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决策室里,玄鸟的表情抽搐着。</p>

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p>

牙疼。</p>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儿啊……</p>

我当初怎么就没把这丢人的玩意儿打死呢?一了百了,多好。</p>

原本他一直觉得夸父虽然憨一点傻一点懒了一点喜欢作死了一点缺乏了女人缘了一点,但起码孩子还是好的,还能拯救一下,大不了多来点挫折教育嘛。</p>

结果那么多挫折没让这憨批醒悟半点,现在反而直接作死撩到姥姥家去了……</p>

真·姥姥家。</p>

青帝老太太是什么辈分的?</p>

是玄鸟见了都要持后辈礼的大家长!他的老师上一代的陆吾,见到了都要规规矩矩的喊一声句姐……</p>

结果你这憨批怎么就能载歌载舞的往死路上走呢?</p>

拽都拽不住。</p>

真以为舆岱山后面那一片木魅尸林是凭空长出来的么?</p>

看来之前填海眼给的教训还是不太够。</p>

玄鸟端着茶杯,面无表情的决定了未来的安排:等回来再找个由头送去让提尔揍两顿吧……</p>

这方面,夸父和青帝汇合,超常规的输出和防御再加上不讲道理的治疗手段和回复效果,完全不用担心了。而另一头还有混沌和白泽的配合,也用不着他去操心。</p>

至于场中……</p>

他的视线,望向了风雪皑皑的冻城之中。</p>

望着降临在那一片死城中的赞颂者,还有走进大楼中的槐诗。</p>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啊。</p>

水晶灯的光芒照射之下,大厅里氤氲着柑橘科的芬芳气息。</p>

轻柔的旋律回荡在耳边。</p>

不远处的茶座和酒廊中传来了谈笑的声音。</p>

暖风扑面而来,让槐诗恍惚一瞬。</p>

“姓名?”</p>

前台之后的经理抬头问道。</p>

“……”</p>

槐诗表情的抽搐了一下,回头,看向窗外,窗户外,冰天雪地的死寂城市宛如废墟,寒风呜咽着,冰雪从天上无止境的坠落。</p>

可当他再抬头看向眼前的一切,便油然有一种不真实的飘忽感。</p>

当他踏入这里的那一瞬间开始,仿佛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梦里。</p>

现在,梦里的角色就站在槐诗的眼前。</p>

“姓名,先生。”前台经理彬彬有礼的问道。</p>

“罗素。”</p>

槐诗秒答。</p>

“好的,槐诗先生。”前台经理低头记录着:“年龄?”</p>

“……九十?一百多?没留意,你就当我很老了吧。”槐诗叹息。</p>

“十九。”</p>

前台经理继续写道,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又低头继续:“性别的话,应该是男没错了。”</p>

“放肆,你胆敢假设我的性别?”槐诗的眉头竖起,就差把‘耗跌油’写在脸上。</p>

可满面微笑的前台经理依旧未曾在意。</p>

只是将一张黑色的卡片推到了槐诗的面前。</p>

“很遗憾无法为您再提供住宿和餐饮服务,不过,我猜您也未必是为此而来。”前台经理颔首,微笑道别:“电梯在您的右手边,店长会在顶楼的会客室接待您。”</p>

“……”</p>

沉默里,槐诗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黑色卡片,许久,叹了口气,拿起来,转身向着电梯走去。</p>

只是,走了两步之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p>

歌舞升平的酒店大堂里,依旧回荡着轻柔的音乐。</p>

“喂,你们还活着么?”他向前台经理问道。</p>

低头处理工作的前台经理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p>

只是弯腰,抚胸行礼。</p>

恭谨的送别。</p>

电梯合拢。</p>

在格调高雅的古老风格环绕之中,电梯内的槐诗感觉自己在平稳的上升,到最后,停在了最顶部的位置。</p>

在开启的电梯门外,只有唯一的道路。</p>

红毯的尽头是一扇洞开的房门。</p>

办公桌的前面,披着黑色礼服的中年人身子笔挺,向着来客微微颔首:“欢迎光临,槐诗先生。”</p>

“说真的,我不确定,这究竟是幻觉还是什么。”</p>

槐诗环顾着四周,伸手,触碰了一下瓶中的花朵,花朵仿佛也感受到了同源的气息,回馈以真实而细微的喜悦。</p>

“就当做过往残留的幻影也没什么关系吧。”</p>

店长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引手示意槐诗坐下:“像我们这样的幸运儿,能够机缘巧合延续至今,已经是蒙受了奇迹的庇佑。</p>

就算变成了幻觉,好像也没什么不可接受。”</p>

“这是什么考验么?”槐诗好奇的问道:“你们发布任务,我来帮你们解决,然后解决之后,你们把东西给我,我转身走人什么的……”</p>

“啊?”</p>

店长愣了半天,好像发现了未曾预料的道路:“还可以这样么?”</p>

“……难道不是这样么?”槐诗傻眼。</p>

“当然不是啊。”</p>

店长摊手:“一群过往的幻影,难道还会有所欲求么?况且,我们想要的东西,早已经有人给我了。”</p>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便露出了缅怀的笑容。</p>

“相比之下,我反而更加的好奇……”</p>

店长忽然问:“您所求为何物呢,槐诗先生?”</p>

当发出疑问的时候,那一双平静的眼瞳里仿佛充盈着某种瑰丽的辉光,映照着槐诗的灵魂和意识。</p>

不容拒绝的发问。</p>

也容不下任何的谎言。</p>

等待来自那个灵魂最深处浮现回答。</p>

然后,当答案浮现的一瞬间,愣在了原地……</p>

“我想要幸福的度过一生。”槐诗回答。</p>

这样的愿望和渴求,令涌动的盖亚之血陷入了迟滞和沉默。</p>

究竟是太过于渺小,还是太过于贪婪呢?</p>

难以评价,可是却不在实现的范围之内……</p>

“太强人所难了,槐诗先生。”店长尴尬的擦了擦汗:“能换一个么?”</p>

“……唔,世界和平?”</p>

槐诗试探性的再问:“或者,抹除地狱?”</p>

店长再度叹息:“怎么想都不现实吧。”</p>

“也对,超纲了点。”</p>

槐诗挠了挠头:“容我想想,这个,一时半会儿的,你忽然问,我也想不出来……”</p>

“没有关系,您可以认真思考。”店长安慰道:“只要想到的话,随时拿着那张卡来告诉来我都可以。”</p>

短暂的停顿之后,他忽然露出了同情的眼神:</p>

“只不过,您恐怕没多少时间了——”</p>

那一瞬间,槐诗的身体中,骤然有死亡预感涌现。</p>

十指收缩,猛然下意识的握紧。</p>

就在极意·交响的感知领域之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杂音!</p>

某个庞大的、诡异的,仿佛圣诗班一般的诡异节律,忽然插入了冻城自有的鸣动之中,然后迅速的篡夺了主位,将一切杂音调伏消去。</p>

天地之间一片静寂。</p>

只剩下了最后的两个声源。</p>

当槐诗猛然回头,看向窗外的时候,便窥见那个自大地之上展开双翼,迅速升起的庞大身影。</p>

——至福乐土·赞颂者!</p>

而赞颂者,也看向了他。</p>

黑袍之下的苍白面孔,浮现出属于猎食者的兴奋笑容。当他挥手时,便有来自空气的鸣动汇聚与一处,迅速收束。</p>

紧接着,仿佛惨叫一般的声音自指尖迸射而出,向着槐诗,如同巨炮开火那样,瞬间跨越了漫长的距离,来到了槐诗的眼前。</p>

槐诗不假思索的拔剑,劈斩。</p>

感受到极意中所传递而来的感知反馈——那和自己的交响截然不同,但是又好像某种范围内如出一辙的东西。</p>

虚无的声音和其中的情感被赋予的实质,绝望的惨叫同美德之剑的锋刃碰撞,火花飞迸。</p>

槐诗向后滑出了数米。</p>

眼前的幻境终于被这唐突而躁动的杂音所击溃了,暖意和熏香,乃至典雅的室内装潢都消失无踪。</p>

包括店长在内。</p>

留在这一座破败会客

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描述

室内的,只有长桌之后一具被冰霜覆盖的骸骨,早已经逝去的死者领口上还别着店长的胸针。</p>

隐隐的遗憾叹息在风中一闪而逝。</p>

可槐诗已经来不及感慨。</p>

呼啸声破空而来。</p>

灰黑色的身影悍然击溃了了数层楼板之后,从天而降,砸落在了槐诗的面前。兜帽之下,苍白面孔缓缓抬起,沾染着一丝血渍的嘴角露出了饥渴的笑容。</p>

“初次见面,槐诗先生。”</p>

赞颂者颔首,致以问候:“实话说,这一次会面,在下已经神往许久。”</p>

“嗯,毕竟我很有名嘛,预约得花点时间。”</p>

槐诗端详眼前的敌人,可怎么都没有印象,疑惑挠头:“那个啥,咱俩见过么?”</p>

“并没有。”</p>

赞颂者摇头,耐心十足的回答道:“您一直都不愿意来诸地狱音乐协会的总部,我因为工作原因,也没什么和您碰面的机会。”</p>

说着,他抬起手,展示出一个音符环绕的权杖标记。</p>

顿时令槐诗恍然。</p>

灾厄乐师!</p>

“啊,同行哦,你不早说!可吓死我了……”</p>

他一拍脑门,好像他乡遇故知一般,热情的寒暄道:“您这是在哪儿高就啊?”</p>

“至福乐土。”</p>

赞颂者回答:“在圣诗班从事演奏工作。”</p>

“好地方啊,山清水秀,养人啊。而且还在毁灭要素手下干活儿,前途远大。”槐诗拍手赞叹:“老兄你条件这么好,结婚了么?”</p>

“丧偶许久。”</p>

赞颂者感慨,“孩子虽然有两个,不过都没继承到什么天赋,可惜了……”</p>

“儿孙自有儿孙福嘛,你们至福乐土好去处那么多,可惜什么。”槐诗安慰道:“老兄你年轻有为,以后多找几个老婆多生几个就是了。”</p>

“有机会再说吧。”赞颂者摇头,惆怅一叹,“这一次冒昧登门拜访,也是有求于阁下。”</p>

“好说好说。”</p>

槐诗把胸脯拍的邦邦响:“大家同为灾厄乐师,哪里什么求不求的,你直说就是了。”</p>

“实不相瞒,这些年,在下潜心静修,苦思冥想,想要为吾主创作一篇崭新的乐章,奈何在第二章的部分就遭遇难关,困顿许久。</p>

所以,才会特地前来……”</p>

那一瞬间,恶臭的气息在风暴之中扑面而来,赞颂者咧嘴,露出了四颗尖锐的犬齿,再不掩饰肺腑中的渴望:</p>

“——取材!”</p>

等待他的,是槐诗手中燃烧的大斧。</p>

还有,蓄力许久之后,令整个冻城都为之鸣奏的交响乐章。</p>

《四季协奏曲·冬》!</p>

大家七夕快乐~</p>

(本章完)</p>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