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一禽定音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天气晴朗,微风习习。

京城体育中心。

一身黑色休闲装,压着顶同色棒球帽的沈璃刚下车,就看到路边不远处,已经先一步抵达的何晓晨正努力拽着自己精致的白色OL套装,一脸难掩兴奋地看过来,双手合十:

“阿璃!谢谢你圆我美梦嘤嘤嘤!你不知道,我喜欢纪晞如好久了!今天终于可以看到真人了呜呜呜!怎么样怎么样,我看起来还可以吗?”

沈璃唇角微挑。

“何翻会议刚结束,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赶过来,这份心意,换谁都会感动的。”

何晓晨现在做同声传译,工作繁忙。

但再忙,也不耽误她追星。

何晓晨语重心长:

“阿璃,你不懂,看美人就是我们颜狗活下来的最大动力。”

沈璃扬了扬下巴。

“走吧,彩排应该快开始了。”

马上就是林风眠出道七周年演唱会,这次专程请来了国际知名大提琴手纪晞如合作。

何晓晨知道后,亢奋地跟沈璃发了数条59s语音。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趟的安排。

两人往外走,很快有专人带着她们前往彩排现场。

演唱会的保密工作十分严格,现场除了工作人员,基本没什么人,很是空旷。

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何晓晨的兴致。

她看着舞台上弹钢琴的少年和拉大提琴的窈窕身影,捂住了嘴巴,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的尖叫。

美人就是美人嘤嘤嘤!

她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

……

彩排结束,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沈璃带着何晓晨过去打招呼。

“姐姐。”

林风眠这几年长红不衰,各种音乐奖项几乎拿到手软,真正当之无愧的巨星。

不过在沈璃面前,依然是一如既往的乖巧奶气。

“晓晨姐。”

何晓晨捂了下心脏。

嘤。

虽然弟弟已经这么喊了很久,但每次听到小心肝还会激动!

林风眠知道她们今天过来的目的,特地帮忙引荐了纪晞如。

纪晞如今天穿着一袭白色长裙,温柔知性。

她笑着和沈璃何晓晨打招呼。

“你们好,我是纪晞如。”

何晓晨眼睛都在放光:

“美、纪小姐,我是你的粉丝!我特别喜欢你!”

纪晞如眉眼弯弯:

“谢谢你。”

最后,何晓晨成功和美人合了影,还一起和大家聚了餐。

沈璃发现纪晞如和何晓晨之前说的一样,很温柔也很有耐心,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纪晞如看自己的频次好像有点多。

实在不像是第一次见。

何晓晨盯着餐桌,委屈巴巴地搅动着自己的那份蔬菜沙拉。

沈璃看她一眼:“真的不吃?”

何晓晨呜嘤一声。

“下个月就要拍婚纱照了。”

她好不容易才瘦下来的!

算了!

秀色可餐,还是看美人吧!

……

聚餐快结束的时候,沈璃接到陆淮与的消息,说岁岁和果果想她了,闹着一起过来接她。

她回了句“好”。

不过来的最快的是任谦。

何晓晨看到他,一脸惊讶:

“咦,你今天不是要参加班长的庆功宴吗?”

任谦西服搭在臂弯,笑意懒散。

“他败诉了。”

何晓晨顿时震惊地睁大眼睛。

“什么!?裴par居然也有输的一天?”

不怪她大惊小怪。

裴颂毕业就进入了京城最顶尖的律所,几年来从无败诉,业内声名显赫,前途无量。

所有人都以为这次的案子他一定还是稳操胜券。

谁知道居然败诉了。

“谁这么厉害?”

任谦眨眨眼。

“童音。”

“童音?这名字好熟悉……等下!她好像也是西京大法律系的?只比我们低一届?”

“不但是学妹,她以前还在裴哥的律所实习过。哦,当时她跟的就是裴哥。”

何晓晨恍然:

“哦,就当初喝醉了骂他是万恶的资本家,要去告他剥削的那个?”

“……”

任谦按了按眉心。

“是。”

何晓晨的记忆点永远这么奇特。

惊讶过后,何晓晨倒是来了兴趣。

“这小学妹可以啊!徒弟把师父干翻了——这叫什么?翻身农奴把歌唱!真是吾辈楷模!”

“……”

任谦的表情变得微妙。

何晓晨愣住,捅了捅他的胳膊。

“怎么了?我这评价不对?”

任谦顿了顿。

“你大概不知道,童音把庆功宴开到裴哥律所对面了。”

“……”

“而且,她确实——”

想到刚才童音喝醉了杀到律所,吐了裴颂一身,裴颂忍无可忍,冷着脸把人扯走的场面,任谦觉得自己还是闭嘴的好。

某种意义上来讲,何

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一禽定音

晓晨说的没错——童音的确把裴颂干翻了。

各种层面。

任谦拉开车门,笑着道:

“问完了,敢问您现在能纡尊降贵,让我送您回家了吗?”

何晓晨笑嘻嘻点头。

“辛苦爱卿了!”

她上了车,从车窗和一众美人告别。

“阿璃!弟弟!纪小姐!我们演唱会见啊!”

任谦启动车子,调侃:

“看来您今天还挺忙。”

何晓晨终于恋恋不舍收回视线,扭头看他。

她今天心情特别好,于是非常大方地道:

“放心,本宫今天还是翻的你的牌子。”

任谦笑着看她一眼。

“真是谢您专宠,那我得努力报答您才行。”

……

大家陆续各自离开。

“沈小姐?”

沈璃侧头,就见原本站在后面的纪晞如走了过来。

“纪小姐。”

纪晞如轻咳一声。

“那个,其实有件事……”

“妈妈!”

纪晞如的话才开了个头,两道脆生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沈璃扭头,就见不远处,一辆黑色大G停在了路边。

陆淮与从车上下来,抱着果果,牵着岁岁。

两个小团子一看到她,立刻兴奋地喊了起来。

沈璃却是愣了下。

这车——

正想着,又见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

陆聿骁。

她心中惊讶,就没注意到身边的纪晞如在看到那道身影的一瞬就浑身紧绷了起来。

纪晞如觉得今天出门真的是个错误。

中午相亲遇到前男友不说,还把他弟弟的孩子错认成了他的,更甚至晚上居然又一起撞见了这一家!

很好。

真的很好。

天要亡我。

沈璃摸了摸岁岁的头,又从陆淮与怀里接过果果,奇怪问道:

“大哥怎么也一起来了?”

陆淮与:

“哦,大哥刚把他们两个送回去,正好遇上,就一起了。”

这两个团子说什么都要跟着。

最后连车都没下,调转方向,就往这边来了。

沈璃点点头。

她今天是开车过来的,倒是也正好。

她看向两个团子:

“今天跟着伯伯,有没有乖乖的?”

“有!”

陆果果用力点头,忽然看到沈璃身后一张熟悉的脸,立刻兴奋招手:

“姐姐!”

沈璃诧异回头。

这是……认识?

纪晞如其实很想跑,但这时候跑,除了让自己更加尴尬和丢人,没有任何用处。

何况小团子一喊她,她就心软。

她冲着岁岁和果果笑着打招呼:

“你们好呀!”

陆淮与挑眉:“怎么喊人的?”

陆果果扮了个鬼脸。

“漂亮阿姨就是姐姐!”

陆聿骁落后几步走了过来。

军人特有的步调,那曾经也是她最熟悉的。

此时一步步,像是踩在她心上。

短短时间内,纪晞如已经在脑子里演练了无数种打招呼的方式。

——陆队,你好,我把你侄子侄女认成你孩子了,真是对不住啊。

——陆队,好巧,又见了啊。

——陆队。

“岁岁和果果今天玩了一天,挺累的,淮与,等会儿带阿璃和他们早点回去休息。”

低沉的声音响起。

没和她沾一星半点的关系。

纪晞如愣了下,终于抬眸,就将陆聿骁根本没看她,交代完这几句之后,就打算转身走了。

的确是半道眼风都没分给她。

纪晞如抿了抿唇。

“小如?”

一个年轻男人走过来,笑着问道: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是乐团的指挥,斯文俊朗,人不错。

但他们认识不久,

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一禽定音

而且——

纪晞如下意识往前方看去,正好迎上陆聿骁淡淡扫来的目光。

她心头一跳,条件反射地拒绝:

“谢谢,不用了,我、我住得不远,等会儿直接回去就行。”

陆聿骁已经收回视线,抬腿往路对面走去。

纪晞如犹豫片刻,还是咬牙跟了上去。

歉还没道呢!

“陆队!”

陆聿骁腿长,走得比她快。

等纪晞如好不容易追上去,陆聿骁已经拉开了车门,准备上车。

“陆队!先等等!”

纪晞如连忙喊他。

他这才回头:

“纪小姐还有事儿?”

纪晞如紧张道:

“我、我白天误会了你,岁岁和果果……对、对不起!”

陆聿骁盯着她看了会儿,才道:

“纪小姐不用道歉,毕竟,不知者无罪。何况分手这么久了,要是纪小姐还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那——”

他顿了下,像是笑了声。

“怕是才会让人误会。”

纪晞如被噎的说不出话,心里暗骂,别的不说,这男人几年不见,怼人的功夫还真是见涨。

算了,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何况几年后重逢,她就闹出这么“精彩”的一场,实在是丢人至极。

她现在只希望自己尽快消失。

这么想着,她紧了紧肩上的大提琴,转身要走。

陆聿骁忽然道:

“上车。”

纪晞如脚步一顿,回头看他:“什么?”

陆聿骁皱了皱眉:

“你要背着琴走回去?”

纪晞如摇头,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微微睁大眼:

“……你知道我住哪儿!?”

陆聿骁顿了顿:“……不知道。”

纪晞如正要拒绝,就又听对面的男人冷淡开口:

“别磕坏我的琴。”

纪晞如瞬间心虚。

哦。

这把琴确实是陆大队长送的。

他这是要送他的琴回去。

这琴现如今比她还矜贵呢。

“哦。”

她低低应了声。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

她下意识搭着他的手腕,上了车。

——这大G挺难上的。

陆聿骁:“……”

他忍了忍。

“琴给我。”

纪晞如终于意识到自己又误会了,连忙把琴递了过去。

“不、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使唤你的,陆队。”

陆聿骁懒得理她。

“砰”的一声,车门合上。

黑色大G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

沈璃看着这一幕,眨眨眼。

随后,她侧头看向陆淮与。

“二哥,我是不是应该喊纪小姐……大嫂?”

今晚上这兄弟俩摆明了是故意的。

陆岁岁和陆果果齐齐看了过来。

陆岁岁想了想:

“……原来那是……大伯母?”

陆果果震惊捂住小嘴,睁圆了黑葡萄般的大眼睛:

“什么!?”

陆淮与似笑非笑。

“想知道?”

沈璃点头。

陆聿骁最后是不是和纪晞如在一起了,拥有着那些记忆的陆淮与,应该是唯一的知情人。

陆淮与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不过——

他的思绪有刹那的飘远。

其实,他也不知道。

但这一点,她不需要知道。

他敛神,微微俯身,深邃的凤眸望入她眼底,似有笑意氤氲。

“沈糖糖,剧透有什么意思。”

“和我一起等谜底揭晓,不是更好吗?”

她眼睫微动,水润明灿的桃花眼弯起。

“好啊。”

喜欢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