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看的片中文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火箭弹飞出的时候,蒋白棉已是急声喊了起来:

“转!”

她看见远处火光闪动。

沿途之上,蒋白棉一直没有放弃对周围环境的监控,重点毫无疑问是便于狙击和轰炸的那些地方。

不仅她是这样,穿戴上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商见曜和龙悦红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依靠“综合预警系统”负责两侧偏后区域的观察。

同样的,开车的白晨也留意着正面和左前方的状况。

所以,提前发现火箭弹来袭不是巧合,是必然会出现的事情,由蒋白棉发现才算是巧合,总之,蒋白棉没发现,商见曜也会发现,商见曜没发现,龙悦红或白晨也会发现。

吱的摩擦声里,白晨猛然甩动了方向盘。

宝石蓝色的吉普以近乎失控的姿态向左侧转了过去,于地上拖出了一条明显的车痕。

轰隆!

那枚火箭弹穿过它原本所在的位置,于稍远一点的侧面爆炸开来。

翻滚腾起的火光中,猛烈的冲击波配合吉普本身急转弯带来的强大惯性,将这台车掀翻于地,撞到了路边行道树上。

砰!

行道树向侧方倾倒,带出了大量泥土,吉普终于停了下来,右侧朝上。

因为这辆车加装了厚厚的钢板,所以刚才的冲击波浪未能给里面的乘客带来明显的伤害。

但龙悦红依旧有点后怕。

他从来没像此刻一样感觉到系安全带的重要性。

之前为了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他和商见曜都取掉了安全带,结果车辆急转弯和翻滚间,他们差点飞离位置,在车厢内部来回碰撞,或者带着一身玻璃碎渣被甩出窗外。

还好,他们穿着军用外骨骼装置,于电光石火间,依靠机械的力量,固定住了自己。

就算这样,龙悦红也是一阵头晕目眩,心慌气短。

当然,他至少没有因为这个意外放松对自己膀胱的管制,让憋了很久的尿倾泻而出。

啪,商见曜往上推开了车门,膝盖带动辅助关节,直接跳出了吉普。

他抬起左臂,调整榴弹发射器,利用先前观察到的结果,往远处的某个地方轰出了一枚榴弹。

爆炸声里,他弯下腰背,探出右臂,将“加里波第”朱塞佩硬生生提了起来。

龙悦红一边帮朱塞佩解开安全带,一边半攀爬半跳跃地跟着出了侧倒的吉普。

另外一边,蒋白棉也打开了副驾车门,以此为防御工事,钻了出来,然后她将白晨拖离了受创相对更严重的驾驶区域。

“先别管车,往小冲那里去!”蒋白棉下达了命令。

她没想到袭击者们竟然跟上了自己等人,在这里做出拦截。

不,不像是跟上,更接近提前埋伏……他们之中也有擅长“预言”的觉醒者?或者,掌握了小冲的存在,知道我们会往这边跑?可这连禅那伽大师都不清楚……争分夺秒的关头,蒋白棉只能任由脑海内那几个念头一闪而过,没工夫做进一步的分析。

商见曜将“加里波第”塞到了胳肢窝下,用力夹住。

接着,他一边用榴弹发射器压制三十米外的敌人,一边曲起双腿,准备借助军用外骨骼装置,弹向路边,于几个起伏间,冲入目标公寓。

与此同时,他还扯开了嗓门,大声喊道:

“小冲!小冲!”

体表覆盖金属骨骼,肩部挎着战术背包的商见曜跃了起来。

可他身在半空,突然感觉那台军用外骨骼装置变“重”了。

这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借助金属骨骼这个媒介,用力按住了他的肩膀。

啪!

商见曜的“大鹏翱翔”变成了“公鸡乱飞”,只上升到预定高度的一半,就被迫下降,强行着陆。

他勉强调整着平衡,试图用前冲几步的办法稳住身形。

这时,他感觉脚踝被相应的辅助关节扯了一下。

商见曜干脆放弃,领着“加里波第”朱塞佩化身为无敌风火轮。

和他一样,带着白晨往小冲所在公寓转移的龙悦红也遭遇了无形的拉扯。

他感觉右脚的辅助关节成为了无形敌人的道具,感觉左脚背叛了自己。

双脚踉跄间,龙悦红完成了平地摔。

当!

他身上的金属骨骼和地面发生了碰撞。

全力爆发进行短距离冲刺的蒋白棉同样如此,她的双脚跑着跑着就仿佛被无形的绳索套住,离开了地面,于半空挣扎。

连蹬几下未果后,蒋白棉顺势团身,做起翻滚。

翻滚刚有停止,她就打算抬起挎在身上的榴弹枪,继续压制远处的敌人,掩护同伴撤离。

这时,她发现那件武器是如此的沉重,自己竟然有点抬不动。

这就如同有人在和她抢夺一样!

蒋白棉牙关一咬,左臂猛地发力,硬生生“拖”赢了无形的敌人,抬高了榴弹枪。

她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名“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在“强制入眠”、“真实梦境”未能达到预期目的后,放弃远处操控,拉近了与“旧调小组”的距离,用干涉物质的基础能力影响起他们的一举一动。

可能是他还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也可能是他的层次还不如禅那伽,表现出来的力度有明显差距,甚至无法对抗蒋白棉电鳗型生物义肢的怪力。

不过,这依旧能产生干扰,致命的干扰。

不管有没有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人类在运动时的平衡都是很微妙的,这个时候,于关键位置推一把、拉一下、拽一拽、按一按,只要力量能达到最低限度,就足以让目标失去平衡,无法完成预定的动作。

有军用外骨骼装置辅助的类似龙悦红的人和攀爬建筑废墟如履平地的类似蒋白棉的人,或许能在失去平衡后,很快调整回来,但也会耽误最宝贵的时机。

这要是配合“强制入眠”,“旧调小组”几名成员即使能在睡着后因尿急迅速醒来,也会因干扰来不及反击、压制或躲避,被远处的敌人击杀。

只要他们不进入商见曜“双手动作缺失”的范围。

这是蒋白棉现在最担忧的一点。

下一秒,她睡着了,商见曜等人也睡着了。

…………

北岸废土,韩望获等人躲雨的那个小镇废墟内。

格纳瓦拍完电报,等待了好一阵,依旧未能等到蒋白棉那个小分队的回电。

“不对啊……”曾朵低语出声。

这是双方约定好的通电报的时间。

“那边有什么事耽搁了?”韩望获皱眉猜测道。

“这是最好的情况。”格纳瓦用闪烁红光的眼睛环顾了一圈,“最差的可能是之前那位通过拍电报的方式将大白和喂他们的下落告知了同伴,而他的同伴就在最初城。”

韩望获犹豫了下道:

“可薛十月他们不是在‘水晶意识教’的总部吗?

“那里应该强者如云才对。”

这段时间里,他们有通过电报了解到悉卡罗寺是“水晶意识教”的总部。

“确实是

两个人看的片中文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这样,但永远不能排除意外。”格纳瓦相当谨慎地说道。

曾朵看了眼跳动的篝火: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做什么?”

即使他们这个小分队想提供帮助,那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格纳瓦和韩望获皆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能做什么。

两人唯一的不同是,格纳瓦还在穷举可能的方向,韩望获则试图将重点放在能做一点事算一点上。

…………

“旧调小组”四名成员和“加里波第”相继因尿急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远处的敌人已完成了瞄准。

试图借助军用外骨骼装置带着白晨弹开的龙悦红动作被明显干扰,未能跃出太远,依旧在火箭筒笼罩范围内。

就在这时,商见曜左腕处那个发丝缠绕成的手环燃起了火光。

“盲目之环”!

依靠这件物品,商

两个人看的片中文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见曜的感应范围瞬间扩大到了百米,捕捉到了扛火箭筒的敌人。

火光一闪间,那人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心中难免发急,身体下意识后仰了一点,连带地发射的火箭弹也多加了些角度。

轰隆!

那枚火箭弹越过蒋白棉等人所在的位置,落在了宝石蓝色吉普的另外一边。

强烈的爆炸让车窗出现了可怕的龟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