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涨死了 女生上学发现自己忘穿衣服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死气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细线,随即就仿佛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牵引着一般,慢慢向我的口鼻间飘荡而来。

我双眼微闭,心神沉静如水,一双手捏着法印,整个人犹如老僧入定了一半,盘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终于,死气来到了我的口鼻前,随着我的呼吸,慢慢钻入了我的体内。

当死气钻入我的体内后,我当即浑身一震。

随后,我忽然就生出了一种,被无数死人包围了的错觉,一股股浓郁的恶臭,在我的口鼻间弥漫开来,一声声骇人的哭诉声,更是不时的钻入我的耳中。

恶臭折磨着我的五感,哭泣声,折磨着我的心神,霎时间,我感觉自己心烦意乱,一股暴躁的情绪,也自我的心底升腾而起。

“么的!”

我手捏法印,咬着牙强忍着压下了心底的那份冲动,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豆大的汗珠顺着我的额头慢慢留下,我的双眼也猛然睁开,原本清明的双眸,在此刻竟然变的一片赤红。

死气这东西,普通人沾上就算没有立刻暴毙,也会大病一场,而御阴经竟然要吞噬死气入体,这种修炼方式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在玩火。

果不其然,吞噬了死气后,我的身体竟真的发生了变化,暴躁的情绪还只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我忽然就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忽然就袭上了我的心头,我甚至在某个瞬间,都生出了一种厌世,不想活了的冲动!

我咬着牙,不断的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被蛊惑,随即开始在心底默念起清心咒来。

可是根本就没用,无论我念多少遍清心咒,都无法改变我此刻的状态。

“么的,御阴经中并没有说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做,难道,这算是修行御阴经的一种磨砺么?”

我心说这御阴经果然变态啊,只是吸收死气入体的这一关,如果心智稍微不坚定者,可能就无了。

就更别说将死气纳入体内化成冥河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王婶子头顶缭绕的死气,也越来越淡,而我的体表,却是死气缭绕,让我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一尊恶鬼一般,不仅面色狰狞,双眸赤红,就连牙齿,都被我咬的‘咯咯’作响。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王婶子头顶的死气终于是散了,而我也是浑身一抖,随即再也忍受不住,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我只感觉死气顺着我的奇经八脉不停的游走,不停的腐蚀我的肉身和神魂,我知道,如果我现在昏死过去,那么我肯定必死无疑。

当即咬着牙再次起身,盘膝坐在地上开始运转御阴经,将死气引导进了气海之中。

所谓的气海,便是丹田,又被称之为炁府,各门各派的称呼都各有不同,不过却是同一个地方。

此刻,当我开始运转御阴经之后,那原本在我体内乱窜的死气顿时受到了引导,犹如溪流一般,慢慢汇聚在了我的气海之中。

本以为,吞噬了这么多死气怎么也会在气海之中掀起一丝波澜呢。

只是尼玛,当死气进入气海之后,就仿佛是一滴水滴落进了大海中一般,连一丝一毫的涟漪都没有,瞬间就消失于无形了。

“我去,不见了?”我瞪大着眼珠子,一脸的惊愕。

御阴经中有内视的功法,可以将自己的心神全部沉浸在气海之中,以此来观察气海内的景象。

此刻,就看到我的气海中雾气蒙蒙的,那些雾气,便是所谓的炁。

而在最下方,寒气缭绕,隐约间我似乎还看到,在寒气下面,竟然是一座冰山!

我的天!

当我看到这座冰山之后,整个人顿时就傻眼了。

“我的体内,怎么会有一座冰山?难道,这就是阴毒吗?”

那冰山高耸在我的气海之中,周围寒气缭绕,让人看不清冰山的真容,我想要靠近观察一番,但冰山附近太冷了,哪怕是我的神魂,都无法靠近,就仿佛只要一靠近,就连灵魂都会被冰封一般。

“阴毒...竟然在我体内汇聚成了一座冰山?这也

一前一后涨死了 女生上学发现自己忘穿衣服了

太...诡异了吧?”

我看着冰山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后,便仔细寻找起刚才吞噬的那些死气来。

可是找了一圈,我竟然什么都没找到。

“我去,这得吞噬多少死气,才能化成冥河?”

只是吞噬一次死气就差点扒我一层皮了,如果想让死气化成冥河,那我一个不慎的话,就算不死也得半残!

“奶奶的,想要凝聚伴生判官法相,竟然这么难!”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心神便从气海内退了出来。

我慢慢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沉睡的王婶子,见她头顶的死气已经散了后,才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咬牙起身,慢慢向屋外走去。

“王婶子头顶的死气已经散了,他的命数...应该被改变了吧?”

在刚才,王婶子是蜷缩起身体睡觉的,就仿佛身体很不舒服,很冷一般。

而此刻,她蜷缩的身体忽然就舒展开来,深深皱起的眉头也舒展开了,显然,死气缭绕在她头顶之际,她是受到了一定影响的。

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屋子,随即又蹑手蹑脚的来到了西屋,贴着门缝听了一下,果然听到了一个呼吸声。

我推门而入,就看到王倩睡的正香呢,我如法炮制,强忍着痛苦再次开始吞噬死气。

半个多小时后,死气终于吞噬完毕,我咬着牙,强忍着痛苦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屋子,翻出围墙后,便盘膝坐在墙根处,开始运转御阴经继续引导死气进入气海。

又过半个小时后,我终于是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喃喃道:“吞噬了两个人身上的死气,竟然连一丝涟漪都没泛起来,看来,想要迅速凝聚法相,还是得去乱坟岗或者停尸间这种死气重的地方啊!”

我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起身,往庖震家走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我下意识的回头往王婶子家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看之下,我顿时就是一怔。

“那是什么东西!”

就看到,缭绕在王婶子家的黑气竟然一阵鼓荡,随后,竟然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副古怪的图像。

而那图像,似乎是一头...猪的模样?

且在隐约间,我似乎还听到了一声猪的嘶叫!

喜欢活人阴差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