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 清梦压星河 po红烧肉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台上,字字句句都是告白。

台下,一言一语都是提醒。

提醒,那是他们的故事,别人都是配角。

凌超晗内心做着剧烈的斗争。本以为,她醒来时记得自己,自己等来了机会。可只要君羡在,似乎她的眼里就只有他。

亦如此刻。

真的到了放弃的时候吗?

尤利娅眼底闪过一丝落寞,情感一途,他们同病相怜。

尤利娅握住了凌超晗的手。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男女授受不亲。”凌超晗说着,去抽自己的手。

然而尤利娅也似发了狠,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开。“我们东欧也有句古话,随意拒绝女士是很不绅士的行为。”

“我没听说过。”凌超晗直男附体。

“东欧女士尤利娅·赫梅利尼茨基说的。”尤利娅直视着凌超晗。走红毯的她,今天妆容盛艳,透着强大的气场,湖蓝色的眸子在电影宫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愈发幽深坚定。“明明那么难过,手心都是汗,还在逞强。”

“尤利娅,这是我的事。”凌超晗说。

喜欢她,是我一个人的事。

“凌超晗,同样的话给你。”

她爱他,他不爱她,老生常谈的戏码。

当凌超晗拒绝尤利娅时,想想自己被善解意拒绝时的感受,不是一样吗?谁又比谁更好。

凌超晗起身,走出了电影宫。这个颁奖典礼本来就和他无关。

尤利娅也追出来。

夜色下,这个被亚得里亚海包围的小岛,有海风吹过,凉爽舒服。

“凌超晗,”尤利娅与他并肩,她个子很高,身高非常般配,“是谁说来着,喜欢就会放肆,但爱是克制。她这么开心,这么幸福,你应该祝福她。”

星光落在身上,那本是极美的画面,可天晓得,凌超晗有多难过。“尤利娅,我十五岁在擂台上输给了她,从此心心念念有一天打败她。你有过那种经历吗,用那么长的时间,去念着一个人?”

尤利娅轻轻地笑,“那不过是年少气盛,少年气罢了。”

凌超晗不觉得好笑,“说不得那时候我就心动了,少年心事不自知。这算青梅竹马。”

“凌超晗,有没有搞错,那时候她才十岁。”

“命运让我,等她长大。”

争执的两个人,无关对错。

“凌超晗,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要么这样,你最后为自己争取一次。如果你输了,就放下她,和我交往,怎么样?”海风吹着尤利娅,一丝金黄的头发在鬓边轻舞,真是个美人儿。

偏偏面对的,是个不开窍的、很轴很轴的家伙。

“怎么争取?”凌超晗问。

想赌一次,趁着善解意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为自己的心爭一爭。

尤利娅想了想,蓝眼珠明眸善睐,“这样吧,就来一场极具仪式感的告白。”

小王子曾说,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个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你有什么好创意吗?”

尤利娅勾勾手指,“你附耳过来。”

凌超晗照做了。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喷薄。等到说完了,尤利娅大胆地咬了下他的耳朵。

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主意,而下一刻,凌超晗捂住自己的耳朵,“你……”

东欧美女双手背在后面,笑的娇俏甜美,“这是我收的报酬,不能白给你出点子。”

*

颁奖典礼后,一行人回国了。

毫无疑问,君羡和善解意又是一起的。现在,善解意几乎可以平静面对噪音。

旅途漫长,一路无话。

到了帝京机场时,韦琳琳和程叙接机。

“琳琳姐”,善解意像小燕子似的,飞奔琳琳姐怀抱。

韦琳琳抱抱她,笑着说:“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又转向君羡,“恭喜先生。”

君羡得了两个大奖,他们在国内早就看到了。

“谢谢,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琳琳。”君羡和善解意不在的时候,公司的事都是韦琳琳和田勋在做。

“你虽出国,可是很高产啊。这么多曲目,好几个艺人都出了新专辑。”韦琳琳说。

论发新专辑的速度,星意音乐旗下艺人绝对是周期最短的。好像,他们有个AI在生产音乐似的。

程叙看了眼自家老板,铁青着脸,这是追美失利了啊。

不过老板也是的,放着东欧大美人不要,非得吊死在一棵树上,何苦?

“你们都不把自己当名人吗?赶快回家倒时差了。”尤利娅说道。

然而往车库走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插曲。韦琳琳是来接善解意的,但程叙是作为好哥们,来接凌超晗的。但程叙和韦琳琳是开一辆车来的,司机是程叙。

接下来座位如何分配?就挺尴尬。

尤利娅拉住凌超晗停下,冲程叙他们说,“你们走吧,我和凌打车回去。”

君羡明白了,“你们走吧,我和解意打车回去。”

被嫌弃的司机程叙,“……我开了公司的商务车,都坐得下。”

结果是,君羡和善解意坐第二排,凌超晗和尤利娅坐最后一排。

帝京机场离君羡住的棕榈泉近,车子先去君羡家。可到了地点,君羡下了车,善解意一动不动。

“喵喵,我们回家了。”

善解意不解,“我要和琳琳姐回家啊。”

虽然善解意记起了一些和君羡的事,但在她的记忆里,她和韦琳琳是最好的姐妹,理所当然住一起。

君羡:“……”

凌超晗:“……”只要他们不在一起,他凌超晗还有机会啊。

程叙:“……”不是,你的琳琳姐现在是我的啊。程叙好不容易争取到了和琳琳同居的机会!

一切都乱了。每个人都个怀着心事,有人欢喜有人愁。

君羡回去了,他坚信,时间会战胜一切,他的姑娘总会想起来。

善解意住到了韦琳琳的……新家,也就是程叙新买的房子。而新家的主人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 清梦压星河 po红烧肉

程叙,被赶到了意屏科技的行政公寓。

程叙无奈,不想过回单身狗的生活,想每天抱着琳琳入睡。

啊啊啊啊!

凌超晗则在筹划着,一场具有仪式感的告白。

喜欢星星的女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