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公交车内被强高H_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卡芙和长乐也都围了上来,怯生生的低头去看蟒仲,但见他还是双眼泛白,口涌黑沫,神色诡异至极,但鼻孔翕张,显见还有气息吐纳。

卡芙便说道:“大哥哥,师兄还没有死呢!”

陈义山看向了松谷仙人,道:“蟒仲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开创性的伤口,更无毒血溢出来,可见你们的仙剑并没有真正刺进他的体内,只是破鳞透甲而已,所以他至今也没有死。即便这样,仍然无法解救吗?”

松谷仙人摇了摇头,道:“老师,之所以叫曼荼罗仙术而不叫曼荼罗毒术,原因就在于此——弟子等是以仙法将花魂炼化入剑内,祭剑伤敌的时候,根本不必真正的刺透敌人的皮囊血肉,因为仙剑迸射出来的锋芒及其杀气之中已有花魂,纵然是只刺鳞透甲,花毒也可侵其血脉!不然,何以引起金河河神的忌惮?”

陈义山一时默然,无话可说。

片刻之后,他才幽幽说道:“既然这里没有办法,我就带蟒仲回中土救治吧。”

颍川府城有苍雪,有孙伯行,还有药神,集思广益,应该是能想出办法的!

就算他们也束手无策,嵩岳神域还有农皇爷在呢。

总不能看着蟒仲一点点死透啊。

松谷仙人却苦笑了起来:“老师,可不是弟子在你跟前夸海口啊,这曼荼罗仙术只存在于三谷仙派,解法也只在弟子一个人的心里,中土虽然是有很多大能,可也救不了他啊。说句过天的大话,就算是先天大神中的农皇爷复生,也救不了他的。”

陈义山闻听此言,惊得仙躯一震,道:“你说什么?连农皇爷也救不了他?怎么可能!”

“唉~~~”

松谷仙人叹息了一声,道:“农皇爷固然是医药神通天下无双,千秋万代无可企及,但是他解毒往往要先识毒,而后再去尝百草试药以寻克星,这曼荼罗仙花是彼岸花,是后世花,是金河河神在身毒国独霸之后才出现的奇花,似乎是专门为了对付他才应运而生的,农皇爷定然是不认识的啊。所以,哪怕是他老人家还活着,想要尝百草找解药,也来不及了,因为时间上不允许啊。”

陈义山颓然道:“那,那蟒

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公交车内被强高H_

仲还能活多长时间?”

松谷仙人沉吟道:“黑花主亡,毒发则四肢发僵,死气暗生;白花主虚,毒发则四大皆空,痴迷梦幻;紫花主惊,毒发则心生恐怖,惶遽难止。三毒齐至,命就在须臾之间!要说,蟒仲应该早就身魂俱灭了,可是到现在居然还有气息,嗯~~依弟子看,多半是因为他出身黑蟒妖族,血脉中天生就蕴含着剧毒,以毒攻毒,还能跟曼荼罗仙花抗衡一些时间,但说到底,还是无用,估计也就能再熬个一时三刻吧。”

陈义山喃喃说道:“那他,他会是怎样一种死法呢?三魂七魄能保全吗?”

陈义山想的是,如果蟒仲真的必死无疑,非死不可,那自己就想方设法取走他的魂魄,也学对孙伯行那样,再给蟒仲重塑一个肉身!

只是现在用慧眼端详,那蟒仲的三魂之力已经微弱至极,只怕取魂不易啊……

果然,松谷仙人说道:“皮囊死僵,化为黑血,神识混沌,遽成虚无,精气消散,魂魄惊乱,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保不住三魂七魄的。”

陈义山顿感一阵绝望,颓然说道:“好可怕的术啊……”

长乐忽然说道:“大哥哥,要不让我试试吧。”

陈义山一愣,道:“你会解毒?”

长乐笑道:“我会给他捏捏耳朵。”

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公交车内被强高H_

松谷仙人道:“小师妹,老师他正烦恼着呢,你就别添乱了。”

陈义山却忽的心中一动,暗忖道:“长乐捏耳朵能让我恢复气力和精神,此技已近乎起死回生了,何不叫她试试?!”于是连忙问道:“松谷,长乐要是捏蟒仲的耳朵的话,会染毒吧?”

松谷仙人摇头道:“那不会的。”

陈义山便道:“长乐,你去试试!”

“好!”

长乐便半跪在蟒仲的脑后,双手齐出,捏住他两个耳朵,把那一对耳垂轻轻揉动。

松谷仙人暗自摇头叹息:“老师也是心乱了,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跟长乐一起胡闹呢……”

青松、虚竹、山茶等众仙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但见蟒仲如一具死尸般躺在地上,陈义山守在其左,长乐半跪在其后,一个眼巴巴的看着,一个微笑着捏其耳垂,这情形,实在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氛!

陈义山看着长乐反复揉捏了十多下,心中已开始叹息,暗忖道:“长乐捏我一下,便疲惫尽消,气力皆复,可是捏蟒仲已经十几下了,蟒仲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怕是不成了……”

正在悲哀懊悔的时候,忽听见“啊”的一声惊呼,陈义山连忙循声去看,但见蟒仲竟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了起来!把长乐以及三谷众仙都吓了一大跳!

“活了?!”

陈义山惊喜交加,却又见蟒仲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黑气,正徐徐的往四周扩散,马上就要裹住长乐了!他立时施出一个“袖里乾坤”,用仙风把那黑气一古脑吹散了去!

“哎呀呀~~~”

蟒仲叫道:“吓死我了!你们方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只是不能动弹!还以为真的必死无疑了,没想到命不该绝啊……恩师,你可害苦弟子啦!弟子就说不想吃那朵花,你非说的天花乱坠一般,扯什么大补,什么软绵绵、甜丝丝的,结果是个奇葩!”

陈义山急问道:“你,你没事了?”

蟒仲揉揉眼睛,道:“应该是没事了吧?”

陈义山道:“不硬了?”

蟒仲自己捏捏,拽拽,扭扭,又蹦蹦跳跳,道:“软了。”

陈义山道:“神识不混沌了?”

蟒仲道:“清醒着呢!”

陈义山道:“觉不觉得恐怖?”

蟒仲“啧啧”叹道:“只有后怕。”

“那便是好了!哈哈哈~~~”

陈义山一把抱起了长乐,大笑道:“好孩子,你又立下一个大功劳,让为师如何奖励你啊!”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