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冉姣和紫儿的出现其实不只是让王弃的心情好了许多,也让士兵们的士气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尤其是王弃随后稍稍动了下脑筋,做出了另一个决定。

他直接当众宣布可以为士兵们寄送家书,若有需要可以找随军文官准备好自己的书信,然后交给他转达。

他只是又想出了紫儿的‘新功能’。

那是直接通过地下水道,让紫儿去送信……

总之,可以预见的是紫儿接下来会成为一条全天下最忙碌的蛇了。

而通过这一番举措,他算是将这散关之中的军心给彻底捏合在了一起。

每一个士卒的心都是向着他的,而无论他做什么,在这些士卒的眼中都显得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只是唯一令他有些不满的是,那补给还没来。

虽然有羽姬小妹妹‘送’的大鸟可以吃个两三天,可要是一直这么断粮,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王弃琢磨着,蜀军那边是不是能够再‘送’些粮食来?

不过让王弃没想到的是,这次蜀军退下去之后只是第二天,他们就又来了……而且是以无比猛烈的架势发起了全面进攻。

蜀军也是耗不起了,他们若是不能尽快突破散关,那么等到朝廷收回各地平叛的军队之后,他们的此番攻势就会显得特别可笑。

甚至还有可能会招致朝廷大军的集中进攻……毕竟蜀中粮仓对于京畿十分重要。

不过这番攻势再怎么猛烈,也无法撼动散关分毫。

甚至因为散关之中军士们士气的提升,以及几次战斗下来让新兵脱去了恐惧,散关守得更稳了。

王弃一直站在城头,他在等等看是不是还有妖兽会来‘送肉’。

不过就在他‘憧憬’着的时候,散关另一侧总算是传来了消息,他们的粮草在延期了两天之后总算是到了。

“开门让他们进来。”王弃没什么太大情绪波动。

虽然知道这山路难走,粮草失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在没有极端天气的情况下总共才五天的路程竟然失期两天……这已经算是重大失误了。

散关另一侧的关门被打开,王弃目光越过关内的空地,就看到了辎重队伍缓缓地进入。

这是由一曲两百人看押以及一千名民夫组成的队伍。

等粮食到了,这一曲人马是要留下的,而民夫队伍则是返回长安等待下一次押运。

不过王弃很快就发现了这一队人马的不对劲。

因为这一曲士卒都显得愤怒又惊恐,而除了两个修士模样的黑袍人,他没发现他们的曲长……

王弃暂时没有理会这些,毕竟现在蜀军进攻得很疯狂。

他站在门楼上纵观整个战场,然后侧头对侍卫在旁的军侯左偃道:“去责问一下,为何现在才来。”

年轻的左偃心领神会,他立刻带着两个士兵下去责问这支运粮队。

这也是军中的纪律问题,否则若是此次都失期,这仗还怎么打下去?

“你们的军侯呢?为何不见军侯在此?!”

左偃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王弃听了稍稍讶然了一下……先前他没太过放在心上,可是现在看来好像这是一个大问题?

转头看去,却正好看见那两个黑袍人之一猛地竖起一手,对着左偃施展出了一道黑光法术……

王弃见状没有任何迟疑,并指成剑对着那边就激发了一道强烈的指劲……这是破邪灵力汇聚的指劲,原理上来说,其实可以是他早年随口胡诌的‘圣灵一指’加强版。

明亮的指劲如同光团一闪即至,瞬间打落了那黑袍人施展的黑光法术……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的邪法直接溃散了开来。

左偃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然后直接抽出了刀来到:“拿下!”

关内的士兵立刻围拢上来,将这支运粮队给团团围住。

说来也奇怪,哪怕被围在中间,那一曲押运的士兵却动也不动,他们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

而那黑袍人则是以尖锐难听的声音道:“大胆,我们乃是大将军幕僚,此次乃是为了监军而来,你们这是想要犯上寻死吗?”

听到这个声音,王弃就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找到这支运粮队失期的原因了。

甭管是不是,就当是了。

现在蜀军攻城正急,王弃没时间去处理那边的事情。

所以他直接一眼瞪过去……痛苦!

两个黑袍修士猝不及防地就感觉到了一种五脏俱焚的痛苦,紧接着就摔倒在地徒劳挣扎。

“带他们上来。”

王弃随口吩咐道。

左偃见状精神大振,连忙上前和手下一起押着疼得已经浑身软绵绵的两个黑袍人来到王弃面前。

王弃挥挥手便又做了两个牢笼将两人给关在了里面,然后说道:“稳稳那些押运粮草的士兵究竟是怎么回事,民夫的话没事就让他们回去吧。”

过了一会儿之后,左偃又回来了,他神色凝重而暗含怒意。

“说说看,怎么回事?”

左偃看了眼那两个被关在笼子里虚弱无比的人,冷冷说道:“那一曲士卒原本是有军侯率领的,只是因为那位军侯一直催促赶路,结果就被这两人给施咒害死,丢下了悬崖。”

王弃听了神情微微一动,随后看向那两个牢笼中的黑袍修士眼神就很危险了……

“你干什么?我们……我们是大将军派来的监军……我们是监军……”

王弃听了反应都没有,直接单手做出了一个狠狠捏住的动作。

“啪!”

那两个岩柱牢笼在这一瞬间仿佛有巨力碾压,上下的岩板瞬间向中间贴合在了一起,然后将里面的人给直接压成了肉饼。

就在隔壁的羽姬吓了一大跳,先前还悲伤又仇恨的她此时被吓得脸色苍白连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

王弃看了她一眼,满意地点点头嘀咕了一句:“至少这两个还是有些用处的。”

随后他挥挥手,这那岩牢就带着那血沫残肢一同融入了城墙里面……既然是监军,那就好好地在这散关上看着大家浴血厮杀吧!

左偃在旁边看了全程,这才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校尉大人,大将军那里不会有问题吧?”

王弃满不在乎地答道:“别担心,或许大将军本来就是不喜欢他们,才会将他们派到我这里的。”

真的是这样的吗?

左偃依然很担心的样子。

他一方面是担心王弃会因此受到怪罪,但更多的还是忧心若是王弃因此受罪,那这散关该如何守?

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仿佛看出了他的担忧,王弃直言道:“现如今,除了我还有谁能守好了这散关?放心吧,大将军为了京畿稳定也不会调换我的。”

左偃只能将这份担心放在心底,然后陪着王弃继续驻守。

而接下来的日子也容不得他再琢磨这些事情,因为蜀军的攻势太疯狂了。

这一个个的,竟然都赤红了眼睛,不要命一般地往云梯上冲,一副以命换命的打法。

如此一来哪怕有王弃坐镇,散关上的伤亡也大了起来。

所有将士都不得不投入防守,抵抗对方的极限攻城。

尤其是,对方已经连续攻城一天一夜,竟然依旧不愿停歇……等到第二天的天色渐暗,王弃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继续坐视下去了。

他忽然开始点将:“郭煜,带你本部兵马随我出关冲杀一阵,不能让他们再这么肆无忌惮下去了。”

一身亮银铠甲的他第一次从城头走下,然后骑上了他的那匹看起来并不怎么出众的战马,准备帅众出击。

元平和华荣见状都是连忙走上来道:“大人,还是我们带人出击吧,您不能出事啊。”

王弃淡淡地道:“你们守好了散关,切勿乱了军势就行了。”

话音落下也不等他们回应,散关大门已经打开……王弃直接纵马一跃,就冲了出去。

身后那孔武有力的郭煜见状连忙也是策马奔出,护卫在王弃身侧,一点也不敢放松。

而王弃则是感受着身边军气的存在……这是他第一次有融入军气之中的感觉。

因为他身后的将士们都是全心全意地追随于他,所有意志都汇聚于他一人,他自然而然就有了一种引领全军之势的感觉。

虽然只是两百人随他冲杀,可汇聚的军气还是令他有种独特的感觉。

他发现自己似乎可以将自己的罡气与意志融入这军气之中,然后使得这军气产生一种奇妙的变化……

“随我来,箭矢阵冲锋!”

他大喊了一声,随后拔出了他的‘凡人刀’,罡气汇聚狠狠砍出……

对方也有军气。

原本若是他自己来冲阵的话,那罡气会被对方军气极大地削弱。

可现在有己方军气的加持,他的罡气便显得所向披靡了。

而他的意志,则是能够提升己方军气的凝聚度,甚至可以汇聚这些军气做一些别的事情。

不过他现在可没功夫去研究这些,他只是带着这两百人在城墙下面一路划过,将沿途遇到的攻城器械全部破坏。

他发现在汇聚的军气覆盖之下,他不但可以用靠军气来发挥自身罡气威力,也能以自身罡气来加持手下兵卒。

这就很了不得了。

意味着在他麾下作战的士兵将会发挥出远超正常水准的战斗力。

只不过这些士卒大多没有修为在身,所以这种提升的幅度还比较有限罢了。

他不由得琢磨了起来,若是能够练出一支人人都有内气修为的军队,使之军气汇聚,他再以罡气加持……这会是什么样的战斗力?

此时他率领麾下一阵冲杀,已经将城墙下的蜀军都给清理了干净。

他也是有些上头了,干脆又挥军往那山道处冲杀了一番……简直所向披靡。

不过是一群凡人士卒,又因为山道凌乱根本无法形成军势,当然是被他一路撵着走了。

一时间蜀军哭爹喊娘,被杀死的还在少数,倒是从山道上摔下去的人还更多一些。

而王弃麾下的士卒们则是依然精神百倍,他们从未感觉自己的手脚如此有力过,甚至不少人都有了一些气感……他们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力量开始涌动起来。

这很奇妙,因为他们此时精神意志汇聚一体,相当于是一种临时的精神聚合。

而王弃又在作战的时候不断地尝试如何掌握军气这种独特的力量,所以在他的意志牵引之下,众将士都隐约也产生了一些气感。

这种感觉很宝贵,有些人无法修炼便是因为始终无法理解气感的含义。

可现在通过军气汇聚,王弃带着他们拥有了气感,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有了能够开始习练内气的资格。

这是意外之喜了。

不过

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就在王弃带着众人冲到半山腰的时候,整个山道上边一下子阴风怒号,仿佛有无数鬼物从四面八方钻出来。

“大人!”

郭煜稍稍有些紧张地与王弃靠拢了一些……这群士卒也终究是肉体凡胎,当心中不免恐惧生,这军气也就瞬间失去了锐利。

王弃不由得暗叹一声,知道自己对军阵的研究还早得很呢。

难怪那些古之大将练兵至少要三年才能成军,难的不是如何让士兵令行禁止,而是如何让士兵们意志坚定如钢。

他不由得畅想,若是有一天他麾下也能够有一支如臂指使又无所畏惧的铁军,配合着那汇聚起来的庞大军气,他将做到何等程度?

不过此时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挥挥手道:“撤退,作战目标已经达成。”

说完就调转马头往回而去。

至于那些忽然冒出来的鬼物……

他拍了拍腰间的葫芦,一霎时,这葫芦口就发出了一种恐怖的吸力,将周围的一切阴郁连带着这些鬼物都给一起吸了进去。

‘九转纳邪令’。

如今以他的法力来施展这‘九转纳邪令’,对于这些鬼物来说,他的葫芦简直比‘紫金葫芦’还要吓人。

而这些鬼物和阴秽邪气被纳入葫芦之中,很快就被炼化成了纯粹的阴气又汇入了下放的酒液之中,使得这阴气凝聚的酒液变得更为冷冽芬香。

这是意外之喜,酒液竟然能够承载更多更凝练的阴气,这使得他如今这葫芦里的酒似乎都已经生出了一些神异感来。

反正阿宝这个‘小酒鬼’平时就最喜欢泡在这酒里面,而云姨若不是要顾忌王大山的心情,肯定也想要整天泡在里面。

鬼物从来不是王弃所顾虑的,只是这些鬼物使得他的军阵丢了锐气。

不过此行收获已经很大,他率军凯旋……同时决定,以后似乎可以多出城打打?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