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昨晚的那一场自相残杀,是主办发早有预谋的,为的,就是控制参加第五关游戏的人数。

在第四关活下来的,算上寒落和姜晓,共有16人。

而第五关游戏,是走玻璃桥。

桥上有两排玻璃,共18行,每一行的两块玻璃,都有一块是足以承载数百斤重物的钢化玻璃,以及一块孩童踩上去也会破坏的普通玻璃。

玻璃桥在高空之中,一旦踩在普通玻璃上,便会在破碎的玻璃中摔下去,必死无疑,而如何判断两块玻璃中,哪一块是钢化玻璃,则全凭运气。

原剧情中,有个相关从业者能够透过特定角度辨别钢化玻璃,结果主办方直接就把灯关了,让他看不见,自然也就无法辨别。

不过,在宣布游戏规则之前,要先选择带有序号的衣服,衣服上的序号是1~16,这代表着走玻璃桥的顺序,寒落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1号。

姜晓望着寒落的选择,正要选择2号,却是被寒落阻止,“你去选择

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16号,听我的。”

姜晓抿了抿唇,如果序号越靠后越好,寒落根本没理由选择1号,就在前不久,她还觉得寒落能够护住她,但现在,她心中已然不再信任寒落。

她选择了2号。

寒落愣了一下,随即想明白了姜晓的心理,微微扶额后,跟随着面具人前往游戏地点。

很快,十六个人按照衣服序号的顺序站好,当面具人宣布了游戏规则之后,寒落转头,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姜晓。

“你……”

姜晓想要询问寒落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寒落也丢给她一个眼神:自求多福吧!

通过玻璃桥自然也有时限要求,为的就是不让前面的人因为恐惧而不愿前进,但是寒落当然不会选择拖延时间。

几乎在面具人宣布游戏开始的同时,寒落就毫不犹豫的跳了出去……

第一块玻璃,寒落安然无事。

“……”

运气还可以。

于是,寒落又毫不犹豫的跳上了第二块玻璃,依旧安然无事。

“嗯?”

寒落确认了一下,【游戏之子】确实是属于关闭状态,所以此刻他连续两次选中了钢化玻璃,纯粹就是运气问题。

等等……

不对,寒落心想,是不是正是因为他想选中普通玻璃,所以冥冥之中,受到某些影响,才接连选中了钢化玻璃?

应该是这样。

于是寒落心里不断念叨着:“选中钢化玻璃,选中钢化玻

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璃……”

然而,第三块,他依旧没掉下去。

寒落:“……”

他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寒落身后,姜晓一直紧紧的跟着他,即使心中再如何后悔,她也必须行动起来,而且心中希望寒落能够一直走下去。

其他人也一步步跟上,不然随着寒落前进,他们很容易就忘记,到底哪一块才是钢化玻璃,哪一块才是普通玻璃。

而此时,寒落已经跳到了第八块玻璃上,依旧没有掉下去。

“这不对啊……”

他明明已经想着要选择钢化玻璃了,那么,他不应该跳到普通玻璃上才对吗?

“哼~”

系统及时跳出来解惑,“你即使再怎么念叨,你意识里想要选择的,究竟是什么,能骗过自己吗?”

寒落:“……”

蹦蹦跳跳,一路不带丝毫停顿,他来到了终点,而因为寒落在前方带路,后面的每一个人,竟是都通过了这一关。

主办方瞬时有些懵逼,面具人耳中的耳机,没有传来任何指令,所以他们也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群通过了游戏的人面面相觑,有人看向寒落,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寒落惆怅的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啊……”

主办方原定的计划是……最后一关游戏只剩下两个人,按照概率而言,也不可能有人能全部猜对所有的钢化玻璃。

但事实证明,还真有人全猜对了……

吴一男透过监控,望着这一幕,没忍住笑出了声,紧接着便剧烈的咳嗽起来,良久,他渐渐平息下来,赞叹道:“还真不愧是他啊!”

“既然如此……加试一场,让他们玩‘石头剪刀布’,输的人直接杀掉,直至最后只剩下两个人。”

这一关游戏简单粗暴,当参赛者听见之后,无一不震惊加恐惧,十六个人,只能活下来两个……

如果说上一关游戏还能借助前面的人去试探,这一关游戏,没办法耍任何小心机,只能凭借纯粹的运气。

“这……这算什么游戏啊!”

有人崩溃大哭,但最终面对黑黢黢的枪口,也只能强打起精神,参加这听起来极度荒谬的游戏。

寒落挠了挠脑袋,这一关游戏他不能输,那样就暴露他刀枪不入了,而“石头剪刀布”对于寒落来说,想赢其实不难。

他即使没有【神级反应速度】技能,他的反应速度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所以他完全可以凭借常人无法感知到的那一点细微的延迟,去获得胜利。

说的直白点,就是等别人出了之后他再出手,但是其他人不会知道他晚出了……

寒落望着面前的人,却没有看他的脸,而是盯着他的手……根据他肌肉的动作,以及那一丁点时间的延迟,寒落知晓他会出布,于是毫不犹豫的出了剪刀。

砰!

一声枪响,输的人,可是会被杀的。

寒落看向姜晓,她满脸紧张,双掌也在不停地颤抖,但幸运女神似乎站在了她这边,让她赢得了游戏。

十六个人,只剩下八个。

游戏继续。

令寒落有些惊讶的是,最后活下来的,竟然是他和姜晓。

一直紧盯着屏幕的吴一男缓缓开口,“带他们前往地面,进行最后一关游戏。”

最后一关游戏的名字叫……鱿鱼游戏!

游戏分成攻守两方,攻击方必须站到鱿鱼头(圆圈图形)才能获胜,防守方则要把攻击方赶出鱿鱼的身体。

这一关游戏对于姜晓来说无疑不公平,女生的力量天生处于劣势,她想要获胜几乎不可能。

她望着寒落,发现寒落根本没有看她,一瞬间,眸中满是悲戚。

寒落自然不会去看姜晓,他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来到这个世界,他还是第一次来到地面之上……

喜欢我真的想回归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