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玉米地 奇漫屋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好厉害!”

陈义山惊叹了一声,道:“我原本就听说过,‘黑蟒口中舌,黄蜂尾上针’,这两毒

山村玉米地 奇漫屋

是世间之最!我先前还被一个毒蜂子蛰过,差点死于非命,撸一沱泥居然能抗住与蜂毒齐名的黑蟒毒,我所不及啊。”

蟒仲苦笑一声,道:“着实是令人惊叹啊,连我曾祖父都想不明白,撸一沱泥到底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万毒不侵之躯。”

陈义山瞥了他一眼,道:“不过,你曾祖父在金河里喷毒的行径实在难以令人苟同。你们神妖大战,沿岸的百姓又何罪之有?水族生灵又是何其无辜?撸一沱泥能把那些毒液吸干净,可是积累了天大的功德!而你黑蟒一族却多半因此而损了功德,致使后来家道衰落。甚至你们兄弟姊妹从身毒国越境的时候,还被撸一沱泥给抓住了。”

蟒仲脸色涨红,嗫嚅道:“恩师说的极是,我们黑蟒一族原本依仗着口中毒液厉害,在万妖国拥有极其尊崇的地位,就是因为我曾祖父与撸一沱泥那一战之后,才开始败坏了名头,让许多人觉得我们黑蟒一族既不择手段,又统帅无能,而且所谓的‘口中舌’也不过如此。到后来,终于在政变中家破人亡了。也算是报应吧……”

陈义山摇了摇头,道:“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先辈们积德,子孙们才能享福,先辈们造孽,子孙们也难得安生啊。你曾祖父做过的孽,倒是令你们承受了,可惜啊。你今后要以此为鉴,可不能依仗自己的‘口中舌’,肆无忌惮的逞凶作恶,明白吗?”

蟒仲道:“恩师放心,黑蟒一族现今还活在世上的,都没有做过什么恶行,也不会去做什么恶行的。”

陈义山道:“说到这里了,蟒仲,你的兄弟姊妹是都被撸一沱泥给抓住了吗?”

蟒仲点了点头,道:“是的,无一例外,全都落在了他的手上。”

陈义山沉吟道:“既然你们都没有做过什么恶,也不该落得这样的结果。若有机缘,我当救他们脱困。”

蟒仲的脸上忽然现出极大的悲愤之色,幽幽说道:“多谢恩师的好意!只是弟子的大姐、二姐、小妹还有三弟、四弟都被撸一沱泥赐给了他的部下神将——迦楼罗。迦楼罗那,那恶神,把他们,把他们全都给活活吃掉了!仅剩下我和大哥侥幸不死,一个成了撸一

山村玉米地 奇漫屋

沱泥的神宠,一个被赐给了迦梨……”

陈义山悚然大惊,难以置信道:“被吃掉了?!你说的‘加楼了’是什么东西,他,他怎么还吃妖怪呢?”

蟒仲“呵”的一声狞笑,攥了攥拳头,又咬了咬牙,道:“恩师有所不知,那迦楼罗的本相是只金翅大鹏,正是我们黑蟒妖族的克星。”

“金翅大鹏?”

陈义山的脸色又变了,他喃喃说道:“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大鹏是上古先天神兽,在盘古大劫来临的时候,应当是被锁镇了啊。这个所谓的‘加楼了’,又是哪里来的?”

蟒仲摇头道:“弟子也不确切知道那迦楼罗的底细,但是据典籍记载,他在身毒国出现的时间比撸一沱泥还要早些,几乎与阿修罗同期。只是,后来,他们都成了撸一沱泥的手下败将。”

陈义山默然片刻,道:“先不说这个‘加楼了’,迟早会弄明白他底细的。那个撸一沱泥,除了灭却天目和万毒不侵之外,还有别的厉害之处吗?”

蟒仲思量着说道:“此神还能将自己的身子变的很大很大,与中土仙道中所谓的‘法天象地’之术极为相似。别的神通,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了。不过,他有个坐骑,修为也不低,原本是我们万妖国的大能,出自之前被他所杀的牛妖大将一族,是个得道一千五百年的白毛妖牛。”

陈义山“嗯”了一声,道:“那他都有什么法宝和神器呢?”

蟒仲沉吟道:“法宝神器的话,还挺多的。撸一沱泥跟他女儿迦梨一样,也是四条胳膊四只手,号称是掌控‘东南西北’四方,下面两只手捧着个神鼓,正面如镜,能闪电,背面如锣,能鸣雷;上面两只手拿着一杆三叉戟,能搅动风暴;此外,他脖子里也戴着一根人头骷髅项链,还盘着一条黑蛇,那就是我大哥蟒伯了,恩师如果不可避免的要跟撸一沱泥发生冲突,千万要小心我大哥,撸一沱泥必定会命他放毒。对了,撸一沱泥还有一把弓,由他第二任妻子拿着,极其的诡异,恩师一定要防备!”

陈义山闻言一怔,道:“弓?他居然也有一把弓?什么样的弓?”

蟒仲点了点头,道:“那弓不是他的,而是一个叫‘达刹’的大能炼制出来的,名曰‘情欲神弓’。这个‘达刹’原本是身毒国先人推崇敕封的情欲之神,后来被撸一沱泥所杀,达刹有个女儿,叫做萨蒂,被撸一沱泥给掳走了,便是他的第二任妻子。情欲神弓的使用方法就是萨蒂教给他的。”

陈义山眉头大皱,道:“这个什么萨蒂还真不怎么地,亲爹被撸一沱泥给杀了,她反倒从了仇人,做仇人的妻子不说,还把自己亲爹的遗宝资敌!”

蟒仲笑道:“恩师,不得不说,那撸一沱泥的魅力极大,很多女子都为他神魂颠倒。”

陈义山道:“不可理喻,一个四条手臂青脖子的怪模样,竟还有许多女子为他神魂颠倒?呃,你说的那把情欲神弓与我的神弓相比,威力如何?”

蟒仲道:“那把情欲神弓与恩师的神弓大不相同,它所射出来的箭都是无形的,因为,情欲本来就是无形的。”

陈义山“哦”了一声,道:“那中了他的箭会有什么后果呢?”

蟒仲道:“会爱上撸一沱泥。”

陈义山:“……”

蟒仲又补充道:“而且是死去活来的爱,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当然也包括为他去死。”

陈义山虎躯一震,连颤了好几颤!

先前说的什么“灭却天目”啊,什么“三叉戟”啊,什么“雷鸣之鼓”啊,什么“大哥蟒伯”啊,都不可怕,最最可怕的就是这个情欲神弓啊!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