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父亲求我给他一次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对于蜀地,上次出征汉中无功而返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当时吕布派出的可都是精锐,更有贾诩随行,但凡有一丝机会,吕布都要趁着刘焉死的时机打进去,哪怕没能拿下蜀地全境,至少也要把汉中给拿下。

然而事实上却是虽然小胜一阵,但事实却是别说攻入蜀地,就算攻入汉中,兵力充足的情况下,也得好几年,这都是乐观的看法,用人硬堆进去显然并不是一个好方法,所以吕布选择派法正入蜀,伺机挑动蜀中本土士人、东州士之间的矛盾。

要破蜀,强攻显然不可取,不是打不进去,而是代价太大,耗时耗力,尤其是如今天下多变之时,耗费太多精力和时间在蜀地并不是最优解,所以吕布选择派法正入蜀地伺机拨乱蜀地之间军法关系,自己则坐镇关中以待时变。

而事实也证明,吕布的撤军并没有错,外部压力一除,随着法正带着朝廷的诏书入蜀安抚,蜀中各种矛盾就纷纷冒出来了。

刘璋显然没有压服蜀中豪强的本事,首先出现不对的,同时也是法正此番给吕布写信的根本原因,就是刘璋和张鲁的彻底反目。

当初徐荣攻祁山,破祁山大营后就无以为继,无法速胜,只能退兵,本来退了徐荣,于张鲁而言,是一场大功,不过刘焉死后,张鲁跟刘璋本就不合,如今刘璋做了益州之主,张鲁自然不愿听刘璋的,加上此战退了徐荣,多少有些得志猖狂之感,对刘璋也是更加看不起,这祸根自然也就有了。

至于张鲁和刘璋之间为何不合,这事儿还得从张鲁他娘开始说起。

张鲁是五斗米教首任天时张陵之孙,二任天师张衡之子,也是五斗米教的正宗传人,张衡死后,这五斗米教的主事人并非张鲁,而是张鲁他娘。

五斗米教中有一术法,叫男女合气之术,说白了就是床笫之事,男的叫种民,这种修炼之法,在五斗米道中是非常神圣的。

张鲁他娘就是借此为由,邀请刘焉做了种民,共参五斗米道,他日也可共谋长生。

别人信不信不知道,但刘焉肯定信了,所以张鲁他娘就常与刘焉同参大道,而张鲁能得刘焉信任也是源于这枕边风。

要知道,当初刘焉让张鲁来汉中的目的,就是拦路抢劫,截杀朝廷来的使节,说是米贼断道,不得变通,从那时起,朝廷便没有使节过来了,吕布拿他都没办法。

能被派来干这种事,而且还是将整个汉中这种要地丢交托,可以想象刘焉对张鲁有多信任。

不过刘焉信任张鲁,但家人对张鲁他娘到张鲁可就没那么好的态度了,本来这事儿用脚趾头想,也该交给刘家族人来做,如今却交给一个外人。

刘焉在的时候,没人敢说什么,但刘焉死了,这张鲁他娘的权势自然也就没了,刘璋是刘焉三子,无论从年龄还是伦理上亦或是感情上来说,张鲁他娘也不可能跑去再跟刘璋悟道,而且就算想,刘璋估计也接受不了。

事情到了这里,其实张鲁的势也就尽了,刘璋只要一点点削权,或者将张鲁骗回成都抓起来,重新拿住汉中,派宗族子弟前去镇守汉中就够了。

但张鲁也不是傻子,他在成都这边的势尽了,但在汉中却早已借着这些年传播五斗米教而立住了脚跟,加上刘璋跟他之间早就势同水火,如今刘璋成了益州新主,刘璋一撅腚,张鲁就知道对方要放什么屁,自然不可能去。

几番推诿之后,终于沉不住气,直接公然反对刘璋,而刘璋这边,也没客气,直接将张鲁在成都的家眷包括他娘一并解决了,也算出了这些年来积攒的恶气。

不过至此,汉中和蜀地算是彻底分离出去了,法正正是确定了这一点后,立刻派人前来长安将消息送到吕布这里,希望朝廷这边派人劝降张鲁,将汉中拿到朝廷手中,而后法正亦在蜀地暗中挑拨、联合了不少人,如果朝廷收服张鲁顺利的话,法正那边会尽快挑唆蜀人反抗刘璋。

两边夹击之下,只要把剑阁、葭萌关等几处险关拿下,就算刘璋这边镇压下叛乱,或是叛乱成功攻破刘璋,但吕布进军蜀中最大的障碍却已经清除了,到时候再入蜀地对吕布来说就简单多了。

若是将巴蜀拿下,那吕布就有了当年先秦雄霸天下的基本盘,从蜀地可以顺江而下直攻荆州,同时南阳这边也可发力,把荆州拿下,这么一来,吕布就真的和关东诸侯二分天下,人口等综合实力不再比袁绍差,更重要的是,吕布能占据主动,因为吕布所辖之地,基本都有险关驻守,他可以随时打出去,而关东诸侯却没有随时打进来的能力。

手握天子,又有先机在手,天下何愁不定?

这跟吕布此前想的先平关东最后定蜀的策略显然不同甚至相悖,但确实如法正信中所言,此乃天赐良机,而且从这个思路来看,也不是行不通,最难定的蜀地先定了,那接下来会越打越顺。

“今日诸位都在,如何看?”吕布看向自己的四大智囊,笑问道。

贾诩看过书信之后,微笑道:“攻蜀不易,但若能成功,朝廷将再无后顾之忧!”

荀攸点点头:“若真如孝直所言,此计可行。”

“主公当速断!”郭嘉看向吕布,这种事,迟一分,便多一分变故,尤其是消息若至中原,自然有人能够察觉到蜀地之变,肯定会担心吕布夺蜀,到那时,若中原诸侯联手来攻,那就错过攻蜀的最佳时机了。

李儒捋须道:“主公,破蜀不但需速战,而且最好能由主公亲临!”

“哦?”吕布看向李儒:“文忧此言何意?”

“关中如今尚算稳定,主公民心所向,一时离开也无碍,然若想一战定蜀,这如何治蜀还需仔细斟酌,主公最好能够亲自前去探查。”李儒沉声道。

这吕布施行的政策虽然到后期会越走越顺,但在前期阻力很大,而且蜀地跟关中的联络太薄弱了,如果拿下蜀地,镇守蜀地之人起了私心,断路自立,那蜀地就等于白打了。

要解决这些问题,最好吕布亲自去一趟,一来行政方便,可以便宜行事,不用像其他人一般有什么问题还得请示,而来吗,最后选谁镇守,如果出现叛乱该怎么办,吕布亲自去一趟,也能了解真切一些。

三来就是让吕布在蜀民心中有个深刻的印象,不求能如同关中百姓拥护吕布一般,但至少让蜀中百姓不至于反感吕布,甚至有一定程度的认可,有这些就足够了。

当然,这些东西是没法明面说的,不然那些有资格担任伐蜀大将的人会如何想?

吕布显然也明白了李儒的想法,默默地点点头道:“文忧所言不无道理,看来诸位都是赞成伐蜀?”

四人各自点头,实际上吕布也是这个意思,他们看得出来,毕竟都走到这一步,做了这么多准备了,若此时说不伐蜀,那之前又是安抚,又是派法正去搞破坏为了哪般?脱裤子放屁么?

“既然如此,张鲁这边,何人可去游说?”吕布看着四人,笑

回娘家父亲求我给他一次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问道。

“主公若不弃,攸可一试。”荀攸犹豫了一下,对着吕布一礼道。

吕布十指相合,看了荀攸半晌之后,摇了摇头笑道:“这关中诸事,离不开公达,公达若走,何人来为我安稳后方?”

虽然感知上,荀攸是真心地,但对于大家族而言,个人的真心和意志并不能替代家族的意志,吕布现在对荀攸的感觉也很复杂,想用,但又不敢完全用,荀攸现在

回娘家父亲求我给他一次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可说是好意,并无其他心思,但将来吕布跟世家之间总有一场清算之战,荀家作为顶尖世家,是必须要拆分削弱的,到时候,荀攸会是怎样一个立场?

思虑再三,吕布还是选择让荀攸待在后方。

暂时也不是无人可用。

郭嘉看了荀攸一眼,心中一叹,对着吕布笑道:“主公,汉中张鲁此时已是两难之境,我看他也未必不想归附朝廷,嘉愿走一趟,去为主公说服此人来降。”

吕布微微皱眉:“奉孝刚回,便又要启程,吾实不忍也……”

说着,瞥了贾诩一眼,不是不信郭嘉,而是郭嘉现在这脸色,哪怕不懂医术也能看出来不太妥当,贾诩这老胖子是不是该动一动了,看着面色红润的,都怀疑是不是能掐出水来了。

贾诩:“……”

这回多半是躲不掉了。

贾诩有些无奈,对着吕布一礼道:“主公所言甚是,不如由诩前往说之?”

“文和久未出长安,也是时候动一动了。”吕布满意的点点头,看着贾诩道:“那便预祝文和功成。”

贾诩苦笑良久才点头道:“喏!”

正事谈完,吕布却见典韦还在那里捧着法正的信看,不由有些好奇道:“这信有何不解之处?”

难得典韦好学,吕布准备好好教一教。

“主公,你说这男女合气之术真的那般厉害?”典韦抬头,看向吕布。

“是否这般厉害我是不知。”吕布一头黑线的看着典韦道:“刘焉前年死的,你以后有机会可以跟他请教请教,正好,此番去汉中见张鲁,你就陪着文和一起去吧,给我护好文和,少一根头发唯你是问!”

“去汉中?”典韦茫然的看了看吕布,又看了看贾诩,去那里做什么?

“跟着去便是,休要多言。”吕布不怎么想理他了,直接道。

“喏!”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