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五个攻都始乱终弃了 岳坶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章雅悠光是闻着气味就知道是谁,冷道:“放开我!”

“不放!我每天在府里想你,寝食不安,你却夜夜笙歌,你这般狠心!”房翊哑声道。

章雅悠上来就是一脚,骂道:“你也配说我狠心?”

她用力推开房翊,冷道:“若说狠心,你比我残忍多了!每次在我略微好转的时候你就突然出现,搅乱我的生活,你是不是毁了我,你才开心?”

房翊道:“我只是想见你……我要说多少遍你才信,我心里只有你。”

“房翊、武陵候!”章雅悠低吼了一声,道:“有些话我只说一遍,我现在不怀疑你对我的情意,你说心里只有我,我也信,但是,那又如何?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那我们只能有缘无分!你是指望我给你做外室吗?还是觉得我会收回我在众人面前说得不要当平妻的那番话,然后自欺欺人地嫁给你做所谓的平妻?”

“可我现在与仆固瑾瑜并未成婚,我们之间还有转机,我想娶的女人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房翊痛苦道,他曾经的踌躇满志以及骄傲自信在皇帝赐婚、章雅悠拒绝当平妻的那一刻起就土崩瓦解。

在他看来,章雅悠没那么在意她,若是真的在意,不要说做平妻,就算是做妾又如何?可章雅悠即便不那么在意,他却依然在意!

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执迷于一个并不爱自己的人,在自己的感动中无法自拔。

“那也可以等你彻底解决了与仆固瑾瑜的关系再来找我,如果我尚未婚配也无心仪之人的话,说不定我们能再续前缘,但是,现在还请武陵候自重。”章雅悠冷道,她一抬眼就看见郑雨牧站在门口,“郑大人好。”

郑雨牧听见章雅悠叫他,朝这边行了几步,房翊听见有人来,也不好再拉着章雅悠,当即松开手,道:“你有什么需要只管找我,你上次要找为你治伤之人,我已经命人去找了,若是有音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章雅悠勾了一下唇角,道:“谢谢。”

“郑大人,喜欢什么酒?庄子里有米酒,果酒,还有桃花酿、以及长安城千金难逑的醅醉。”

“我都行。听说园子里很是热闹,我在京城没什么朋友,就跟着过来凑个热闹了,县主亲自招待,在下荣幸至极。”

章雅悠笑道:“郑大

我把五个攻都始乱终弃了 岳坶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人客气,您若是想喝酒、想交朋友,还不是手到擒来。”新科探花,前途无量,能留在京中试炼,可见皇帝的器重和偏爱;又生得端正俊俏,周身一股书卷气,一看就是埋头读书的简单书生,这种人最适合当女婿。

郑雨牧闹了个脸红,道:“县主莫要说笑了。”

二人有说有笑,单是看背影,男的秀颀,女的秀气,很是登对,这一幕看在房翊眼中异常刺眼,他情不自禁地捏了拳头。

“季佐,一转眼就不见了,本宫在屋子内寻了半天,这是见着了?”李诵不知何时出来了。

我把五个攻都始乱终弃了 岳坶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房翊微微一躬身,道:“殿下。”

“别想太多了,有点隔阂是正常的,女人嘛,哄哄就好了!等仆固家那边松了口,你直接把她娶进门,还怕她不搭理你?哎,这个郑雨牧是怎么回事?”李诵笑道,“这二人看着还挺般配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季佐啊,你这竞争对手有点多。”

房翊脸色难看,李诵即便是太子,也不敢再开玩笑。

从傍晚开始饮茶,到了晚间,酒宴又摆上了。

“没有丝竹声,这酒饮起来也不是滋味,殿下,要么我给您演奏一曲,我虽不才,但是,您懂得,我在平康里呆久了,熏陶之下,也学了几首靡靡之音。”董承彦笑道。

李诵笑道:“好,演奏得好,本宫有赏。”

“还有赏啊?那我更要努力了!下官斗胆,找个搭档,这样不至于不成曲调、让各位耳朵受摧残。”董承彦笑道。

李诵道:“你选。本宫支持。”

董承彦笑道:“我听闻武陵候擅长吹箫,箫声悠扬,一曲绕梁,还请武陵候带我一带啊。”

房翊眼皮都不抬,身姿挺拔地坐在那里,眉目如画,最近消瘦了些许,更显出一股谪仙的风骨来,淡淡道:“没带箫,董公子自便吧。”

他声音如同山泉,清亮又干净,单是听了这声音就十分舒适,想着这定是超凡脱俗、身姿出众的年轻男子。

董承彦笑道:“武陵候既然不赏光,那我也不能强人所难。这样吧,我就和县主合奏一曲吧。县主总要赏个脸吧?”

章雅悠一直心不在焉,压根没听见董承彦说了什么,庄露华轻轻推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淡淡道:“今儿没心情。你也不必太过谦虚,你自小跟着名师学习,一首曲子难不住你的。”

董承彦摇摇头,道:“哎,我就是这么不受欢迎。行吧,我就在太子殿下和诸位面前献丑了。”

沈诚舒道:“董公子怎么不邀请我一下呢?我虽不才,勉强会弹几首曲子,兴许能与董公子一起助个兴。”

董承彦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董承彦吹笛,沈诚舒抚琴,合奏的正是章雅悠和庄露华前几日做得那首曲子,章雅悠和庄露华对视了一眼,相视而笑。

“冬娘,我敬你一个。”章雅悠举了酒杯。

庄露华和她碰了一下杯子,一饮而尽。

郑雨牧朝章雅悠这边望了望,轻轻举了杯子,章雅悠会意,笑而饮下。

庄露华耳语道:“这郑雨牧总是看你,莫不是对你有意?但是,我瞧着房翊,那脸色能滴出墨水来,还是结成冰渣的那种。他是什么意思?”

章雅悠笑道:“管他什么意思!太子这是恨不能现在就把你迎进宫里吧,眼睛算是长在你身上了。天潢贵胄,这般痴情的也不多。”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还敢打趣我!”庄露华伸手捏了一下章雅悠的小脸,章雅悠笑着要躲开。

席间的琴声戛然而止,董承彦本想重新弹奏,见沈诚舒停了,自嘲道:“哎呀,果真弹得不好,不及美人的巧笑啊!”

李诵笑道:“还行,勉强能听,有几个音节跑调了,不过,总体不影响。本宫有赏,回头让人送到你府上去。”

他笑眯眯地看着庄露华,道:“露华,听说这曲子是你谱的,不如你来弹奏一首,也让本宫一饱耳福啊?”

喜欢重生贵女福气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