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有负传承,赤家有愧。

随着赤皇开口,无论是明轮大帝还是风河大帝,眼中都浮现出一抹异色,他们诧异的是,赤皇对于这样一个后世年轻强者的看重,作为一代人皇而言,这样的愧疚足显坦荡。

或许,是因为都传承有光明心,但苏乞年分明能够感到,赤皇目光中所透出的,几分复杂难明的意味。

“宇宙桑田,太古黑血,神魔镇井,时空之心。”

紧接着,赤皇露出郑重之色,再次吐出这样十六个字,苏乞年心神剧震,因为此前在观摩战王图录时,初代战皇,也曾经说过同样的十六个字,当时他就怀疑,这其中的时空之心,就是将他与刘清蝉,以及那位佣兵之王裹挟着,于这个时空重生的时光之心。

时隔十年,从归来的赤皇战魂口中,再次得闻这十六个字,苏乞年想要开口求教,却见赤皇轻轻摇头,而后,这本就虚淡的战魂,渐渐消散于虚无。

苏乞年看向明轮大帝与风河大帝,却见两人也是凝神蹙眉,显然对于这几种事物,多半也是一无所知。

但两位大帝也相信,能从赤皇口中说出来,一定不是无的放矢,时隔无数纪元,赤皇战魂被黄泥祭坛召唤,短暂驻世,一定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至于为何不过多解释,要么存在某种禁忌,要么就连赤皇也无法完全洞悉。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足以令人心惊。

最后,苏乞年六人朝着赤皇消散的方向再次躬身一拜,一代人皇,终究还是逝去了,不能再次复生,能够短暂再现其战魂,已经难能可贵,只是而今的人皇赤家,对于赤皇而言,带走的除了心痛,怕还有更多的遗憾。

赤家将被放逐,赤皇没有留手,虽然活下来的,都是些清白的血脉,但他依然作出了这样的决断,在身为赤家先祖之前,他是人皇。

身为人皇世家,曾经拥有过怎样的尊荣与辉煌,现在就要能经得起怎样的风雨与苦难。

苟延残喘,换不来涅槃重生。

作为赤皇短暂驻世的附身者,没有人能够比第四刑天,更能感受到刚刚赤皇的心境,非是赤皇不念血脉之情,而是一代人皇心中有秉承的公义,放逐也是一种熬炼,与其身在五荒大地,为人诟病,不若驻守星空界关,用最灼烫的战血,来洗清身上被溅落的污名,若能涅槃后再生,当可孕生新的光明。

最后,几人看向那古老的黄泥祭坛还有黄纸符诏。

传说中上古就有记载的不祥古器,辗转流落到了赤家的手中,但眼下看来,所谓的不祥并未发生,但苏乞年等人并未放松警惕,尤其是苏乞年与第四刑天都有所猜测,这黄泥祭坛,对于缺角黑碗中的五色清汤的渴望,超出一切,甚至能够替代祭品,否则他们相信,仅凭赤蒙这样的帝血后裔,或许可以为赤皇战魂指引来路,但绝不能支撑一位人皇战魂的降临。

抛却其他,这黄泥祭坛的确非同小可,或许在一些特定的时机,可以扭动乾坤。

明轮大帝与风河大帝走了,两位大帝没有多说什么,对于黄泥祭坛,也只是审视了两眼,古器虽强,但两位大帝对于未知都有所戒备,可以降服对于力量的渴望,击溃诸多诱惑,这样的不祥古器,或许存放在杀伐气最重的战皇殿,才是最好的选择。

炎王祝熔与冰不断,随即也离开了这九重魔窟,短时间内,他们不会离开魔窟,除了要继续借助此地的朱雀阳火气息,巩固一身蜕变的力量之外,眼下魔窟中缺少帝境之力镇压,镇魔使也只剩下了他们二人,镇压之地不容有失,他们需要继续坐镇,以待战皇殿有所决断。

此刻,九重魔窟中,只剩下了苏乞年与第四刑天二人。

缺角的黑碗,在第四刑天手中浮现,而后凌空飞起,落入苏乞年掌心,第四刑天略一沉吟,开口道:“恐怕你也有所怀疑,这口碗,若是所料不差,应该就是鬼界中孟婆一脉的传承之器,三生碗。”

若是仿品,不可能拥有如此神秘的伟力,只碗中的一滴五色清汤,就能助人皇战魂归来,这一碗五色清汤,没有一千滴,几百滴也还是有的。

“那现在的孟婆一脉……”

第四刑天摇摇头,道:“鬼界之中,孟婆一脉向来神秘,甚至从不直接插手诸族争端,这一脉的传承,也极不寻常,古史上留下的记载极少,就算在鬼族,真正有资格觐见当世孟婆的,也不是很多,不过,此世也并未听说,孟婆一脉的三生碗有所遗失。”

听第四刑天所言,这也是苏乞年所疑惑的,因为昔年在无空海眼下,那通往气运石台的路上,同样祭出缺角黑碗之后,这当世的厉鬼王,居然没能认出其来历,苏乞年不相信,身为鬼族王者,其不清楚孟婆一脉的传承之器的样子,近古第三纪元时,黑暗极渊中,就曾经被那位鬼王怀疑过,而到了当世,却没有鬼族能够分辨出来,这本身就极不寻常。

还是说,孟婆一脉的三生碗并未遗失,那他手中的这缺角黑碗,又到底是什么?

苏乞年向第四刑天请教,第四刑天沉吟片刻,开口道:“在战皇殿内,对于孟婆一脉不多的记载中,

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曾对三生碗有过只言片语的描述,其中就有一种猜测,三生碗中有轮回,可追溯三生三世,洞悉前世今生,乃至勾动前世残魂。”

当然,三生三世只是一种猜测,或许可以追溯至更加遥远的岁月。

至于轮回之说,则太过缥缈,至今世间都没有定论,如夺舍,如真灵转生,而后破除胎中之迷,在当世都被认为是重生的两种方式,并非是真正的轮回。

但据第四刑天的描述,缺角黑碗的确符合,至少赤皇战魂的召唤与短暂驻世,印证了其神伟,而其针对鬼族道果,有克制之

公安局长曰警花双飞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力,亦是一种佐证。

甚至,黄泥祭坛并未生出不祥,或许也与当中的五色清汤有关,而在后世,人们都将这碗中的汤,称之为孟婆汤,孟婆汤一碗,了却今世今生,轮回之后,是新的开始,这些神话传说,在人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短暂的交流之后,也未能有所定论,但无论是第四刑天,还是苏乞年,都认为,缺角黑碗与鬼族脱不了干系,这黄泥祭坛的起源,也无从考究,但更多的还是认为起源于人族,是祭祀招魂之物,而五色清汤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物质,为何黄泥祭坛如此渴求,如大帝也难以洞悉。

但两人都认为,在必要时候,可以再次尝试勾动这黄泥祭坛,除此之外,一旦被这黄泥祭坛锁住,就算是大帝也难以挣脱,同样可以算得上是一方大杀器。

下一刻,苏乞年两人同时抬脚迈步,冲出九重魔窟,来到了亿万里焦土之上。

苏乞年最后回头看一眼脚下的焦土,此间事了,但真的已经了断了吗?除了人皇赤家之外,这群人真的全部曝露了吗?这当中,还有很多未解的谜团,至少眼下看来,人皇赤家的堕落,应该就在这一万年之内,那光明血土并不古远。

是断命师一脉吗?

苏乞年眸光有些悠远,至少眼下看来,这些大事与变故中,或多或少,都有这群人的影子。

断命师,是一群命运禁忌的执掌者演化而来的传承,不只是人族,诸天百族,都有这样的传承存在,最早有记载,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古之初,至于更加久远的远古洪荒年间,神话都残缺了,不用说古史了,早在上古之初就已经断绝。

命运的传承,有共通之处,谁都能够转动命运的磨盘,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到达彼岸,更多的,则被淹没在茫茫苦海中。

这样一群,近乎疯子一般的强者,诸族都曾想清剿,但有时却又不得不借助这一脉强者的力量,漫长岁月过去,这一脉或多或少,也成了很多人心中的禁忌。

不过在苏乞年看来,就他人族的断命师一脉,已经触动了他的禁忌,无论是四大人龙世家镇守的那条天路,还是南海敖家族地中,甚至就连这魔窟的光明血土,哪一桩惨案,没有这群人出手的痕迹。

这群被命运蛊惑的人,苏乞年很想看看,他们的心是什么做的,他们的战血,还是否灼烫。

一炷香后。

苏乞年两人落到那片熟悉的无垠战土上,第四刑天深深看他一眼,跟得上一位大帝的脚程,绝不只是因为执掌有时间与虚空禁忌,大帝的伟力,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超脱了时间与虚空,尤其是在精神的领域上。

这只能说明,眼前这一位,一身伟力,在无限朝着大帝的领域逼近。

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人族就将迎来又一位盖世战王。(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