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娇妻在群交换被粗大 大柱和马秀芳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西海上空,光芒一闪而过,一道人影落下,显出,是阳道人。

不过阳道人目前的状态很特殊,气息大减,甚至简单的飞遁,都让他踉踉跄跄,稳不住身形。

好不容易飞到了水面上,这才松了口气,海风荡漾,吹的他的发丝微微荡漾,一点白色微微闪过。

只是很短一段时间,阳道人的头发便半白了,同时脸生皱纹,看上去像是老了二十岁。

不过阳道人依旧是那个阳道人,见左右无人,先站在飞剑上脱了裤子,尿了个爽,然后摸出一个剑令,往水下一丢,顿时海面上转起一个漩涡。

剑光一闪,一人一剑消失不见,只剩下有些泛黄的海水。

很多人都知道,圆道人遗藏数甲子开放一次,是因为地脉变动,地底火山将遗藏阵法冲开,也只有天地之力,才能开启这个正魔斗剑的大杀场。

但很少人知道,圆道人遗藏其实有一条隐秘通道,需要大峨派剑令开启,可以直入遗藏内部。

而阳道人手上的,便是最后一枚剑令,而且这枚剑令的来源很特殊,得自于叛教的了了道人之手。

直接进入阵法外围,还未经过先天五遁,恐怖的风暴便席卷而来,阳道人连忙御剑阻挡,结果被这先天罡风吹的动摇西荡,身形狼狈。

这在以往,是绝对不可想象的。

“我当是谁,这不是如今大峨派的掌教么!”

“当年圆道人最欣赏的小徒弟,怎么沦落到了这么个地步。”

“正道大兴,大兴,大兴,哈哈哈哈哈……”

这里做为正魔斗剑的战场,魔门五道,正教剑仙,不知多少前辈高人的意念纠缠在一起,数百年下来,渐渐养出了这么些怨念。

“还请各位前辈让出一条道来。”

阳道人呵呵一笑,手中人皇剑高举,刹那间,独属于这口人皇剑的黄帝神光从剑身上溢出,所过之处,一切鬼魅尽散。

空气之中,仿佛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咳咳。”

阳道人面色一白,用力的捂着嘴,弓着的身子居然微微颤抖。

这对于剑境已达十二重天,上古剑仙层次的阳道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一路无阻,阳道人一路行走,直接到了当初大苦神君祭祀师尊的无名墓前。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呢,”一道清朗的声音从剑身上响起,这道声音极为悦耳,仿佛初升之朝阳。

“不是不甘心,”阳道人摇头,“只是想要确认一事罢了。”

看着这座无名坟墓,阳道人先是恭恭敬敬的上香磕头,然后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拍地面,墓碑炸裂,泥土开裂,一座灰黑色的棺木从地上升起。

可以看出,这座棺木的材质很好,隔了数百年都没有腐烂的迹象,这是龙象木,传说放在棺木中的尸体能万年不腐。

棺木缓缓打开,一个瘦削的老人缓缓显出。

老人一双斜长眉,面颊凹陷,头发简简单单的裹了个灰色幞头,高大的骨架在灰衣之中显的空荡荡。

这人就像是一块顽固、坚硬,泡在粪坑里,却又与世间格格不入的石头。

“师尊,”阳道人喃喃道,眼神恍惚,仿佛时间一下子便回到了相见的最后一面。

“阳儿,人间便交给你了,正道也交给你了。”

再然后,便是惊闻师尊被五大魔祖围困西海,等他终于杀入战场核心,只看到一人一剑,遍地尸骸。

是他让百灵子偷偷将圆道人的尸体埋葬。

因为师尊生前说过,吾死后,不葬青山,不埋绿水,枕骸骨,野狗叼,马踏人踩,不过如此,便是如此。

“你想找些什么?”剑身上的声音又问,因为感应之中,眼前这具尸身,一丝一毫的意念都无,可以说死的不能再死了。

“找一些大峨派骨子里的东西,师尊,得罪了!”

剑气一引,‘嘶拉’一声,圆道人外衣炸裂,而露出来的也不是干瘪的肉身,而是一整只骨架子。

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圆道人除了一颗脑袋之外,脖子之下,居然是一堆白骨。

骨头并不苍白,反而洁白如玉,每一根骨头之上,似乎闪烁些什么。

“这——”

阳道人不惊反喜,运转剑意,在茫茫然的虚空之中,似乎真勾引到了什么。

下一刻,二百零六根白骨猛然裂开,落个满地,变成来一副很奇异的白骨画。

一道光芒从第一根骨头上闪过,倒映出八个大字。

白骨剑典,破圆斩方。

阳道人深吸一口气,身子晃了晃,若非剑身驻地,差点就栽倒了。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圆道人乃方同,但方同却不是圆道人。”

人皇剑剑身大亮,黄帝的人形光影从中走出,认真的扫了一圈白骨,见骨头上的文字字字如剑痕,才点了点头,开口道:

“这也说的通,这位天地十强在转世成圆道人时,自身意念并没有复苏,而当圆道人实力越来越强,自然也意识到了自己魂魄深处藏着的怪物,所以故意借助魔门五宗之手,自杀转世。”

阳道人沉声道:“还不只如此,师尊应该料到,方同一旦转世,便会引导正道入歧路,而五大魔门宗主体内,各有一部分魔祖烙印,师尊应是逼迫自己入生死之间,借助当初那口逆天之刀的刀意,参悟出一套能克制方同的剑术。”

黄帝并没有阳道人那般兴致高昂,只是平静道:

“没人会相信的,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大峨派内,方同早开始行动,你动手弑师,便等于站在你的师兄、师姐、师弟的对面,等于站在天上那些支持伐天的那些祖师对面,甚至于,浩元都未必支持你。”

“到了那时,你会杀不胜杀的。”

“总有不杀之法,我也没有大开杀戒的念头,这不是正道所为。”

“若是没有呢?”

“不过便是枕骸骨,野狗叼,仅此而已。”

……

仙云飘渺的崆峒山上,方同头也不回,轻轻道:“把东西交给他了?”

“是,师尊,”了了道人恭敬道,欲言又止。

“就看看我的《白骨剑典》,你能炼出几成火候,看看是否真的斩了我。”

“老二还有百年才出世,人间不能太无聊。”

喜欢刀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