脸,但这时候想起来,完全不似平日里的那般令人生厌,反而有着些许的亲切。

于是浅浅一笑道:“这倒也是。”

白红薇闻言摸了摸她的头,又给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只是再看到那一目双瞳的奇异眼眸之际,白红薇的心立马又揪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苗苗的眼睛,却是在一夜之间发出了如此的异变,期间胖瘦头陀也都过来瞅过,尽管他们存活于世的年头够久,但是如此的异象还真是头一回见。

只能将其解释为血脉变异的结果。

此言一出,立马就引起了白红薇的警觉,不禁暗地里思量着,难道真因为是苗苗体内血脉觉醒的缘故?

但不知怎么的,每次和那对一目双瞳的妖目对视,都让她的心里产生出一股极其陌生的冷冽之感。

尽管苗苗本身没什么异样反应,可这种感觉却始终的萦绕于心头。

所以真想,好想那个家伙也在身边该有多好……

白红薇心里叹息的同时,又望向夕阳西下时的光景,色如血,黑夜将至……

喜欢本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