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不可以 毕福剑是朱军害的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两位队友终于言归正题,独教授细致观察宦官阿忠,得出结论:“我觉得这太监不像是来找麻烦的样子。”

屠豪心里没底:“太监的心理活动,咱们正常男人恐怕揣测不准。”

宦官阿忠轻轻笑了几声,说道:“楚小姐不必紧张,利用说书先生报复楚家,这一招实在是高明,小仇大人对此赞不绝口。”

“让大人见笑了…我…我…”景栗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

宦官阿忠道明意图:“从赈灾款募捐开始,小仇大人便看出楚小姐是大智若愚的聪慧之人,故而有意招揽,为表诚意,特命本官送上一份大礼。”

当初南衙和北司借筹措善款一事打擂台,景栗搭着米子游的顺风船摆脱了两难之选,贡献出田庄和钱粮,只为不被卷入党争乱局。

她本以为这一切做的天衣无缝,殊不知小心思未能逃过小仇大人的眼睛,可能连她前日装晕,对方都是看破不说破。

小仇大人是沉浮宦海多年的老狐狸,怎会看不穿她傻白甜的伪装。

他们二人之间的心机段位有天壤之别,景栗在小仇大人面前耍心眼,无异于在千年狐妖面前玩聊斋。

一个不留神,她就栽在了小仇大人的手中。

“招揽?…”剧情的发展出乎意料,景栗的心态完全被对方按在地上摩擦,但她心中仍存最后的理智,坚决和宦官一党划清界限。

碍于身份悬殊,她只能以自贬的委婉方式拒绝:“大人说笑了,民女只是普通商贾,对政事一窍不通,哪能入得了小仇大人的眼。”

“小仇大人看人从未走过眼,楚小姐过于自谦,那便是不给北司衙门面子!”宦官阿忠明显不给她留回绝的余地,言语之中的隐含之意为——

能被小仇大人看上是你前世休来的福气,若是不识抬举,后果自负!

官宦阿忠尖声尖气地威胁过后,便讲出了所谓的大礼:“小仇大人赠与的礼物,是楚家人的性命,那一家子的生与死,全由楚小姐决定。”

以人命作礼物,景栗闻所未闻。

活生生的人命,在权臣的眼中,与猪狗全无差别,有官职在身的楚子濂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平民,此事细思极恐。

不过…

这份大礼和解怨任务高度契合,她只要收下礼物,多项任务便可一并完成,到时候即可拍拍屁股以死亡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从此角度来看,当前假意为小仇大人所用,是她最好的选择。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故事里为她实现任务做强势助攻的,居然是太监。

楚家的人渣死有余辜,景栗硬起心肠,说道:“民女已与楚家断绝关系,楚家

梁医生不可以 毕福剑是朱军害的

人是生是死,与我无关。”

“那便是不留他们的性命了”,宦官阿忠领会她的言中之意,嘴角翘了翘,眼角的鱼尾纹愈深——

“乱世之中,若无狠厉之气,难成大事,楚小姐不怀妇人之仁,果决性情不输男子,委实难得,小仇大人果然没有看错人。”

“我…只是讲出心里话罢了…”景栗心怀重重难解疑团——

“忠大人,民女无甚本事,小仇大人盛情招揽,到底是为何故?”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南衙那帮狗熊朝臣更是容易栽在美人的身上”,宦官阿忠慢条斯理地黑对手,与此同时,从袖中拿出一把闪着银光的小锉刀,开始习惯性地精心打磨指甲,模样酷似现代热爱美甲的老妹儿,他继续说道——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楚小姐当初执意与德郡王退婚,想必是知晓他与楚鸾合暗里苟合的丑事了吧。”

宦官阿忠修指甲时那娘里娘气的样子颇为辣眼睛,嘴里还讲着“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样的话,景栗恍惚感觉,这诡异的氛围竟和闺蜜聚会吐槽男人有几分相似。

真男人也许没几个是好东西,但宦官这伙伪男人难道是什么好东西吗,不过都是半斤八两,乌鸦笑猪黑罢了。

“我推掉婚约,只是为了更好接手王家家业,和其他事无关…那个…德郡王和楚鸾合…他们…是真的吗?”

景栗再次装傻,真正的楚鸾合的确到死都不清楚这件事,她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站在信息链顶端的秘密。

宦官阿忠道出“奸情”实锤:“一个月之前,德郡王陪同母亲至北山清心观祈福,在道观中小住了几日,期间有不少心怀攀龙附凤之梦的女子主动投怀送抱,有几位甚至爬上了他的床,其中便有你同父异母的妹妹楚鸾合。”

如此说来,大猪蹄子和小浪蹄子有一腿的时间相当之早,楚凤鸣即便有命活到出嫁,得知此事也非得被活活气死不可。

知晓此事后,景栗认为灭掉楚家一事恐有难度:“既然德郡王和楚鸾合有私情,他想必会竭尽全力救楚家于水火。”

梁医生不可以 毕福剑是朱军害的

“私情哪算得上是情,不过是一夜春宵罢了,德郡王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他根本没有把楚鸾合放在心上”,宦官阿忠道出李正德的渣男本质——

“楚大人与德郡王身处同一朋党,楚家纨绔少爷在凤临阁门口惹出祸事的时候,德郡王起初本有力保之意,但楚家人心急之下似被猪油蒙了心,竟借楚鸾合之事向郡王府施压,不料直接惹恼了傲娇郡王。

德郡王不仅彻底撒手不管楚家那摊子烂事,还勒令南衙高官皆不准施以援手,楚大人因此孤立无援,沦为了南衙朋党的棋子。”

真相揭晓,难怪渣爹楚子濂急不可耐地要将女儿送给北司的宦官做妾,原来他已走投无路。

宦官阿忠接着又爆出大料:“对了,德郡王府即将有一场大热闹,楚夫人会带着楚鸾合去向郡王讨要说法,楚小姐想去瞧瞧乐呵乐呵吗?”

景栗无法理解楚家人的愚蠢脑回路:“德郡王显然不愿被风月之事要挟,楚家再闹一场,不是自寻死路吗?

有私情这件事即便被坐实,于德郡王而言不过是一桩风流韵事,但对于楚鸾合来说,却是身败名裂的大丑事,即便身死也要背负放浪失贞的恶名。”

“楚夫人若有你一半的智慧,就不会被我们派去的人轻易煽动”,宦官阿忠吹掉指间碎屑,边欣赏指甲边说道——

“解决楚家众人,对小仇大人而言易如反掌,再趁此机会让众人看清德郡王的花心薄情真面目,何乐而不为。”

喜欢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