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粗大猛烈进出高潮小黄文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虎家大宅,偌大的会客厅内虎姐一个人坐着喝茶,手边茶桌上平放着一条脏兮兮的白色缎带,预示着闯入者的身份。

“他会来吗!”额头刻字的男人双手负后屹立在窗前,如同一只趴在窗上的猛虎,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霸者的凌厉。

“一定会的,我敢保证。”虎姐银铃般的笑,发生如此大的变故她还能笑的如此开心,心中的城府可见一般。

“为什么!”额头刻字的男人看着窗外焦黑的土地,深锁着眉,无论如何不能像虎姐那样笑起。

“因为啊,你们这些臭男人人家最了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虎姐的声音好像银铃一般好听,笑起来的时候撩拨的你心里痒痒的。她今天穿的有些暴露,该露的地方露了,不该露的地方也露了,却不显得粗俗,她不管以何种穿着打扮示人,都不会显出半分的艳俗,唯有深深地诱惑,仿佛一个来自地狱的蜜吻,“耐心等吧,白羽一会儿就会到了。遵照教主的命令,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他,而且必须是活口。”

“教主对那个叫方白羽的似乎很上心。”

“教主的意思不是你我能够理解的。”

“但我很讨厌他,那个小白脸的闯入让我两年来的苦心经营化作乌有。”

“何止是你的苦心经营,整个金陵怕是都危若完卵了!”

“没有了金陵,你就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哈哈哈,小没良心的,人家倒霉了,谁给你捂被子啊。”

“这天下有的是女人追随我。”

“女人是不少,能找到比人家更好的吗。”

“女人便像是厕纸,用过了就要扔掉。”

“好啊,好啊,越说越来劲了是吧,要落井下石现在就动手吧,人家洗干净在这等着呢!”

“我只是奇怪,苦心经营毁于一旦,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的。”

“不笑难道哭啊,人家行走江湖二十年,哪怕死了亲爹亲妈都要笑着走完葬礼。”

“你可真是个变态。”

“你比人家更变态!咱俩可是天生一对呢。”

“论变态程度我比你虎姐差得远了!记得两年前,我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将你的小情郎大卸八块,你这贱人居然和我一块动手凌辱他,甚至吃掉了他身上的一块肉,真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不吃掉他的肉,就没有今日金陵城内呼风唤雨的女王,你说我的做法哪里不对了。”

“你可真冷酷。”

“你不也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额头上的字是因为什么刻上去的。”

“住嘴,贱人!”

“好啦,好啦,你让人家闭嘴,人家就把嘴巴乖乖闭上喽。”

“我很好奇一件事!为什么教主对金陵城的失败漠不关心,反而表现出对方白羽充足的兴趣。”

“偌大的人国,教主的实验场地可不止一个金陵。”

“你是说……”

“教主神通广大,所谋甚远!就连人国前一任黄帝都只是教主的傀儡而已,小小金陵对他而言自然算不了什么。

那方白羽就不一样,你有见过一个瞎子看得比有眼睛的人还要清楚的吗,他的身上一定有着过人之处。”

“只可惜离魂鼎没能捉的住他!”

“就是你擅作主张,主动与方白羽交恶才导致了今日的后果!既然已经动手了,便应该倾尽所有斩草除根才是,你却甩出一个离魂鼎过去试探,试探不成功就没下文了,给了方白羽充足的反击时间。”

“照你的意思,一切都是我的错喽。”

“哎呦,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啦,人家是说下次再动手的时候应该更狠一点。”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些什么!且不说那方白羽,单单他身边两个同伴就不是好对付的,如果不设计暗算,真刀真枪硬和他们干,失败的说不定是咱们。”

“现在呢?现在就不是失败了?”

“这是个意外。”

“嘻嘻嘻,不说这个了,等着吧,下面人说消息已经送到白羽手上,估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到达。”

“你就这么肯定他会来?”

“世上再没有人比我虎姐更了解你们男人。”

日上三杆,头上刻字的男人已显出不耐烦了,冷嘲热讽地挖苦虎姐道:“看起来,你猜错了。”

“不,人家绝不会看错人的。”虎姐两条腿叠在一起,气定神闲地抽着烟,“说不定,他已经来了,只是我们没发现。”

“你说方白羽已经来了?”

“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孤身闯入咱们的陷阱里呢。”

额头刻字的男人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虎姐说的有些道理,对着门外喊道:“你们,随我来!”

守在门外的通天教道士听他号令鱼贯而入,随着他往后院去了。

不一刻功夫,抓着一个披头散发、满身伤痕血污的女人回来,将其仍在地上,一脚踩在脸上:“方白羽,看清楚了,你的同伴在我们手里,你如果是个爷们的话就赶紧出来,再不出来,老子就让兄弟们好好享受享受了。”

见没有得到回应,额头刻字的男人继续道:“方白羽,老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出来老子就动手啦!”

“方白羽!”

“方白羽!”

“方白羽你个缩头乌龟!兄弟们,给我上了这个小娘们!”

此时,偌大的厅堂洒满阳光,虎姐气定神闲地抽着旱烟,穿着明黄色道服的通天教道士大概二十多个,全部走上来围住了那个可怜的女人。

“方白羽,你是个缩头乌龟,你是缩头乌龟,连同伴都救不了的缩头乌龟。”

一阵风吹过,带动了门口的风铃,令虎姐的唇角勾起了笑。

“你们,放下她。”阳光下,白羽的衣服虽然有些脏了,但掩盖不住英挺的气质,腰间挎着两把绝世好剑,细长的手指落在其中一把剑的剑柄上,随时可以拔剑。

“哈哈哈,你总算来了!”额头刻字的男人恶狠狠地笑。

“我来,只为惩恶扬善,替天行道!”

“惩恶扬善?哈哈哈,只怕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有我方白羽在,不会的。”

“你应该知道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这一切一切都是老子提前布置好的陷阱,从你跨过门槛的那一刻就已经坠入陷阱中,已经被彻底将死了。”

“我当然知道眼下的一切都是陷阱,我不仅知道你们早已布置下了陷阱,还知道那个女人根本不是我的同伴柳莺莺,柳莺莺大概是出门找我去了,你们根本没抓住她,也没有能力抓住她。”

“何必试探呢,如果老子手里的女人不是你的同伴,那么你孤身犯险又是为了什么。”

“我来是为了达成蜀山剑派的教义!”

“达成蜀山的教义?什么狗屁东西!”

“凡我蜀山弟子,应做到顺天而为,替天行道!”

“你要做英雄吗!”

“与人硬碰硬不是我方白羽的性格,但此时此刻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任何一个蜀山人见过你们恶劣的行为,都会像我一样站出来的。”

“你真的想做英雄?”

“我只想让你们接受应有的惩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白羽我问你,你凭什么断定这个女人不是你的同伴。”

“我的眼睛是天道赐予的,能够看穿黑暗看到事物的本质,眼前的女人体内没有仙力的流动,不是我的同伴。”

“那你又凭何断定,我们没有将你的同伴藏起来。”

“虎府我已经转了两圈,没看到任何熟悉的人影。”

“哈哈哈哈,如此看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粗大猛烈进出高潮小黄文

来虎姐是真的了解男人,说你会来,你就真的来了,但我只能说你愚蠢的可以,根本是来送死。”

“你!叫什么名字!”

“通天教左护法离狂。”

“离狂?看来你一定十分猖狂,我是蜀山第十四代弟子方白羽。”

“原来是蜀山的弟子,说起来真要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派下山的弟子打的佛宗闭门不出,我们通天教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在人国为所欲为。”

“你说的是叶飞吗,他是我的好朋友。”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你们蜀山剑派尽是些脑袋瓜子不好使的家伙。”

“你要为自己的言辞付出代价。”

“该付出代价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粗大猛烈进出高潮小黄文

的是你啊,小白脸!”

“即便没有胜算,也要战到最后。”

“这也是你们蜀山的教义?”

“这是那个叫叶飞的人教会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