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对夫妻合租房子不隔音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就在王弃研究着智能傀儡的时候,玄真学宫就已经竣工。

这是依山而建的宏伟宫殿群,虽然规模上不比长安城中的宫殿群大……可因为是修行者参建,不但效力超高,而且设计风格上也更有一种修行者独有的韵味。

虽然是人工建筑,可是那依托山壁嵌入自然,又是巧夺天工之瑰丽。

地下、水中、甚至地火之上,还有悬挂于崖壁半空,又有巨木顶端设殿……总之,这一处宫殿群充满了惊人的想象力,也是意在让学员们能够更好地体验不同环境下天地元气的特点。

王弃对于这样的‘书院’很满意,当时就宣布了这‘玄真学宫’的开张,并且公布了入学的要求。

玄真学宫将有限度地向读书人开放。

童生试中不必有道学科,但秀才唯有通过道学考核的人才能入此学宫学习。

同时将道学直接加入乡试作为一科,也即是要想当官必须要过了道学这一科才行。

而已经有官身在的,则可以进入玄真学宫借阅道经。

与此同时一些简单的法术也会成为朝天官员的必备技能……

王弃这是真的要通过玄真学宫将修行知识在这天下传播开来了!

他不知道这是否算是逆天而行……反正他没觉得这‘天’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

尤其是在他给这玄真学宫内布置了上百个虚空汲灵大阵之后……他就觉得这玄真学宫周围的天地元气明显活跃了许多的样子……

呵呵……天意什么的,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呢!

王弃勉为其难主持了一下那学宫的落成仪式之后,就又将一切都丢给了自家师尊。

玉矶神女是国师,那么玉磐子就是这书院的第一任‘山长’了。

而他的学生则是一群散修,他的任务就是每日里给这些散修解读正确的玄门道理,让他们明白自己修行中的错漏之处。

他讲的是提纲挈领,而不同科目则还各有五神山弟子负责讲课。

就比如大师兄莫椋负责的是土行术法的道理,而二师姐雪鹤则是负责水行术法讲解。

三师兄灵机子也有职责,他是风行术法讲师。

总之,五神山因为其所学之驳杂,几乎各个科目都能够找到讲法者。

唯一麻烦的是金行和木行两门需要明玉仙姬和五观老人亲自上课……

只是紫府大能岂是轻易现身的?

他们有各自的事情,要上课便通过观天镜以影像‘云授课’……

授课这些事情并没有让王弃费神,主要也是五神山明白不能事事都靠王弃来安排,他们也在努力地分担着各种事情。

而王弃则是针对那石中花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他发现了那石中花闭合之后花瓣的交叠在一起的纹理竟然乃是一种天成的神魂禁锢之法!

当然,这种禁锢其实更可以说是一种防护,它能够给内中的灵魂提供一个十分强硬的防护层。

在隔绝外界影响的时候却不影响对外界的感知,这很奇妙。

王弃多次让这石中花打开又合上,总算是将这一道神魂防护之法机理都给研究透彻。

而后他将之稍作修改,而后开发出了一个‘魂笼结界’的法术。

称之为‘笼’,也是一旦灵魂被装入这个结界便无法脱离,虽然受到保护也不阻碍感知外界,可也失去了自由。

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王弃手里对着这石中花郁闷了挺久的,要不还是干脆把这石中花给阿姣姐姐吃了吧?

她吃了之后应该以后也不会有龙气暴走的担忧了……

至于他自己……怎么说呢,这石中花是好,可它带来的神魂强化并不能提升精神本质。

而王弃的精神本质,早已经在多次的悟道中变得殊为不同……他不确定这石中花是否还对他有用了。

研究到了这里他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便暂时停了下来去陪伴一下家人。

去疾忙着上朝,他得和小世安多玩玩。

趁现在是小孩子最有趣的时候玩个够,不然长大了就不好玩了。

于是他这个当朝皇帝居然真做出了太上皇一样的事情,带着皇孙四处游玩颇为悠闲的样子。

就是他很意外,原本应该陪伴在自己父母身边的阿宝也会时不时过来看看……

“阿宝,说起来我们兄弟有好久没见了吧?怎么,这小世安可爱吧?”

阿宝习惯性地呆在角落里点点头,然后局促地说:“等他再大一点,我能和他玩吗?”

他永远只有六岁,他渴望着玩伴……最早的玩伴阿弃已经长大了,而他期待中的下一个玩伴就是小世安……

王弃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阿宝可能才是最需要石中花提升神魂的那一个!

他死时不过六岁,便天然缺失了心智,哪怕之后有王弃带来多番奇遇令他成为了一种颇为超凡的灵体,但心智上的缺失却是不可弥补的。

如今他对石中花的了解已经算是十分透彻的了,他知道被关入石中花的灵魂之所以会在沉睡中变成一片空白,这和灵魂本身的强度有关。

若是这石中花是被活人吞服的,那么其药力通过身体吸收再到达神魂,便已经是隔了一层不会有事。

可若是直接让灵魂触碰这种天材地宝,就极可能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于是偶然间落入石中花花蕾中的灵魂便会在沉睡中变成‘白板’。

只是阿宝的情况不一样,阿宝的灵魂本质经过多次增强已经截然不同了,他应该不会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

况且就算真沉睡了,他身上的契约也能够让阿宝及时清醒过来。

于是他想了一下,就将这石中花递给了阿宝道:“来,先吃了这个。”

“这是什么?”阿宝茫然地拿了过来,习惯性地不会拒绝王弃的任何要求。

王弃温柔地笑着道:“阿宝吃了就知道了,很好吃的。”

于是阿宝乖乖地拿来直接一口塞进嘴里咀嚼了起来……如同牛嚼牡丹。

王弃见状莞尔。

原本是想要给阿姣姐姐的,可是既然阿宝更需要,那么就给阿宝吧。

反正阿姣姐姐那里没什么问题是双修解决不了的,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一辈子嘛。

阿宝的灵体与寻常鬼物不同,他甚至偶尔能够正常进食并且品尝美食的味道。

只是王弃问过他,他所吃到的其实都是‘记忆中的味道’,对于那些没吃过的东西他却是吃不出什么味道来的……一个六岁的孩童能有多少美食的味道?

“阿弃,这是什么东西,真好吃啊!”这时阿宝却眼睛一亮,露出了分外喜悦的神情。

灵体的生命虽然漫长,可也会在漫长的时间中渐渐失色。

若是云姨那样的还好,她已经找到了如何维持自己状态的办法,并且本身也已经超越凡俗……可阿宝……还是需要王弃来操心一下的啊。

王弃笑着道:“好吃就行……对了,觉得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阿宝当时就打了个哈切,然后说道:“就是……好困……”

他说着就软

跟一对夫妻合租房子不隔音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绵绵轻飘飘地躺了下来……

王弃见状连忙将他抱起,而后不免担忧地问紫儿:“他不会有事吧?”

紫儿正一脸羡慕呢,听了有些郁郁地道:“吃了石中花,能有什么事?”

随后她眼珠子咕噜一转道:“阿宝少爷此时昏睡是因为吸收了石中花的妖力……神魂增强需要过程,而睡眠就是消化的最好过程。”

“不过若是长睡不醒的确可能会陷入和那些山岩巨人一般的情况……不如就让梅梅来唱歌吧!”

王弃讶然:“梅梅?关梅梅什么事情?”

紫儿笑吟吟地说道:“九色鹿的鸣叫声可以穿透一切迷雾给迷途者指路……所以理论上梅梅的歌声也能够让阿宝少爷的意识保持清醒不至于迷失。”

王弃听着觉得很有道理,立刻就跑到另一边将正在自娱自乐做花环准备给自己戴上的梅梅给找了出来……

“唱歌?可是我不会……”梅梅一脸的懵圈,她就没想到这种事情怎么会找到她的头上。

紫儿立刻恨铁不成钢地问:“这都不会……这可是九色鹿的天赋神通之一哎!”

她就没见过这么差劲的神兽,就算是幼崽也太差劲了吧?

论血统九色鹿其实比荒古大蛇还要高贵一分,毕竟这是没有任何缺陷的祥瑞血脉,不像荒古大蛇还有个千年寿命限制。

而九色鹿,身有九色彩斑,意味着也有九种天赋神通……这可是令天下所有修行之人或妖都羡慕不来的天赋!

结果这梅梅……在拥有如此血统的情况下竟然什么都不会,打架最大输出居然是丢妖丹……这可真是令人无语。

王弃也是嫌弃极了,他只能说道:“不会没关系,你随便哼唱一些调子来就行。”

梅梅委屈极了,在神木堡的家里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可是王弃的要求她不能拒绝,谁让她必须要证明价值才行呢……

九色鹿是伴随人皇而出的祥瑞,一方面是可以给人皇声势锦上添花,另一方面她们自己也需要人皇的浩瀚气运来修持自身。

她若是被王弃嫌弃了,那她修为退步都是大有可能……这是神鹿公主当初告诉她的,让她彻底认清现状的‘现实’。

在这样的现实之中,她只能选择妥协。

于是在阿宝的身边开始‘滴滴哒哒’地胡乱哼唱了起来……如同在唱儿歌。

王弃无语了,这种牙牙学语一样的乱七八糟声音会有什么效果?

然后他就惊了……阿宝居然真的有了反应,并且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要不要这么高效的啊?

就见阿宝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小姐姐,你唱跑调了!”

梅梅的嘴巴一瘪,眼睛弯弯里就立刻蓄起了水……她可是有认认真真地在唱的,凭什么说人跑调?

阿宝手忙脚乱,只能口不择言地说道:“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唱得不太对劲……不不不,不是说你唱得不好听……”

王弃见状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两只手各自揉了一只小脑袋道:“不如这样,阿宝就教梅梅唱歌吧,我很期待哦!”

梅梅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道:“我

跟一对夫妻合租房子不隔音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才不要他教呢!说不定他唱得比我还难听……”

王弃也不在意,只是莞尔道:“那你们比试一下?”

梅梅冷哼一声道:“才不要少爷你来做裁判呢,你肯定会偏心的!”

王弃依然不生气地问:“那你要找谁做裁判?”

他如此放任,也是发现梅梅的歌声真的对阿宝有好处……好吧,虽然是难听了一些,不确定究竟是那歌声把阿宝从梦境中唤醒还是‘逼醒’的,总之是有效就对了。

他便有意让梅梅和阿宝多在一起呆着,这样也有助于阿宝度过这个石中花的消化期。

所以他宽容地说道:“那好,你说找谁来做裁判?”

梅梅立刻说道:“在那个院子里,有一个浑身都香香的漂亮大姐姐,还有个看起来人很好的大叔……我们就去找他们做裁判!”

这就是刚才梅梅玩耍的方向……当然,也是阿宝家的方向。

好家伙……这是直接要将自己送货上门了啊!

王弃对梅梅这一手惊人的逆向操作表示极为佩服,然后乐见其成地说道:“也好,那你就和阿宝一起去吧。”

梅梅傲娇地冷哼一声,随后又看向又有些迷糊的阿宝道:“敢不敢跟我来?”

阿宝听到梅梅的声音就一个哆嗦又清醒了一下,然后一看这情况哪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心中暗乐着答应了……心想自己的爸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输?

于是两小只就这么快快乐乐地去了……

一会儿之后,阿宝欲哭无泪而梅梅兴高采烈地回来了。

“阿弃,你说我会不会不是亲生的?”阿宝来到王弃面前首先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世。

王弃无比肯定地答道:“不要怀疑,你肯定是亲生的。”

“可是为什么明明她的歌那么难听,爸爸妈妈却都认为她唱得比我好?”

梅梅不屑一顾地说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难听!”

这次轮到阿宝想哭了……

“不可能!我们再比,这次就找刘奶奶做裁判!”

说着他就拽着梅梅蹬蹬蹬地跑了……

王弃满怀感慨地看着两小只远去,只能感慨这阿宝还是个孩子,不懂得那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