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把英语课代表插哭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里竟然是太皇太后专门用来✓✓之地。

难怪周围都没派宫女服侍,以太皇太后的身份,这喜好怎敢轻易让旁人知晓。

渣女!

看她这轻车熟路的样子,不知带过多少女人来这里✓✓✓了。

还说喜欢她,她不愿意还表现出多伤心的样子,原来她根本就不是唯一。

陈一筒心中哼哼。

不就和个女人✓✓✓吗?有啥大不了的,姐奉陪。

“说好哦,回去之后我就得做自己事了,你别老守着我了。

上个班还得有休息日呢,以后白天的时间都是我自己的,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说着,陈一筒开始✓✓衣✓✓。

她解了一半,疑惑地看向太皇太后,“你愣着干啥?要做赶紧的啊,抓紧时间,我还有事呢。”

宁风悦盯着面前的的池水,“此事还需慎重,我只是先带你过来看看,具体怎么做还需从长计议。”

陈一筒呵呵一笑。

忽悠谁呢?

还只看看,人都搁这儿了你跟我说你没企图?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好好,你想端着就端着吧,是我想做行了吧?

陈一筒从身后环住太皇太后的腰,就要去✓✓✓带。

宁风悦感受到突然在自己腰间摸索的小手,愣住,脸腾地一下红起来,“你,你干什么?”

没想到历经沙场的太皇太后还会害羞,陈一筒瞧着她脸红的样子觉得好玩,纤手故意在她腰间划了划,“我想做什么,阿月不知道吗?”

陈一筒从身后伸出双手环着他,每动一下,背后的柔✓✓就若隐若现从他✓上扫过。

宁风悦咕咚咽下一口口水,呼吸开始✓✓✓,死死按住陈一筒的手,不敢让她再动。

陈一筒没想到太皇太后的力气竟出奇的大,不愧是马背上起来的minzu,连女子也不输男儿。

她不用上修为,一时还挣不开。

陈一筒心心念念她的手册,不想多浪费时间,逗了一下便不再逗了,抽回手,一脚踹在她背上。

“别磨叽了,赶紧的吧你。”

宁风悦就站在✓✓边缘,一脚就被陈一筒踹进池子里。

✓✓的腰带连同着散开的外衣从水上浮起。

池水打湿了✓✓,白色的中衣紧紧贴在身上,勾✓✓✓✓体。

✓✓上雾气升腾,陈一筒看不清楚落进去的太皇太后。

在把太皇太后踹进去之后,也跟着跳了进去。

温热的池水包裹着身体。

陈一筒心底感叹道。

好爽。

好久都没时间去泡澡了。

这一泡感觉浑身毛孔都被打开,热气顺着经脉流入四肢百骸。

陈一筒三下五除二,将贴在身上的中衣✓✓个干净。

她把身子浸到水里,才想起来找太皇太后。

“阿月,你在哪儿呢?我过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着手,往太皇太后落下的大概方向抹去。

宁风悦一激灵,慌乱地左右看看,不知躲哪里,大吼道,“别过来。”

陈一筒眉头蹙了蹙。

真麻烦。

我都下来了,还不满意,还得玩场你追我逐的游戏?

哪儿那么多闲工夫陪你闹呢?

陈一筒不理她的制止,顺着声音的方向摸去。

几步后,雾气渐薄,太皇太后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陈一筒视线中。

陈一筒喊道,“阿月,我来了。”

不过对面的太皇太后却没什么动静,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儿,僵硬地一动不动。

若不是重到清晰可闻的呼吸声,和那张闷得像虾子一样红的脸,陈一筒都以为自己把什么柱子之类的错认成她。

陈一筒乘着水走过去,十分敷衍道,“快点洗吧,洗完赶紧上去了。”

宁风悦眼睛落在浑身湿透的陈一筒身上,一眨不眨。

脸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红了。

见她没动,陈一筒拿过旁边的毛巾,不由分说就要强制帮她✓✓。

只剩一件里衣的身子,自然而然地✓✓上去,一手掌覆盖在她肩上,另一只手拿着湿毛巾往她✓✓擦。

擦着擦着,陈一筒觉得不对劲。

“咦?太皇太后,你怎么没有✓✓啊?”

陈一筒歪着头疑惑地看着她胸口,怀疑雾气太大,自己看错了,扔掉毛巾正准备上手摸摸。

近前的身子忽然被水下一✓✓磕到。

陈一筒顿住,皱了皱眉。

“这池子里怎么还有石头。”

她探手向下,就要把水下的石头给拨开。

太皇太后终于动了,慌乱抓住她双手,“不要动。”

陈一筒疑惑抬头,目光在脸侧扫过。

那里好像有什么橡皮一样的东西卷起。

“这是?”

陈一筒为了看得更清楚,下意识凑近。

本就已经靠得很近的两人,这一下更近,呼吸可闻。

宁风悦看着眼前那张纤毫毕现的脸,终于忍不住了,鼻血“噗”地喷了出来。

“走,走开。”

宁风悦捂着鼻子含糊道。

陈一筒心累,“你咋又流鼻血了?这身体也太差劲了吧?”

“咦~这衣服上都被你喷得是血,✓✓✓。

你也✓✓✓,换身干净的。”

说着就要去✓✓他最后一件衣服。

宁风悦挣扎道,“不必,我自己来。”

陈一筒道,“那你倒是快点啊,洗个澡磨磨唧唧,换个衣服也磨磨唧唧。”

说✓✓,不由分说的捁住他,上手就开扯。

“你,你……放手。”宁风悦跟被人欺负了小✓✓一样,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慌乱地拽住衣服。

二人争执之间,宁风悦脸上的卷起越来越大。

陈一筒手一挥,就把那卷起给掀了下来。

她愣住,宁风悦也愣了。

两人四目相对。

空气里弥漫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把英语课代表插哭了

着死寂。

陈一筒还挂在宁风悦身上,看着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说话都哆嗦。

“怎么回事儿?你打我一下,我好像在做梦。”

面具被撕开后,宁风悦的声音也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你不是昨日就知道了吗?”

陈一筒终于认清现实,“啊”地一声尖叫着弹开。

“你,你你,我,我我,你✓✓✓。”

宁风悦委屈巴巴,“是你自己把我踹下来的,又非要走过来。”

他两手拽住衣服,“你才✓✓✓。”

陈一筒想起从见到宁风悦开始,自己所做的一切,死的心都有了。

苍天啊,为什么每一次见他都这么丢脸。

她打死不想承认,刚刚对着宁风悦✓✓✓✓的那个人是她。

“还,还不是因为你故意带了面具骗我是女人,而,而且刚刚是,是你带我来✓✓这边的。”

宁风悦翻手拿出个面具,“我要是没买过面具,还不知道有这种东西。”

他手上拿的面具正是一个脸上有着大痣的女子。

“你骗的我好苦啊。”

陈一筒眼神慌乱,“什,什么,你在说什么?”

宁风悦脸上的红色消退,大步走过来,“你不承认没关系,我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就要掰开她衣服,看一看标记的位置。

她能好好站在这儿说话,已经很艰难了。

陈一筒怎敢让他知道自己就是一一,一账未结又添一账。

她故意夸张道,“哦~还说你没有企图,你就是✓✓✓,你就是骗我来这里想扒拉我衣服。

还想让我背锅,心计好深啊。”

宁风悦停下,无奈,“我没有,我带你来这里是另有原因。

你好好看看这是哪里?”

喜欢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