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岳和女 深入浅出把水都喷出来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最快更新道界天下 !

本就寂静一片的五炉岛,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更是陷入了彻底的死寂之中。

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甚至都低下了脑袋,仅仅是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幽情的身旁,出现了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

正是人尊!

虽然人尊的口中说着他这个身份越来越不受人重视,但在场的这些人,包括五位太古之灵在内,哪个又敢不将人尊放在眼里。

司徒静那原本都即将离去的身影,在这个时候也是停了下来,缓缓转身,看向了人尊。

司徒静着急离开的目的,就是要保护姜云,防止人尊会阻拦姜云。

但是现在人尊既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她也无需离开了。

只要能拖住人尊,就是给姜云争取足够的逃走时间。

至于人尊是否会派其他人去追杀姜云,纵然司徒静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比起人尊的任何手下来,自然还是人尊要更加重要。

更何况,司徒静也知道,如果自己不理会人尊,依然强行离开去保护姜云,那反而会惹得人尊亲自的追杀,让姜云根本再无可能逃走。

因此,自己留下,缠住人尊,让姜云去对付其他人,才会让姜云有逃走的希望。

正如司徒静所想的那样,此刻正奋力朝着东南方向疾驰的姜云,心中陡然是升起了危险的感觉,以至于浑身汗毛都是竖立了起来。

而他根本连查看危险来源的时间都没有,所能做的,就是咬紧牙关,拼尽全力,继续朝着东南方向赶去。

同时,他的神识也是同样仅仅朝着自己的前方蔓延,寻找着有没有和“妖”有关的东西。

对于卜灵占卜的结果,姜云还是颇为相信的。

自己的命运多舛,又不是真域生灵,体内更是有着模仿出的人尊印记和地尊的同化之力。

按理来说,应该是没有人能够占卜出自己的命运的。

可卜灵却是拼着自身受伤的代价,得出了八个字的结果。

那这八个字,自然是意义非凡。

事实也的确如此。

太古卜灵,六灵之中最为古老的存在。

别说其他人了,就算是另外五位太古之灵求他占卜,他都基本不会答应。

除了他自己的命运之外,他能主动的替姜云占卜,那真是万年难遇之事。

自然,他占卜出来的结果尽管模糊,但肯定是有着一线生机的。

现在,就要看姜云能不能在人尊的手下追上他之前,彻底弄明白那“遇妖则停”的意思,或者是找到和“妖”有关的东西了。

这对于姜云来说,其实难度真的极大。

因为他不是真域生灵。

他来真域数年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待在界海之中。

对界海,他还算有着一些了解,但是卜灵所说的运在东南,并没有指出具体的距离。

万一这东南方向,已经延伸到了真域之内,那姜云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错过和妖有关的东西。

比如说,如果某个世界是以妖命名的,或者某处区域之中有妖族强者居住。

姜云就算经过这样的地方,也不可能知道这些,所以很有可能错过。

这些问题,姜云虽然能够想得到,但是现在却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找下去。

姜云后方的一片云海之中,忽然走出了一个黑衣老者。

看着姜云急速逃遁的背影,老者微微一笑道:“听天坤说,你是夺舍了方骏,而且隐藏的极好,竟然都让人看不出来。”

“巧了,我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剥皮抽筋的本事还算不错。”

“今天,我就将你的身体给一块块的拆分开来,看看你到底是谁!”

说完之后,老者便不紧不慢的迈开脚步,跟在了姜云的身后。

他的速度根本就不快,与其说是在追姜云,倒不如说他喜欢看着姜云逃窜的样子。

五炉岛上,五位太古之灵,都已经全部现身而出。

太古器灵的手中,还托着昏迷不醒的常天坤!

连人尊都已经亲自到了,他们五人当然不能继续装聋作哑,躲着不见面了。

五人走到人尊面前,齐齐行了一礼道:“拜见人尊大人。”

而司徒静看着人尊,冷冷一笑,也是开口道:“人尊大人,来的正是时候啊!”

面对人尊,司徒静没有行礼,语气也是毫不客气,丝毫不担心会惹怒人尊。

她既是地尊的女儿,人尊又杀了她一次,两者加在一起,就是司徒静无所畏惧的底气。

甚至,之所以她会在这个时候,冒着可能会被地尊和人尊察觉的危险站出来保护姜云,也是准备以这两点来作为理由。

人尊暂时没有去理会五位太古之灵,只是看着司徒静,淡淡一笑道:“司徒丫头,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双飞岳和女 深入浅出把水都喷出来

“那逃走之人,莫非和你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不成,你这么维护于他?”

人尊这是故意讥讽司徒静,说她和方骏之间有着不正常的关系。

虽然人尊早就听说过了方骏之名,知道方骏拒绝拜入自己的门下,但也绝对没有想到,方骏会是姜云。

因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一来,真域和梦域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连接的通道。

连他想要再去梦域报仇,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实现。

那梦域修士,委实是没有任何可能进入真域。

二来,真域,对于姜云来说,就是龙潭虎穴,三尊都想抓他。

在这种情况之下,姜云如果进入真域,岂不是自投罗网。

因此,人尊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司徒静笑了起来道:“我对别人也没什么火气,唯独是对你人尊有着滔天怒火。”

“只可惜,我现在没能力杀你,那我只能和你作对了。”

“你要抓的人,我偏偏要救。”

“你要得到什么东西,我就偏偏要抢。”

“总之,不管你人尊大人要做什么,我都会和你对着干。”

听到司徒静说出的这番话,在场所有人无不是暗暗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敢当着人尊的面,直言不讳的说自己要和他对着干的,放眼整个真域,司徒静绝对是第一人。

“哈哈哈!”人尊听完之后,不怒反笑道:“说实话,我是真羡慕地尊老哥,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

“不像我,膝下既没有个一男半女,收的那些弟子也是一个比一个草包,没有一个能够和你相提并论的。”

说到这里,人尊还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

其实,人尊说的还真是实话!

别看他有不少精明强干的手下,对他也是忠心耿耿,但手下就是手下,关系上,始终要差着一层。

地尊不管对司徒静如何,但司徒静身为地尊之女,那真的是拿得出手的。

尤其是在地尊没有将司徒静炼制成为寻修碑之前,司徒静没有借助地尊的名头,硬是自己在真域闯出了名气。

而天尊,虽然同样是无儿无女,但天尊有十大弟子,任何一个挑出来,都是独当一面,甚至有资格继承天尊之名。

司徒静也不说话,就是冷冷的注视着人尊在那里装腔作势。

她巴不得人尊在这里和自己多说上一些废话,好为姜云争取更多的时间。

双飞岳和女 深入浅出把水都喷出来

刻之后,人尊停止了摇头,看着司徒静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恨意,我也一直琢磨着,如何才能弥补。”

“你别说,还真让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刚刚你也说了,如果你杀了幽情,那不久之后,我就会找个新的魂妃。”

“那不如这样,反正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一直没有嫁人,我过几天,去向地尊老哥提亲,将你迎娶过来,做我人尊的正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