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烫太多了肚子鼓起来了 公么的大龟征服了我小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此诏一出。

很多人气得脸都绿了!

藩王。

百城。

千寨。

一个个都有各自谋划,但却被这一诏书给破坏,比如藩王,也想着用启州之地加一些钱来让南庆倒戈。

不料,谈判太久,耽搁了时间。

二皇子一上位,直接出让启州。

因此。

若想要南庆倒戈,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至于百城和千寨,核心目标当然是遏制南庆扩张,同时裂解大延,但现在一纸诏书,前一个目标破裂。

弄不好,后一个目标也得黄掉。

有了南庆助力,藩王处境堪忧。

现在调停已经没有用了。

二皇子登基,等于是正统继位,在天下百姓眼中,已然是大延国主,有了这层身份,藩王立马成乱贼。

自己若是公开支持藩王,等于是公开支持叛乱势力,完全撕破脸。

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不再插手,任由两大帝国的合作,这等于是站陆秘那一边。

第二,站藩王一边,尽力弄死陆秘。

但若弄不死。

凭借现在支持藩王之事,以后想要缓和关系,很难。

甚至大延和南宇结盟,整个局势比老皇帝死前更糟。

愁啊!

。。。

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了二月底。

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

又是粮食播种的季节,无论外边打得多凶,农民们还是得靠土地吃饭,为了一年生活,卖力忙碌起来。

启州。

距离南庆强势接管,已经过去多日。

从开始的迷茫渐渐到现在欣然接受。

对大户来说,南庆简直像恶魔一样。

可对百姓来说,却是真正的好人啊!多少冤案得雪,衙门外经常是跪了一大片,那是感激其为民做主。

抄了大户。

狂分田地。

虽然无法交易,但已经十分知足。

农民需要土地,本就是用于种地,而不是买卖。

实话,喜欢这种制度。

用南庆的话说,那是天田,是给与南庆地界上,一个勤劳之人的基本生存尊严,这是前所未有的说法。

除非罪大恶极,否则无需担心有人夺去。

再怎么,也能保证一个家庭不会被饿死。

当然,天灾除外。

不过。

以启州的粮食产量,不纳税,两扇地的年产粮省着一点的话,足够一个四口之家生活一年多还都不止。

总之生活有了盼头。

为了刚到手的耕地,没人再希望回到大延怀抱。

。。。

启州城西三百里,一处俘虏营。

呜~

呜~

一大早,以万为单位的原大延州军起床,洗漱,列队。

“一。”

“二。”

“。。。”

“报告,三队到齐。”

“。。。”

被俘虏这么久,一个个都渐渐习惯,反抗?之前得知误会,大家以为很快就能被放,因此十分的老实。

后来发现,误会长一点也挺好。

先皇驾崩。

新皇升天。

帝都混战。

藩王起事。

一连串的消息,让他们知道整个大延都是什么情况,不由得微微庆幸,被俘虏也挺好,至少不用去死。

一旦被卷入里面,是真的要命。

所以,大家根本就没想过反抗。

列完队,正在这时。

俘虏营的最高长官出现在高台。

嗯?

今天又有什么事。

“大延新皇已经正式下诏,想南庆出让启州,即日起,你们便是真正的南庆子民,即将可以获得自由。”

一听。

下方哗然。

“真的?正式下了诏?”

“终于到这一天了吗。”

“启州被卖,呵,好像....还不错!”

“。。。”

惊讶过后,心态渐渐稳定下来,甚至开始转变,无论如何,启州是被大延帝国国主正式发文送出去的。

土地。

百姓。

自然包括他们,都被送给南庆。

因此。

对于大延帝国心里的归属感大降,既然被大延帝国抛弃,无论是什么理由,自己还舔着脸去求回归吗?

不!

咱还是要脸的。

一时间。

台下的原启州州军,开始接受一个新身份。

---南庆子民!

“你们有两个选择。”

好烫太多了肚子鼓起来了 公么的大龟征服了我小小说

“第一,加入南庆军,具体工作待分配。”

“第二,解甲,南庆的政策,之前也和你们解释过,回归民籍后,有足够的工作安置,待遇也不会低。”

“看各自选择。”

“如果加入南庆军,请记住一件事,那就是吃谁的饭,就办谁的事,若吃里爬外,南庆也是有军法的。”

“好了!”

“都回去好好想想,有了决定,去各位队长那里登记。”

“。。。”

演讲不长,回到管区,众人思考着未来,最终,只有六分之一的人愿意加入南庆军,其余都想要卸甲。

这年头,当兵太危险。

南庆军还在和藩王打,天知道会不会被派去。

不仅仅这一个俘虏营,启州各大俘虏营之中,几乎都是这个比例。

唯一大部分愿意加入南庆军的是大延水师。

为撒?

很简单!

因为南庆军的海上几乎没有敌人,十分安全,就算和藩王杠,那是陆军的事,咱无非就去剿一下海盗。

或许连海盗都不用剿。

因为南宇水师接管大延东南沿海海权的时候,就开始剿盗工作。

听说战果累累,海盗几乎绝迹。

。。。

只是,这群水师估计要想多了,大延的海盗几乎被剿光,但不代表未来没有作战任务,比如百城那边。

漫长的西海岸,怎么可能消停。

“报,第八军团抵达目的地,准备执行第二阶段作战任务。”

“。。。”

“报,北都护府大军抵达预定位置,今夜将会进攻北跃城。”

“。。。”

东西两线北上后,战果进一步扩大,当初进大延的是两百万,可现在滚啊滚,已然超过三百万的军队。

一半驻守南方,和那些藩王们对峙。

一半北上,欺负还没抱成团的藩王。

为何没成团?

因为在看戏。

事实上,到现在藩王们都低估了南庆的野心,在这之前,很多北面没有受波及的藩王还抱有一些侥幸。

认为打不到北面,就会戛然而止。

南面的藩王又不是纸糊的。

而且还有百城和千寨在旁,不会干看着。

除非南庆不想过了,否则应该不可能那么丧心病狂和藩王们死磕到底。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南庆大军忽然转向,直接给北面藩王们干蒙了,他们其实不是一点防备没有,也有大量的军队集结着。

可由于猜忌原因,只是在各自地盘的南边集结。

数量不少,但在南庆大军面前,就有点不够看。

光是远远望着,就让人心儿颤。

“打得过吗?”

一座城市上,指挥官一脸凝重。

“。。。”

手下差点送去白眼,打不打得过,作为指挥官,你心里没点数吗?

面对势如破竹,一路强推的南庆大军,谁敢说一定可以阻挡得住。

南面藩王们控制的那些城市又不是纸糊,却依旧难以阻挡南庆大军铁蹄,自己这些人想要铛住.....够呛!

好在,己方也有一些准备。

城门,重点防守,避免被偷。

城墙,全线检查,避免被炸。

粮仓,分开存储,避免被烧。

将士,思想动员,避免蛊惑。

......

总之,针对南庆的惯用招数,都有预案,这才能稍微有信心站在城墙上,看着绵延大军,并不怕强攻。

就怕南庆军来阴的。

比如那一股夜袭军。

正因为其神出鬼没,己方大军都不敢在城外建立防线。

憋屈!

正面杠,杠不过。

玩阴的也输人家一筹,这就闹心了。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