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秦少游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指望廖枷锁能够知晓原因。

然而,廖枷锁却是真的给出了回答:“说是奉了左千户的命令,来给您送东西。”

“奉左千户的命令来给我送东西?”

秦少游有些错愕,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三姐夫那边出了事,还好还好。

他不再着急,回身向驿丞拱手行礼,笑着说:“牛驿丞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去处理,等处理完了,再来听你讲故事。”

“正事要紧,你且去忙。”牛驿丞说道,可心里面却有些失望,因为动用了【巧舌】的秦少游,哪怕是当一个倾听者,只是偶尔附和几句,应上两声,都是恰到好处的。

牛驿丞吹了这么多年的牛逼,就只有今天在秦少游面前吹的最过瘾,感觉最酣畅淋漓。

以至于他看到秦少游要走,心里面还很舍不得。

依依不舍的送走了秦少游后,牛驿丞继续熬药。

他一边蹲在炉子旁边扇风,一边小声嘀咕:“下次熬药,不能再贪图方便跑到厨房里面来熬了,否则隔一会儿来个人,我肾不好的秘密,早晚会被传出去……”

与此同时,出了厨房的秦少游,在去见使者的路上,向廖枷锁小声询问:“使者有说,他送来的是什么东西吗?”

“没有。”廖枷锁摇了摇头,又苦笑着补充了一句:“我们也没敢问,但估计是个好东西。”

“嗯。”秦少游点了点头。

他猜测左千户给的东西,应该是针对击杀了黑莲教邪佛残魂的补偿。

至于是武器装备,还是金银珍宝,他就猜不出了,也懒得去猜,反正等下看见,就能知道了。

他一边走,一边又在心里面琢磨起了神秘贵人的事。

不管这个贵人起的是歹心还是好意,他在让东川侯世子帮忙传话后,就再也没有了后续的动作。

由此可见,这位贵人并没有把他们这些基层守夜人放在眼里,在传了一句话后,便任由他们去自身自灭了。

如果贵人没有问题,倒也罢了。如果有问题,则说明他并不认为基层守夜人能知晓什么秘密,这对秦少游来说是好事,让他能有时间和空间去发育。

“不管贵人是好心还是歹意,也不管他打的是什么算盘,我都得抓紧时间提升修为……只有自己的实力变强了,才能安全,才能应付可能会出现的种种危险。”

秦少游握紧了拳头,在心中想着。

廖枷锁瞥了秦少游一眼,感觉自家总旗忽然变的斗志昂扬。他没有多想,只当自家总旗是因为得到了左千户的奖赏,所以激动亢奋。

秦少游跟着廖枷锁,很快来到了驿站前院,左千户派来的使者就在这里。

刚跨过侧门,走进前院院子,秦少游就听见了两个声音在争吵,紧接着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叶知秋。

让秦少游诧异的是,叶知秋脸上的伤竟然更重了。可他之前不是才用了治疗术,大大缓解了伤势的吗?怎么一会儿不见,情况又变了?

叶知秋正是争吵的一方,而与他争吵的人,居然是崔有愧。

看到秦少游来了,叶知秋和崔有愧方才暂时歇战。

秦少游有些好奇,在拱手见礼后,忍不住问:“叶兄,你与崔师兄认识?”

叶知秋冷笑道:“认识,他当初用土遁术,企图潜入益州镇妖司窥探,就是被我用法术给困在了地下的。”

崔有愧恼羞成怒,啐道:“我呸,你可真敢给自己脸上贴金,要不是我在遁进了益州镇妖司后,便立刻遭到了几股未知力量的镇压,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三成,又岂会被你的束身咒给困住?”

叶知秋毫不相让,冷嘲热讽道:“就你这修为,即便没有遭到镇压,我也能轻松收拾。”

“呸,你们昆仑山的道士就会吹牛!”

“反呸,你们雒城玉皇观的道士,只会逞口舌之利!”

崔有愧和叶知秋就像是干柴烈火,一个不注意,就又‘点着’争吵了起来,并很快从吹嘘自己的本事,上升到了比较各自师门与师父上面。

这个说我师父的法术有多高深,那个便讲我师父的剑法有多玄妙……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守夜人们,站在院子里面听的津津有味,甚至还有人摸出了瓜子在磕。

秦少游则是听的满头黑线,不得不赶紧打断了两人的争吵:“行了行了,你们都少说几句,怎么跟小孩儿似的,什么都要比个高下?”

“这叫赤子之心。”崔有愧和叶知秋异口同声,说完后,又相互瞪了对方一眼,再度异口同声:“别学我说话……我没有……是你学我……”

好嘛,又吵起来了。

秦少游感觉心累,生怕这两个人吵着吵着,忽然来上一句‘我师父敢吃屎’,然后另外一个就说‘我师父也敢,还吃的比你师父多’。那么不单单是这两个人会被他们各自的师父暴揍,自己多少也要吃些挂落。

于是他赶紧开口,再度打断两人的争吵:“别吵了!叶兄,千户大人让你给我送什么东西来?”

两人倒也听秦少游的话,齐齐闷哼了一声后,真就停止了争吵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院子里看热闹的守夜人们,顿时没有了热闹可看,都很失望。

同时守夜人们也很纳闷:崔有愧听秦总旗的话不奇怪,这叶知秋乃是州镇妖司里的试百户,官儿做的比秦总旗还大,怎么也要乖乖听秦总旗的话呢?

“看在秦老弟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争了。”叶知秋先是对崔有愧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木匣,递给了秦少游,郑重的叮嘱道:“千户大人说了,让你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木匣。”

秦少游微微一愣,应了声好,接过了木匣。

旁边的崔有愧,却是忍不住探过头来,好奇的问:“这里面是什么?”

叶知秋瞥了他一眼,冷哼道:“你没有资格知道。”

崔有愧报以冷笑:“说的好像你知道一样。”

“你……”

叶知秋被呛住了,他确实不知道这个木匣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秦少游生怕两人又吵闹起来,急忙拱手道:“辛苦叶兄专门跑一趟,请帮我向千户大人道声谢。”

虽然不知道木匣里面是什么,但猜测是个好东西,所以该有的道谢不能少。

叶知秋点头答应:“没问题,我会帮你把话传达到的。”

随后他把秦少游拉到一旁,小声说道:“秦老弟,我好像惹到九天荡魔祖师像生气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教我,能让他老人家消消气?”

秦少游很惊讶:“你怎么又惹到祖师像了?”

“我不是想要讨好祖师爷嘛……”叶知秋苦着一张脸,把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向秦少游讲了一遍。

秦少游听完后,只觉得叶知秋是个人才。

我孝敬祖师像,都是用的做好的菜。你倒好,直接把食材交给祖师像……你是想要让祖师像自己动手下厨呢,还是打算让他老人家茹毛饮血吃生食?

他拍了拍叶知秋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了。”

叶知秋很尴尬:“我不是听你说,祖师像好这一口嘛。”

“可你好歹得把血做熟吧?生的就给他老人家供上,能不怄你的气?”秦少游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你呀,就不适合给祖师像供吃的,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叶知秋连连点头。

他确实不敢再随便供奉食物,万一又惹到祖师像生气,那就真的是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同时他也没有忘记询问:“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让祖师像息气?”

“什么都不用做,你这只是小事儿,过几日,祖师像就不会记你仇了。”秦少游说。

跟祖师像抢食吃的薛青山,只是被祖师像气了几日便没事,叶知秋估计也是一样。

“那就好,那就好。”叶知秋长松了一口气。

他还有别的事要忙,没有在这里久待,在与秦少游道别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后,他也不从驿站的正门走,直接手掐法印口诵咒语,施展出了土遁术离开,显然是故意要在崔有愧的面前,卖弄一下他的遁术。

崔有愧眉头微挑,哼了一声,语气中带着不屑:“昆仑道门的法术,也不过如此嘛。”

可惜没有人接茬,秦少游更是理都不理他,抱着木匣就回了房间。

崔有愧急忙跟上去,想要看看木匣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可惜,他刚走到门口,就被秦少游拦了下来。

“千户大人既然说,让我在一个人的时候打开这木匣,就说明他不希望匣子里面东西,被第三个人知道……所以,你确定要跟着进来看?不怕千户大人找你麻烦?”

“这……”

崔有愧回忆起左千户的悍勇,以及益州镇妖司牢狱里的经历,脸色顿时大变,他的理智在这一刻战胜了好奇心,让他尬笑着找了个理由跑开。

秦少游关上门,打开木匣。

看见里面放着的东西,他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惊讶。

喜欢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