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把我添高潮了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第1256章骨科?巧合?

“不过你们不觉得这幅画不太和谐嘛。”

张伟纳闷地道。

扫了翡翠和叶晨一眼,你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啊。

“嗯,是有点,太严肃了。”

胡一菲仔细端详着:“不过已经很好了,起码和你们的比起来。”

胡一菲指了一下众人,大家躲闪着她犀利的目光,纷纷低下头去。

“走了,走了,下去了,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不过可以见得大家都是花了心思的,我请大家吃饭。”

胡一菲招呼着众人,豪爽地道。

大家跟在一菲的身后离开。

大力挽起翡翠的胳膊,称赞道:“画的可以啊,不过你画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和叶晨指之间闹矛盾啦?”

学霸果然是比较较真的,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叶晨跟在翡翠和大力的身后,脸色有些深沉。

刚刚看到翡翠的画的瞬间,他的脑海中忽然闪现了一幕画面,是在给一个女人的手臂上画画,画的正是这三瓣白花。

不过,那女人不是翡翠。

张伟走在最后面,看着这些奇思妙想,脑洞大开的化作欣然一笑。

从兜中掏出那张代表着第八号当铺的黑色名片,握在手中捏成了团,随后丢入了垃圾桶中。

其实现在的一切已经很好了……

最好的朋友在隔壁,最爱的人在身边。

房门“咔哒”一下被关上。

垃圾桶中,那团被揉成团的黑色名片化成了一缕缕灰雾消失。

…………

3601内。

胡一菲和美嘉坐在一张沙发上看着杂志。

吕子乔坐在右手边,百无聊赖地抬头张望着,叶晨和翡翠腻歪地挤在左侧的单人沙发上看《时间简史》。

张伟和赵海棠开门走了进来。

“大力呢?”

张伟问。

“回房间了,一直没出来,连早饭都没吃。”

美嘉指了一下二楼大力的房间道。

“我就说大力还在生气吧,你的冬天到了,我的春天就要来了。”

赵海棠幸灾乐祸地道。

“赶紧道歉吧,趁现在道歉还有用。”

胡一菲瞥了一眼张伟好心提醒着。

“我懂!”

张伟提了提手中的早餐:“我给大力买了小笼包。”

“大力,大力。”

张伟朝楼上喊了两声。

大力听到声音,慢蹭蹭地挪着步子从房间走了出来。

“大力,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这个小笼包的馅,含有丰富的胶原蛋白,摔的地方好好补补,所有的调料包我都帮你拿了一份……”

“你别动,我给你送上去。”

张伟无比殷勤地道。

结果大力无比干脆地拒绝了。

“不用了,我没兴趣。”

说着便转身回了房间。

“大力真的这么生气?”

“不就是张伟办公室的椅子太破害她摔了一跤,意外而已,不至于吧。”

叶晨在翡翠的耳边小声问道,想为张伟说说好话。

翡翠看了一眼大力的房间,将手挡在嘴前回道:“其实大力一点都不生张伟的气,她这样只是因为她的体重长了4公斤。”

“别挣扎了,接受现实吧,前任。”

赵海棠拍了一下张伟的肩膀,得意地道。

“我和大力的缘分还没断呢,备胎。”

张伟回头看着赵海棠,耸了一下肩膀,震开他的手。

“你哪来的谜之自信啊。”

赵海棠道。

“这儿,我是测过姻缘才来道歉的。”

张伟掏出手机展示着:“这是最近推出的红娘预测姻缘版块,在里面我和大力喜结连理的指数,竟然高达90%。”

“这个怎么玩啊?”

翡翠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就把两个人的名字输入进去,点击开始测试就好了。”

张伟解释道。

“上世纪就玩烂的把戏,现在还能拿出来骗人啊。”

吕子乔不屑地道。

“陈美嘉,吕子乔。”

话音刚落,美嘉已经开始实践了。

翡翠也立刻点开小程序界面。

“啊,为什么我和叶晨的姻缘指数是零。”

翡翠的脸立刻皱了起来。

“嗯,可能这个小程序没有考虑到有人会用宝石做名字。”

叶晨安抚道:“对了,你姓什么,你总不会就叫翡翠吧?”

大家的视线瞬间落到了翡翠脸上,这也是他们想要问的事情。

“才不是呢,其实我姓叶。”

翡翠见大家满脸好奇,解释道。

“姓叶!”

大家一脸吃惊地看着翡翠。

“叶晨,叶翡翠,你们俩,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吧?”

张伟指了指两人,瞠目结舌地道。

众人齐齐地看向张伟,旋即又回过头齐齐地看着翡翠,带着一脸的问号。

叶晨也吃惊地看着翡翠,叶翡翠,这也太巧了吧,该不会真的是亲兄妹吧?

如果是真的,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叶晨的嘴角不由抽搐了两下。

“怎么会?”

翡翠满不在乎地道:“只是凑巧而已,你们也真敢想。”

“关键不是我们敢想,而是电视剧敢拍啊。”

胡一菲道。

现在的电视剧不是最喜欢玩这些狗血的套路,关键还有一大波的观众爱看。

这样的情节俗称德国骨科,尤其出现在动漫之中居多。

“渣渣小程序,一点都不可信。”

翡翠摇了摇头,毫不犹豫地卸载。

叶晨的房间内。

翡翠正在瑜伽垫上面伸展着曼妙的身姿。

而叶晨则是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拿她的平板看着网上的种种消息,希望能够更好地融入她们这个年龄段的生活。

他可不想像张伟一样,连狼人杀是什么都不知道。

叶晨目光从平板上移开,看着翡翠。

翡翠上身穿着运动背心,下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裤,正伏在垫子上做着婴儿式的动作。

叶晨张了张口,欲言又止,顿了几秒钟之后,还是开口。

“翡翠,我有一件事情和你说。”

“嗯。”

翡翠保持那个姿势不变,通过鼻腔轻声应道。

叶晨将之前看到翡翠在一菲墙上画的那幅画后脑海中闪过的画面告诉了她。

“我们过去发生的事情,可能很复杂,可能是我伤害了你。”

翡翠缓缓起身,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扭头看着叶晨。

“现在的一切都还是未知数,等我们真的想起来所有的事情再说吧……”

“鲁迅曾经说过,凡事不要杞人忧天,或许事情根本就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坏,其实我还是满享受现在的这种生活的。”

“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

翡翠真诚地望着叶晨的眼睛,点头道。

“嗡。”

放在一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翡翠拿过来点开屏幕。

“大力约我出去买东西,我出去了哦。”

翡翠起身,双手在手机上飞速地按着,回复着大力。

“好。”

翡翠穿上粉色的毛绒拖鞋,走到门口,又停下步子回头看着叶晨。

“现在可是我们的初恋哦。”

随后转身迈着轻盈的步子出门。

叶晨想着翡翠的话,陷入了沉思之中。

…………

一大早,赵海棠就拿小推车推着个椅子来到了3601,美嘉正和一菲坐在沙发上闲聊着。

“你也太积极了吧,一大早买椅子来献殷勤。”

陈美嘉惊讶地道。

“我在楼下遇到快递,看到地址是这儿,我就签收了,收货人叫普朗克头号粉丝。”

赵海棠撕下快递单道。

“普朗克是谁?”

美嘉疑惑地问,听起来很高大上的亚子。

“那是我的偶像,著名科学家。”

大力扶着腰从楼上走下来,解释道。

“哟,这椅子是你买的啊。”

胡一菲起身走向椅子道。

“坐坏了张伟的椅子,总得给他换把新的吧。”

大力道。

学霸就是学霸,太过理性,想事情总是和一般人的思路不同。

赵海棠看了一眼隔壁3602,一脸的诧异:“这种时候,你应该对着张伟的照片练飞镖才对,你怎么能花钱助

老头把我添高潮了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长他的嚣张气焰呢?”

“真爱啊。”

美嘉揽着大力的柔肩感慨道:“张伟有你这样的女朋友,祖坟上都应该火山爆发了吧。”

“还等什么呀,赶紧给张伟送去,让他高兴高兴吧。”

胡一菲道。

“我就不去了。”

赵海棠连忙后退一步:“没必要自找烦恼。”

“怕什么呀!你作为一个男人不多历练几次,是不会成长的。”

美嘉挥手指点江山地道:“再说了,这么大把椅子,想要我们三个女生搬吗?”

赵海棠虽然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碍于绅士风度,推起了小推车。

等大家来到3602。

张伟正在和叶晨敲敲打打,地上散落着一堆木头,不知道从哪个破烂堆里面捡来的。

“来的正好,来看看,我用三把破椅子,拼成了这把新椅子,厉害吧。”

张伟得意道。

叶晨起身,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张伟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太抠门了。

“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像这种制作精良,线条优美,名家设计,用料考究的,才叫椅子……”

赵海棠一波吹捧,然后有些不屑地看了张伟一眼。

“你那把二十块钱都不值的扔街货……”

“谁说二十块钱。”

张伟立刻打断道:“我光收这三把椅子就花了八十五,再加上我的手工费,怎么着也值个三百五吧。”

“谁给你的勇气多加了一百?”

赵海棠调侃道。

大力买的这把椅子花了她半个月兼职的收入,八千五,坐得张伟如坐针毡,坚决不肯收。

“大力啊,心意我领了,但是这椅子我真的不能要,我屁股太硬了,消受不起这么贵的椅子。”

“你是个律师,工作室里总得有把称得上你身份的椅子吧。”

大力真的是很为张伟考虑了。

“可椅子的功能是坐人,又不是吓人,我有这把三合一的椅子已经很知足了。”

“万一客户又摔了怎么办?”

大力问。

“问到点上了,所以我加固了底部和凳腿,这个椅子做个两百斤的胖子都没问题。”

张伟敲了敲椅子道。

叶晨叹了一口气,这是问题的重点吗?

“你是不喜欢这把椅子?还是不喜欢这个价钱?还是不喜欢我送你的这样东西?”

要死要死,夺命三连来了!

“大力,我喜欢你送我东西,可这椅子太贵了,比我办公室所有的家具加起来要贵。”

“有人坐在上面呢,我就担心它的安危,没人坐在上面,我会担心它落灰,白天人多的时候,我会担心它吃亏,晚上人少了,我又担心有贼,带它飞……”

“你看,我成天都在想着这个椅子,我还哪有心思工作啊?我还哪有心思想你啊?大力,总之这把椅子我不能要,你退了吧!”

“这是我的心意,你要我退掉?”

大力直直地看着张伟,眼眶中有些晶莹。

下一秒,却见大力头也不回地置气离开,张伟连忙去拉她,被她一下子挣开。

晚上,张伟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苦思着。

此刻……

他意识到了自己和大力之间存在的万丈鸿沟。

他,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陪伴着他的只有两种东西,贫困和孤独。

而诸葛大力,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别人家的孩子,生活优渥。

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段经历。

“喝点?”

叶晨从身后走到张伟的身边,递给他一个高脚杯。

“牛奶?”

张伟看着杯中的白色液体,有些意外。

他还是第一次见人拿高脚杯喝牛奶的。

“进口的,可贵了,十五块钱一瓶呢。”

叶晨道:“我请你。”

“你倒是挺大方。”

张伟道。

换做自己,绝对不会买十五块钱的牛奶,哪怕它是从月球进口的。

“翡翠喜欢喝。”

叶晨晃了晃高脚杯,看着杯壁上沾着薄薄的一层牛奶,慢慢地往下滑落着。

“这辈子还没喝过这么贵的牛奶。”

张伟苦笑了一下,像是喝红酒一样抿了一下口,含在嘴中品了品。

嗯,是比那些三四块钱的要顺滑的多。

“翡翠说大力很生气,闷闷不乐一天了,可以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在乎你,她只是想把最好的给你。”

叶晨拿着从翡翠那窃取来的情报道。

“我知道她是真的很在乎我,但是一张八千块的椅子,我真的是难以接受。”

“要是花八千多买台好的笔记本电脑,我觉得没什么,但是换做是一张椅子,就算是一千多块我都觉得它贵了。”

张伟说着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可以理解。”

叶晨点了点头。

“每个人的三观都和他的成长经历密不可分,你们两个都没有错,但是你有一点做的不太妥当。”

喜欢神级选择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