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中国speakingathome宾馆

  • A+
所属分类:包子皮

第一百二十六章:树静风不静,秦家再生乱

秦征不解,“资源是极其珍贵的,那自然是有能者居之。这有什么好不好的?你可不能架子太高,而忘了五谷杂粮啊。”

秦横天还是摇头,“算了,四五六品的资源,反正我也不缺。这些大比啊,秘境啊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那你再多留一段时间吧。我们好不容易才团聚,这才几天的光景,你怎么忍心又要离去?要不,你就带上我和你娘一起。至少我们还可以照顾你的起居饮食。”

“爹,若是可以选择,我倒是愿意长期留在家里。但是真的是时不我待。”

秦征不依,“以你的修为,你在阎王殿里,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使者。有事,你让别人去做不就好了?没必要这么用心的。提升修为,才是你现在的当务之急。而且,你就不想多陪陪我和你娘吗?”

“爹,实话告诉你。我便是当今阎王殿的殿主。而阎王殿掌握着整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公共事宜。即便是我现在可以遥控指挥一下,但是有些大事,我还是需要亲躬的。”

“否则,真要是出了岔子,我真的是百死莫赎。儿有儿的苦衷。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我能抽得闲暇,我就会回来看你们的。”

坐在地上的安若天,终于是快要压制住体内暴动的元力了,她等不及彻底将元力压制住,张口问道“孩子。你此去是不是有大风险?”

秦横天看着还没能完全压制元力的母亲,说道,“娘,你别乱说。我哪会有什么危险。你想多了。”

安若天摇了摇头。“你骗不了我的。你为我们安排了从现在到武神境的一切。甚至是安排了未来千年的修炼。除了你自己都还没有的武神境之后的资源之外,你什么都给我们了。”

“如果你真的能够确保自己的安全,你还需要这样做吗?你不是说你经常都会回家看我们吗?那你还需要一次性安排这么久吗?你骗不了我们的。而且你和你的召唤兽打磨修为的方式,也是太与众不同了。”

“我们平时打磨修为的方式很多。虽然我承认你的这种疯狂的方式,的确会带来很大的效果。但是这根本就不是在打磨修为!这是在生死打斗!”

“你……你给娘说实话,你是不是要上战场?是不是要去拼杀?否则,你怎么可能需要用到这样极端的方式来打磨修为?而且还是长期如此!”

秦横天微笑着说道,“娘,你看着世界,一片歌舞升平,哪里来的战场可言?我要外出历练,就自然会有风险。以最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中国speakingathome宾馆

严格的方式训练自己,不就是为了在风险来临的时候,不至于束手无策吗?您放心好了。”

安若天摇了摇头,“儿子,我不劝你,也劝不动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若是事情不可为,留得青山在才是最好的道理。武者并不是要决一时之胜负,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秦横天点了点头,“以我现在这个修为,我是不会莽撞的。还请爹娘放心。接下来,我带着你们打磨修为。掌握通往人王境的办法。”

作为沙包的三到五品的灵兽,在秦横天的利诱以及小贱的淫威下,表现得格外的卖力。

秦征和安若天,为了能让儿子放心,都咬着牙坚持了下来。而祝灵犀和庄凝玉,都哭了。

她们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这样被暴力殴打过。而这些修为远超她们的灵兽,现在根本就分不清轻重。反正只要不弄残,不弄死就行,它们也是乐在其中。

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祝庄二女,虽然哭了,却并没有放弃。要在25岁之前达成金丹境的修为,她们知道,苦,是一定要吃的。

等眼泪干了,身上的伤也被丹药给修复了。她们会再次迎难而上。

虽然他们的修为并没有提升,但是随着他们对自身灵力控制能力的加强,随着不断地服用灵丹,他们四人的战力也在不断地提升。

体内的灵力,如臂使指。

秦清的修为虽然还不如品阶,无法凝聚灵力,但是她同样是在用心地修炼着。

修炼中,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日。

突然,秦征收到了支族族长秦宇的传讯。等他出了练功房,将秦宇带入练功房之后,秦宇一把抓住了秦横天,焦急地说道,“横天,出大事了。”

“什么事?莫非是有外敌入侵我秦家?”秦横天疑惑。若是真有这种事情发生,驻守在秦城的青龙和白虎两组人马不可能没有发现。而且也应该已经是扼杀在萌芽之中了。

攻击阎王殿的殿主所在,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是除此之外,还能有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中国speakingathome宾馆

什么大事发生不成?

“不是的。这几日来我一直在闭关悟道,准备提升修为,冲击武神境。不过就在方才,我之前上报给家族的参加家族秘境和乾元大比的名单被家族给驳回来了。”

“我出关一问才知。家族对于其他的人选都没有异议,却唯独反对你参加金丹境的家族秘境,也反对你参加金丹境的乾元大比的家族预选赛。”

“我原以为是家族想要雪藏你,并不想你现在风头太劲。但是一问才知。不知道是谁在族里恶意诋毁你,现在你在整个家族中的名声都已经臭了。家族是+迫于族人的压力,这才取消了你所有的资格。”

秦横天淡淡一笑,“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进入家族的秘境。乾元大比,我也同样没有兴趣。不去就不去呗。这没什么关系。”

秦宇抓着秦横天的手更紧了,“横天,不是这样简单的。有人说你来路不明,以金丹境的修为,打着阎王殿的招牌,再用金钱开道,谋我秦家来了。”

秦横天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难以置信地问道,“谋?除了长老会要试我的那几枚灵丹之外,我好像是一直在往外拿东西吧。给家族内部的钱,都是往多了在给。我需要谋秦家什么东西吗?怎么会有这种说法?”

喜欢绝代神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